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楠深陷诉讼泥潭,区块链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围攻

文 | 黄雪姣

运营 | 盖遥 

编辑 | Mandy王梦蝶

“区块链第一股”的账目在“身经百战”的美国律所放大镜之下,有多少漏洞?

嘉楠耘智虽成功敲钟,成为“区块链第一股”,但这场名利双收的“IPO 圆梦之旅”,实也“后患无穷”。

2 月 20 日,一家投资分析平台 Marcus Aurelius Value 发布对矿机厂商嘉楠科技(NASDAQ:CAN)的看空报告。

至次日,美国律师事务所 Schall Law 宣布将对嘉楠耘智进行调查。

此后,两家美国律所 Rosen、Bragar Eagel&Squire 先后加入队列,并在 Yahoo 张贴布告寻找嘉楠耘智的投资者,号召投资者联系律所以提起集体诉讼。

至 3 月 4 日,Bragar Eagel&Squire 率先出击,开始代理嘉楠投资者 Phillippe Lemieux,在美国俄勒冈州地方法院提起了集体诉讼。除了起诉嘉楠耘智之外,原告同时起诉了嘉楠耘智 IPO 的承销商,Galaxy Digital、华兴资本、华泰金融控股和招银国际金融等。

一场对针对嘉楠耘智的“诉讼轰炸”在所难免。

根据公开资料,嘉楠耘智于 2019 年 11 月 21 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开盘价 12.6 美元,较发行价上涨 40%;随后价格一路直下,上市不足一月便遭腰斩。但在 2 月 12 日,嘉楠股价突然拉升,日内涨幅 80%,最高升至每股 8.69 美元,本案原告 Phillippe 即在此时以每股 8.50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 200 股嘉楠股票。

只可惜,好日子只持续了一天。此后,嘉楠股价连续下挫。截至美东时间 3 月 5 日美股收盘,该股价格为每股 4.83 美元。

对于损失惨重的 Phillippe 等投资者而言,他们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就是这份 Marcus Aurelius 报告。

在报告中,Marcus Aurelius 指出嘉楠的不当行为包括:发表误导性陈述,没有披露投资者应该知道的信息,从而在实际上夸大了 2020 年的潜在收入。从当前证据看,嘉楠耘智至少有一个客户被指控为利益关联方,最终很可能无法兑现其宣称的收入。

质疑一:和“客户”存在关联交易,涉嫌夸大销售预期

此事还得从嘉楠科技 IPO 的一个月前说起。

2019 年 10 月 27 日,港股上市公司雄岸科技(1647.HK)宣布,该公司之全资附属公司杭州雄岸伟成与嘉楠耘智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雄岸伟成拟在 2020 年底前向嘉楠采购或代表嘉楠经销累计不超过 1.5 亿美元的区块链设备。

嘉楠深陷诉讼泥潭,区块链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围攻这一消息,无论是对雄岸科技还是嘉楠 IPO 前后的潜在投资者,无疑是个“重大利好”。受此消息影响,据东方财富网数据,10 月 28 日雄岸科技股价极速上涨 18%。

但这个利好实则经不起“推敲”。

首先,这一订单量之巨,几乎相当于嘉楠过去 12 个月的全部收入(约 1.77 亿美元)。

再来看雄岸科技,圈内知名的香港小市值上市公司。据东方财富网最新数据,其当前市值不过 4500 万美元。

根据其发布的最新财报,截至去年 9 月份的银行结余及现金(即现金流)未经审计,经审计的现金流系去年 3 月份的 1600 万美元。假设其每季度的结余现金流都有这么多,那么,一年下来其仅能购买 6400 万美元的区块链设备,距离“签约”数额相差甚远。而且,作为一家主业为楼宇建造及区块链软件开发的公司,将全部现金流投入经销矿机也不现实。

当然,这笔看起来不太现实的交易,也不能随意捏造,除非双方的利益高度趋同。事实也的确如此。

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香港嘉基系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达 8.8%,而据公开资料,该公司为雄岸科技最大股东姚勇杰间接控制。

嘉楠深陷诉讼泥潭,区块链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围攻但是,嘉楠科技的 SEC 文件中并未提及该交易。

以 Marcus Aurelius 的经验,这一“合作协议”基本可以定为虚假,不过是嘉楠向投资者宣传“财务前景”的工具罢了。

屡次谋求上市的嘉楠,多次向资本市场公布财务状况。Marcus Aurelius 在其中还翻出了其他关联交易的“前科”。

2016 年,嘉楠耘智曾尝试借壳 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登陆资本市场,其提交的文件显示,一家名为杭州微推信息技术公司(下文简称“微推”)的实体在 2016 年突然成为嘉楠科技最大的客户之一,并对嘉楠科技的销售额快速增长做出了贡献。

但查阅微推的资料,可知其最早由嘉楠的联席董事长孔建平控制,后在 2017 年转移到嘉楠的高管、股东孙奇峰手中,这一信息在提交给 SEC 的文件中同样也提及。

嘉楠深陷诉讼泥潭,区块链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围攻

更令人不安的是,天眼查资料显示,微推在成为嘉楠客户前不久,其注册资本从 100 万元增加到 5000 万元,但在嘉楠科技“借壳”被拒后,2017 年又将注册资本减少到 100 万元,更让人怀疑微推这一大客户的真伪。

质疑二:矿机技术、分销商实力成疑,市占或将加速下滑

同样是在上市一个月之前,嘉楠耘智销售总监在接受巴比特的采访时表示,公司已经收到 50 万台 A10 和 A11 矿机的订单,这一数目到 2020 年或将超过 100 万。而在其他地方的宣传中,嘉楠耘智也自诩全球第二大矿机生产商。

但事实是,在当前市场上性能最好的 10 款比特币矿机中,早已没有昔日霸主阿瓦隆的位置。

在嘉楠耘智忙着向资本市场靠拢时,比特大陆和神马均发生了人事巨震,但在如此情况下,两家依然先后发布最新款,在 28-40W/T 的先进性能上展开角逐,而阿瓦隆矿机的旗舰机 A11 的最高性能还停留在 48W/T,性能弱势可达 70%。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嘉楠耘智在 2018 年 8 月率先宣布“量产”7nm ASIC 矿机芯片,但其此后的系列产品看,7nm 矿机似乎并未真正推向市场。因此,对于嘉楠目前声称的“已在 5nm 芯片上进行布局”,对于其投产和销售、使用情况,我们还需保持观望。

从研发投入上看,Marcus Aurelius 指出,2018 年嘉楠的研发支出仅为 2650 万美元,与比特大陆报告的当年前六个月的 8690 万美元相比,相去甚远。“因此,我们很难相信嘉楠科技能够缩小与竞争对手的差距”。

其次,Marcus Aurelius 还指出,过去几年,嘉楠最大的几家中国客户都不是主营比特币挖矿的客户,因此可能不会成为该司的回头客,譬如上述言及的“微推”和另一大客户“天津服装”。

第三,Marcus Aurelius 发现,就在 IPO 之前,嘉楠从其网站上删除了 11 个重要的分销商,其中许多是小型甚至是可疑的企业。

比如,被删除的 Nova Bit Mining Solutions,经查是由嘉楠的销售代表之一 Andres Romero 控制。“但不知道在过去几周的什么时候,嘉楠突然将 Nova Bit 从其网站上删除了。然而 Nova Bit 的网站继续声明它是嘉楠科技的“官方分销商”。

Marcus Aurelius 继续对七个被删除的分销商进行调查,发现大多数分销商看起来规模很小,不像是能从嘉楠那儿购买大量产品。比如,像 Minerwarez、Distribufied 这样的经销商,官网仅提供很少的信息,也未列出电话号码及地址,资料稀少,不像是一个常年经营大笔矿机的状态。

你不能不知的“美式集体诉讼”

虽然嘉楠遭遇了分析机构看空,但我们要辩证地看待其陈词,有不少分析用了疑似、怀疑等词,其所列之证据,有不少也是听取片面的媒体报道或是采用简单观察和推测的方式,若以此便直接否决嘉楠耘智,未免武断。而且,就其所列之证据,嘉楠或许能给出真相的另一面。

了解美股市场的朋友都知道,律所扎堆发起“集体诉讼”比较常见。

集体诉讼制度起源于英国,在美国股市被发扬光大。简单而言,就是有一位投资者就某个事件起诉一家上市公司,只要这位投资者赢得诉讼,那么与之因为同样原因受到侵害的投资者就同样能获得赔偿,而赔偿中的 20% 至 30% 归律师和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因此,很多律师非常愿意打这样的官司,往往名利双收。

上文言及的 Schall Law,在其主页上列出了多达数十起正在进行的集体诉讼案。此前,其还曾发起过对英伟达(NVIDIA)的投资者诉讼。阿里巴巴、拼多多、蔚来汽车等中概股均被“美式集体诉讼”盯上过。

2019 年 4 月,阿里巴巴在经过长达 4 年的鏖战后最终败诉,向集体诉讼原告赔偿累计超过 3 亿美元的和解费。

回到嘉楠案上,是否受理集体诉讼仍需由法院决定。

提起诉讼的律所同时强调,想加入诉讼的其余投资者,须在 5 月 4 日前向法院申请成为主要原告。

参考资料:

嘉楠科技被华尔街看空:关联交易、诉讼缠身、客户涉及重大商业诈骗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星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