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前言

美国科技界有一预言家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他本来是经济学者。1980年,他和其他学者一起提出供给侧经济学理论(supply-side economics)。1981年,他出版《财富与贫穷》(Wealth and Poverty)一书。这是一本供给侧经济学参考书,成为当时美国总统经济政策的指导,他也成为美国总统常谈起而且还存活的经济学者。这一理论影响了美国经济和政治至少8年,使美国股票指数大涨多年,也一直被美国保守经济派认为是40年来经济发展的重要理论。中国经常谈的供给侧改革的理论基础就是出于这一学派。

后来他进入科技界,以经济学来分析科技发展,成为美国出名的科技预言家。在1994年,在智能手机还没有出来前,就出书《电视以后的生活》(Life After Television)预测以后计算机和通讯结合(就是智能手机)改变人类生活。这书出版比苹果手机出世(2007年)早13年。

《电视以后的生活》预测智能手机会改变世界,比苹果手机早13年

在2018年,他出书以科技社会学新观点挑战谷歌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后面的社会治理模型。在他看来,谷歌后面的社会学概念侵犯个人隐私,而且整体科技体系已经落后,因为区块链就是一个社会治理的新技术。这些新思想直接挑战过去30年来互联网发展后面的哲学思想,代表知识分子对过去科技发展的批评,也指出一个全新的方向。

书中他没有挑战谷歌的科技优越性,也没有挑战谷歌对美国经济的贡献,他还认为谷歌可能是现在美国科技公司里面体质最好的公司。但是面对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开始认真保护个人隐私,他公开挑战谷歌。以前是因为没有适用的科技很难保护隐私,但是区块链出来后,谷歌没有理由还继续使用旧技术,不保护客户隐私,还继续用客户隐私信息来盈利。

保护隐私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例如欧盟的GDPR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一般数据保护条例》)。欧盟GDPR于2018年5月25日起施行,该条例是近三十年来数据保护立法的最大变动,旨在加强对欧盟境内居民的个人数据和隐私保护。GDPR通过统一数据和隐私条例来简化对跨国企业的监管框架。GDPR通过监管机构和法院执行加大行政处罚的力度,最高可罚款两千万欧元,或公司年营业额的4%。欧盟最近使用GDPR对谷歌的处分可以清楚地看出,世界很多国家都不能再忍受像谷歌这类公司继续攫取和使用用户隐私信息的盈利模型。

欧盟以GDPR隐私保护法来处罚谷歌

2. 作者介绍

吉尔德今年80岁,曾在埃克塞特学院(Exeter Academy)和哈佛大学上学。在哈佛,他是美国著名外交家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学生。他后来回到哈佛,成为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研究员和里彭论坛(Ripon Forum)的编辑。在20世纪60年代,他还担任过几位著名官员的演讲稿撰写人,其中包括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美国前副总统)、乔治·罗姆尼(George Romney美国前部长和前州长)、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美国前总统)。

曾经是美国里根总统经济顾问的吉尔德,今年80岁,还活跃在业界

在80年代,他还和其他学者率先提出供给侧经济学。这一理论后来成为美国8年国策的基础(就是美国里根总统的8年执政),今天还有许多美国经济学者认为这理论带领美国从颓废的70年代转为国力复苏的80年代。在这过程中,他成为美国高科技企业的领导人。1986年,美国里根总统授予白宫杰出企业家奖 (WhiteHouse Award for Entrepreneurial Excellence)。

他过去有几次重大预言后来成为事实。例如在1989年他提出《微观世界思想》(Microcosm),预测新电子技术(芯片)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智能手机也是他出名的预测。

在2018年,他提出《加密世界思想》(Cryptocosm),再次预言加密技术会改变世界。加密世界思想 (cryptocosm),这词是在《谷歌之后的生活:大数据的衰落和区块链经济的崛起》Life After Google: The Fall of BigData and the Rise of the Blockchain Economy 2018年书中提出的。他也表示美国已经大力投资,“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你从未听说过的公司在这方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总体而言,它们将催生一个新的网络,其最强大的架构最重要的属性是安全性,而安全不是系统设计后才考虑。安全对于这个新系统来说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这类系统应该以其最要的技术为名字,这就是‘加密世界思想’。”

吉尔德书名直接指出大数据时代被区块链时代取代

这次在他78岁的时候再次出书,而且是对美国最成功的科技公司谷歌提出改革建议。笔者就遇到许多科技人员对谷歌有无限的崇拜,到硅谷访问谷歌的时候还带着朝圣的心态。所以这次是吉尔德一生再一次完美的预测?还是他这次看错了?

Cosm字根是希腊文,代表世界(world)、宇宙(universe)、或是秩序(order),例如cosmos(宇宙),cosmopolitan (世界性)。Cryptocosm是一个合成的新英文字,crypto是加密技术,现在中文还没有正式翻译,本文就翻译成“加密世界思想”,后面加“思想”因为“加密世界”不是物理的世界,而是思想。

加密世界思想(cryptocosm)表示一些参与区块链的组织,系统,公司、个人,而这些单位都以安全性、分布式(分权式)、保护隐私为为最重要的追求。

3.解析吉尔德的预测

美国华尔街有个笑话,说如果有人预备预测(例如预测股票市场指数的趋势),就必须预备一直预测下去。意思是预测结果如果错误,就继续出新预测,转移大家注意力。这表示任何预言家都是人,不是神,都可能预测错误。

吉尔德也是人,不是神,他的预测也可能错误。因此,笔者认为吉尔德预测会不会正确是次要的,主要是解读他的预测的依据,以及认真看待这些依据带来的新思想。

吉尔德不是预测芯片带来的经济效应第一人,也不是第一个预测网络带来改革的人。事实上,他提microcosm芯片革命的时候,美国已经经历了至少30年的芯片高速发展和经济效益;在那时(1989),许多人认为计算机以后不能像以前一样能够持续高速发展,但是他却认为真正好戏和巨大经济利益还在将来。当时他是美国总统的前经济顾问,以他的影响力,领导美国继续在芯片上发展,而芯片后来真的带领美国经济高速发展,让美国经济荣景多年,到现在美国芯片还在领导世界。

他的预测不是根据水晶球(crystal ball),也不是根据托梦,甚至他的预测只有部分思想来自新科技发展。如果大家读他的2018年出的《加密世界思想》他很少讨论科技,反而大部分篇幅在讨论社会治理、法律、经济学、哲学。他对区块链的预测大部分出现在2019年文章里面。但是在2018年他已经出书严厉批评谷歌而支持区块链。表示这次他在2018年的预测主要是根据社科学的研究(欧盟GDPR的发展应该对他有重大启发)。而他这一生做的预测也是以新科技出发,但是主要分析观点来自经济学、社会学。这种融合科技、经济、社会学的分析是少有的。

4. 加密世界思想和大数据思想对比

2019年他发表文章比较未来基于区块链的世界和现在大数据世界,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8, 10]:

1)谷歌第一个原则是关注用户。这是谷歌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如搜索、电子邮件、地图等。相比之下,加密世界思想第一原则是关注安全。与之相关的是,没有任何服务是免费的(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当用户使用谷歌的时候,用户宝贵的信息被谷歌拿走来做大数据分析。用户事实上付上非常高的代价,而代价就是“失去个人数据的隐私权”。

2)谷歌第二个原则是一个单位最重要的是做好一件事。这可能是搜索(谷歌以搜索kiss起家),但更广泛地说,现在可能是人工智能技术(为搜索等产品提供动力)。当然,谷歌在这方面非常出色。但是,加密世界思想认为最好创建一个基础,让用户可以在这基础上做好许多事。

3)谷歌说认为快比慢好。加密世界思想正好相反,第三原则是“人类的成长比计算的进步更重要”。区块链侧重于建立一个基础设施,即人类可以利用基础设施来蓬勃发展,这些人类进步比计算机芯片和迭代算法的进步更重要。

4)谷歌认为网络需要民主制度,但网络仍然在一个分层系统中。加密世界思想强调权力的分配。如果权力分好了,可能不需要投票。

5)谷歌第五原则是您不需要在您办公桌前才知道答案。加密世界思想认为,如果你的手机如果真的聪明,那么它至少应该抑制广告(而这功能由谷歌和其他单位提供)。

6)谷歌第6个原则是你可以赚钱,但是在赚钱过程中不做坏事。加密世界思想指出,真钱是好的 (real money is good)。这里“真钱”是对应“丑闻的金钱”(scandalous money),他在2016年写了另外一本书《金钱的丑闻》 (The Scandal of Money),这书批判美国国家货币政策。这里他的立场是不要在不合理的制度或是经济模型下盈利,例如出售个人信息。如果在不合理的商业模型下盈利,就算单位自己认为没有做坏事,也是赚“丑闻的金钱”。

7)谷歌第7个原则认为信息总是越来越多,我们应该追求得到这些数据(例如通过提供免费服务)。加密世界思想认为,信息属于其所有者。

8)谷歌认为,对信息的需求是跨越国界。而加密世界思想认为,任何人、单位都应该尊重您的计算机或设备的界限。

9)谷歌第9原则认为用户泄露一些信息来得到其他信息。加密世界思想认为,您应该能够可以使用服务和交易,但是不需要泄露任何信息。

10)谷歌认为伟大是不够的。加密世界思想认为提供了一个安全架构和平台,让使用者可以成为出色的用户。

5. 新型区块链设计

2018年的《谷歌之后的生活》讨论新科技的哲学思想,挑战现在大数据时代的思想,但是在科技上却没有突破。2019年,吉尔德开始出文章推荐新型区块链设计[8],例如Gorbyte系统(gorbyte.com)。这系统提出3个创新:加密网络(crypto networks),安全(security)机制,和数字身份(identity)证。例如在节点里面使用硬件来保护系统,而且钱包也使用硬件。这系统没有挖矿机制,有高速共识机制,用户拥有自己数据的所有权力,没有得到用户的允许,没有人或是单位可以看到这数据。

可以清楚看出吉尔德对区块链的预测是整体科技体系需要改进,例如区块链系统需要改进,网络需要改进,都是以安全,保护隐私为第一优先。这些改进和2012年麻省理工学院提出的数字社会 (digital society)思想非常靠近,也和麻省提的数字身份证原则Windhover Principle一致。后来还出现不少类似数字身份证框架例如Sovrin Framework。数字社会是笔者2015年在北航建立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的原因。非常可惜,当时麻省理工学院没有使用区块链,吉尔德推荐的系统却使用区块链。笔者在2015年就认为麻省理工学院如果在当时就采用区块链技术,他们的影响会更大 [11]。

根据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吉尔德预测的主要根据:

许多国家包括欧盟对隐私保的重视,欧盟为这还特别立法,这表示欧盟对这方向不会轻易改变,将来还会继续加强力度。

一个重要的隐私保护科技就是数字身份证。数字身份证需要新型保障机制,而且是客户拥有自己数据的控制权,不是系统例如大数据平台,也不是服务供应商例如谷歌拥有这控制权。系统和服务商只能提供服务,对这些隐私的数据没有权利。

传统系统包括互联网、大数据、操作系统都没有把安全列为第一优先,造成欺诈行为在互联网上越来越严重,人们不能再忍受这样没有安全的系统。现在系统速度已经不是问题,安全和隐私保护才是问题。

当工程师以安全为第一优先设计出的系统,都会和传统系统会有巨大差异,这会包括互联网、大数据、和操作系统。这就是笔者在过去一直提的概念,区块链是中国成为科技强国的重要机遇,因为这些传统系统都会改变。

比特币和以太坊不是吉尔德预测的未来系统,这些最多只是未来早期示范系统。笔者读过硅谷一高手对这2系统的评估报告,认为这2个系统只是提供以安全为优先的新系统设计思想,而这两系统离实际应用还非常远。

未来以安全为优先的系统到底会是什么?吉尔德没有给出答案。事实上,他还不知道,因为这领域还在发展。他只是给了方向。

6.全新互链网架构的设计原则

由于吉尔德主要注重社科观点,这里笔者在3点上补充科技观点。例如他提的加密网络,但是没有解释这加密网络是建立在现在网络上?还是需要建立在一个新安全加密网络上?笔者认为后者才是正路。另外他重视隐私保护,却没有提到政府监管,也没有提到如何使用科技来实现这些需求。

在沙滩上不能建立高楼大厦—建立新网络的必要性

现在互联网协议不安全,不可靠的,在现在不安全不可靠的网络上,如何建立安全可靠的互链网?这好像在沙滩上建立百层高楼一样非常危险。这就像圣经上的话“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国外提的区块链体系都是建立在现在互联网上,像在沙滩上盖高楼。

笔者2017年在贵州成立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就踢出需要一个新的加密互链基础设施和新网络协议。因为互链网需要一个安全可靠的基础设施。2018年笔者出的区块链中国梦文章中提到[12], 基础设施需要包括新操作系统,新数据库,新网络协议和架构。就是区块链机制需要放进这些传统系统里面,而不只是跑在这些传统系统上。

在2020年1月6号杭州会议,笔者指出现在区块链基础设施,其实就是个“小飞象”模型,就是所有区块链软件都建立在现有的网络和操作系统上。这样模型以后有巨大风险,以后必定出问题,因为这像建立个高楼在沙滩上。但这也是一个中国百年来的巨大科技机会,因为全世界都会开始一个新基础设施,而且都会在同一起跑点上。

现在区块链体系是“小飞象”模型,飞行在高空,但又大又重

互链网不是法外之地—保护隐私和监管机制必须并存

正如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区块链和互链网也不是法外之地。如果区块链只是一个应用,犯罪证据还是可以在政府监管之外。因为现在账户是存在应用层,没有在底层处理,只有所有交易都必须在底层处理,才能保证交易的完整性。

而且第一代(比特币)和第2代区块链(以太坊)的设计居然还是为了逃避监管。加拿大央行在2017年区块链实验报告指出,央行需要获得全部交易数据才能达到国家监管的需要。一些特别为金融市场设计的链,都没有通过加拿大央行的评估,因为这些系统不可靠,而且难监管。

以后的区块链不但需要可以监管,而且还要主动支持监管[6]。这两思想不同:

可以监管代表系统设计完后,监管机制可以后来加上。逃避监管的链就是无法加上有效的监管机制;支持监管的系统是在设计的时候,就将监管机制放进系统里面,保证相关交易都可以被监管到。这里笔者团队提出将监管机制放进操作系统底层内核(kernel)[1,2,3,4],因为只有在底层,所有相关监管的交易都可以被追踪到,因为所有执行都必须通过操作系统底层。如果把监管机制放在应用层,例如小飞象模型这样的设计,监管机制可能不能到位。在这以前,所有监管机制都是放在系统应用层,例如在大数据平台上。

以后区块链设计就要支持监管。这是笔者在2018年写的第一个和第4个区块链中国梦[12,13]里面提出的思想。在第一个梦,网络会出现“监管网”专门监管在互链网上的交易,而且可以实时监管;在第4个梦里面,提出使用区块链来监管,保护消费者,也保护监管者。

这也是吉尔德没有看到的地方。只谈保护隐私,而不谈政府监管是不完全的。连崇尚自由的加拿大央行都提出要监管金融交易,表示政府监管和保护隐私不矛盾。事实上,区块链出现也是保护交易方(和监管方)的一种方式,因为使用区块链,监管方将不可能拿出虚假证据。

互链网的改革不是单一维度的改革—区块链是全面改革

这次互链网改革是全面改革,这是中国百年才会遇到一次科技机遇 [1,2,3,4]。这样的全面改革才能成为中国科技重要突破口。如果只是单维度的改革,非常可能成为“小飞象”模型,只是跟从国外科技发展路线,而没有自己创新的路线。下面是笔者在2019年12月提出的新互链网体系。

在新体系下,每一层都有新科技

在这体系里面,每一层科技都可以翻新如下表:

综合上面讨论,下面比较吉尔德提出的区块链体系和笔者提出的新区块链体系相同和补充的地方。

7.总结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吉尔德提加密世界思想的时候(2018年)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事?那时币圈正在经历重大失血,美国SEC大力打压数字代币,币价一跌再跌,币圈开始绝望。那时,多人发表观点认为区块链没有新科技,区块链发展只需要重视应用,而且联盟链没有价值,只有能够发币的公链才有价值。那时,在中国区块链会议上,金融界公开批评区块链无用,而且扰乱金融。在那个时候,笔者出文提出稳定币会改变世界,认为这是金融兵家必争之地(2019年6月脸书发布白皮书后,世界央行和商业银行才承认稳定币的确重要)。这些都发生在2018年。

就是在那个时候,吉尔德在美国提出加密世界思想,而笔者在东方提出互链网是带领中国科技前进的重大机遇[12]。吉尔德以社会科学为主,科技为辅,预言人类就要离开以谷歌为代表的大数据时代,而进入保护隐私的加密世界时代。笔者的思想则是以科技为主,社会科学为辅,认为许多科技会因为区块链的来临而大大改变。吉尔德和笔者的分析都是融合分析,因为区块链是多学科的。

吉尔德在过去有多次辉煌的成功预言,这次会不会再度成功?上次他预测智能手机,13年后苹果手机才出现。如果这次也需要13年,吉尔德那时会是91岁才看到这情景,吉尔德这科技老兵执着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参考文献:

[1] 蔡维德,“什么是互链网核心技术”,2020。1.14.

[2] 蔡维德,“区块链是中国领先全球网络科技的机遇”,2019.12.23.

[3] 蔡维德,姜晓芳. “区块链 ——百年难遇到的科技强国机会”,2019.12.31.

[4].蔡维德.“区块链10大研究方向”,2019.12.08.

[5].蔡维德,姜晓芳.“监管沙盒证实实行有困难,中国应该积极部署产业沙盒”,2020.1.12.

[6].蔡维德,“真伪稳定币!区块链需要可监管性”,2019.05.28.

[7]George Gilder,

LifeAfter Google: The Fall of Big Data and the Rise of the Blockchain Economy2018

[8] George Gilder, “Blockchain paves theway for trust and security”, 2019.10.4, https://gilderpress.com/2019/10/04/blockchain-paves-the-way-for-trust-and-security/

[9] George Gilder, “Exclusive: ’Lifeafter Google’, 10 Laws of Cryptocom”, 2018.7.17.

https://townhall.com/columnists/georgegilder/2018/07/17/exclusive-10-laws-of-the-cryptocosm-n2501167

[10] Shannon Voight, “George Gilder’s Tenlaws of Cryptocosm”, 2019.2.28

https://blog.blockstack.org/george-gilder-predicts-life-after-google/

[11] 蔡维德,“从麻省理工的数字社会到通向区块链中国之路”,2019.02.12.

[12] 蔡维德,刘琳,姜晓芳“区块链的中国梦之一:区块链互联网引领中国科技进步”, 2018.8.7.

[13] 蔡维德,姜晓芳,“区块链的中国梦之四:RegTech编织全面安全梦”,2019.10.26.

作者:蔡维德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国家科技部重大项目负责人,中国信息界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院长,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区块链产业专业委员会会长,北互金区块链专委会主任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蔡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