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Uniswap’s $40M Governance Vote Closes on Halloween and Some UNI Holders Fear for Price》

通过第三方与 Uniswap 合约交互的用户是否有权获得其他用户在 9 月 17 日收到的免费 UNI 代币?

这是目前在 Uniswap 治理频道中引发的争论的核心问题。第二号治理提案打算向 12619 个地址发放空投,如果提案通过还将会有下一份追溯性空投提案,这份补充追溯性提案将为近 27000 个地址发放空投。

截至本文撰写之时,已有超过 2500 万 UNI 投票赞成该提案,超过 120 万 UNI 投了反对票。投票将于 10 月 31 日 15:53 点左右结束。

尽管目前看起来胜利的天秤很大程度上倒向赞成一方,但如果投票人数少于 4000 万,这项提案就会因未达到法定额度而失败。提案通过的关键障碍可能是这个 4000 万的门槛。

这个决定引起了加密货币社区的广泛关注,也激发了 Polymarket 预测市场的热情,目前该市场倾向于 UNI 空投提案第一阶段就会失败。

 

但是,如果一二阶段的提案都通过了,那么将从现有的资产中再分配 15679200 个 UNI,价值约为 4060 万美元,目前每个 UNI 的价格为 2.59 美元。其中,5,047,600 个 UNI 将在第一阶段就以空投形式分发。

400 枚 UNI 的空投

9 月 17 日,建立在 Ethereum 上的 AMM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Uniswap 的宣布推出其治理令牌 UNI。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是,它给所有曾经使用过 Uniswap 的钱包发放了 400 个 UNI。对,直接大范围空投。

当时,每份空投的价值都超过 1000 美元。

作为治理代币,每个 UNI 可以用来投票决定平台的改变,也可以投票决定 Uniswap 的开支,Uniswap 治理金库拥有 4.3 亿 UNI 的供应,占最初供应的 43%。

目前正在考虑的这份提案,以及接下来的二阶段提案,都是关于给那些因为技术问题而错过了 UNI 代币的人提供空投。

这些人使用第三方软件与 Uniswap 进行交易,通过代理合约与 Uniswap 交互。这使得他们每个人的钱包地址对 Uniswap 本身来说都是隐形的(未交互过的)。正如该提案的支持者所说: 如果 DeFi 是关于钱的乐高,如果只有乐高积木基地的用户才能获得免费的代币,那这又传递出什么信息呢?

目前的提案主要针对通过 10 种不同的 Dapps 与 Uniswap 互动的用户,其中最大的是 MyEtherWallet (MEW)、 Argent 和 Dharma (按顺序排列)。

第二阶段涉及通过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聚合器与 Uniswap 交互的用户。这 5 个 DEX 聚合器代表了 26598 个账户,其中最大的是 Kyber Network。

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有很多

几乎在 UNI 宣布发布代币之时,追溯式空投的想法就 Dharma 的 CEO Nadav Hollander 提了出来。Hollander 说,当其他人开始收到 UNI,Dharma 使用者就开始说他们错过了。

「归根结底,我们争论的核心是,目前这种情况对那些在 Uniswap 上冒险建设的开发人员造成了某种负面影响,」Nadav Hollarnder 在 Chris Blec 主持的 YouTube 节目 Thought Bubble 上的一次小组讨论中说。

在一个 Twitter 帖子中,Uniswap 的创始人 Hayden Adams 承认,该团队意识到一些用户可能会感到被忽视。Adams 说,这就是为什么 Uniswap 决定把未来分发代币的决定权留给 UNI 的持有者,部分原因是很难区分实际用户和那些使用 Uniswap 的机器人。

SpankChain 首席执行官 Ameen Soleimani 在 Uniswap 论坛上写道,这项提议说明了耗时的治理争端可能会变得多么危险。

「结果也是相当零和的,」Soleimani 写道,并补充道:

1) 它不会为 UNI 持有者创造任何财富;

2) 从中拿出 UNI 可以用于其他事情;

3) 把 UNI 给那些可能会卖掉它的人,可能会对价格产生轻微的负面影响。」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coin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