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乔迟

编 | 华记

网友们欠快播的会员,终究是没机会还上了。

1月2日,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债权人会议已书面表决通过《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破产财产分配方案》(下称“《第一次破产财产分配方案》)。

公告显示,本次可供分配的破产财产总额为人民币1.23亿元,应优先支付和预留的破产费用及共益债务为人民币798万元,参与本次分配及提存的破产债权总额为人民币1.48亿元。

本次分配,职工债权、税款债权的清偿比例为100%,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为76.4772%。对于预计债权,管理人将其受偿份额依法予以提存。

如今看到快播的消息,人们还是会怀念那个免费电影、不用看广告、爽片唾手可得的时代,以及他的创始人王欣。

实际上,王欣早已和快播没有关系。据天眼查显示,2018年7月12日,王欣即从快播董事局中退出。

因快播入狱

生于1980年的快播创始人王欣,曾是互联网呼风唤雨的大佬。2007年,王欣从盛大离职,回到深圳创办快播。凭借卓越的视频播放流畅程度和兼容性,快播很快成长为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软件。在2012年,中国网民规模5.38亿人,快播用户量就超过3亿人,用户同时在线超过6000万人。

快播利用技术可以让用户方便、流畅地观看全网各类资源,甚至包括很多非法内容的视频,

这一优势让快播收获大量用户的同时,也成为了快播被查的主要罪证,一度被贴上“涉黄”的标签。

2014年4月,据群众举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8月,王欣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逮捕入狱。

2016年1月,快播公开庭审时,吸引了一百万人围观,以至于直到今日,人们仍旧能想起他当时“技术无罪”的精彩抗辩。8个月后,王欣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处以3年6个月有期徒刑。

但王欣仍然被公众视为悲情英雄。网友呐喊,我们都欠快播一个会员。

出狱两周王欣瞄准人工智能

2018年2月7日,王欣低调出狱。几乎没有休息,出狱第二周,他开始四处见朋友,召回快播的老员工,这一系列举动被认为是他重回创业圈的开始。但他没有把精力放在复兴快播上,而是选择新的风口创业——人工智能。

同月,王欣创立了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1.5%。注册资本500万,法人代表为王欣的妻子彭鹏。

据公开资料介绍称,云歌智能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调度系统,结合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性,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2018年9月,云歌智能获得IDG和BAI领投的超过三千万美元(约人民币2.09亿元)的天使投资。

2019年1月,王欣推出一款匿名社交APP马桶MT,这款打着“区块链+社交”之名的APP和字节跳动的多闪、罗永浩的子弹短信同一天发布,一度引发市场关注。

一天之内,社交巨头腾讯微信将三个应用一齐封杀。罗永浩在社交媒体上“不无悲壮”地表示,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目前,在苹果商店已找不到该应用,而安卓的应用商店马桶MT显示为灰色,并标有“马桶MT正在内部优化,即将上线”的字样。

马桶TM的失败没有让王欣丧失斗志,他开始尝试新的产品——“灵鸽”,一款C2C灵活用工共享和协作平台。

据灵鸽官网介绍,灵鸽将服务方向对准零工经济。在灵鸽的社会价值一栏描述道,未来将会有50%的全球劳动者都会是自由职业者,零工经济和流动劳动力现象将非常普遍。零工经济需要大规模、正规化的信息分享平台,作为服务者与需求者牵线搭桥的快速通道。

灵鸽APP设有虚拟公司,用户可以提交一份创业计划书申请认证为虚拟公司创始人,并邀请朋友加入自己的虚拟公司。

每位用户可以在灵鸽中添加最多 5 个技能,当有用工需求的用户或企业通过灵鸽搜索服务时,技能匹配的人可以迅速被找到。

王欣曾对AI财经社表达过对快播的看法,他称快播的使命和愿景不够伟大。当时想免费地让更多人看到片。

而现在王欣表示,每一个产品的愿景都是:人人都能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通道。

灵鸽:开拓更多长尾技能的职业

2019年12月,王欣在媒体通气会上谈到了灵鸽的来龙去脉和发展规划。

对于做产品初衷,王欣表示,希望未来的生活方式自由一些,不要受太多约束。更灵活的工作和更自由的生活,是对自己的一个追求。基于这个追求,他反复思考产品的形态。

现在,很多人都在被迫工作,他认为,如果能够有自由的时间,能更自由的支配自己,员工对于事业的奉献精神会更大。 因为员工会觉得这是为自己做事,反而工作时长会变长,给了员工自由,他才能工作到最好。

到2019年,王欣认为企业的用工矛盾到了一个小高潮,比如最近的热点裁员事件。劳资之间的关系、机制的不平衡,导致了员工和企业在遇到矛盾时都很为难。

“如果有更好的平台,更好的机制能够参与到当中,也许会有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公司的初衷也是朝这方面去努力,比较巧的是,我们这款产品带了一个灵活用工的’灵’字。 原来我们工具上有障碍,现在你在哪里都能共同完成一些工作。我觉得灵鸽这个平台的产生就起到这样的作用,帮助大家能够来把自己的技能展现出来,能够接到更多的订单。 ”

关于用户要在灵鸽上填写的技能要求,王欣提出了长尾技能的说法。

他表示,对于技能,好像就是保姆,清洁工、律师这些类别,其实远远不是。对于今天的年轻人看待技能的话,越来越长尾,千人千面。

比如前段时间北方下雪了,在灵鸽平台上有人提供在雪地上写字的技能,王欣说他一开始看不懂,后来想想他年轻时,可能也会花一笔钱,请人在雪上写个字,宣誓一下理想,或者宣誓爱情,现在真的有很多长尾技能,他认为,这预示着年轻人能及时为自己创收。

他表示,对于未来,很多的年轻人在职业选择上,可以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有更多的创收方法,也许你的兴趣爱好就能为你创造收入。

他还提出,很多专业的技能是很复杂的一门技术,需要长期的培训和专业知识,这些技能一般是长期固定的,一般都有固定的平台或者固定的实体企业经营,但是很多长尾技能的需求是没有什么平台能够满足。

“前段时间有文章在说撸猫师、渣男鉴定师等等,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个职业?但是我相信人们对这些职业肯定有需求,但是没有平台满足他们。灵鸽平台能让更多的小众职业变成大众自由。 ”

对于灵鸽要解决的问题,王欣提出,不仅要解决传统固定技能的订单问题,让用户接单能够减低中间成本,更大的责任是,帮助开拓更多的新的机遇。

灵鸽发布之后,有些媒体说,这不就是新版的58同城。王欣表示,不会去把重点放在旧有的职业上,而是要看到未来的趋势。要真正帮助更多的年轻人,有更多的创收机会。

关于很多新兴职业如何去接单,如何去创造价值,这个是灵鸽要去思考去想的问题。

王欣还透露,2019年8月,灵鸽测试版上线了一天,接近100万注册。由于产品稳定性、法律问题等尚未解决,主动下架。

他表示,在2019年年底会再测试,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不下架了。 但目前为止,未见相关消息正式宣布。

曾经,王欣的快播因游走在监管的灰色空间而取得巨大成功,如今,他是否会在接下来的产品上重蹈覆辙?这仍有待市场与用户的进一步观察。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AI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