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Chainalysis | 矿池的市场力量》

矿工是数字资产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们的竞争验证了 BTC 交易,而且他们的挖矿所得也正是所售 BTC 的来源。现在,BTC 挖矿主要通过专业的矿池进行,这可使矿工们可以共同部署资源。

到 2020 年初,矿池的数量已减少至 11 个。但还没有某个矿池可以控制绝对哈希率,且与 2017 年和 2018 年相比,2019 年顶级矿池之间的竞争愈加激烈,这同样表明 BTC 网络仍然是安全的。

在 2019 年,矿池提供了流入交易平台且非从其他交易平台流入的 BTC 占 28%,这使它们成为交易平台最重要,最可靠的非交易平台 BTC 来源。

但是,矿池并不是 BTC 进入市场的的唯一来源,目前在个人钱包中留存以用作投资的 BTC 比待开采 BTC 的数量更多;以及在减半之后,这些具有投资性质的 BTC 向交易平台转移的重要性将变得越来越大。

2019 年,矿池向所有交易所发送了 70 万枚 BTC,有 10 家主要交易平台收到了其中的 77%。主要接收 BTC 的交易平台是火币,占 29%;其次是 OKEx,占 12%。除这两家交易平台之外,各交易平台之间似乎也在争夺矿池的 BTC。

一系列的工作使矿工成为数字资产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的竞争验证了 BTC 交易的永久性并防止双重消费。这取代了必须通过中央机构才能进行交易的需要,并且他们是将要出售的新 BTC 的来源。这引发了有关矿工权力的质疑。矿工之间竞争到底有多激烈,新 BTC 又如何进入市场?

利用 Chainalysis 的数据,我们可以定量地回答这些问题。协调各个矿工资源的矿池是正是该答案的关键。矿池在 BTC 挖矿中占主导地位,但矿池之间存在巨大的竞争。这表明网络目前是且将来也会是安全的。

新的 BTC 倾向于通过火币和 OKEx 这两个主要交易平台进入市场,但似乎其他交易平台对矿池 BTC 的竞争也相当激烈。由于矿池需要法定货币来支付费用,因此与中国有关的交易平台占主导地位,这里是最容易将 BTC 兑换成人民币(尽管不是直接)的地方,也进一步提供了矿工主要位于中国进行挖矿的证据。

矿池的兴起

现在 BTC 挖矿主要通过专业的矿池进行。2012 年之前,BTC 主要是由匿名人士开采的。这种情况在 2013 年发生了变化,大多数挖矿活动都是通过矿池进行的。矿池使单个矿工可以通过集体部署其资源,以便在池中更频繁地开采 BTC,并共享收益。矿池还可以提供云挖矿服务,客户需要在云挖矿中为代表其自身的挖矿行为付费。

随着专用 ASIC 矿机使用的持续增加,独立矿工向矿池的转移也在不断进行。如果没有 ASIC,则挖矿将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并且价格将从每 BTC 数十美元上涨到数百美元。2019 年,著名的矿池获得了 92%的挖矿奖励,这是自 2016 年以来最低的水平,这表明近期一些矿工开始独立挖矿,或者矿池在寻求更强的隐私性。

矿池之间的竞争

到 2020 年初,BTC 著名的矿池数量已从 2017 年 3 月的峰值 30 个降至 11 个。该数量下降与 2019 年第一季度 BTC 价格相对较低,且总哈希率翻了一番的时期相吻合。较低的法定货币奖励和获得奖励所需的资源增加,可能导致了矿业资源的整合。

如果矿池的数量较少,则会增加单个矿池可以控制哈希率份额的风险,从而使得该矿池可以扰乱整个网络。但是,自 2016 年以来,任何时候哈希率最大的矿池也从未超过总哈希率的 33%,2019 年,哈希率最大的矿池占总哈希率的 16.8%,紧随其后的第二和第三大矿池,哈希率分别占 12.9%和 12.8%。这表明矿工已经将其哈希率分配到各个池中,从而不存在哈希率上占主导地位的矿池,尽管前四大矿池确实控制了大部分哈希率。

相对于 2017 与 2018 年,2019 年顶级矿池的竞争表现得更加激烈。2019 年全年,平均来看最大的矿池也仅仅在第一名的位置上停留了 4 个月,而与其他矿池如 BTC.COM、F2Pool、和 Poolin 在前四名的位置上相互轮换,而对比来看 2017 年最大的几家矿池如 Antpool.com、BTC.com、在其相应的排名上停留了整整一年。排名前二之外的矿池的竞争总是非常激烈,每隔一两个月其排名便会起起落落。

因此,尽管矿池相对较少,但并没有某个矿池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它们之间存在较强烈的竞争。这也表明了 BTC 的交易目前是完整而不受干扰的。它也揭示了去中心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即具有一定激励性质的中心化。例如,矿工可以通过加入矿池来增加其总奖励。但是,BTC 协议是开放的,这意味着矿工可以切换矿池,因此中心化并不意味着权利的集中。也就是说,挖矿决策的权利可以在其他方面中心化:矿池之间可以妥善合作;Bitmain 生产了大部分挖矿硬件。另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以了解矿工哈希率的中心化程度如何,而不仅仅是他们加入矿池的中心化程度。

市场上新流入的 BTC 有何作用

矿工除了具有可以验证 BTC 交易的角色之外,他们还是新 BTC 的关键来源。自 2018 年以来,按挖矿时的价值计算,矿工共收到价值 123 亿美元的 BTC,其中 94% 来自矿池。

矿池在收到 BTC 后不会长时间持有它。自 2017 年以来,矿池持有 BTC 的平均时间最长为 67 天。这一峰值出现在 2018 年 7 月,因为矿池在 2017 年末的价格止跌回升上涨后长期持有 BTC。随着价格在 2018 年 7 月之后下跌,矿池将他们一直持有的 BTC 发送出去,即使价格上涨,这种趋势即便在 2019 年 BTC 价格增长时也仍在继续。这表明了两点:首先,矿池分配给矿工的 BTC 越来越多;其次,他们自持的 BTC 库存水平较低且并未增长。

矿池和矿工无法长时间持有其 BTC 的主要原因是:他们需要出售其 BTC 来换取法定货币,以支付诸如开展挖矿所需的电费之类的成本。因此,矿工将他们的 BTC 发送给交易平台,或送到经纪人那里,后者通常会在交易平台出售,以换取法定货币。

由于交易者寻求获取套利机会,流入交易平台的所有 BTC 中几乎将近 90%是来自其他交易平台的。但这只是在不同的市场之间转移 BTC,而并不会改变可用于买卖的 BTC 总量,因此它不会从根本上影响价格。

与之相反,当矿工将 BTC 发送到交易平台时,他们也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增加了市场上 BTC 的供应量,从而可能会降低 BTC 价格。除了从其他交易平台获得的 BTC 外,矿池是 BTC 流入交易平台的最重要来源,其次是托管钱包和商务服务。自 2017 年以来,交易平台从服务中获得的 BTC,有 28% 来自矿池(除去其他交易平台流入)。

但是,矿池并不是新 BTC 进入市场的唯一来源。因为在个人钱包中留存以用作投资的 BTC 比待开采的 BTC 数量要更多。因此,如果将用于投资的 BTC 流入交易平台,那么市场流动性可能会大大增加。2020 年 3 月中旬的 BTC 价格下跌似乎就是符合这种情况。这类 BTC 还可以弥补因 BTC 减半而带来的可用 BTC 数量的损失,BTC 减半将使挖出新区块的奖励从 12.5BTC 降至 6.25BTC。

当我们识别流向交易平台的 BTC 后,我们就会确定其 BTC 价值来源的最终服务端(如矿池)。价值可能已经(而且大部分时间是通过)服务端之间的中间地址传递的,而不是通过直接转移而直接从一个服务端转移到另一个服务端。这些中间地址通常由未知的私人实体控制,例如从矿池接收 BTC 然后发送到交易平台的矿工,或者发送给交易平台 OTC 经纪商。也就是说,我们通过诸如矿工或经纪人之类的未知实体之间的任意数量的转移来查看交易平台对矿池的间接敞口,对比分析直接敞口,该行为可为我们了解整个网络市场的运行状况提供更为全面的了解。

作为一个整体而言,2019 年矿池发送 BTC 到 415 个不同的交易平台,只有 2 个矿池只专门发送到一个交易平台。尽管接收 BTC 的交易平台有很多,但 2019 年 10 个主要交易平台获得了矿池所开采的 70 万 BTC 中的 77%。火币是主要的接收方,占 29%,其次是 OKEx,占 12%。

平均而言,在任何时候,从矿池接收到最多 BTC 的交易平台收到的 BTC 仅占交易平台从矿池接收到的 BTC 总量的 25%。排名前 4 位的交易平台平均共占 54%。因此,似乎矿池倾向于集中向某些交易平台发送 BTC。

然而,除了火币在整个 2019 年一直保持排名第一,并且经常是新 BTC 流入的主要目的地之外,似乎其他争夺 BTC 的交易平台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除了排名前几位的交易平台,其他交易平台很少能够稳定维持其排名。2017 年是交易平台排名特别动荡的一年。矿工将 BTC 发送到韩国交易平台以谋求从其高价的 BTC 中获利。这一年 OKEx 的人气飙升,而尽管 BTCC 关闭了,但矿工又迎来另外一个交易平台—Binance。

由于矿池需要法定货币来支付费用,因此火币和 OKEx 等与中国相关交易平台的主导地位提供了表明矿工主要位于中国的证据。从这些交易平台中,将 BTC 兑换成人民币较为便利(尽管不能直接完成)。这也表明,这些交易平台是 BTC 市场的主要流动性提供者,因为它们经常供应新的 BTC。

然而,前两名交易平台之外的竞争程度也表明,其他交易平台都渴望吸引新 BTC 所带来的流动性,因此它们可能会积极寻求与矿工合作。当交易平台 BTC 的价格持续上涨时,矿工们似乎也会抓住该套利机会,就像以前在韩国发生的那样。

挖矿通常被视为数字货币的神秘力量,也许是因为它是该类资产所独有的特质。但是,正如本报告所表明的那样,BTC 挖矿也似乎是一种合理行为,因为矿工在面对竞争时会做出使他们的回报最大化的决策,而正如中本聪所设计的那样,这样做会确保网络的安全。

多币种挖矿

BTC 挖矿 vs BCH 挖矿:反映了对价格的看法

矿池不单只开采一种数字货币。对矿池来说,同时开采 BTC 和 BCH 是比较常见的,因为它们是通过相同的算法 SHA-256 进行开采的。这使得挖矿硬件可以为算法进行优化,从而使得矿池可以在挖掘任一币种之间进行切换。其实矿池还开采以太坊,莱特币和其他代币,但是无法切换它们之间的专用硬件。

在 2019 年,总矿池中 59%的哈希率是来源于同时开采 BTC 和 BCH 的矿池。在这两种数字货币之间,2019 年 95%的矿池哈希率专用于 BTC,高于 2018 年的 91%。因此,大多数矿池的哈希率都发生于可在两币种之间切换的池中,但是这种哈希率的绝大部分是用于 BTC 的。

BTC 在 2019 年的价值在 16 到 39 BCH 之间,因此总的来说开采 BTC 更有利可图,因此它吸引了大多数哈希值。但是,随着汇率的变化,矿池的确会切换一些哈希率。BCH 价格相对于 BTC 价格的百分比变化与 BCH 哈希率相对于 BTC 哈希率的百分比变化之间通常存在正相关。因此,当汇率变化时,一些矿池确实会切换哈希率,实际上有些矿池会自动切换。

我们不会期望两者之间存在完美的相关性。它需要时间来开采和销售:数小时到数天这取决于哈希率的份额。因此,切换哈希率分配的程度反映了矿池对这两类资产短期价格的看法。如果汇率发生变化,但哈希率没有变化,则意味着矿池认为将来汇率是会恢复正常的。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加密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