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CoinVoice

区块链世界中,EOS是什么样的存在?

很多人将EOS视为区块链3.0的代表。在诞生之初的新闻报道里,EOS确实有着这种趋势。围绕区块链存在的扩容困难、交易费高昂、公链不适用商业等问题,EOS在技术设计上免除了转账费用,采用石墨烯底层区块架构和DPOS共识算法,EOS的交易处理速度能够达到每秒百万。与其相比,以太坊每秒20多笔,比特币每秒7笔的处理速度实在是捉襟见肘。

然而神话崩盘的速度之快也让人始料未及。

11月1日,一场在EOS公链上进行的零成本薅羊毛空投活动,在交易开始的两天内达到峰值每小时62万,这直接造成EOS网络“崩溃”,所谓的百万TPS,在实践面前不值一提。

但对EOS来说,这种场面或许已经司空见惯。在此之前,创始人言论前后不一、节点内讧、公链生态不健康、资源设计模式不合理、币价大幅下跌等更多问题始终围绕在EOS上。

曾顶着170亿美元市值的EOS,和大部分明星公链一样,如今也在急速跌落神坛。

百万TPS崩盘

比特币之后,天才少年V神带着智能合约出现,ETH一举成为2017年币圈使用范围最广、使用人数最多的融资工具。而EOS就像一次绝地反杀,在以太坊铺天盖地的荣光中,号称能够达到百万TPS,直击命脉。它的目的,是赶超以太坊。

从数据表现来看,它确实做到了。11月1日,牛油果项目创始人AP的新项目“EIDOS”在EOS上进行空投,这是一场零成本的薅羊毛活动,用户转入任意数量的EOS到项目方账户eidossonecoin中,随后将免费获赠0.01%的EIDOS,同时之前转入的等量EOS也会被返还。

“空投套白狼”的故事引来了大量用户参与,据HelloEOS创始人梓岑公布的数据,上线两日后,EIDOS智能合约24小时交易数约917万,峰值每小时近62万。而同期ETH上24小时交易量最大的DAPP交易次数仅为4132次。

EIDOS爆了,EOS崩了。与以太坊不同,EOS的交易不需要gas费,但需要消耗一定的资源,当用户间进行转账时需要消耗CPU计算资源(CPU)。而EIDOS恰恰就是依靠频繁转账来薅羊毛,这直接导致了EOS网络中的CPU被百分百占用,其他在EOS上的DAPP几乎瘫痪,服务器卡爆。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曾造成以太坊“翻车”的加密猫,但在以太坊上只需要提高转账费用,仍然能维持交易现状。而EOS的用户却因为没有足够的CPU无法正常转账,EIDOS原本零成本的利益追逐,演变成CPU算力的比拼。一个标榜利用闲置资源的项目最终引发了隐藏在EOS内部的资源分配问题。

EOS的问题还在治理层面。

11月28日,EOS的节点间发生内讧。节点EOS New York发现有6个EOS备选节点为同一团体控制,注册邮箱均为eoshenzhen@gmail.com,疑似6个节点均为EOShenzhen节点控制。根据EOS的规定,一个节点只能拥有一个账号。因此该行为的背后,大概率是为了奖励。众所周知,EOS的节点可以领取奖励,此次被举报的6个节点就有5个节点每天共领取约547个EOS奖励。

而作为实际控制人,EOShenzhen每天可领到的奖励约为1.2万人民币。这并不是EOS第一次出现该问题,尽管EOS一再强调“去中心化”,实际上大部分的权益却在中心化。

与此同时,EOS公链生态健康缺陷也日益暴露。根据DappReview的数据显示,截止目前,EOS上共有644款DAPP,其中抽奖类DAPP有341款,占比高达52.95%。反观另一大博彩公链TRON,抽奖类的比例约为32.03%,低于EOS。

而在4月份时,EOS的抽奖类DAPP占比还低于TRON。并且根据DAppTotal的数据显示,移除机器人后,EOS上排名前十的DAPP中有6款来自抽奖类,换句话说,EOS的大部分流量来源于博彩类项目。

问题的集中爆发反映在币价上。

据非小号数据,EOS自6月份到达今年的峰值8.55美元后便一路下跌,至今徘徊在2.5美元左右,较峰值跌去70%多。同期ETH、TRX虽普遍下跌,但幅度小于EOS,总体表现优于EOS。EOS今年整体呈现先涨后跌的趋势,变化曲线较为规则,峰值在6月1日出现,而ETH、TRX的峰值均出现在6月底,分别达到319.09美元,0.0387美元,BTC则出现在7月初,最高达到12549.63美元。

这四大币种在后半年的发展中虽偶有反弹,但整体为下跌趋势。由于EOS的峰值在主流交易币种中出现较早,其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大盘币价的下跌。例如9月,此前一直下跌的曲线在中旬迎来一波触底反弹,大部分币种达到小峰值,而后又开始大跌。EOS在9月19日达到小高峰后开始下跌,ETH、BTC、TRX则分别在20日、22日出现大跌,BTC直接跌破万元大关。

沉默“VOICE”

与币价同样尴尬的还有EOS重金打造的应用。

2019年6月,一场悄无声息的发布会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议仅进行了20分钟,却发布了一款重磅产品—基于区块链的社交产品Voice。此前,EOS已经为它预热半年之久。EOS母公司Block.one甚至花费了3000万美元来购买域名“Voice.com”,足见其对EOS的重要性。

而EOS也不余遗力的为它保驾护航。

9月EOS主网升级到v1.8版本,该版本修改了RAM的计费方式,开发者可以为用户支付RAM费用。再早一点,Block.one还花费了330万EOS买入RAM,一切迹象都在指明“所有的资源费用由开发者承担”,Voice用户的使用门槛大大降低了。除此之外,注册用户Voice的用户还可以免费获得EOS账户。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待Voice上线。按照计划,在升级到v1.8版本后,Voice就会推出。但事实是,这一款在半年就高调发布的产品至今未能上线。最新的安排,已经排到明年情人节推出Beta版本。

也许Vioce在某些程度上背负着BB和BM的社交野心,这一点从BB对网友质疑的回应中可以看出来—“毫无疑问3000万是个大数目,但我和BM都认为很值。”

可实际上,在经过互联网社交的深度教育后,大部分用户对Voice本身的社交模式并不关心。一方面,这些用户大部分来自于区块链圈,他们对于能从Voice上薅到多少羊毛的兴趣明显高于怎么使用它。在推特上,人们针对BB的提问也大多围绕在“Voice会不会有早鸟红利”、“Voice会不会空投”等问题上。

另一方面,互联网巨头的社交产品渗透到生活的每个细节之处,虽然人们更加注重隐私和对中心化组织产生了反感心理,但短时间内,依旧很难有能够撼动的因素出现。

不管EOS是否想要承认,仅依赖于梦想和情怀,已经很难呐喊了。

高光时刻

从2017年发展至今,EOS经历了由高到低,低到高,再至低的过程,仿佛是区块链历史的缩影。它带着百万“豪门”而来,又因为免gas费、跨链交互、虚拟机独立架构等机制,被视为区块链3.0的代表。

故事伊始时,EOS确实拥有这样的光环。2017年6月,EOS开启众筹第一阶段,与之前所有的项目都有所不同,缔造者为它设计了诸多玩法。在第一阶段,EOS就在5天内筹集了1.85亿资金,一举“封神”。

第一阶段结束后,EOS火速上线了云币网,成为第一个一边众筹一边在交易所交易的Token。

上线第一天,EOS的价格一路走高,最高涨至37元,较众筹价格7元翻了四倍多。EOS的暴力增长让李笑来自称为“2017年全球最牛的天使投资人”,他甚至将自己的项目Press.one和Big.one都接受EOS为众筹Token。

9.4监管来临,加密货币资产大幅跳水,EOS也未能避免,最低跌至3元。相比其他项目,EOS团队将众筹战线拉长到了次年的6月。此时正处于众筹的第二阶段,EOS迎来超级节点的竞选,全球候选节点展开了一场“土豪拉锯战”,EOS价格一度飙升到21美元,总市值高达170亿美元。最后EOS成功融到40亿美元,成为圈内最大融资规模的项目。

这是EOS发展的顶峰,也是“造富故事”的顶峰。

随后,泡沫堆砌的故事逐渐瓦解,人们开始清醒,追问落地、追问价值。

时至今日,尽管BM一直在为EOS辩解,EOS的社区仍然活跃,EOS也仍是最强大的公链之一,但经过一系列的实践证明,EOS已然不再是人们心目中的“神”,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下神坛。

至于EOS目前在落地应用方面最大的希望—Voice,在未有创新突破之前是否值得期待一下,还需要用户自行判断,反正V神已经表示申请了测试版试用。


©本文为CoinVoice优质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转载请添加微信【coinvoicetop】或后台回复“转载”。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专注原创、深度、优质的区块链内容,致力于链接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创新者。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CoinVoice小助手微信17045486201,邀你进区块链交流群。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Coin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