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疫情中“矿圈生相”:规模扩充存疑,存量优化为先配图(1)

距离疫情爆发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全行业都笼罩在病毒的阴影下,加密矿业也难逃一劫。但因为矿业自身的特殊性,其受到的损失比预想中要小很多。

作者|韩玲来源|链得得

物流受限,矿机厂商暂停发货

“年前预订的机器一直发不了货,现在上架的机器基本都是在满负荷运作,损坏的机器得不到及时维修,原定的扩充计划也只能是暂时搁置“。在接受链得得采访时,一位矿场老板吐槽到。疫情爆发后,产生的一系列负面影响已经波及到了社会各个行业,作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相结合的产业,矿业也难逃一劫。春节期间,币价整体呈现一个上涨趋势,全网算力也在持续上升,对于加密矿业来说,本应该是他们顺势而为的好时机,很多初创矿业公司也本打算趁着这波行情来一个咸鱼翻身。

但疫情的猝不及防,给物流、制造业、金融以及建筑等行业带来了堪称致命性的打击。这也直接延缓乃至暂停了接下来矿机厂商的生产、运输、销售和售后等业务的进度。Rawpool CMO黄猛向链得得表示,目前疫情来势汹汹,但它对矿业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蔓延开来,现阶段最为明显的就是矿机厂商停止发货。这是一个连锁反应,他们的暂停发货会直接对矿业其他领域工作的开展造成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在全网算力上升,比特币减半的大背景下。根据网上各大矿机厂商官方公布的最新消息,包括比特大陆、嘉楠、神马矿机以及芯动矿机在内的厂商等都陆续发布公告,推迟生产、销售和售后时间。

神马矿机发布公告,鉴于目前疫情情况,春节假期延长到2月9日,有关生产、发货、售后收发件和维修等安排因疫情影响有所推迟。比特大陆发布公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蚂蚁售后中国大陆境内各维修点将推迟复工时间,拟定于2020年2月10日开始作业,物流收发件起始时间以各物流公司通知为准。嘉楠发布公告,称阿瓦隆维修部(临安)产品收件、发件、维修等因为疫情影响由2月3日推迟到2月10日。阿瓦隆线上客服2月3日恢复正常上班,上班时间为:9:00-24:00。此外,还有位于疫情中心武汉的矿机厂商,封城和限行物流的举措让工厂的复工更是显得遥遥无期。

暂停生产、发货加大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黄猛认为,矿机厂商停止发货后,它对厂商的现金流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矿业的上下游产业链的现金流压力都是非常大的,上游的压力主要体现在芯片订单上,下游体现在代工款方面,包括套料组装、生产线以及后期的维修等。目前疫情已经给国内经济带来了非常明显的冲击,包括矿业公司在内的国内大多数企业都出现了资金紧张的问题。

2月1-2月15日,新京报联合正和岛研究院开展了《企业抗疫需求与应对状况》调查。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多家企业出现资金紧张。在参与问卷的2069家企业中,近半(48.28%)企业表示,目前现金流仅能维持公司三个月,另有23.49%的企业表示目前现金仅能维持一个月。

可以看出,现阶段企业的资金紧张问题已经威胁到了公司生存的根基。嘉楠科技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在与链得得App的交谈中,也曾提到了在面对疫情的冲击时,尤其是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的现金流和现金储备情况关系着公司的生死大计。如果公司的现金流只能维持两三个月,是无法应对疫情爆发带来的影响。“厂商是否有能力应对这场疫情带来的冲击,更多的是取决于公司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以及现金流的储备情况”,黄猛说。

老矿机售后维修难,新矿机需求还在上升

在疫情下,国内矿机制造商预计在今年比特币区块链奖励减半前,矿机设备的需求会增加。但现在延迟生产、发货和售后的时间可能会限制比特币挖矿能力的增长。水木未名资本创始合伙人孙昊爲向链得得表示,矿机厂商现在无法正常生产新的机器,导致现有上架具备计算能力的机器变得非常稀缺,短时间内,可能会造成“一机难求”或“矿机暴涨”情况。

但相反,现有在架的机器它的溢价能力和收益又提高了。目前全国多地已经开始陆续复工返岗,孙昊爲说他们正在和矿机厂商积极沟通,确定年前预订的机器能否开始正常发货,以及春节期间机器损坏维修的问题。坦白来讲,他认为即使现在开始复工,物流还是受到很大影响,因为物流不受矿机厂商的控制,各地政府的政策都有所差别。如果是进入新疆的矿场进行机器维修,来疆人员都要自行隔离14天,整个进度依旧在延误中。黄猛对此态度稍显乐观,目前看来,他认为厂商的供货能够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水平,但如果公司是有扩充需求的话,可能相对来说影响会更为明显一些。

矿场总体正常运行,影响较小

“矿场在疫情大爆发的时候就已经撤掉了一部分人,真正还留在矿场的人很少,我们基本不怎么接触外界,病毒感染的几率不大,除非机器也能感染,否则我们相对来说还比较安全”。一位矿场的工作人员告诉链得得。在整个矿业的生产链中,矿场大概是最为低调和沉默的。它们基本都建在远离喧嚣繁华的山区地带,整个矿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寥寥无几,大多数时候伴随的都是机器轰鸣的声音。

身处山区,远离人群,使矿场能够在这场疫情中免于遭到较大的影响,整个矿场的工作也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加密矿业本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尤其是矿场这块,影响就更小。黄猛所在的Rawpool矿场在正常运作,目前来看没有受到很大的波及。但他也进一步解释,对于个别公司可能在年前会有扩大矿场规模的计划,这块会受到比较明显的影响。因为公司会进一步加大对电力和机器的采购,但现在物流停运,物资无法调动,整个扩充计划也不得不暂时停止。“对疫情期间的矿场来说,现在已经不适合大规模扩充,相反,把目前固有的资产进行细化运作更有利于在这场疫情中取胜。”黄猛表示。

疫情当前,转场还是一个必须的选择的吗?

两个月后四川的丰水期即将到来,按照以往惯例,矿场将不远千里的把机器从北方迁移到南方水电丰沛的地区,以便可以利用当地低廉的电价。但疫情当前,转场还能顺利进行下去吗?黄猛向链得得解释,矿场转场与否并不是一个必须选项,在有些情况下,矿场不一定非要转场。按以前的情况看,即使不转场,新疆、内蒙古等地的电价也不会大幅的上涨,小范围的电价波动大多数矿场都是可以接受的。

退一步来说,即便是转场,也是两个月之后,预计到时候疫情已经可以得好很好的控制,社会生产基本完全恢复。虽然在这两个月内矿场的运行会稍显紧张,但总体情况还是乐观的。此外,孙昊爲进一步提到,转场和货币行情也有一定关系。如果这段时间行情非常好,矿场是不会轻易搬迁,每一个机位都很宝贵,搬迁意味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资源,得不偿失。

同时,他表示新机器的电费支出比很小,无惧于丰水期,老机器可能会更看重这部分成本,不太在意搬运过程中造成的损坏。或者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矿场主手里有一些廉价的电力资源,可以顺势改造成丰水矿场利用一段时间。距离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矿业虽然也深受其害,但整体情况仍然比想象中要理想很多。当然,这次疫情也暴露了矿业很多以前忽视的问题,对矿业公司来说,如何提高自己在危机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包括公司资金储备、人员调动、线上和线下的协调配合等,是行业未来需要不断反思的地方。疫情为全行业拉响了警钟,正视和反思才能在不确定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链得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