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CoinVoice官方立场无关

搜索引擎决定了我们的世界观 它应该被去中心化吗?

橙皮书
2019年04月23日

很多习以为常的事情并不总是如此。

对很多今天习以为常的事情,自从比特币和区块链出现之后,我们似乎多了一点莫名的勇气,去质疑甚至尝试修正它。

搜索引擎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今天在 hacker news 上看到一个讨论,有人写了篇论文(https://arxiv.org/pdf/1903.03846.pdf),提议创造一个开放网络指数(open web index),解决今天搜索引擎所面临的问题。

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怪。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搜索的结果足够快,想找什么基本都能找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发起open web index的人不这么想。他们是这么分析问题的:全世界主流的搜索引擎现在就那么几家,拥有自己指数的就更少了——“指数”在这里指的是搜索引擎背后依靠的网页数据库(the database of web pages)——有一些搜索引擎会使用别人的数据库来返回搜索结果,比如 Yahoo 就是用的 Bing 的服务。而主流搜索引擎里,只有 Google, Bing, Yandex 和百度这四家拥有独立的搜索指数。也许还有其他搜索引擎拥有自己的指数,但在市场占有量上它们和这四家面前不足一提。比如,在美国,Google 和 Bing 差不多瓜分了所有的搜索市场,而在欧洲的一些国家,Google一家可能就拥有 90% 的市场占有率。

Google一年要为全世界用户提供超过 2,000,000,000,000 次的搜索。毫无疑问,搜索引擎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了。这么庞大的基础设施掌握在少数几家公司手上,会有什么问题吗?

对用户来说,他们信任搜索引擎所提供的信息,认为自己得到的搜索结果是值得信赖的、公平的、无偏见的。因此,搜索引擎应该是中立的。这一点在现实中可能无法完全做到,但我们至少应该意识到:今天我们所使用的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产品,本质上它们都是为我们提供一个由算法生成的“世界观”而已,它只是互联网这个世界中的一个切片,一个投影,而不是互联网的全部。没有任何一种搜索引擎的“世界观”是绝对正确的。

让少数几个搜索引擎为我们“翻译”这个庞大的互联网世界,最终可能只会产生几种特定的“世界观”。这样会产生一些问题:不断的加强“刻板印象”,比如针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在民主选举这样的讨论下影响公众的看法和观点;倾向于提供更有争议性和戏剧性的、更有“看点”的叙述方式,而不是提供更客观的信息、更无害的故事。

从技术角度来说,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拥有搜索指数,那么(1、互联网能够得到展现的可能性(比如不同的网站)就减少了。(2、每个搜索引擎都有自己的利害关系,如果它同时又是内容提供商就很容易发生利益冲突,把自家内容的展示权重提高,比如Google提高Youtube视频的排名,百度提高百家号的排名。(3、越多用户依赖于单一的搜索引擎,SEO的针对性就越强,那么搜索结果越容易被影响。考虑到现在SEO已经是一门价值数十亿的生意了,可见其中影响之深。

所以,open web index的人就想提供一个开放网络指数,用一个非营利组织来建设一个存储网页数据的公共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将免费提供给所有人使用,不同的商业公司可以基于此提供不同的搜索算法,用不同的“世界观”进行市场竞争,赢取用户。这个提议在 hacker news 上引发了不少讨论,有的人认为 Wayback Machine 和 Commom Crawl 就是在做这件事的,有的人则认为这两个产品无法做到想要的结果,还有的人认为仅仅用非营利组织来建设这个数据库还不够,不仅需要开放,还需要去中心化,最好是用P2P的方式来做。

老实说,看完上面这些讨论,我心里依然也没觉得这件事能够做成,因为很多事情存在的时间越久,面临的阻力也会越大。但让我比较感慨的是,以前我们也总说百度搜索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这里面抛开一些我们无法讨论的客观因素,在技术及商业层面,很少有人想着去做一个替代品干掉百度,哪怕有,说出来恐怕也只会让人嘲笑是在做白日梦。毕竟,百度是BAT三巨头,人人都在用百度,我们还能怎么办呢?但自从加入加密世界之后,互联网那些庞大的基础设施似乎不再是不可动摇的了,至少人们会去思考有没有办法做一些改变。

发生这种转变的原因究竟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能想到的一个原因似乎是:商业和公司好像不再是人们唯一的选择了,我们手里有了账本和 token 这些不一样的武器,有了不同于传统商业公司拥有的力量,于是面对以往无解的公地问题,我们突然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那么,这种变化最终会不会转化成一个成功的结果,反过来去反噬那些传统的力量呢?我想没人能知道。但好消息是,这场戏至少已经开场了。

1

区块链可以从发生在巴西的金融故事中学到什么?

https://medium.com/@heavycrag/what-dapps-can-learn-from-1990s-brazil-d74c0711a4ea

@李画:80年代末90年代初,巴西的通货膨胀率很高,虽然每一届的总统都在推行经济稳定计划,但始终没有获得成功。直到Itamar Franco和他的财政部长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做了一件小小的事情,然后,通货膨胀被驯服了。

他们做了什么?一件非常微妙的事,只与人们的心理有关。他们引入了一种货币单位叫URV,所有的商品、包括工资都用URV定价,而且这个价格是相对稳定的。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则是现金货币cruzeiros,cruzeiros与URV的汇率是波动的。久而久之,人们就认为URV是稳定的,他们开始在URV中「思考」。

最后一步,政府用URV取代cruzeiros成为真正的货币,虽然之前不管政府采取何种措施,人们都不相信货币稳定,但现在,他们已经相信URV是稳定的和有价值的,通货膨胀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那么在区块链领域,我们是否应该培养用户在加密货币中「思考」,我们又该如何让用户在加密货币中「思考」?

2

Fork MakerDAO?

https://twitter.com/drakefjustin/status/1119494639482859520

@Victor:前几天在EDCON上刚和Justin,Hayden聊到fork MakerDAO的可能性,结论是如果MKR不能和ETH解除强关联性(也许多链MKR和MCD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就不能对智能合约协议增加额外的安全性(又或者可以找到MKR以外的方式来增加安全性),那就可以fork out MKR token。同样的道理适用于各种带有自己token或者手续费的“协议”。

但这又引入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公地悲剧。辛苦开发6个月,上线3个月,刚开始有收入就被fork掉token和手续费,这样就不会有人愿意投入开发了,Hayden提到一个有意思的构想,限时限量收费,但这个时和量要怎么掌控呢?

3

隐私币应用全景观察

https://mp.weixin.qq.com/s/bhWaKtVTqOLlJ1lj362rNA

@魏晨:区块链真正适合哪些应用场景?应该怎么用?是人人都想回答,但却很难回答的问题。难点在于尝试回答这个问题容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局限于技术讨论,凭借信仰相信种子终会生根发芽;要么流于过往互联网经验的刻舟求剑,似乎大规模应用的春天指日可待。其实冷静下来如实记录市场对新技术的接纳过程会带来更有益的启发。这篇文章没有比较各隐私币技术的高下,用充分的数据记录了隐私币在不同应用场景中渗透和发展的现状:Dash联合地推团队在委内瑞拉进行了强有力的线下推广,清晰的运营策略和步步为营的打法依稀看到当年美团攻城略地的影子。公认隐私技术领先的Zcash 通过硬分叉升级显著提升了匿名交易的效率,但交易量却在逐步下降。各种鲜活的案例一起拼接出了隐私币应用的全景观察。“如果你看不清市场,说明离得还不够近”,抛去执念和想象,让数据说话可能会收获更多。

4

区块链行业崛起,这次是真的,但监管预备好没有?

https://mp.weixin.qq.com/s/gduYj-YLRKT8rLIciBJ3-w

@Leon:“沙盒”是一个经常听到的词,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这篇文章是一个很好的入门介绍。

5

Joseph Lubin:迈向全球经济结算层

https://mp.weixin.qq.com/s/ly3HvCMQLIbpY4AVH_TQtg

@阿剑:文章有点长,而且有些段落也并不是那么严谨。但这篇演讲也许是以太坊的 Narritves 最集中的表达,也是对以太坊生态的自我理解最清晰的陈述。历史创造者一定有更好的观念吗?未必吧。

6

专访朱嘉明:区块链和货币多元化的时代正在到来

https://www.8btc.com/article/395172

@Retric:这篇采访提到了很多有趣的观点,比如中国的自由货币传统是历史上最悠久而且是维持时间最长的。历史上有一种很有影响力的说法,将中国历史的落后归结于那种自由货币状态。但朱嘉明认为,中国数千年的经济得以演变和维系,恰恰是因为这种自由的货币状态。换句话说,货币原本就该是自由的,就像比特和信息一样。

(完)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如需报道或加入交流群,请联系微信:VOICE-V。

来源:/articles/3588

评论0条

橙皮书

简介:关注产品与技术

专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