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横跨欧亚,三面环海,北有黑海的深邃,南有地中海的文明,西有爱琴海的浪漫。还有宏伟古迹、自然概貌,据说风景绮丽。

不过,本篇重点说加密,不谈浪漫。

被市场视作“避险新贵”的比特币,这几天似乎也被疫情“击垮”了,比特币与美股同跌。

让我们把眼光放回到土耳其。

土耳其是一个举债过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9月,该国外债为4339亿美元,超过GDP的一半,是外汇储备的5倍以上。

关税对抗使土美关系恶化,热钱逃离,外储流失,使得土耳其法币里拉(TRY)一度暴跌。

该国央行将基准利率从8%大幅上调至24%。经过去年下半年以来的连续降息,目前仍在10.75%的较高水平。

2019年土耳其经济发展几乎停滞,世界银行预测为零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该国今年通胀率为12.6%,失业率为13.7%,超过国际警戒线。

危机推动加密

土耳其没有资本管制,可最近对10万美元以上的零售购汇实行了为期一天的延期结算。里拉在2018年的前八个月内对美元暴贬90%。
其实,市场上每个人都知道,土耳其没有足够的外储来为里拉进行持续而可信的捍卫。这让媒体看到了比特币的相对稳定性。
引发了土耳其人民对购买比特币等去中心化加密货币的更多兴趣。里拉的崩溃使土耳其陷入了货币危机。相对较大的货币贬值或通货膨胀可以稍微提高加密货币的采用率。
百万亿面值的津巴布韦元,委内瑞拉买东西对玻利瓦尔进行称重,阿根廷比索两年缩水67%,伊朗里亚尔本月累计贬值已达13.3%等,诸如此类的事件预示着,我们现在或许进入了这样一个时代:
一些国家法定货币远不如比特币稳定。
在那些很难获得可靠法定货币的国家,比特币交易量最大,增长最快。换句话说,里拉的长期疲软在使土耳其成为加密货币拥有率较高的国家中发挥了作用,里拉危机则大幅推动国家加密。
ING调查:土耳其加密火热。
2018年6月,荷兰国际(ING)通过对全球十五个国家的约1.5万名受访者的调查发现,土耳其拥有加密货币的比例达到近五分之一,成为被调查国家中拥有加密货币最高比率的国家。
土耳其超过一半(53%)的受访者认为数字货币是在线消费的未来(2015年调查显示为45%),近一半(49%)受访者认为数字货币是投资的未来。此两项占比均为全球最高。
在线调查可能偏向于接触媒体和技术的年轻专业人士,年轻人和人均收入水平较低的国家似乎更可能考虑使用加密货币付款,加密资产价格的上涨促使其成为一种投资方式。
为防止这一货币危机转变为债务和流动性危机,相比于用国内加息、国际借贷、资本管制等措施解决货币危机,土耳其也在探索新的解决方案,即推动国家加密:
土耳其正试图改写新兴市场剧本中危机管理的章节。
 

土耳其加密政策

加密与教义的矛盾

伊斯兰金融是在遵循伊斯兰教法(Shariah)的基础上发生的金融活动。伊斯兰教法委员会为宗教监管机构,负责监管金融机构的日常经营。
伊斯兰教法制定了严格的指导方针:禁止利息和利息带来的收益是核心准则,奉行风险共担和利润共享(投资获得的收益属于正常劳动所得);金融交易和产品必须有相对应的实体资产;禁止不确定性,比如禁止赌博、期货和期权等衍生品投机交易。
不过,伊斯兰教分为不同的派别,派别之间对于教义的理解也有差异。
土耳其总人口约800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的80%以上。据土耳其媒体Hurriyet报道,该国大约有100万投资者。尽管土耳其人民非常感兴趣,但在土耳其关于加密行业的任何法律框架和监管并不存在。
2017年11月24日,土耳其宗教事务局发布指南称,目前,虚拟货币的买卖与宗教不相容,在现阶段不宜买卖虚拟货币:
比特币实际上与伊斯兰不兼容。同样的不合适性原则也适用于以太坊。
土耳其资本市场委员会(Capital Markets Board,CMB)是监管该国证券市场的监管机构。
2020年年初,CMB计划在当年开发加密市场监管框架,以观察、审计和规范该国的加密市场,消除加密资产的法律空白。
研究重点是诸如什么是加密资产、如何征税、如何对其进行监控和控制、以及如何保护这些资产交易者的权利等问题。
 

土耳其政府

数字里拉计划国家数字货币Turkcoin

2018年2月7日,土耳其副总理接受CNN采访时说到,政府将准备发布一种国家加密货币。
两周后,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副主席坦里库鲁在监管加密货币市场的报告中,考虑发行名为“Turkcoin”的国家数字货币:
使用加密货币可以被认为是合法的,因为我们的法律不禁止使用加密货币买卖,通过比特币挖矿赚钱目前不在土耳其的犯罪活动范围之内。
2019年7月9日,土耳其政府在发布的2019-2023年度发展计划中把央行数字货币纳入经济路线图。该国中央银行和土耳其科技研究委员会都致力于开发新货币系统。
2019年11月3日,根据土耳其官方国家刊物《Resmi Gazete》发布的总统计划,总统埃尔多安指示政府,基于数字里拉的即时付款软件平台(即CBDC)的首次试验应在2020年底之前完成。
事实上,为规避国际制裁,摆脱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与美关系闹僵或崩裂的国家都在尝试设计国家数字货币。
例如,在金饰是女人体重一部分的迪拜,迪拜经济发展部为支撑的官方数字货币emCash将与阿联酋法币迪拉姆等值;委内瑞拉发行官方数字货币石油币Petro,每个石油币都将有一桶油支持;2019年9月18日,朝鲜与外国文化关系委员会特别代表贝诺斯称,朝鲜当局允许公民拥有加密货币,正在立即设计加密钱包和其他相关应用程序:
将更像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
 

土耳其货币里拉(TRY

里拉市场占比全球第五

Coinhills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26日,比特币兑法币交易中,里拉以1.59%的市场份额占比为第五。其中,美元占比79%,日元占比11%,其他两位为欧元和韩元。
目前,里拉可在Binance、Bitci、BTCTurk、Coinsbit、DSX、EXMO、Gobaba、Koinim、LocalBitcoins、Paribu、Paritex、Sistemkoin、Vebitcoin 等13个交易所购买加密货币。
据Localbitcoins,2018年8月11日结束的一周,比特币在里拉的交易量增至76万个,相比7月月初单周增长了132%。历史单周最高达240万个。

 土耳其加密交易所

国内主流交易所积极布局

2019年6月,火币宣布将进军土耳其。四个月后,火币宣布将在伊斯坦布尔开设办公室并组建团队,并启动里拉网关,以使土耳其用户能够通过电汇存入并在Huobi Global上交易。11月初,火币已在该国开设了一个由4人组成的专门团队的办事处,并计划在年底之前将当地员工翻倍。目前,火币官网已添加了土耳其语选项。
2019年10月,对于是否会考虑添加里拉的问题,OKExCEO称:我们一定会考虑到这一点。
2019年11月,币安宣布和土耳其本地数字钱包Papara合作。一个月后币安上线TRY,并开通BTC、ETH、XRP、BNB、USDT和BUSD对TRY的交易对。在一键买币页面,已支持包括TRY在内的15种法币。“很快我们将把土耳其里拉银行直接转账添加到币安”,12月CEO赵长鹏表示。币安将组建一支由10至20人组成的本地团队。据SimilarWeb统计,土耳其是币安网站上第三大流量的国家。

此外,2020年1月,加密货币数据和钱包提供商Blockchain.com推出TRY的网关,这是它支持的除英镑、美元和欧元外的第四个法币。

土耳其本土交易所

由于Coinmarketcap针对交易所刷量并未进行有效的调整,我们采用CoinGecko平台提供的数据,对总部位于土耳其的四家加密交易所进行对比,包括信任评分、规范化后的24h交易量、全球交易量排名、上线币种数和访问量 (SimilarWeb)。
四家交易所均支持使用法币里拉(TRY),包括法币对交易、存款和提款等。
BTCTurk于2013年推出,是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宣称是土耳其的首个也是世界第四个加密交易所,为超过70万用户提供服务,并与5家土耳其银行合作。官网共有7个交易对,PRO版提供27个交易对。
Paribu创建于2017年2月,宣称在国内是交易量最高的交易量。
*Sistemkoin于2018年1月推出,是国内上线币种最多的交易所。其规范化前的24h交易量是11亿美元,与规范化后的数据相差高达100倍。而交易量一般与访问量成正比,1100万美元的交易量仍具有较大水分,可以推断该交易所刷量超过百倍。
Bitci.com 访问量少和交易量低均垫底。

土耳其其他机构

土耳其工业和技术部

2019年9月18日,土耳其工业和技术部发布《2023年战略》称,将在土耳其建立一个新的区块链开源平台。该计划将分析不同的用例,例如土地注册、学历证书和海关,以确定潜在的公共部门应用程序。

大学研发中心

2018年8月3日,伊斯坦布尔区块链和创新中心(BlockchainISTCenter)在巴赫塞希尔大学开幕,旨在缩小区块链专业知识差距,并确保技术广泛部署。后续与康奈尔大学的Ava实验室合作。这是土耳其第一个大学级区块链中心。

电信服务商

2019年2月26日,伊斯坦布尔的电信服务提供商Turkcell已经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ID管理服务。旨在根据通用数据保护法规为用户提供对其个人信息的控制权并确保隐私要求,据称将所需的用户数据存储在区块链上,从而消除了额外的身份验证。

证券交易所

2018年9月6日,Borsa Istanbul Stock Exchange(BIST)证券交易所开发了由区块链支持的客户数据库。BIST成立于2013年,由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伊斯坦布尔黄金交易所和土耳其衍生品交易所合并而成。

清结算托管行

2019年9月6日,伊斯坦布尔清结算托管行Takasbank宣布基于区块链的实物黄金交易平台BiGA,使人们能够通过区块链上的数字化黄金单位来转移存储实物黄金。1BiGA相当于1克黄金。当年12月30日,平台正式上线。

科尼亚“城市币”

土耳其城市科尼亚(Konya)市长于今年1月16日披露,该城市正在为本市200万人开发“城市币”,并在其周围创建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生态系统的方法。

体育界

体育界一向新潮前卫。
作为加州首府的萨克拉门托,距离比特币友好地硅谷仅有2小时车程。临近比特币消费群体的优势,可谓得天独厚。2014年1月,国王队宣布正式接受比特币用于购买门票、球衣、热狗和啤酒。国王队成为首只接受比特币的NBA球队。四年后,小牛队老板库班表示支持比特币购买球赛门票。
2018年1月30日,土耳其业余足球俱乐部Harunustaspor以2500里拉现金+2000里拉比特币的形式支付了球员法鲁克的转会费。
法鲁克转会费折合约1200美元,这只是足坛最高内马尔转会费的二十万分之一。
然而,土耳其人这一次创造了历史。
这可能是半职业体育界首次以此形式雇佣球员,该球队主席不无自豪的说:
这将提升俱乐部的形象,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比特币社区。
2019年9月,土耳其加密交易所BtcTurk与本地足球俱乐部耶尼马拉耶士邦签署赞助协议,价值达750万土耳其里拉(合129万美元)。其首席执行官曾说,“足球是接触大众的正确工具”。

最后

考虑到在加密技术采用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国家,土耳其可能不是想到的第一个地方。
据世界银行2017年数据,土耳其GDP据德英法意俄西之后在欧洲排名第七,但缺乏欧元区的政治和金融稳定。土耳其人口数量大且年轻化,科技渗透率高,使该国在全球区块链竞赛中具有竞争优势。
在包括委内瑞拉等这些基础设施崩溃的国家中,比特币被认为是防止贬值和将钱携带至国外的一种方式。而在土耳其,它为使用美元但寻求利润的投资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土耳其有一个使伊斯坦布尔成为金融中心的愿景,这或许能为全世界伊斯兰教18亿信徒打开加密市场的大门。
 

参考资料

ING调查
https://think.ing.com/uploads/reports/ING_International_Survey_Mobile_Banking_2018.pdf
土耳其宗教事务高级委员会
https://www.ensonhaber.com/din-isleri-bitcoin-caiz-degildir-dedi.html
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http://tr.mofcom.gov.cn/
土耳其《2019-2023年度发展计划》
http://www.sbb.gov.tr/wp-content/uploads/2019/07/OnbirinciKalkinmaPlani.pdf
土耳其工业和技术部《2023战略》
https://www.sanayi.gov.tr/strateji2023/
土耳其官方出版物Resmi Gazete发布的总统计划
https://www.resmigazete.gov.tr/eskiler/2019/11/20191104M1-1.pdf
伊斯坦布尔清结算托管行Takasbank官宣“BiGA数字黄金”
https://www.takasbank.com.tr/tr/duyurular/duyuru-detay/takasbank-blokzincir-tabanli-transfer-platformu-biga-dijital-altin-ile-hizmete-girdi
土耳其资本市场委员会研究制定加密监管框架
http://bigpara.hurriyet.com.tr/haberler/ekonomi-haberleri/kripto-paralara-spk-denetimi_ID1459467/
“一带一路”视角下的伊斯兰金融监管制度研究
http://www.xml-data.cn/SHCJDXXB/html/147e1cd1-8c3c-4ad1-9e98-0618ff25ba01.htm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