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0日,号称总部位于中国台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Cobinhood宣布暂时关停。有投资者发现,他们的币资产被锁在了平台里无法提走。

如今,登陆Cobinhood,官网页面上仅存一则关停公告,该平台称,会在2月10日重新开放,所有用户仍可取回资金。临时的关停措施引发用户不安,有人担心,这是Cobinhood的“跑路”前兆。

蜂巢财经通过电邮、微信等渠道联系Cobinhood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未获回复。公开信息可查,Cobinhood的幕后团队两度发币融资,不仅有平台币,还有公链Dexon币,均以破发告终。

近日,主动关停的交易平台不止Cobinhood一家。1月8日,自称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交易所COSS也暂停了交易及存取款功能3至4周时间。

除了关停,“强制置换用户资产”也成了一些小交易平台的截留资产的招数。去年11月11日,牛顿平台曾要求用户将USDT置换成平台币NT。11月21日,IDAX平台则想让用户将平台币IT转换为“IDAX股权”。

“市场不需要这么多交易所,小平台只能变着法儿地留人。”有交易所从业人员预测,2019年那波借IEO挣扎过的小平台,将在2020年陆续死去。

Cobinhood临停 用户恐慌

1月10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Cobinhood突然宣布将关停1个月,一同关闭的还有官方电报群。很快,有投资者发现,他们的币被锁在平台,无法提走。

“我们必须做出关闭COBINHOOD这样的艰难决定。”官方公告中,Cobinhood并未说明暂停平台运营的具体原因,但其称会在2月10日重新开放,用户可以在重开后取回资金。

Cobinhood自称总部位于中国台湾,号称是币圈首家彻底免除用户交易手续费的平台,曾吸引过一批华语地区的币圈用户。非小号数据显示,去年10月时,其站内日交易量一度高达4405万美元,全球排名第60位。

Cobinhood临停,小平台频出“截币”招

Cobinhood关停公告

截至1月15日,Cobinhood的交易业务仍处于关停状态,官网页面仅存关停公告。事发突然,不少用户还没来得及把资产提走,就被堵上了提币入口。眼下,他们只好寄望于Cobinhood能信守诺言,如期开放,“我现在只想把NEO要回来。”投资者Maggy说。

有用户担忧,这种暂停策略和说辞都是Cobinhood的跑路前兆,“官方没有事先发布关停公告,还关闭了7000多人的官方电报群。”

原先的官方电报群已被管理员禁言,聊天记录也被清空。5000多名用户聚集在 一个名为“Cobinhood Unofficial”的非官方电报群里。自1月10日之后,每天都有用户在群里询问Cobinhood的最新动态,有人称,他曾尝试联系工作人员,但没有人答复。

突发关停公告,关闭电报群,没有解释原因的Cobinhood开始招致猜疑,包括跑路、资产被盗等说法。蜂巢财经通过电邮、微信等渠道联系Cobinhood交易所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幕后团队两度发币融资

Cobinhood团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去年7月份。当时,该平台的CTO黄伟宁曾在求职资讯平台CakeResume上大谈企业使命。“Cobinhood会让台湾成为下一个世界级区块链研发重镇,以及科技金融中心。”

不到半年时间,使命伴随着Cobinhood团队的默不作声成了泡影,而停运在这个平台不仅发生过一次。

去年5月,Cobinhood就发生过停运事件。当时,创始人陈泰元向《数位时代》证实,于5月20日上午向有关机构申请停业Cobinhood运营主体柯宾汉数位金融公司,并向台湾地方劳工局备案,处理员工遣散事宜。

不过几天后,Cobinhood的交易业务又恢复如初。对于当时的停业原因,陈泰元表示,目的是缩小团队规模、提升经营效率。之后的8个月里,网络上有关Cobinhood跑路的传闻一直存在。

2019年4月,在柯宾汉数位金融公司停业前一个月,Cobinhood平台宣布启动Dexon公链网络,并在其交易平台上为DXN Token完成了350万美元的融资。

DXN融资不久后,Cobinhood团队在5月爆发了“内讧”。当时,该交易平台CTO黄伟宁宣布,CEO陈泰元“因情绪不稳定”被解除一切职务。随后,陈泰元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会与黄伟宁达成和解。

值得注意的是,DXN的白皮书上,陈泰元和黄伟宁都是该项目的核心成员,前者是创始人兼CEO,后者是CTO。两人同样也是交易平台Cobinhood的创始人员。

这个交易所人员发行的公链币,在去年5月登陆Cobinhood,最高价为0.29美元后,5月20日一度跌破0.02美元,跌幅达97%,不少投资者在Twitter与Telegram上大骂团队为“骗子”。

DXN破发后,Cobinhood平台币COB的破发史被用户揪出来。

2017年11月,Cobinhood上线,其筹备初期,曾以超1千万美元的融资额“刷屏”币圈。Sanbase数据平台曾统计,Cobinhood平台币COB曾在2017年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募资,总计筹集了45254枚以太坊(ETH),以当时ETH价值230美元计算,COB总募资金额超1千万美元。COB的发行价格大约为0.041美元。

2017年10月3日,COB正式开启交易,一年后的6月14日,COB首次跌发,至去年5月9日,COB跌至历史低点0.0075美元,与其发行价相比,跌幅超80%。

Cobinhood临停,小平台频出“截币”招

COB价格屡创新低

非小号数据显示,Cobinhood的日交易量在2018年中旬达到高点4405万美元;到了2019年,其全年的日均交易额已不到250万美元。

左手平台币、右手公链币的黄伟宁和陈泰元,两度发币融资,两个币均破发,也难怪用户以“骗局”指责他们的团队。

多家小平台截留用户币

临近中国的农历年,选择主动关停的交易所不止Cobinhood一家。

就在Cobinhood关停前两天,1月8日,自称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交易所COSS宣布暂停所有交易和存取款功能,将进行“3至4 周的维护”。

COSS公告显示,在维护期间,平台会把所有用户迁移到一个全新的平台,所有未完成的订单将被取消,余额和账户也会被转移。

“说停就停,说取消就取消,完全不管用户行为?”COSS的临时维护引发用户不满,不少人担心他们的资产会被永久冻结。对此,COSS否认称,关停因“平台升级”。

COSS的辟谣未能解决用户的不满,“升级前,平台也不提前发通知,我们的币只能白白被冻结。”有用户对蜂巢财经表示。

Cobinhood和COSS选择采取“临停一段时间后会重开”的迂回策略,另一些平台的做法更加“直接”。

去年11月,在币股交易平台BISS被调查后,同样存在币股业务的“HOX(币股世界)”和“大满贯”两家平台直接关闭了,两个网站均已无法打开。

Cobinhood临停,小平台频出“截币”招

Hox交易所已无法打开

除了“关”这一招,“强制用户置换资产”则是一些小平台的“截币”招数。

去年11月11日,牛顿交易所发布公告,要求用户将存放在平台的USDT置换成平台币NT。之后,多名用户反映,自己的USDT被平台私自冻结。他们组建了维权群,想向牛顿要个说法。

11月21日,IDAX交易所公告称要下架平台币IT的交易,用户未卖出的IT,将按照0.4USDT的价格转换为“IDAX股权”,这种强制用户置换资产的做法同样将平台送上了用户维权的暴风眼。

“偷了你的钱,还说是为你好。”有投资者如此总结牛顿平台之流的行为,“这种说辞就好像是‘我们没有关停,但你们的币确实被我们换走了’,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都要跑路了还诡辩。”

截币、留人,这些听上去不太符合自由交易原则的事儿,从去年11月起轮番在一些小交易平台上演。

“市场不需要这么多的交易所,一旦币市熊了,小平台想求活,变着花样地留人。”有交易所从业人员预测,去年借着IEO挣扎了一轮的中小平台,将在2020年死去,“如果上一轮机会没能积淀用户、产生品牌效应,恐怕很难在当下格局固化的交易所赛道里出头了。”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蜂巢财经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