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Carol

编辑:毕彤彤

出品 :PANews

FCoin暴雷事件引发广泛关注,上篇我们独家数据分析此次暴雷潜在受害者或超2000人,人均损失或超25BTC。

本文PAData将进一步分析了交易所的链上资产储备和投资者保护基金的覆盖率,并试图从对平台币的估值分析探讨交易所的经营情况,以对交易所的普遍性风险进行观察。

交易所的投资者保护基金总额不到链上余额的10%

FCoin的暴雷原因是资金储备无法兑付用户提现,实际上,投资者可以从从交易所所有地址的链上余额中一窥交易所的资金储备。

根据Chain.info的统计,截至2月19日,链上BTC余额最多的交易所是Coinbase,达到了约96.81个BTC,远远高于其他交易所。除此之外,Huobi和Binance分别达到了37.87万个BTC和25.05万个BTC,Bitfinex、OKEx、Bitstamp、Kraken和Bittrex也都超过 了10万个BTC。 

进一步结合CoinGekco统计的 2月20日近24小时交易量来看,日标准BTC现货交易量最高的是Binance,达到了近10.67亿美元,其次是Coinbase,达到了2.36亿美元,Bitfinex、Kraken和Bitstamp也都突破了亿元大关。 如果按照2月19日收盘价折算交易所的链上BTC余额,再将其与日标准BTC现货交易量对比,可以看到,交易所链上BTC余额都在日标准BTC现货交易量的2倍以上,这意味着这些交易所即使算上等量的期货交易额,链上资金储备仍然足够覆盖。

其中,链上BTC余额较日标准BTC现货交易量倍数最低反而是现货交易量最高的Binance,只有2.25倍。Huobi、Coinbase和Bittrex都超过了35倍,OKEx、Gate.io和Bitflyer也都超过了10倍。 除了从链上余额和交易量的对比可以观察交易所的资金储备以外,更为直接的方法是分析交易所设立的投资者保护基金规模。根据有限资料显示,Huobi和Gate.io在平台币的销毁公告中明确告知了投资者保护基金的规模分别为5007.56万个HT和4474.71万个GT,按照2月19日收盘价折算,分别相当于2.40亿美元和2837.92万美元,分别约占两家交易所链上BTC余额的6.62%和9.27%,但都超过了24小时BTC标准现货交易量。 

除了Huobi和Gate.io以外,根据公开资料显示,Binance从19年7月14日起将拿出10%的交易手续费作为投资者保护基金(SAFU),但未在官方渠道查询到SAFU的资金规模。 设立投资者保护基金的交易所并不多,即使设立了,其资金规模也只占资产规模的很小一部分,交易所对投资者保护基金的使用通常设置最高上限,而且基金总值还依赖于其平台币的价值。如果发生平台无法兑付资金的情况,那么交易所也已经处于悬崖边缘了,那时的平台币还值钱吗?

市场对交易所的估值可能高于其实际经营能力

平台币是各家交易所角逐的重要方面,其价值被认为是衡量交易所经营能力的重要参考指标之一。 目前,平台币已经成为头部资产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板块。根据2月18日的静态市值统计,BNB是目前平台币中市值最高的一个,达到了35.74亿美元。其次,OKB和HT的市值都超过了10亿,LEO也已经接近10亿。这四个平台币都已经进入市值排名TOP 30。

目前大多数平台币都以通缩模型为主,即通过平台回购和销毁实现流通量逐步紧缩,以使平台币保值或升值。2020年开年后,平台币掀起一波销毁潮。 2月10日,OKEx率先公告将销毁剩余未发行的7亿枚OKB,截至2月11日11时,OKB已经上涨46%。随后,ZB交易所同样发布公告,称将放弃团队全部持有的2.93亿枚ZB币并全部销毁,同时将销毁用户保障基金的1.07亿枚ZB,截至2月11日11时,ZB 24小时涨幅达到18.85%。2月10日晚间,此次暴雷的Fcoin也宣布销毁团队手中持有的全部720,404,905.38枚FT,FT 24小时涨幅10.42%。 除了这轮“不按常规出牌”的销毁以外,交易所对平台币的销毁通常按照一定的周期来进行,大多数为一个季度,部分为一个月或一周。 PAData统计了2019年度各大平台币的销毁历史后发现,ZB.com是2019年销毁平台币数量最多的交易所,一共销毁了约1.92亿枚ZB,其次,MXC共销毁了约4728.83万枚MX,Huobi销毁了3987.97万枚HT。

按照销毁时的市场价格估算,2019年,销毁总额最高的是Huobi,一共销毁了价值约1.27亿美元的HT,其次是Binance,一共销毁了价值约1.14亿美元的BNB。这两家交易所的销毁金额远远高于其他交易所。 但是,全年预估销毁总额并不能直接相互比较,这是因为每家交易所用于回购销毁平台币的资金来源不同,导致了可用于回购的资金总额不同。根据对各家交易所销毁规则的梳理,交易所回购销毁平台币的主要资金来源有“交易手续费”、“收入” 、“利润”、“权益收入(投票上币/折扣打新/UP销售)”等。

这些回购销毁资金的来源名目林立,相互之间还存在复杂的包含关系。但总体而言,资金来源于交易所整体收入的全部或部分,也即销毁总额可以全部或局部等价于交易所年度整体收入。其中,销毁资金来源于“收入”或“利润”可视为销毁总额全部等价于年度整体收入,其他可视为销毁总额局部等价于年度整体收入。

这为后续估值划定了参考范围。 如果将年度销毁总额/年度销毁数量作为2019年平台币市盈率的话,也即计算2019年每枚销毁的平台币在全部或局部范围内等价于交易所的收入是多少,并将此与平台币的当前币价做比较,可以发现,统计范围内的9个平台币中有6个平台币当前的币价高于2019年销毁平台币的市盈率,也即这6个平台币当前的估值高于2019年交易所的经营能力(收入)。

其中,在销毁7亿OKB的消息面刺激下,OKB目前的币价已经是2019年销毁代币价值的3.055倍,是所有交易所中最高的。另外,HT、BNB、GT、ZB和MX当前的币价也都高于去年销毁代币的价值。 相反,BIX、KCS和LEO目前的币价都低于去年销毁代币的价值,即这3个平台币当前的估值低于2019年交易所的经营能力(收入)。 

如果按照市场上另一种估值方法,那么对各平台币的估值又大有不同。按照平台币总市值/年回购销毁金额计算市销率,可以发现,LEO、BNB、OKB、GT和 BIX的的市销率都高于10,其中LEO和BNB更是超过了45和31。造成两种估值结果大相径庭的可能原因是,市销率的计算忽略了年回购金额的来源,也即其可被视为收入或利润的程度。

但无论从哪种估值方法来看,目前市场对大多数平台币的估值是比较高的,这说明市场对交易所的经营能力尚且比较有信心。但必须强调的是,估值是市场交易的结果而非交易的原因,因为只有当币价完成上涨或下跌后,投资者才能看到估值的变化。

从长远来看,平台币的估值取决于交易所业务的发展能力,只有业务发展了,平台币才能有更多的应用场景,进而才能有更多的使用价值。 根据对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平台币的主要用途是交易和权益凭证,这两个场景与交易所本身的交易业务和衍生业务密切相关。

统计范围内的10个平台币都可以用于抵扣手续费/手续费折扣,有8个可作为凭证参与首发私募,有5个可作为凭证获得空投/返利/分红。值得关注的是,Kucoin的平台币KCS可以应用于其生态圈内的其他应用。随着交易所入局公链市场,BNB、HT、OKB、GT等有公链支持预期的平台币未来在生态应用方面还会有想象空间。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PA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