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做多以太坊了吗?

作者:不二做

以太坊再度成为焦点。

6月初,以太坊核心成员向大众描绘了以太坊2.0的蓝图,V神宣布二层扩展策略的初始部署已“基本”取得成功。

也就在同期,以太坊价格应声而涨,从前一天的230美元,一路上扬至251美元,单日涨幅超过8%。

以太坊DeFi声势日盛,ERC-20 USDT大行其道,2.0升级即将到来,各种“利好”不断叠加。

与此同时,行业大V喊单,机构大肆买入,看多以太坊的情绪逐渐发酵和蔓延。

是时候做多以太坊了吗?

「 做多以太坊

从3月12日加密货币大跌到现在,以太坊价格一直在缓慢爬升。

伴随着夏日而来的,是行业内看多以太坊的热情。

6月8日,Brave New Coin旗下分析师表示,在未来几个月内,以太坊的价格将在现有的基础上反弹200%,涨至750美元。

而目前,以太坊价格在250美元左右。

“今年我错过了两个机会,一个是平台币,另一个就是以太坊。”有用户曾这样向DeepChain深链吐槽。

和去年的惨淡行情相比,今年以来,以太坊价格上涨了86.37%。同期,有“减半利好”加持的比特币只上涨了34.15%,BCH则更少,只上涨了22.44%。

毫不客气的说,以太坊今年的涨幅已经跑赢了绝大多数主流加密货币。

2020年以来市值前十的加密货币涨幅(除USDT外)2020年以来市值前十的加密货币涨幅(除USDT外)

和价格上涨相伴的是持币用户数量的增加以及交易热情的提升。

目前持有以太坊的地址总数为3996万,超过了比特币3010万的持币地址总数。而根据EtherScan的数据,以太坊独立地址数量现在已超过1亿。

无独有偶,随着以太坊价格上涨,最近Deribit上以太坊期权在6月1日飙升至3000万美元,达到历史新高度。尽管期权交易活动增长并不表示未来价格会出现变化,但能说明以太坊交易者在市场上的活动更加积极。

6月7日,Morgan Creek联合创始人发推透露,最近买了一批以太坊,且正密切关注行情走势进行交易。

而在加密货币资产管理公司灰度的以太坊信托基金中,ETHE出现巨大溢价,最高时其溢价率高达697%。

此外,据Intotheblock统计,目前有57.19%的以太坊地址在流入以太坊,而只有40.01%的地址在出逃。

Intotheblock关于以太坊地址动态的统计Intotheblock关于以太坊地址动态的统计

“现在的以太坊,像极了2015年的比特币。而2015年之后,比特币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清楚。”

“我现在主要的仓位都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上,还在考虑要不要把比特币都换成以太坊,我觉得以太坊未来的涨幅肯定会超过比特币。”

看多和做多以太坊的情绪正在发酵和蔓延。

「 “公链之王”的2.0 」

之所以以太坊被投资者看多,最重要的原因是以太坊2.0即将落地。

我们都知道,以太坊的最终目的是要成为世界计算机。

梦想是伟大的,但和以太坊每秒15笔交易的处理速度相比,则显得有点天方夜谭。

今年5月,V神在推特上表示,他对2014年推出以太坊感到遗憾,因为有许多错误必须修复。

事实上,尽管以太坊在推出之后,凭借lCO成功占据加密货币领域的第二把交椅,但一直以来,以太坊因为拥堵和低效等性能问题而饱受诟病。

也正因此,在以太坊的既定升级计划中,最终将会抛弃PoW(工作量证明),转向PoS(权益证明)的怀抱。

而这就是以太坊2.0。

“和EOS21个节点的高度中心化不同,以太坊届时开放的节点数量将高达100万个。”以太坊无畏社区发起人宋无畏告诉DeepChain深链。

在以太坊2.0中,验证节点通过将资金(至少质押32个ETH)存入以太坊基金会开发的官方存款合约(official deposit contract)。验证者将下载并运行以太坊2.0客户端软件,并在运行客户端软件的同时,将被随机抽中在链上打包或验证区块。正确打包并验证区块的验证者将获得以太坊作为奖励。

根据Arcane Research的最新数据,截至目前,拥有超过32个ETH以太坊的钱包数量稳步增长,目前有近12万个地址有资格成为验证者。

持有超过32枚以太坊的地址数量持有超过32枚以太坊的地址数量

实际上,自去年年初以来,这一数字已飙升了13%。

在数字飙升背后,有投资者认为以太坊2.0升级后其币价有巨大的升值潜力。

“100万个节点,每个节点32枚以太坊,就是3200万枚以太坊。”有用户给DeepChain深链算了一笔账,“按照246美元的价格来算,也就是79亿美元左右,相当于以太坊266亿美元总市值的38%。”

在该投资者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将有80亿美元的以太坊处于锁仓状态,这就会导致整个以太坊生态处于通缩状态,从而会让以太坊的价格水涨船高,甚至有可能达到历史新高度。

“历史新高度不敢谈,毕竟1432美元的高度太高,但超过去年最高的300美元肯定是没问题的。”宋无畏表示。

除了以太坊2.0的落地以外,以太坊自身生态的优秀同样也是吸引人们看多的原因之一。

根据DappReview发布的一季度DAPP数据报告,以太坊上在各个维度上全面领先EOS:Dapp总数是EOS的3.3倍;活跃用户是EOS的4.4倍;交易金额是EOS的3.2倍。

2020年一季度Dapp交易额分布2020年一季度Dapp交易额分布

“如果以太坊真的一无是处,它还能稳坐加密货币第二把交椅吗?”有以太坊玩家反问DeepChain深链,“没有人会把宝押在一条没有前途的公链上吧?”

事实上,以太坊在创立之后,便有数不胜数的公链团队纷纷表态要超过以太坊。

无论是DPoS的执牛耳者EOS,还是被指责抄袭以太坊白皮书的TRX。它们在创立之初,都打着要超越以太坊的旗号。

当以太坊被冠以区块链2.0的名头之后,自称区块链3.0甚至4.0的公链便层出不穷。

然而,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我们发现,曾经号称要超越以太坊的公链们,如今都因为缺乏足够的开发者和社区活跃度而陷入发展的困境。

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发现,V神还是曾经那个少年,以太坊依然还是“公链之王”。

而近年来被称为“公链圣杯”的DeFi在以太坊上的蓬勃发展,同样也佐证了这一点。

「 DeFi,以太坊护城河 」

如果说2017年以太坊的“代名词”是lCO的话,那在2019年到现在,DeFi完全成了以太坊的“代言”。

截至目前,DeFiprime数据显示,以太坊、比特币和EOS链上一共有245个DeFi产品,其中,以太坊独占200个,且其市场锁仓值也创历史新高,达到12.21亿美元。

三大公链上DeFi产品数量三大公链上DeFi产品数量

去中心化稳定币和交易所、借贷、支付、衍生品……被认为将取代传统金融的DeFi在以太坊上落地生根,发展壮大,其复杂程度以及稳健程度远超其他公链。

甚至在一些人看来,DeFi已经成了以太坊的护城河。

而未来随着以太坊2.0的逐步落地,DeFi或许能在以太坊更高性能的支持下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以太坊给DeFi的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土壤,而DeFi也在“反哺”以太坊。

以WBTC为例,作为锚定BTC的跨链资产产品,其成功地在比特币和以太坊DeFi间搭建了一座桥梁。

一方面,由于WBTC采用ERC-20代币,因此持有者可以使用DeFi服务。另一方面,WBTC代币价值与比特币挂钩,因为它被保证会得到现实比特币的完全支持。对于以太坊上的每个WBTC,都有一个比特币被锁定以支撑它。

也就是说,通过WBTC,比特币资产得以转移到以太坊上使用。

此外,就像PoS带来的锁仓效应一样,DeFi也使得原本流通的以太坊代币锁定在了应用之中。

今年2月,以太坊DeFi产品中锁定资产突破10亿美元大关,目前已超过12亿美元。资产锁定量超过3000万美元的DeFi项目也由一年前的1个变成了现在的8个。

以太坊上超过3000万美元资产锁定量的DeFi产品以太坊上超过3000万美元资产锁定量的DeFi产品

得益于DeFi,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了以太坊生态内。

加密货币研究和数据提供商Messari的首席执行官Ryan Selkis曾表示,DeFi用例的引入给以太坊提供了一个比2017以及2018 年“更高的价格上限”,可以在下一次加密牛市中继续上涨。作为参考,以太坊资产在2018年达到1400美元历史高点。

MakerDAO的创始人Rune Christensen多少也认同,在他看来因为DeFi的存在,以太坊将“吸引所有价值”。

“在最近的一笔交易中,仅 (通过质押) WBTC就铸造了400万DAI。这确实显示了对非ETH资产的潜在需求,这是DeFi作为一个经济真空的更广泛趋势的开始,最终将吸引几乎所有的价值到以太坊链上。”

在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看来,DeFi的加入,终于使得以太坊生态上除了传销盘以外有了真正有用的价值,“相当于为以太坊注入了灵魂”。

总而言之,对于以太坊来说,DeFi的出现和壮大为其提供了非常不错的市值溢价。

「 USDT带来市值溢价 」

当然给以太坊提供市值溢价的不只是DeFi,或许还有USDT。

据Tokenview数据,基于ERC-20发行的USDT发行量在2019年就开始快速的向Omni USDT逼近,并最终在当年7月4日超过了Omni。

ERC-20 USDT在2019年7月4日超过了Omni USDTERC-20 USDT在2019年7月4日超过了Omni USDT

在当时就有分析人士指出,除了ERC-20 USDT确认时间更短,交易费用更低等技术优势外,促使Tether在以太坊上大量增发的原因,一来是以太坊DEX项目的需求,二来是当时的DeFi生机勃勃,对于ERC-20 USDT可能会产生新的需求。

或许是由于网络效应,Tether将重心放到了以太坊。

截至目前,据Arcane Research平台数据,基于ERC-20发行的USDT占USDT总量的78.53%。远远大于占比16.27%的Tron和5.2%的Omni。

以太坊、BTC和Tron三条公链上USDT市场份额变化以太坊、BTC和Tron三条公链上USDT市场份额变化

6月5日,彭博社表示USDT的市值已经超过了XRP,而其如果再增发,就很有可能超过以太坊。

“这是一个好事情。”宋无畏告诉DeepChain深链,“就像苹果公司市值一定远高于纽交所一样,这是个正常现象。”

不少人认为,USDT的存在为以太坊带来了人气和关注度,以及币价的上涨。

在去年ERC-20 USDT超越Omni USDT市场份额的同时,以太坊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从2019年初的138美元一路上涨至7月4日最高点301美元。

“USDT从Omni转向以太坊的同时,以太坊也开始上涨,这充分说明,市场认可USDT在以太坊中的价值。”曹寅告诉DeepChain深链。

这一价值,一方面来源于USDT贡献了不菲的以太坊链上交易手续费。

Tokenview数据显示,截至目前,ERC-20 USDT近七日每日链上交易手续费均值达到910.42以太坊,约占以太坊每日手续费总额的40%-50%左右。

另一方面,USDT的加入也让以太坊上面的DeFi应用有了基础资产。尽管USDT并不是合规资产,但对于去中心化金融产品而言,并不重要。

dForce创始人杨民道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在他看来,稳定币(包括USDT)是加密金融的基石,越多稳定币发行越有利于该链的金融生态。

「 福兮?祸兮?」

如果从以上的内容来看,似乎做多以太坊并没有什么不对。

但现实真的如漂亮的数据以及暧昧的相关性联想一样美好吗?

我们注意到,USDT在贡献手续费的同时,同时也在进一步推高以太坊的交易费用。

ethgasstation数据显示,过去三十天,以太坊网络手续费消耗排名中,USDT消耗了10700枚以太坊,雄踞榜首,且高于第2名到第8名加起来消耗的总和。也由此,将以太坊的手续费直接抬升到了42Gwei。

以太坊上手续费消耗排名以太坊上手续费消耗排名

居高不下的交易费用严重的堵塞了以太坊本就不那么畅通的网络。

“USDT的出现,对以太坊而言,即是机遇,也是挑战。”曹寅和宋无畏持有同样的观点。

凭借着庞大的网络效应和广泛的社区共识,以太坊得以打败EOS和TRON,得到USDT的青睐。

但反过来,甚至都不需要BAT级别的访问量,USDT和DeFi,再加上以3M为代表的传销盘,三个产品就已经让以太坊的拥堵问题迟迟无法解决。

“如果以太坊能够及早完成阶段4的升级,那么USDT超发带来的问题也将随之迎刃而解。”曹寅告诉DeepChain深链,“反之,以太坊就会因为居高不下的Gas费和日益严重的拥堵而慢性死亡。”

另外,虽然以太坊上的DeFi火热异常,但如果以太坊不加快步伐,这个让其引以为傲的杀手应用最终也将离去。

“不要以为以太坊就是DeFi的最优解,对于DeFi而言,只是在当时的区块链里,没有公链比以太坊更合适而已。”曹寅告诉DeepChain深链。

不论是没得选,还是青睐于以太坊,目前的DeFi早已在以太坊的土壤中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

“然而,以太坊的DeFi化,无意中排挤了以太坊上其他应用方向的开发者,最近几次的以太坊社区大会,几乎已经变成了DeFi大会,留给其他应用开发者的展示机会非常少。”曹寅告诉DeepChain深链。

过度重视DeFi,往往就会忽略其余领域的探索。

当大量DeFi协议部署在以太坊上之后,新的以太坊升级不由得会更多偏向考虑DeFi应用和使用者的利益。

福兮?祸兮?现在还说不清。

「 外患之外更有内忧」

除了潜在的外部风险,内部的争议与分歧也会在一定程度干扰以太坊的升级进程。

“现在只是第0阶段,以太坊升级之路相当于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宋无畏告诉DeepChain深链,“乐观点2022年,悲观点2024年,以太坊要想转型完成,还需要很长时间。”

在宋无畏看来,争吵一直就贯穿于以太坊发展始终。

早在2018年,原定于当年11月进行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就因为种种问题被推迟到2019年1月。

直到今年,以太坊升级进度依然一拖再拖,而6月1日公布的以太坊0阶段进度,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便应该启动。

以太坊开发人员Jameson Hudson曾经说过,没有足够的人员来实际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

除了不断出现的系统问题以外,更有以太坊生态中各个群体之间的意见不统一。

早在2018年,以太坊钱包MyEtherWallet核心开发人员Taylor Monahan便宣布单飞并推出新项目MyCrypto。

去年2月15日,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主要客户端Parity的发布经理Afri Schoeden在以太坊进行分叉升级的前一天负气出走。

而《精通比特币》作者Andreas M. Antonopoulos则更是担忧内斗会使以太坊的技术社区四分五裂。

在他看来,有ETC作为先例,或许未来的以太坊有可能走上BTC分叉BCH、BCH分叉BSV的老路。

除了核心开发者之间的争吵,以太坊矿工们对此次改革的态度同样分歧甚多。

众所周知,以太坊的矿工们几乎都是PoW机制的拥趸,在以太坊2.0彻底倒向PoS之后,他们旧有的矿机就无法再挖以太坊,或许会导致以太坊流失很大一部分支持者。

今年3月31日,以太坊挖矿公司HIVE用280万美元从Cryptologic Corp收购一个30兆瓦的比特币开采设施,宣布要让挖矿多元化,这个举动无疑是为自己未雨绸缪。

除此之外,当矿工及其他异见者离开以太坊的同时,以太坊由于自身生态的缩小,也会面临一个虚弱的空窗期,而空窗期的以太坊,主网安全性会受到影响,容易遭受攻击。

这对以太坊全社区而言,确确实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在未来,以太坊矿工非常有可能转移到ETC中。”曹寅表示。

6月6日,ETC Labs创始人James Wo就在推特上表示,以太坊未来10年将达到1万美元,但ETC会更快达到1000美元。

或许,ETC乐见以太坊矿工的离开。或许,ETC乐见以太坊矿工的离开。

在宋无畏看来,由于以上种种原因,按以太坊一贯的风格,想要在2022年完成转型几乎不可能,而如果不能按时兑现承诺,那就是利空。

无独有偶,曹寅对此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表示,时间并不站在以太坊这边。

从2013年末白皮书问世到今天,以太坊已经走过了七个多年头。在经历了区块链2.0的概念炒作,黑客危机带来的分叉,lCO的疯狂与泡沫,EOS等公链的围追堵截之后,以太坊并没有如悲观者所预料的那样衰落。

相反,在DeFi、2.0升级、稳定币的加持下,重新回归大众视野,显示了自己作为“公链之王”的品格。

当然这一切的利好并不能掩饰以太坊存在的诸多问题。

可以看多或者做多以太坊吗?或许要交给用户自己去衡量。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深链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