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Voice最新获悉:当前数字人民币试点集中在小额高频支付场景,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定数字货币现在主要还是注重于零售环节,处于在第一阶段,不一定会对大额支付构成太大冲击。但以后数字钱包成熟后,被更多的人所接纳,也可能会成为大额支付的工具,所以肯定会对银行卡的支付构成一些冲击,但这有一个过程。
如何理解“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李礼辉称,我们现在的微信、支付宝需要绑定银行账户,如果外国人没有在中国开银行账户,就很难享受这种便捷支付。但法定数字货币不一样,它可以脱离账户。比如外国人来到中国,他可以向任何一家可兑换数字货币的银行申请一个数字钱包,这个数字钱包他可以在中国用,离开的时候可以清零,把这钱再换回美元、欧元;也可以不带走,就留在手机里。如果一个国人和一个外国人都有央行数字货币钱包,一起出去的时候,就可以做跨境支付。所以数字人民币最大的潜在效应就是溢出效应,它有可能借这个途径走出国门,变成一个国际化的货币,因此数字人民币也有可能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技术路径之一。(新京报)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分享
2020-10-26 14:00:23 星期一
李礼辉:数字钱包成熟后也可能成为大额支付工具
CoinVoice最新获悉:当前数字人民币试点集中在小额高频支付场景,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定数字货币现在主要还是注重于零售环节,处于在第一阶段,不一定会对大额支付构成太大冲击。但以后数字钱包成熟后,被更多的人所接纳,也可能会成为大额支付的工具,所以肯定会对银行卡的支付构成一些冲击,但这有一个过程。
如何理解“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李礼辉称,我们现在的微信、支付宝需要绑定银行账户,如果外国人没有在中国开银行账户,就很难享受这种便捷支付。但法定数字货币不一样,它可以脱离账户。比如外国人来到中国,他可以向任何一家可兑换数字货币的银行申请一个数字钱包,这个数字钱包他可以在中国用,离开的时候可以清零,把这钱再换回美元、欧元;也可以不带走,就留在手机里。如果一个国人和一个外国人都有央行数字货币钱包,一起出去的时候,就可以做跨境支付。所以数字人民币最大的潜在效应就是溢出效应,它有可能借这个途径走出国门,变成一个国际化的货币,因此数字人民币也有可能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技术路径之一。(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