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互链脉搏·梁山花荣

“徐明星,希望你脱胎换骨回头是岸,与你的OKex彻底做个了断。”两年前,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上,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曾向徐明星公开喊话。

而如今,徐明星在向监管层的要求又迈出了一步。

3月20日,全国政协云上“小双周”座谈会上,出现了徐明星的身影,与会的包括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原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等多位全国政协委员。

而距此一个月前,前进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将股份简称由“LEAP HLDGS GP”更改为“OKG TECH”,以及由“前进控股集团”更改为“欧科云链”。

从接近监管层,到效仿火币“脱币”借壳上市,近两年来,欧科集团在“洗白(合规)”的道路上下足了功夫。

向监管层寻求“招安”

两年前,霍学文向徐明星公开喊话时,彼时的OKex正值内忧外患。

在公司内部,OKcoin联合创始人雷臻、CTO孙忠英、OKex CEO李书沸等核心团队相继离职,他们要么自立门户,要么加入竞争对手火币。而在外部,不仅政府监管的压力与日俱增,而且由于OKex平台出现严重BUG,导致用户爆仓维权事件频频发生。

当时,这个被业界称之为“币圈黄埔军校”的平台身处风口浪尖,岌岌可危。而霍学文的一番喊话,让徐明星看到了一次洗白上岸的机会。

在此两个月前,徐明星宣布辞去OKex CEO职位,并在朋友圈称,“去中心化”这个词不能很好维护党和国家的大中心形象,同时更是向外界表明决心,可以随时将交易所上交给国家。

为了进一步脱离“币圈”地形象,在此次金融启蒙年会上,徐明星以OK区块链工程院负责人的身份出席,并且启动了首期规模10亿元的北京区块链生态投资基金,投资领域也明确指向无币区块链应用项目。

但时至今日,互链脉搏查阅发现,该基金不仅没有任何实质投资项目,甚至连备案信息都查询不到。

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OK集团开始寻找各种机会向监管层或地方政府靠拢。

去年11月,徐明星以OK集团创始人的身份参与了全国工商联举办的“德胜门大讲堂·走进福建——探讨区块链与创新”会议,并再次重申,区块链“去中心化”其实是个误区、比特币不是“币”等观点。

而在次月,徐明星又携欧科集团(OK集团更名)与海南三亚市签订合作,并宣布在三亚试验区成立区块链离岸数字资产交易实验室。

近期,徐明星参与的人民政协报和人民政协网举办的云上座谈会,虽然探讨的议题是与其主业关联度不大的“区块链+供应链抗疫”,但毋庸置疑,欧科集团距离监管层又近了一步。

剥离风险业务,“脱币”借壳上市

除了向监管层寻求“招安”,OKex在剥离数字货币交易业务方面也早已展开合规操作。

“9.4监管“之后,境内交易所纷纷出海。面向国内用户的交易平台OKcoin停止了人民币和比特币交易服务后,其国际站OKex成为了OKcoin的海外替身。

在OKcoin进行清退时,平台为了保留用户,原平台的账号可以在新平台OKex上无缝登录。OKcoin在相关公告中,也给出了OKex的链接,引导投资者使用海外平台继续交易。

但根据OKcoin的公告,OKEx由一家注册地在马耳他的ACX Malta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 公司经营。从法律上来看,OKex与OKcoin已经进行了完全的切割。并且在2018年2月,徐明星也辞任了OKex的CEO职务。

换句话说,如果境内的投资者想起诉OKex,诉讼的主体很难关联上OKcoin或者徐明星。

但实际上,每当OKex交易所平台出现维权事件,投资者都会将矛盾指向徐明星及OKcoin背后的实体公司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比如近期的“3.23爆仓维权事件”,投资者仍然聚集在欧科集团北京总部的办公楼前。

另外,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OKEx与OKCoin的管理团队高度重合。

比如在2018年“OKex9.5合约维权事件”中,星球日报调查发现,当年9月7日之前,OKEx网站上显示,其营运总监张江耀、业务发展副总裁刘钜江同时在 OKCoin 担任高管;并且OKCoin和OKEx共同使用位于爱尔兰、新加坡和俄罗斯的客服团队。财新网在探访OKEx 位于香港的办事处时发现,其在 OKLink Tech公司办公,而OKLink Tech 隶属于OK集团。

而为了进一步推进合规化,淡化与OKex的标签关联,去年12月1日,OK集团还将品牌中文名更改为欧科集团。

但即便欧科集团与OKex完成了注册实体在法律层面上的切割,但依然有两处资金流向存疑。其一,OKex的交易所收入是否支撑欧科集团在境内区块链业务的运转;其二,欧科集团是否给国内OKex平台的团队发放工资。

在剥离交易所业务风险后,欧科集团在国内则不断拓宽无币业务,包括致力于区块链技术研发的OKLink、成立OK区块链工程研究院、区块链孵化器、区块链商学院等。

但显然,与数字货币交易业务相比,这些无币业务短期内难以为欧科集团贡献可观的利润。

另一方面,OK集团也采取了火币收购港股上市公司,借壳上市的路线,分析认为,OK集团通过获取传统资本市场的认可,进一步实现交易所业务“洗白上岸”。

2019年1月17日,OK集团通过场外收购的方式买入香港上市公司前进控股31.83亿股的股票,协议价格为每股0.152港元,买入份额占已发行的有投票权股份的60.49%,总金额4.84亿港元。股份交割完成后,OK集团成为了前进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但从二者主营业务来看,前进控股主要在香港从事地基工程相关服务和建筑废物处理的业务,与区块链、数字货币并无关联。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的报道,徐明星想通过借壳上市,是想把交易所业务打包进“壳公司”。

互链脉搏查阅前进控股集团官网发现,在其全资子公司OKLink介绍中,提及将逐步推出稳定币、区块链大数据、区块链资产托管等应用,其中稳定币USDK和区块链浏览器已经推出,另外两款产品币币借贷和托管业务也即将上线。

互链脉搏了解到,目前USDK已经上线OKEx,BitFinex等多家知名交易所,而OKLink区块链浏览器也支持五条主流公链和包括比特币、莱特币等在内的六大主流币种的链上数据展示与查询。

从经营动作来看,OK集团正在借助上市公司试水数字货币的浅水区业务,尚未涉及交易所核心业务。

不过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曾指出,“现在交易所业务于全球范围内都还没有完全合规,借壳上市从操作上存在很大的难度。”

当前,国内最高领导层和金融监管层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业务的态度仍然不明朗。对于欧科集团来说,其过往的野蛮式发展留下的负面新闻,公司能否最终“洗白上岸”仍存变数。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互联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