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CoinVoice官方立场无关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加密谷Live
2019年08月20日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区块链治理与政治惊人地相似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本文为全球顶尖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旗下 Blockchain at Berkeley 出品。这是一个非盈利的,专注于大众教育、“财富 500 强”及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应用研究的专门机构。

去中心化治理是区块链行业经久不衰的话题。事实上,关于 Ripple 究竟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项目的争论从未停止。

理论上,区块链是由代码编写的物理规范进行管理。但几乎所有的区块链都具有某种程度上的集中度。对特定用例而言,完全去中心化的治理机制并非关键所在。事实上,对某些项目,维持小型的公司化运作会更加高效。

当然,去中心化提供了一种包容途径,即使这只是美好愿景。从现阶段来看,银行之类的传统金融机构不会贸然深度“触网”加密经济,但有意愿与 Ripple 之类的企业进行合作。因为,对特定实体组织的信任是人的天性。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以下为作者 Ayush Aggarwal 自叙:

最近,在看到 Preethi Kasireddy 采访以太坊基金会的 Lane Rettig 之后,我对区块链治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到以太坊如此混乱的治理方式后,我不禁要问:对于区块链来说,怎样才能更好地做出一些全球性的决策 ?

带着这个疑问,我和 Ripple 的 CTO David Schwartz 会见并探讨了这个问题。我们谈论了他创造的 XRP Ledger。

虽然什么是完美的区块链模型目前尚且无法断言。但他对于区块链共识机制、治理架构和发展历史的深刻见解,为我们提供了珍贵的借鉴。

加密谷此前曾刊载 Preethi Kasireddy 的专题技术研究文章,详见:《Polkadot 系列谈之十一 | 前 a16z 交易团队合伙人深度起底波卡对标 Cosmos》

治理为何重要?

**
**

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创建一个全球可访问的交易平台,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价值的方式。 自 BTC 发明以来,它大规模地在新兴市场扩张,至今该社区的活跃用户已超过 710 万。

许多人将区块链的增长模式与早期的互联网进行比较,并预测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用户。鉴于区块链将对全球产生的巨大影响,如今是时候就如何治理这些系统、尤其是确保包容性和稳定性做出关键的决定。

对于每个项目,决定区块链的协议如何随时间变化的机制都是不同的。在区块链治理上有许多不同的方法,从链上民主投票到相对私人的决策。每一种策略都在开发速度和参与性之间进行权衡,这些举措无疑都会影响生态系统中的用户。

区块链具有网络效应,符合幂律分布原则——大多数用户集中在少数区块链生态系统中。这意味着,少数区块链的治理机制将为同仁树立典范。

作为交易量稳居前列、市值排名全球前三的加密货币,XRP 无疑是不容忽视的。然而,关于它的定性一直存在争议。8 月中旬,部分投资者对 Ripple 提起了集体诉讼,试图将 XRP 定性为证券。他们称,该公司的代币是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指导下未经注册的证券。

这是针对 Ripple 的一桩历时一年的诉讼的最新进展。不过这一次原告引用了美国证交会最新发布的“数字资产‘投资合同’分析框架”,并试图将 XRP 定义为该框架下的非法未注册证券。新提交的文件声称,Ripple 违反了加州的《虚假广告和不公平竞争法》,涉嫌“模糊 Ripple 的企业解决方案和 XRP 之间的差异,以及,限制 XRP 供应以进一步推动需求”。虽然目前事态还不明朗,但 Ripple 必须在 9 月 19 日之前对这份文件做出回应。

正式治理

任何分布式系统中的节点都需要保持对等状态。在区块链中,网络中的节点运行可兼容的软件,通过对分类账状态的协商一致来达成协议。当在这一点上有分歧时,区块链可以“分叉”,这可能是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主观意愿或者意外。

治理的一部分就是防止意外分叉。正如 Schwartz 所说,“没有人想看到意外分叉。这里有一个意外分叉的例子,如果 Bitstamp 和 Coinbase 在分类账的当前有效状态上存在分歧。然后突然间,我可以在 Bitstamp 购买 XRP,这时 Coinbase 会说在分类账上看不到我的 XRP。这可能是因为代码中的一个 bug 或长时间的网络中断所导致的。”即便使用相同的共识协议,也会因为意外因素改变分类账状态的协议,从而导致分叉。

可以通过确保矿工运行相同的软件来防止意外分叉。而确保这一点的最佳方法是通过代码编写的正式流程。Schwartz 将这些称为“norms (基准 / 规范)”。

这些 norms 是在代码中指定的,必须要考虑网络中的参与者所运行的代码是否与 norms 保持一致。否则他们就会加入另一个网络。

我问 Schwartz 关于 XRP 分类帐的基准时,他这样回答:

“我们有一个 norm,规定只有达到 80% 的网络信号,才能激活变更。假设只有 55% 的网络来支撑变更,然后你激活了它,其他 45% 的节点不能支持新代码,就会发生分叉。”

这是 XRPL 鲁棒性的绝佳范例。当对分类账的状态存在分歧时,80% 的共识区块会通过阻止进程从而使系统具有分区容忍性。正如 Nazrul 所定义的,“具有分区容忍性的系统可以承受任意的网络故障,而且不会引起整个网络的瘫痪”。XRP 分类账在紧急情况下会冻结,以避免在两个不同的分支上同时出现错误的进程。

为了避免意外分叉,XRPL 的另一个 norm 是“标记分类账”。每 256 个区块(XRP 称为“分类账”),矿工们就会广播他们的代码版本,以达成软件更新协议。

Schwartz 提到,“通常会发生的是,有各种各样的非正式治理正在进行,在某一时刻,会有呼吁 norms 的声音出现,以表明他们支持变更。这通常在非正式的社会共识达成之后发生”。需要注意的是,该 norm 依赖于非正式流程来确定最终结果,而软件是网络同意更新的最后一步。

非正式治理

与民族国家类似,区块链在规模上需要指引和适应现实世界。国家政策是有弹性的,可以根据经济和政治条件,在一定时间内执行或取消某项政策。

区块链协议需要每个验证器的共识,这使得向前推进变得更加艰难。这样的差异造成了区块链治理的困难,因为构建者要为他们的技术变更给社会带来的影响负责。

在区块链空间中,有众多相互竞争的非正式治理形式。相比 XRP,以太坊和 BTC 是比较好的例子。这些平台的治理机制将为未来创建可资参考的先例。

Schwartz 认为,评估非正式治理的架构的标准是,在出现严重分歧时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必然导致分叉。

需要澄清的是,治理有很多目的。我们的目标不是防止分叉,而是更好地处理可能导致分叉的情况。尽管有人声称,革命是失败政府的标志,但 Schwartz 却有不同看法:

“分叉本身并不是坏事。假设网络上的有些人只想要私下交易,而另一些人说不,我们有监管客户,不能有私下交易。一旦他们分叉,这两个网络各自将可能会有更高的价值。”

以下是两个使用不同方法处理大型区块链分叉的示例。

除了计划内的以太坊升级和硬分叉之外,还有一次计划外的 DAO 事件值得被铭记。在 2016 年,一个名为 The DAO 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通过代币发售筹集了 1.5 亿美元资金。在 6 月,The DAO 被黑客攻击,价值 5000 万美元的 ETH 被一位不知名的黑客劫走。以太坊社区的大多数参与者决定实行硬分叉,恢复钱包中被盗的 ETH 并修补漏洞。然而,硬分叉没有得到社区内所有参与者的一致认可,还有部分参与者继续在那条原始链上挖矿并交易。未恢复被盗 ETH 的原始链被称为以太经典(ETC),久而久之,其安全性逐渐降低,挖矿难度也在下降。社区的大部分参与者以及核心开发者则继续在分叉链上工作——被窃的 ETH 回到了它们原本的持有者手中——这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以太坊区块链。

第二个例子是 BTC 的分叉超越了区块的规模。随着网络得到越来越多的采用,一种学派思想也慢慢浮出水面,即 1MB 的区块大小限制了网络效用,增加了运行成本。经过一番辩论后,一群团结起来的人获得了支持,创建了 Bitcoin Classic,并吹嘘其区块规模更大。

我向 Schwartz 提到,这与 DAO 的分叉有本质上的不同,因为一帮“叛徒”离开了 BTC 网络。但他很快补充说,“无论怎样反叛,他们都不想破坏网络。他们没有背地里进行,而是尊重 BTC 规范,因为他们想要建设性的改变。”

这两个网络都主要由核心开发团队和大型采矿行动所控制。虽然网络本身是去中心化的,但它需要一个管理机构来指引。区块链的用户首先要信任代码,其次也需要信任编写和运行代码的人。

以 XRP 为例,当这项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时,Schwartz 和其他发明者将 80% 的网络经济价值捐赠给了 Ripple。我问 Schwartz 这如何影响治理,他很诚实地说:

“XRP 处于一个奇怪的位置。我们拥有的是一个仁慈的独裁者。他没有真正的权威,但每个人都听从他的意见,因为他一贯做出了良好的决策。BTC 一度也是如此,以太坊也不例外——每个人都照 V 神和 Gavin 说的做了。”

显然,交易量最大的三种加密货币都具有这种模式。

然而,XRP 分类账本身在技术上并不受制于公司。Schwartz 说:“Ripple 虽然占有系统经济价值的一大部分,但它并没有正式授权。从技术层面讲,验证器可以运行任何他们想要的软件。如果有人因为担心 XRP 会成为一种证券,并提议改变,从 Ripple 公司拿走 200 亿 XRP,没有法律杠杆阻止他们这么做。”Schwartz 希望如果 Ripple 做出这样的决定,验证器将拒绝运行新软件。但此时我们还不清楚届时将由哪个实体来管理这个“胜出”的分叉。

这种治理风格在创建大型社区方面似乎很奏效。然而,对中心化的批评是也是合乎情理的,许多人试图通过纯粹的链上治理来避免这种情况。例如,Tezos 可能使用投票机制来提议更新。一旦提出了一项修正案,它将被移入测试网,而另一项投票确认该修正案是否能够被移入主网。事实证明,这种解决方案也是可行的,但它未必能像拥有更强领导力的方案那样轻易地实现规模扩张。

所有区块链都具有某种非正式治理和一定程度的中心化。对于特定用例,拥有完全去中心化的治理并不是很重要。事实上,将这些圈子保持在小范围内,并像公司一样运作,会更有效。这些项目的目标不一定是在全球范围内扩展。

然而,当构建一种更广泛的东西时,比如一种全球各地的人们都要使用的加密货币时,去中心化提供了一条通向包容的道路,即使它无法保证能实现这一点。

从短期来看,像银行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将不会与大规模的密码无政府主义运动进行合作,而是会与 Ripple 这样的公司合作。信任一个组织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大多数用户不像思想领袖和核心成员那样投入那么多。决定最喜欢哪种治理方案,完由个人投票抉择。

综上所述,我所得出的结论是,获胜的策略是为网络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支持那些在系统中投入更多的专业矿工,以及公开与社区共享的、经验丰富的核心开发人员。在这些重大决策背后有人员支持,而不仅仅是编写代码,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是考虑到区块链用户的不断增长。在机构参与者奠定了基础的同时,更多的项目将成长并改变与世界互动的方式,就像多年前的互联网一样。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Ayush Aggarwal 作者 *DUANNI YI *翻译 Sonny Sun 编辑*Roy *排版**


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独家 | 加州伯克利区块链研究机构对话 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如需报道或加入交流群,请联系微信:VOICE-V。

评论0条

加密谷Live

简介:分享区块链领域专业、前沿、有趣的内容

专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