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爱西欧”坠入暗夜

“囤币一时爽,过期火葬场。”2018年5月,赵静以均价12.5美元买入1000个EOS后,至今已持有两年之久。

“还有希望吗?”刚一照面,她便急切地向核财经APP发问。

现在回头来看,赵静“买入即巅峰”。2018年第二季度,适逢EOS超级节点竞选,为其短暂的高光时刻。2018年6月15日凌晨,EOS投票率超过15%,主网被成功激活上线。此后,EOS价格一路下行,反弹无望。

今年6月2日,时值EOS主网上线2周年之际,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BB)在其推特上称,EOS团体是这个世界上最具表现力和最团结的公共区块链的基础,今年将会是最好的一年。不仅如此,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还继续补充道,“我太激动了,以至于没法思考了。”

BB

Block.one CEO BB推特截图

与BB极力推捧EOS不同,社区反响平平。

见此情形,赵静心里五味杂陈。“可能等不到回本的那一天了。”她咬着下嘴唇,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而更大的不幸在于,这并非个案。

“公链折腾这么久,社区付出了惨痛代价。”区块链DApp开发者周主任表示,这两年弄懂了一个事实,即需求产生技术,而不是技术产生需求。

暴富梦碎,投资者难脱身

EOS是做着以太坊“杀手”梦出道的,号称“区块链3.0”的高速公路。

彼时,EOS融资耗时一年,融资约 700 万ETH。根据当时ETH价格估算,相当于近42 亿美元,一举创下ICO史上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纪录。

有意思的是,CoinDesk数据显示,同期Telegram、Dragon、Filecoin和Tezos的融资额分别为17亿美元、3.2亿美元、2.6亿美元和2.3亿美元。EOS之热,由此可见一斑。

开启超级节点竞选后,EOS掀起币圈新狂潮。由于EOS在币圈的高人气,一度令无数投资者趋之若鹜。

相较于籍籍无名的赵静,币圈KOL王团长定投EOS小有名气。6月4日,其公众号文章显示,定投期数已至第73期,每期金额为3000元,当前综合定投成本为23.36元/个,收益率为-18.71%。

BB

王团长公众号实盘持仓数额

非小号数据还显示,EOS最高点发生在2018年4月30日,价格超20美元,流通市值高达165亿美元,居于加密货币市值排行榜第五位。2020年6月8日6时,EOS现报2.78 美元,流通市值26.5亿美元,位列加密货币市值排行榜第八位。今年以来,EOS最高点出现在2月,为5.3USDT。

BBEOS历史数据

与2018年上半年高位接盘EOS的部分投资者不同,赵静并没有选择“割肉”离场。“跌到这个份上,‘割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她表示,在币圈投资过程中的“羊群效应”体现得尤为明显,自己曾干了一堆傻事。

随着投资者期望渐次落空,EOS关注度严重下滑。从用户行为数据来说,百度搜索指数显示,EOS在2018年4月达到顶点后,网民兴趣和需求一路呈下降趋势。分析人士认为,EOS已从聚光灯下的明星公链被湮没于充耳不闻的无视之中了。

BB

EOS的百度搜索指数趋势

鉴于EOS走势转弱,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其主网上线2周岁是撩拨投资者心弦的绝佳时机。

去年6月2日,在Block.one JUNE大会上,短短半小时内就推出了1项更新和3款产品,引得众多媒体竞相报道。同比,今年Block.one的声音小了许多。除BB极力推捧EOS团体之外,并没有其它消息流出。

Block.one尚且如此,投资者则更不买账。“至少应该吹吹牛,制造点悬念。”赵静对此极为不满,她期盼已久的利好没有兑现,EOS行情仍深陷底部泥潭无法自拔。

“投资者持有EOS就是想挣钱,并不是想见证什么技术。”周主任表示,EOS 主网上线后,利好出尽便是利空,加之整体市场处于熊市,EOS跌落在所难免。一如许多明星公链一般,当投资者财富梦碎的时候,其神坛亦随之坍塌。

DApp短命,应用陷入困境

“目前,许多公链项目已悄无声息,EOS也隐藏着不少的‘陷阱’。”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EOS,即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是为商业分布式应用设计的一款区块链操作系统。它引入了一种新的区块链架构,旨在追求更高的TPS和更多的DApp应用。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与众多归于沉寂的公链一样,EOS的公链故事亦充满许多不确定性。

其共识机制DPoS相较于 PoW 和 PoS 等共识机制来说,最大的优势在于处理速度快。按照EOS的构想,能实现每秒百万级 TPS的吞吐量。截至目前,据EOS Network Monitor.io数据显示,当前TPS为3996次/秒。这与EOS最初鼓吹的百万级TPS相较,相去甚远。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上的DApp呈爆发式增长,但同时,“菠菜(抽奖)类”DApp长期占据半壁江山,EOS似沦为“赌场”。

DappReview数据显示,截至6月7日12时,其收录的EOS DApp共有671个,24小时用户数在10人以上的DApp共有48个,占比仅为7%,且半数以上DApp的24小时用户数为“0”。其中,“菠菜类”DApp仍是重头戏,共有349个,占比52%,24小时活跃用户在10人以上的DApp有14个。此外,游戏类DApp 109个,社交类DApp13个,金融类DApp8个,交易类DApp32个,风险类DApp42个,其它DApp118个。

BB

EOS DApp生态

“经过几轮高潮后,DApp留下一地鸡毛。”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致力于构建DApp生态与区块链开发工具的EOS被“菠菜类”DApp带跑偏了方向,这对EOS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贡献极小。

与此同时,EOS DApp发展陷入短命困境。据一位DApp开发者不完全统计,有一半DApp活跃期不足3个月。2019年2 月21 日,一款名为Hash Baby(哈希宝贝)的DApp上线后迅速蹿红,荡起了DApp市场一丝涟漪。不过,它仍逃脱不掉短命的怪圈,于2019年12月31日停运。

不仅如此,EOS DApp安全事件迭出。PeckShield统计数据显示,2018 年全年,EOS DApp 共发生49 起安全事件,损失达319万美元;2019 年全年,EOS DApp共发生80起安全事件,损失约279万EOS。此外,今年4月亦为EOS DApp安全事件高发期,共有4起黑客攻击事件,损失约17630EOS。

今年2月14日,号称Facebook“杀手”的EOS Voice开始内测,这是一款由Block.one投资 1.5 亿美元的社交应用,主打真人社交和Token激励。Voice CEO Salah Zalatimo 近日称,Voice 将于7月4日正式面向全球用户开放。

此消息传出后,市场反应冷淡。赵静表示,并不看好Voice前景,对币价助益无多。

当前,唱空公链者,不乏其人;唱衰DApp者,亦不乏其人。量子链创始人帅初此前就表示,DApp短时间内是个伪命题。

赵静认为,在理想状态下,EOS的目标是大规模DApp应用,并通过DApp应用吸引用户和创造价值。但从目前来看,DApp应用仍停留在初级层面,很难在短期内助飞EOS。

治理混乱,Block.one官司缠身

“EOS麻烦不断,一直在走下坡路。”这两年来,赵静对此感同身受。

在区块链世界,崇尚“代码既法律(Code is law)”。而EOS的治理模式是一个人治和代码治理相结合的产物。它由“超级节点”负责运行网络系统,核心仲裁庭ECAF(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负责化解链上纠纷和解决资产争端。

在EOS的DPoS共识机制中,由21个超级节点和100个备用节点的服务器来运行整个网络。其中,得票率最高的前21个节点为超级节点。

自EOS主网上线以来,关于超级节点内讧和争议的报道从未停止。

首先,因国内超级节点多引起海外社区不满。资料显示,主网上线之初产生的21个超级节点中,国内有6个节点当选,分别是EOS Cannon、EOS Huobipool、EOS Gravity、EOS Beijing、EOS Store和EOS Asia。2020年6月8日6时,据EOSX数据显示,当前超级节点中国内节点独占9席,占比超四成。

其次,EOS难以摆脱巨鲸掌控投票权的原罪。实践证明,超级节点和交易所是持币大户,由于EOS投票机制不健全,为二者的博弈与利益交换提供了空间。以太坊创始人“V神”曾就此表示强烈质疑,认为EOS的治理模式不仅严重违背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更导致普遍“贿选”的情况出现。

再次,币价大跌后“节点不作为”说法甚嚣尘上。一位EOS超级节点工作人员表示,由于EOS大跌,节点“收入”骤降,运营步履维艰。“目前一些节点在维持基本运营的情况下,主要是在集中精力谋生计。”他说。

在社区治理中,ECAF虎头蛇尾,最后郁郁而终。

“这种治理模式,类似于西方的代议制。”上述超级节点工作人员表示,ECAF上线并不如人意,社区一片哗然。最终,在ECAF公投中,以超过九成的压倒性优势被废除,多数人更愿意信赖代码和21个出块节点中15个超级节点同意方可通过。

治理混乱阴云并未散去,Block.one又陷入集体诉讼的官司之中。

据媒体报道,5月18日,EOS ICO的投资者已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对Block.one提起了集体诉讼,其CEO BB、CTO BM等均被列为被告。原告Crypto Assets Opportunity Fund LLC和Johnny Hong声称,Block.one向投资者提供了有关EOS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目的是通过所谓的未经注册的证券销售筹集数十亿美元。

6月6日,据Business Wire报道,Schall律师事务所正代表EOS投资者调查针对Block.one的诉讼。Schall律师事务所方面表示,调查的重点是Block.one是否曾发布虚假或误导性声明以及未披露的与投资者相关信息,并鼓励损失1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者与该律师事务所联系。

BB

Schall律师事务所宣称正调查针对Block.one的诉讼

此外,资料还显示,EOS曾因ICO被调查后,Block.one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支付了高达2400万美元的罚款并达成和解。

“EOS起跑是完美的,但在发展中与大家的预期差距越拉越大。”一位批评人士认为,EOS前景黯淡。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