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法币和数字货币体系平行的时代,钱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既熟悉也陌生的“伙伴”。

在传统的法币体系中,商品交易的支付方式历经了多次的变化,从原始社会的实物货币,到持续几百个世纪的金属货币、纸币,再到互联网时代的信用卡和电子货币,货币形态、通信技术和通信设备的发展影响了人们对钱包的使用习惯,因而历史上荷包、折叠钱包、电子钱包等多种形式的钱包相继出现。

在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体系中,钱包不再是货币的载体,“地址即身份、得私钥者得天下”,拥有私钥就拥有了相应地址上数字货币的支配权。从全节点的客户端钱包,到交易所的托管钱包,到生态丰富的综合型钱包,再到可管理私钥的智能钱包,数字货币钱包的迭代与用户对安全性和便捷性的重视程度密切相关。

2020年,Facebook的Libra和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或将来临。钱包作为通往数字货币大门的“钥匙”,实现了普通用户的现实身份与区块链上的数字身份之间的认证和交互,其意义已超过存储工具本身。本文梳理了以上两种货币体系下钱包的发展脉络,以期在下一个十年到来之际,为读者建立对钱包的多元视角。

1

钱包的历史要从奥茨(Ötzi)人(也被称为“冰人”)的故事说起。1991年9月19日,冰人奥茨被两位来自德国的登山爱好者在阿尔卑斯山发现。经检测,奥茨的死亡时间是在公元前3400至3100年之间,他死亡后的遗体和随身物品都被完整保留了下来,其中包括一个用于装载食物的皮质荷包。实物货币时代,钱包的主要功能是存储食物、贝壳、盐等物品。

在国家产生前,实物货币作为民间自发形成的等价物,参与商品的流通。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全国后,行铸钱,贝、刀、布等原始货币乃废。在此后1400多年的金属铸币时代,钱包除了用于存放金属货币之外,也发挥着装饰品的作用。在中国古代上层社会的服饰文化里,钱包往往藏在“宽袍广袖”的“广袖”中,是在袖子里暗缝一个倒梯形的口袋。

尽管金属货币具有便于贮藏、单位价值高于一般商品等优点,但是不便携带,易受到磨损,不利于跨区域流通。造纸术、印刷术、材料技术和防伪技术为纸币的出现提供了动力。

北宋时期,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交子”在四川成都诞生。13世纪,纸币被马可·波罗等人引入欧洲,直到1661年,瑞典银行发行了欧洲历史上第一张纸币。纸币流行后,可折叠的皮革质钱包应用而生。到了20世纪银行卡的推出,让带有多个固定尺寸卡槽的折叠钱包走上了国际标准化之路。

虽然历经数百年,皮质折叠钱包的外观并没有太大改变,但是其见证了货币从信用纸币到电子货币的演进过程。

进入20世纪,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出现了新的货币形态—电子货币。电子货币本身并不是货币,而是一种支付工具,包括银行卡支付、网上支付、手机银行支付、第三方支付。与之对应的便是各种电子钱包。美国苹果公司于2014年10月推出了世界上首个电子钱包Apple Pay,三星和安卓紧随其后。数据显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中国国内移动钱包消费占比最高,英国、德国、美国位列其后。国内移动支付以支付宝、微信支付和银联为主。

2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服务器上挖出了比特币的“创世区块”。2月,第一个比特币钱包Bitcoin-Qt(0.1版本)诞生。后来,从0.9.0版本开始,在Gavin Andresen的提议下,Bitcoin-Qt钱包被改名为Bitcoin core(比特币核心)。

之后的几年,各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层出不穷,相对应的数字货币钱包也涌现出来。莱特币钱包、以太坊钱包、Sia钱包、瑞波钱包、BCC钱包、ZEC钱包、ETC钱包、达世钱包、QTUM钱包、EOS钱包、BTS钱包、狗狗币钱包……数字货币钱包能生成和保存私钥和地址,能给钱包配上密码,能接入区块链网络,发送和接收自己认可的数字货币。

作为数字货币的核心产业和主要流量来源,交易所钱包为用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2014年的时候,有研究显示,第一次购买比特币的交易所用户,出于投机性,他们更喜欢把币存放在交易所钱包里,“因为没有任何的想要用比特币去购买商品或服务的想法。”然而,交易所钱包只能满足一个阶段的市场需求。

总体来看,数字货币钱包的发展,本质上是钱包的安全性、功能性和便捷性之间的博弈。

安全性方面,2012年,Bitcoinica两个月内被盗6万多个比特币;2014年,当时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Mt.Gox被盗破产;2015年1月,英国Bitstamp交易所被盗1.9万个比特币……交易所安全事故频频发生,对数字货币行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也让用户对交易所钱包产生了信任危机。这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用户选择交易所之外的钱包。

功能性方面,“如果说钱包是进入区块链世界的一个窗口,那么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去中心化应用)就是这个新世界里面的风景。”imToken创始人何斌在《区块链十年》中写道。2018年Dapp的落地,让数字货币从单纯的交易走向实际应用,流量入口也逐渐从交易所转移至以imToken、Bitpie等为代表的轻客户端钱包(手机或网页等)。目前市面上的数字货币钱包,除了“钱包+DApp”,还有“钱包+交易所”、“钱包+社交通讯”、“钱包+行情资讯”、“钱包+理财借贷”、“钱包+PoS挖矿”等功能。

便捷性方面,2009年,Bitcoin-Qt钱包的私钥存储在用户桌面上的一个名为“wallet”的文件中。然而多年以来,人们总是会不小心删除这个文件夹,或者被恶意软件搜索到,造成大量BTC丢失。2019年,人们不必把私钥存储在桌面文件中,但是私钥管理仍然是数字货币钱包的一大痛点。用户如何保存私钥?如何在私钥丢失的情况下找回数字货币?现在的智能钱包尝试解决这些问题。

2019年9月18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提出了“智能钱包(Smart Wallet)”的概念。智能钱包指的是利用智能合约来管理用户账户,每个用户账户是一个独立的智能合约,用户可通过合约中的逻辑来实现账户恢复、限额管理等功能。现在市场上的智能钱包有MYKEY、Argent、Monolith和Status等。

以MYKEY智能钱包为例,MYKEY用户的管理私钥只能进行账户管理,不可操作资产;操作资产的操作私钥与手机紧耦合,并通过本地密码加密保护。用户可以使用恢复码冻结或替换操作私钥,在恢复码丢失或泄露的情况下,通过使用钱包的紧急联络人服务,找回账户。

对于Coinbase等交易所钱包来说,钱包的最高权限在于服务提供方;对于imToken等轻钱包来说,最高权限在于用户的私钥;对于MYKEY等智能钱包来说,最高权限在于用户的智能合约。尽管智能钱包降低了私钥管理的成本,但是智能合约的安全性、部署智能合约的成本、钱包的兼容性等方面仍有改进空间。

3

这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到来也许将模糊法币和数字货币体系的界限。

在姚前看来,数字货币是电子货币与实物现金的一体化。实物货币向数字货币演进的意义在于,实物货币的支付功能优化,可以在多种交易介质和渠道上完成支付,具有良好的普适性和泛在性。电子支付工具向数字货币演进的意义则在于,它能吸收实物货币“点对点”支付和匿名性的特性,将支付权利真正地附加在用户自身。

作为载体,钱包体现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能力和价值,并赋予后者以新的生命力。据统计,在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近三年申请的专利中,有18项与数字货币钱包有关。专利中提到,在银行账户体系的基础上扩展数字货币钱包功能而不该改变现有银行账户的体系。用户可以通过新增的数字货币钱包独立认证机制,实现用户直接对数字货币钱包的访问查询。

有学者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采取“商业银行账户体系+数字货币钱包”的双层结构,采取在现有的银行及第三方支付体系中设立单独的数字商户管理入口或者设置独立的数字钱包 APP两种路径,实现一个账户同时管理现有银行存款和数字货币。

从演进历程来看,钱包的迭代和普及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人们对货币的认知和共识在提高,这种认知和共识既有源于自上而下的强制力,也有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二是钱包的使用门槛在不断降低,这要归功于钱包创业者对货币市场的敏锐观察和以用户为中心的商业思想。

“世界静默如‘谜’。幸运的是,始终有人在孜孜探索。”面对新的货币世界,你准备好了吗?

文 | 李小平


参考资料:

朱尘《稳定数字货币手册》,2018年8月

北京日报《钱包 从古至今的货币伴侣》,2019年4月

Erika Morphy《is it really worth your while to use bitcoin to pay your dish bill》,2014年5月

海伦《巴比特独家 | 从央行74项专利,论法定数字货币核心要点》,2019年8月

谢春生、郭雅丽、郭梁良、金兴《一文解析央行数字货币(DC/EP)》,2019年

巴比特《区块链十年:看见怎样的未来》,2019年5月第1版

姚前、陈华《数字货币经济分析》,2018年10月第1版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巴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