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X kin

编辑|文刀

2月19日,币安刚上线 “币安云”的2天后,突然出现了系统维护,除了合约交易正常运行外,充提、现货、杠杆交易区、C2C交易及币安宝业务均被暂停。

币安发生的“插曲”恰好赶上了FCoin停摆余波, “丢币”、“跑路”等各种谣言夹杂着用户恐慌再次冲这家头部平台袭来,以致币安的两位创始人不得不出面辟谣。

次日凌晨,币安系统恢复,链上转账记录也并无异常,谣言不攻自破。插曲并未影响币安推进“开放式平台”的节奏,“一站式解决方案”币安云再次出现在币安官网上,成为币安未来链接外部力量的技术抓手。

关心币安业务或者说关注BNB价值的人,已经注意到了币安的变化。进入2020年,先是通过“商家+平台”的方式扩宽法币通道;又拓展了“全球经纪商”的接入数量,与他们共享交易产品的流动性、深度。币安云则是落地前两项新规划的技术支持。

一连串的动作不免让人想起互联网时代的B2B模式。去年搭建好币安链、DEX等基础设施的币安,开始对外输出技术服务,借助B端力量对接全球加密货币企业,向着CZ提出的“开放式平台”演进。

币安要出圈,“开放”是关键词,当区块链和加密资产的边界向外扩张时,BNB才有望实现CZ所说的“更广泛的应用”。

云技术支撑开放式平台

当人们以为交易平台会跟风搞平台通证的“极致通缩”时,币安不为所动,踏上了“开放式平台”之旅。

这个概念是币安创始人CZ在新年的第一场AMA时提出来的,“币安正在从中心化平台过渡到‘开放式平台’。”

去年,他在给用户的公开信中曾表达,仅仅以“币安”命名并不代表由binance.com这一中心化实体进行运作,“我们更加去中心化,包括团队架构、工作地点、运行方式、产品和服务等。”

2月17日,币安云的推出更像是币安落地“开放式平台”的技术支撑,这个产品“能够映射币安交易平台的全部核心功能,包括撮合引擎技术、风控设置以及大数据安全体系,也包括市场深度和流动性等。

币安云现阶段主要为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提供服务

与币币交易、合约、现货杠杆、币安宝不同,币安云是一个To B端的技术工具。该产品介绍显示,币安云能够为合作伙伴和客户提供更加本地化的交易平台构建方式,提供包括现货交易和期货交易功能、本地银行API集成和点对点进行法币与数字货币交易等服务。

这会不会让你想起2018年因“交易挖矿”而席卷币圈的千所大战?那时,FCoin异军突起,连头部平台都不得不正视,OKEx推出了交易所共赢计划,决定开放系统、用户等资源给加入计划的创业团队;币安当时甚至放言要做一千家。

千所大战半年就偃旗息鼓,FCoin如今彻底停摆,后来的事实证明,市场存量有限,交易所如果只想着在“一亩三分地”的币圈折腾,边界将会越来越小。

改变“所所联合”的思路,将成熟的系统体系用“云”输送给外部,币安开始利用互联网B2B的模式,将行业的范围扩展地更大。

就在币安将注意力聚焦在币安云的推出时,小插曲上演。2月19日晚上,币安突然出现系统临时维护,正好赶在FCoin风波期间,“丢币”、“跑路”等各种小道消息乱飞,币安的两位创始人CZ和何一先后在社交平台上辟谣。

“币安遇到了计划外的维护,只是交易所的数据推送模块(Datapusher)之一出了问题,除了市场数据外,没有数据丢失或受到损坏。”CZ公开解释之后,何一又针对具体的谣言逐一发声,强调“用户资产是安全的”。

2月20日凌晨,币安的系统恢复正常,谣言散去。币安云产品也重新出现官网的页面上。至此,币安云成为交易平台、币安学院、币安慈善、币安Lab等大生态构架的又一补充。

从币安公布的信息可以看到,B端客户可以利用币安云,来使用币安的现货、期货、发币、量化交易功能以及后台、KYC管理等底层技术,成为币安生态的一部分。

目前,币安云处于“申请试用”阶段。据悉,之后还会提供更多功能,包括持仓返利、OTC(场外)交易服务以及通过IEO进行代币首次平台发行等功能。预计在3月上旬,币安还将启动云服务首个支持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借B端力量拓展法币通道

币安进入“开放式平台”时代后,开始越来越重视B端的力量,在交易业务板块也能发现B端的身影。

1月21日,币安开始向全球招募“通过发布法币交易广告来赚取利润”的C2C商家。

币安正在招募C2C商家

2月,币安接入了印度平台WazirX的C2C系统,用户可以使用Binance账户登陆WazirX,使用转账、买卖USDT等功能。

WazirX是币安在去年收购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它的C2C服务可以提供印度卢比与加密货币的交易。币安将它接进来,也意味着又打通了印度卢比的通道。

不难看出,币安正在通过“商家+平台”的方式,扩展自身的法币通道,借由这些桥梁使全球的用户进入币安生态。

法币通道是币安一直在加速追赶的领域。CZ曾将法币视作“行业发展壮大的通道”,他在2019年给币安用户的公开信中提到,“目前,99.9%的货币仍然以法币形式存在,我们需要构建法币对加密货币的桥梁、通道,让用户能够方便地用法币和加密货币相互交易。”

2019年,币安开始了大规模的法币通道建设工作,起初是平台自建的法币通道,包括银行、信用卡、手机钱包等。在外部,币安选择与其它国家的本土企业合作,增加购买数字资产的法币种类。

美元市场无疑是重中之重。9月,币安美国法币交易平台(Binance.US)上线,币安生态系统新增了对USD的支持。此外,在新加坡、乌干达等国家,币安的法币交易平台也在持续推进。

今年1月7日,币安已经累计上线了14个国家的法币交易通道,其中包括欧元、英镑等世界主流法币。至1月21日,币安推出C2C商家计划之后,挪威、克罗地亚、俄罗斯、澳大利亚、乌克兰等当地商家都加入了这一行列,这些地区的用户可以实现在币安用当地货币一键购买数字货币。

CZ的目标是在2020年能支持全球180种法币,C2C商家的引入是个不错的选择,它直接减少了币安前往各国建所、建站的麻烦。这是互联网电商发展壮大的路径,淘宝、天猫的商家为巨头阿里贡献了市场地位。币安用这种模式,将使更多的加密货币消费者与平台联系在了一起。

“经纪商”计划启幕开放

“全球经纪商计划”将币币交易、合约交易的产品和利润共享给了经纪商,而C2C服务则是将法币通道的利润让渡给商家和外部平台。

事实上,早在去年,币安就已经有了借B2B模式“开放”平台服务的苗头。

去年9月,币安启动过“全球经纪商”计划,面向全球招募经纪商,首期招募100个节点。这些经纪商节点可以利用币安的API来使用订单撮合、账户管理、结算系统,共享币币交易的流动性和深度,且享有高比例手续费的分成。

今年2月6日,币安升级了全球经纪商计划,币安将已经上线了半年多的合约产品也纳入了进来。通过申请的经纪商们将以API KEY的模式一键接入,共享币安合约的流动性和交易深度等,继续与币安分成手续费。

币安全球经纪商的“权益与义务”

在传统商业中,经纪商往往扮演着“代理商”、“居间人”的角色,在币安生态中,他们成了节点,一个重要的作用是将更多的用户通过他们领进币安世界。

那么币安的经纪商都是谁?按照要求,他们是拥有不低于2万用户规模的机构型商业主体,不限于区块链聚合交易平台、券商和股票交易平台,他们每月的交易量不低于1000BTC,每个商业主体都是独立的获客主体。

从经纪商的范围看,币安不仅接纳交易所,也对券商、股票平台这类传统金融机构敞开怀抱。而无论是对申请者的要求,还是对加入者的操作便捷性来说,这与币安开放式平台扩展加密货币行业边界的目标一致。

“全球经纪商计划”将币币交易、合约交易的产品和利润共享给了经纪商,而C2C服务则是将法币通道的利润让渡给商家和外部平台。如今,又有了币安云,这座桥将为币安与外部伙伴联系在一起,成为“开放式平台”的技术支撑。

根币安透露,开放平台计划还包括经纪商计划和云解决方案以外的新产品,更多访问全球加密货币世界的途径或许将借由币安搭建。

如果以通证市值来评估一个实体价值的话,市值37亿的BNB已在全球前十的行列中,而以更长远的目标来看, BNB的赋能之旅还将继续。毫无疑问,以“开放”的动作“出圈”,将是币安在2020年甚至更长阶段的关键词。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蜂巢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