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概要

1.Tezos现状和问题

2.Cosmos现状和问题

3.Ethereum现状和优势

4.公链降格化进程

Tezos现状和问题

Tezos 007号协议将在今年夏季提案,并在秋季激活。协议内容包括:

Sapling隐私交易功能的整合,状态烘培账户,环境升级,安全随机性,治理,元交易以及Michelson。

Cyrptium Labs作为Tezos的开发商和主要烘培师之一,写了两篇关于零知识技术 Supersonic SNARK 的文章,该匿名技术将用于Tezos接下来的协议升级。

以zk零知识技术为首的隐私赛道可能是今年的热点。从上个月Zcash匿名交易的数量翻倍也许能窥探一二。包括以太坊的Layer2方案zk-Rollup、Zcash推出的比特币上的Layer2方案zk-channel、以太坊生态隐私项目Aztec的ZK^2 Rollup、Coda的zk-SNARK技术、MatterLabs的zk-sync、以及Tezos的Supersonic SNARK。

因为本次协议升级的重头戏莫过于隐私交易功能的集成,我们也能适当期待该协议的集成所引起的二级市场价格上涨。

很难想象Web3.0时代的基础设施,会是一个节点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中心化程度非常严重的PoS公链。Tezos是目前去中心化程度最好的PoS公链,但是节点趋于中心化的趋势仍旧无法避免:Tezos的前三大交易所节点Coinbase/Binance/Kraken总共占了Tezos网络19%的投票权,并且其权重比例每月在不断增加。

相比之下,以Cryptium Labs为首的独立节点服务商的投票权比例正在逐步下降。这说明持币者正逐步把自己的币重新质押到交易所。而以Cryptium Labs为首的节点服务商作为Tezos最大的贡献者之一,投票的减少意味着节点收入的减少,还可能演变成节点信心的减少,失去为生态贡献的动力。长期来说这不利于Tezos的生态发展。

Tezos的设计之初是为了让网络足够的去中心化,但是结果真的能如遂人愿吗?

最近的几个争议。Tezos的男创始人Arthur被剔除了Tezos基金会的技术委员会,并且在Reddit论坛表示自己收到了隐蔽的威胁。女创始人在Reddit论坛表示还没有确定她的卡牌游戏Emergents是否是基于Tezos平台。虽然根据在公开媒体上的宣发这个卡牌游戏很明确是基于Tezos平台。

这两件事情激起了Tezos社区的一片争论。关于Arthur退出基金会技术委员会一事,我认为基金会需要给社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其实是Tezos基金会公开透明的问题。关于女创始人卡牌游戏的平台问题,我觉得社区所谓的一定要基于Tezos平台做更多是一种道德上的绑架。基于Tezos平台自然是好事,如果是其余其他平台,也不是不能接受。

个人认为Tezos把链上治理深化和完善比搞其他什么都重要。资产上链,NFT就是后备发展方案而已。在NFT领域以太坊又怎么会搞不过Tezos呢,都是给投资者的一些信心罢了。链上治理才是Tezos和以太坊产生定位差异的根本。

以太坊基金会今年只花了600万美元,而Tezos基金会半年就消耗了3600万美元。其中资助了13个Tezos全球社区1300万美元,也就是说平均每个社区拿了100万美元的资助奖励。虽然手持6亿美元,但是这样的资金燃烧率是否过快以至于最后无法支撑项目长期的运转?我们承认持续烧钱做出生态的可能性不小,但是这样子的烧钱法是否合理?钱多不是基金会随意挥霍的理由,否则只会重蹈EOS和Block.One的覆辙。另外也牵扯到基金会的透明问题,基金会成员每个月的工资到底拿多少?是不是假借生态资助实则行一己之私欲?希望基金合理使用资金,省着点钱花吧。毕竟Tezos的目标是下一个世纪的人,是一场长达数十年之久的社会运动。

Tezos上的比特币tzBTC也发布了,这意味着比特币将进入除了以太坊之外的各大公链。一场区块链的比特币代币化运动正在打响。但是需要打问号的是,以太坊之外的公链们,能否成功的在自己的公链上锻造足够多的比特币,用户是否会买账?

另外Tezos上面仍然没有什么实际应用。当然这也是以太坊杀手们的共同特点。如果真的有什么应用,那就不叫以太坊杀手,而是“足以抗衡以太坊杀手的公链了”。而以太坊社区的一些最大主义者,也常常用Tezos上面没有应用来攻击Tezos。只能说还需要一些时间。整体来说Tezos已经做的十分不错。

Cosmos现状和问题

Cosmos的Game Of Zones正式开启,一个小插曲是Game Of Zones的推特账号一开始屏蔽了Tendermint团队的所有成员。Tendermint的设计师Peng Zhong因而发推谴责Zaki这种屏蔽行为违背了Cosmos的协议精神。之后GoZ官方推特做出了道歉并解除了屏蔽。

这次事件可以看作是Cosmos之前内部权力斗争的后续。之前的内部纷争看似是以Zaki辞职结束,然而Zaki及其支持者依旧在为Cosmos生态系统做出贡献,双方的冲突由组织内部矛盾变为了在Cosmos网络合作中的种种摩擦。

让人难以接受的是,IBC作为Cosmos最核心最重要的开发组件,竟然是2-3个被权力斗争踢出公司的人在全力以赴开发。而Tendermint公司却毫无作为,要么是在维护Tendermint和cosmos-sdk系统本身,要么是在忙Vigro这种意义不大的项目。

所谓的多实体共存的系统,让权利更加分散,不过是托词和借口而已。Zaki推特上声称的尽管离开Tendermint公司但仍然会为Cosmos做贡献,也只是给双方留一个台阶下的说辞。

目前为止我并没有看到这是一种良好的协作模式。我看到的还是一小撮人在为IBC单兵作战,并且还是被逐出公司的最热爱Cosmos的人。在项目还没有成熟之前,动不动拿所谓的项目的去中心化去说事,倒不如说是逃避做事和责任。

值得欣慰的是,IBC开发虽然慢,但终归是不断有进度。现在Game Of Zones正式开启,参赛团队可以报名。尽管不知道IBC开发完成后它的实用性几何,但好消息是IBC一定能开发完成,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而在IBC开发完成之后,最重要的应该是吸引人去使用IBC这个跨链标准。这需要团队主动去推广和营销。而不是被动的等着其他项目方上门来使用IBC。但按照目前团队的尿性,似乎不能指望他们去主动做推广。

唯一的解释就是团队已经通过Cosmos项目实现财务自由,已经再无其他动力去做事。就项目本身而言,Cosmos已经做的仁至义尽。IBC完成后,便实现了当初白皮书上允诺的技术。让空谈成为现实,币圈有多少团队能做到。而对于私募投资者来说,30多倍的收益已经是非常了不起。而项目成员,自然是因为团队的代币激励分配而获得初步财富自由。

况且项目方并没有放弃项目,只是说在开发进度方面有较大拖延,以及我们对Cosmos的期望过高,因此在心理上产生了较大的落差。

团队缺少凝聚力,核心开发纷纷离职Tendermint公司,Jae作为CEO不作为,他要负很大的责任。Cosmos本身拿着一副王炸,拥有先发优势,却打出一幅不可谓不烂的牌,其一系列令人迷惑的行为和骚操作,实在是令人感到惋惜。

但整体来讲,Cosmos这个项目已经仁至义尽。只是苦了二级市场投资者没有赚到钱。

今年初Cosmos治理工作组成立,致力于协助Cosmos Hub提案治理,降低治理参与门槛。截止目前已经发布了参数变更文档,社区资金支出提案示范文档,并在着手建立治理社区。

Cosmos的治理流程相比Tezos来说时间上短很多,Tezos至少需要三个月,而Cosmos只需要1个月不到。如果团队比较积极进取的话,应该会主动主导Cosmos网络定期的去进行升级。譬如一个月升级一次。但是目前离Cosmos上次的升级已经有3个月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或者组织出来提出新的提案。着实令人有些失望。

Cosmos开发的Ethermint旨在让以太坊生态的应用迁移到Cosmos上,但目前来看Ethermint的实际采用率几乎为零。并且Ethermint有一定的技术历史债务,虽然外包了Chainsafe团队开发,但观察他们的代码库,Chainsafe主要开发的却是以太坊和Polkadot。而Ethermint的开发早已停滞很久。

Cosmos的优势也有,就是它的底层生态。币安等主流交易所的DEX基于cosmos-sdk发行,还有kava、IRISnet等项目。中短期来说,这些底层生态项目不太容易被摧毁。虽然Cosmos团队撕逼,CEO领导力不足,IBC开发严重落后,但由于其底层生态的丰富,所以还不至于到归零和死亡的地步。Cosmos的先发优势足以让它吃好长时间的老本。

以太坊现状和优势

tBTC近期完成由Paradigm领投的770万美元融资,试图把比特币带入以太坊生态。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的需求十分明显,而比特币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搭建一座让比特币与DeFi互动的桥梁很有意义,而tBTC正是这样做的可靠尝试。

一旦tBTC初具规模,再结合Uniswap交易所,便可以在以太坊生态内进行比特币和Erc20代币之间的交易,让DeFi整体市值上升十亿甚至百亿美元级别的体量。

Uniswap类的AMM自动做市商交易所之间也存在着竞争。近期Uniswap的竞争品Balancer获得由Placeholder领投的300万美元,并在启动三天后获得19万美元的流通性。同时Uniswap本身将要升级为2.0版本,新增闪电贷、协议收费机制、Erc20代币间互换等功能。另一方面,Uniswap和Balancer本身还有可能遭遇拥有代币经济的Uniswap竞争品狙击。

312市场大崩盘没有击垮以太坊的DeFi生态,Uniswap和Kyber这两个平台的交易量反而突破了新高,达到了单日3000万美元以上的天量,足够媲美中心化交易所。DeFi生态的反脆弱性已经显现。

在过去一个月内,全球稳定币市值增长了15亿美元,币安发行的稳定币BUSD,市值从3月12日的1亿美元增长到2亿美元,仅仅用了两周事件。Coinbase更是向Uniswap注资一百万美元USDC来增加流动性。稳定币总市值达到了70亿美元。其中将近90%是基于以太坊发行。

目前USDT排名第4,USDC排名18,PAX排名28,BUSD排名35,TUSD排名37。可以预测未来稳定币占总市值的占比会越来越大,单个稳定币的市值也会朝着Top20甚至Top10迈进。

这导致了什么局面?看一看市值排行榜Top10的组成:货币、稳定币、平台币。智能合约平台仅剩两家:ETH和EOS。而EOS今后大概率会被挤出Top10。稳定币和平台币这两种中心化的产物,逐渐侵蚀Top10,不免让人感到一丝魔幻主义。

DeFi为什么只在以太坊上有效?因为当合约里锁定了几十亿美元的资产时,项目方会变得非常谨慎,因而只会选择足够去中心化,足够安全的平台。去中心化虽然慢,但这是创新源源不断的源泉,这也是区块链的威力所在。只有足够去中心化,足够安全,足够公平,方能吸引到开发者到你的生态来开发。

以太坊的新一代Layer2技术Rollup是否会重蹈Plasma的覆辙,还是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Layer2为何多年来一直没有实际应用。Rollup最后会被证伪?

公链的降格化进程

2020年,我们不禁要重新审视起那些新公链,所谓的以太坊杀手们。Haseeb所言不虚:公链的这场战争我们已经到了一半,每一位到达前线的新公链士兵都被以太坊斩首了。我们低估了以太坊的网络效应。我们也终于明白了,所谓的打败以太坊是多么的困难。

当Tezos社区的人都在说EOS现在好快,Tezos那么慢,还不赶紧提高TPS的时候,Tezos的创始人Arthur说过一句话,大意是:Tezos的当务之急是要让Tezos足够去中心化。回过头看,这句话在当时热火朝天的公链大跃进时期显得弥足珍贵。

以太坊2.0那么慢的原因一样在此,社区的基本目标都是要在足够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提高TPS,而不是通过减少节点的方式来实现。如果以太坊2.0做出来,那么它将成为市场上最去中心化的PoS。每个PoS节点只需要存款32ETH,届时将会有成百上千个PoS节点。

从这个角度,这些新公链们从一开始就输了。因为他们注重的是高性能。他们没有意识到:去中心化的程度是不可逆的,性能却是可以迭代改进的。换句话说,对于一个公链而言,去中心化程度的优先级是高于性能的。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公链的这场战争,以太坊杀手们还没打就输了,而以太坊直接躺赢?

新的一年,我们同样应该重新审视跨链双雄Polkadot和Cosmos。它们的优势并没有那么大。因为每个公链都可以制作一套属于自己的跨链通讯准则,每个公链都可以拥有自己的跨链特性。换句话说,跨链既可以单独作为一条赛道,也可以仅仅作为公链的其中一个特性存在。

近日VB在推特呼吁以太坊社区赶紧开发以太坊的跨链功能,Summa很快响应VB的跨链号召,开源了几个以太坊的跨链桥。加之Nervos、Solana等项目也都有自己的跨链开发计划。所有的一切都不禁让我更加看衰跨链双雄Polkadot和Cosmos。我想今后公链之间会发生一场战争:跨链通讯准则之战。

每条公链都能配备一套跨链准则:Polkadot的XPCM,Cosmos的IBC,Nervos的跨链准则,以太坊的跨链准则等等。竞争会非常惨烈。但这样的竞争也是值得的。准则之间的竞争,是最高级别的竞争。

那么这场跨链准则通讯之战,谁会胜出?毫无疑问以太坊胜出的可能性仍然是最大的。因为以太坊在 DeFi 领域日益占据主导地位。不与以太坊互动将会大大降低这些以太坊竞争者的效用。因此以太坊的竞争对手将越来越需要与以太坊进行互操作即跨链。

为了与以太坊进行交互,以太坊的竞争对手将需要遵循某种互操作性标准。而这种跨链标准,就是以太坊制定的。而这不就是Polkadot和Cosmos想做的事情吗。最后不也可能被以太坊做成吗。

以太坊杀手们与其追求Polkadot式的赢家通吃和大而全,不如退而求其次追求某个领域和方向的用例。明智的公链应该优化单一用例,而这个用例将成为DeFi和Web3.0的关键所在。典型如Chainlink,作为一条Oracle公链,巧妙避开了公链竞争的正面战场,转而和所有公链成为伙伴。因为Oracle是所有公链的刚需。

试图将重点放在广泛的用例上是困难的。因为通常情况下,解决方案在各种各样的用例中都是微小的改进,但却不足以解决任何一个用例。不如在某一个用例或者行业内做到最大最优,形成自己定位的同时不被以太坊所侵蚀。

想象这样一种情况,未来不同的应用类型在不同的链上:

以太坊成为一条DeFi链。所有金融相关的事务都会发生在以太坊上。

Tezos成为一条STO链。证券发型相关的事务都发生在Tezos上。

Cosmos成为一条互操作性链,所有链的互操作都要经过Cosmos。

Chainlink成为一条Oracle链,专门为各大项目提供真实可信的数据源。

Nervos成为一条Layer2链,专门为公链提供Layer2开发框架,一键发行Layer2。

Filecoin成为一条存储链,提供文件的传输和存储。

Solana成为一条DEX链,高性能DEX的交易都发生在Solana上。

Coda成为一条压缩链,专门用于压缩数据量大的交易。

Near成为一条分片链,解决适用于分片类型的应用。

值得一提的是Polkadot和Cosmos所倡导的应用定制链思路。应用定制链,即作为一个应用自己发一条链。也可以认为是应用公链化。目前来看应用定制链的需求并不大,相反地,倒是有公链降格成应用链的苗头。从应用公链化,变为公链降格成应用链,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刻意的追求全方位用例,结局可能是每一个用例都做的不够专业。如果公链不能做到大而全,也没有必要苦苦硬撑,退而求其次不是耻辱的事情。在某一个用例上做到孤独求败,难道就不能名垂千史吗。

以退为进,方显公链英雄本色。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真本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