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CoinVoice

文 | Lance

在现有的所有区块链企业中,虎符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和探讨的商业体。它起于无声之中,发展于无声之中,在去年,一、二线交易平台甚至从没把它当成竞争对手和敌人,只认为它是一个数字货币钱包。

等到大家开始注视它时,才发现它已经完成了从钱包工具到一站式区块链资产管理平台的华丽变身,业务覆盖交易、理财、借贷、资金托管、DEX 、项目支持等各个领域。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现货交易的体量和现货交易的人数,远超二线交易平台;平台借贷和托管业务发展顺利,目前借贷金额将近1亿美金,托管商户的月流水已经超过2万个BTC;成立至今两年时间里,屡屡把握住了行业的先机。

从2018年开始,区块链行业里倒下了无数的企业和项目,其中不乏明星公司。行业低迷不振时,许多创业者和从业者都选择了离开。但虎符没有倒下,虎符创始人王瑞锡也没有一刻想过离开区块链行业,其行为背后是对区块链为世界带来庞大机会的清醒认知和笃信。王瑞锡想让虎符成为一款和用户交互感非常强的产品,用户不仅是平台的使用者,也是平台优化的参与者;他希望虎符能够不断发现被低估的优质资产,提高用户赚钱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他认为发现有价值的优质项目,才是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核心价值。他想打造出一款有许多人、许多人使用的产品——这是他高中时代就有的梦想。他相信虎符能帮他实现梦想。6月18号是虎符成立两周年纪念日,新版APP也将上线。在虎符两岁之际,CoinVoice特别邀请到了虎符创始人王瑞锡进行深度对话。我们谈了谈市场上对虎符的质疑、虎符的产品逻辑和边界、虎符赚钱的密匙、以及他的个人成长等等。

虎符的故事,仿佛在验证一个道理,一个商业体的成功,其实可以是一种必然。

以下是对话节选:

谈质疑

“我们可能没有做对很多事情,但是我们没有做错事情。”

CoinVoice:2018年至今,包括钱包、交易所在内的许多区块链项目都死掉了。虎符能活下来,是因为作对了什么?

王瑞锡:有几方面。第一、我认为区块链是未来历史中一个比较大的时间节点,它改变了现有货币的属性。所以通过这种导向来看,我们做对的第一点就是坚持,坚持我们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第二、我们在坚持做这件事(虎符)的路上,可能没有做对很多事情,但是我们没有做错事情。

区块链行业本身具有很强的周期性,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区块链产品和个人,像比特币中国,在行业的潮流中慢慢消失掉了。我们虎符整个团队,包括我在内,始终对区块链行业怀有信心。这种信心来源于我们对于历史事件、行业特性和行业未来的认知。这种信心鼓励着我们前进,也能让我们在长期的深耕中,不断增强自己的技术能力,以及找准在行业的落脚点。

CoinVoice:有人评价,你在过往创业经历中“没有一个项目做的很大,但确实挣到钱了。”你觉得这个评价中肯吗?

王瑞锡:这个评价是别人对我们所做事情的误解。

首先,我觉得项目大小并不是检验我们努力成果的标准。从我最开始做BTC导航、算力吧、到ICO平台立方投,再到做虎符钱包,再到现在虎符成为了一个一站式的区块链资产管理平台。我们团队在这个过程中,都是在不断探索用户的需求、满足用户的需求、解决用户的问题,基于此,不断推出产品。

其次,从商业上来讲,我认为赚钱或者盈利肯定是必要的,有健康的现金流,我们才有机会往前走,才能越做越好。但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并不是先想着赚钱,再去解决用户需求,这样就本末倒置了。我们是先解决用户的需求,自己先投入,当我们真正满足用户需求和痛点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赚钱。

CoinVoice:在互联网行业,很多公司在创立前几年都不怎么赚钱,比如京东。你可以接受你的项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比如两年)不赚钱吗?

王瑞锡:京东的运营策略和市场定位决定了它要不断的烧钱、但它后面也有强大的投资团队的看好和市场的信心,但是,在区块链行业,本身不存在你做了很长时间还没盈利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区块链行业很长时间还不赚钱,那就意味着,你做的事情没有解决用户的痛点和需求。肯定是不值得做的。

对比互联网,区块链处于蓝海阶段,如果是红海,做事情的格局和方式肯定跟我们现在很不一样。为什么大家都来区块链行业,因为区块链行业有暴富神话,有赚钱效应。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赚钱,怎么帮别人赚钱。

CoinVoice:非小号上显示虎符钱包的安全性较低。对此,你怎么看?

王瑞锡:我们一直专注于产品和技术方面,没有注重在类似于非小号这样的平台上的优化工作,没有向非小号提供足够完整的相应信息,以及第三方安全机构对我们的安全审计。之后这块儿工作我们会重视起来。

安全性方面:一、技术安全上,我们在开始做钱包的时候,自己做了一套托管系统,这套托管系统避开了一些交易平台、项目方常见的坑。我们解决了相应的问题,才能做到现在。此外,我们还请了一些知名安全机构,对我们进行安全审计;

二、运营和业务安全上,虎符建立已经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我们没有损失过用户的一分钱,并且帮助用户赚到了不少钱。并且,我们一直耐心没有发平台币,这说明我们业务健康程度非常高;三、团队安全上,我个人从2013年进入区块链行业,在这个行业待的时间非常长,而且没有离开这个行业,信用非常好,也深受行业里人认可。我们的团队是透明的,大家都知道虎符是我创建的。

CoinVoice:有人认为,虎符在2019年全资收购 Chaince 、OAX 两家交易所,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市场萧条,两者给虎符带来的价值可能不到1000万美元。

王瑞锡:对于虎符来说,收购这两家交易所是做的非常对的一件事,为什么?

第一、如果我们自己从钱包转换到交易赛道,需要经历非常多的坑。而收购这两家交易所,能够让虎符快速切入交易赛道。虎符的身份也能从钱包迅速转变为交易的场所。另外我们不仅是收购了平台,也收购了平台上专业的人才,以及专业人才带来的专业的做事方式和交易经验。

我们收购的人才是市场上非常稀缺的人才,是花很多钱都找不到,花很多时间也很难培养出来的人才。比如我们的联合创始人超华,就是从一线跑出来的,拥有非常丰富经验的专业人才。

第二、花重金收购这两家交易所的行为,给虎符用户传递出了我们做交易的信心和决心。

谈产品

“我们已经远远超过了二线交易平台。”

CoinVoice:虎符已经成立两年,取得的成绩有哪些?

王瑞锡:从业务板块来说,虎符已经从单一的钱包,成长为涵盖资产存储、托管(商业钱包+理财+借贷)、交易的一站式区块链资产管理平台。

数据上,虎符现货交易的体量和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很多二线交易平台。但距离成为一线平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期货交易和期权交易在6月份虎符APP新版上线之后会有一个全新的改变;平台的借贷和托管业务也发展顺利,目前我们在贷的金额将近有1亿美金。托管商户的月流水已经超过2万个BTC。

CoinVoice:虎符新版APP具体上线时间是?有哪些新的体验?

王瑞锡:今年6月底之前,6月18号虎符两周年酒会上,会公布具体时间。

视觉和心理层面,我们基本将每个大版块全部重构了。打开APP,给人第一的视觉感受就是——它是一个交易所或者说一个资产管理平台。而不再只是一个钱包。类似于支付宝,有支付功能,也有交易、理财、借贷和一些其它功能。

体验方面,我们在APP体验上优化了非常多。包括访问效率、速度和UI美观程度。用户将看到一个很优美的交易所APP。

CoinVoice:你们将如何利用两周年酒会,提升知名度?

王瑞锡:没想过要利用两周年酒会提升知名度。虎符的知名度不是靠这些东西来提升的。靠的是我们为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资产,给他们带来一些收获。

CoinVoice:虎符拓展业务边界去做交易,是因为在数字货币行业里,交易才是最赚钱的吗?

王瑞锡:交易最赚钱这点是有考虑。但交易所最赚钱的本质原因,是用户需求非常多。在满足用户的需求后,再去赚钱,这个顺序没有错。

目前区块链处于早期阶段,致使交易所仍然是行业信息、资源、资金的交汇点。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拥有可以链接行业上下游,对接用户、项目方的全面能力,做交易所顺理成章。

CoinVoice:虎符的边界在哪里?

王瑞锡:虎符没有边界。虎符的核心是交易。对交易有影响,或者是促进交易业务的事情,我们都愿意去做。

CoinVoice:虎符在交易领域有怎样的野心和目标?

王瑞锡:这个问题问的太远了。虎符现在想做的就是把交易的事情做好,把我们交易的深度和流动性做到行业的头部。我们的目标很大,但现在讲显得太空洞,还是专注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CoinVoice:你在一次采访中说,不仅仅想让虎符成为一个钱包,而是更想打造一个底层系统。底层系统具体的含义是?应该不仅限于交易平台对吗?

王瑞锡: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门槛非常高,第一个是资金的门槛,第二个是安全性的门槛。 虎符所要打造的底层系统,即行业的基础设施,首先要磨平的就是这两个门槛。要为行业用户提供一站式的资产管理服务,管理服务就是无论用户想参与早期项目的现货交易,借贷,托管服务,还是想实现资产增值,都可以在虎符找到成熟的解决方案。这是一点。

第二点,是要通过虎符自己的一套冷钱包管理系统,让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有一个资产安全保障。企业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只需要专注创建他们自己的业务模型就好。

我希望打造商业闭环,提供各个环节都令人满意的服务。帮助企业和个人成长。另外,我们在矿业和算力领域也投了一些创业公司,包括做芯片开发的公司,最近也有不错的反响。在海外这块儿,我们和海外很多知名机构,对冲基金,以及大的交易平台,也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CoinVoice:距离底层交易系统的目标,你们实现了几分之几?

王瑞锡:目前还是初级阶段,实现了20%到30%。未来想象空间非常大。

CoinVoice:虎符是否会接受外部投资占股? 

王瑞锡:愿意接受,但不迫切,有的话可以谈,没有的话就算了。毕竟交易所还是赚钱的。

CoinVoice:是否接受占大股?

王瑞锡:不接受。

团队

让团队每个人能在这个行业里面,获得更好的回报,不仅是金钱,还有荣耀。

CoinVoice:虎符的团队规模是?成员背景?

王瑞锡:70多人。大多出身于金融机构(银行)或者是名校生(北大、清华、港大),要么就是在行业里从业时间比较长的人。对行业的历史背景,对行业的特性会比较了解。

CoinVoice:这些本身就很优秀的人,需要在工作上调动积极性吗?

王瑞锡:我们的管理方式是放权。目前由各个负责人负责各个板块。每天每周都要沟通。虎符团队效率高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们大家有共同的理念,有共同的价值观。当然现在我们还是一个小团队,这样管理没问题,团队再扩张后,可能就需要匹配完善相应的管理制度。

CoinVoice:所以虎符的价值观是?

王瑞锡:帮助员工成长,推动区块链健康发展。让团队每个人能在这个行业里面,获得更好的回报,不仅是金钱,还有荣耀。

CoinVoice:现在不少企业对员工的年龄比较敏感,比如不要35岁以上的人,虎符是否如此?

王瑞锡:从过往的用人经验来看,年轻人确实更有活力,但不稳重。年龄大的人相对稳重很多。我们一般会根据不同岗位选择不同的人,比如运营、技术岗对年龄限制高一些,但是做财务和管理工作,还是要稳重一些更好。

自我认知

“无论干什么都要争一口气。”

CoinVoice:你曾经帮助警方破获过GBL虚拟货币诈骗案,并因此被央视采访。在做这些事情之前,有没有担心过自己会遭到诈骗方的报复?

王瑞锡:当时没有担心,只是单纯的觉得是一件比较有荣誉感的事情。后来,听说他们被判了几年要出来了,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担心没有什么意义。每个人做错事情,得承认和改正,才能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如果不改正而是选择报复的话,我也只能是尽量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CoinVoice:你少年时代,比如高中时期的梦想和理想是什么? 

王瑞锡:我的梦想是做一款好产品,让所有人使用。因为我从小很喜欢拆东西、研究东西。高中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自己能够作出一个很好产品,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儿。 

CoinVoice:你的性格特点是什么? 

王瑞锡:偏执,有时候,会很矛盾。选择做一件事,还是不做一件事,经常会考虑很多。

CoinVoice:这种矛盾的性格需要被优化吗?

王瑞锡:不需要,矛盾有时是会束缚自己。但在否定自己的过程中也会产新的观点,再不断去验证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这样反复考量作出的决策大概率是正确的。最起码不会是错误的。

CoinVoice:你的个人爱好是什么?

王瑞锡:游泳、德扑。

CoinVoice:减压方式是什么?

王瑞锡:在家陪陪家人。尤其结婚有孩子之后,感触更深。

CoinVoice:人生中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王瑞锡:父亲。他教会了我无论干什么都要争一口气,都要做好。

CoinVoice:最近有没有感悟到什么新的认知?

王瑞锡:最近虎符上了非常多的项目,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对于交易所的理解,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本质上,交易所的核心价值在于价值发现——发现有价值的项目。传统证券交易所是发现更有价值的公司,让大家去买卖,去投资,所以虎符的意义也一样,在于不断发现被低估的优质资产,提高用户赚钱的规模效应和聚集效应。

另外,是要注重和增强平台和用户的交互。如果用户有什么需求,我们能立马去做,并且能够做的很好。用户就会觉得自己不仅是平台的使用者,也是参与者,能让用户更有成就感。平台和用户就变成了一体的了,用户粘性更强。

CoinVoice:对于比特币价格走势,有怎样的预测?

王瑞锡:比特币在2021年将达到10万美金。

CoinVoice:你真的这么认为?

王瑞锡:比特币从几千涨到八千,从八千再跌落到低点的时候,大家其实已经不相信比特币会再次超过八千。但是正向的黑天鹅事件还是发生了。疫情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对世界经济很大打击。但是我相信,当人类共同度过这个难关的时候,经济一定会有非常大的突破。比特币将随着经济周期大幅反弹。此外,各个国家的通涨也在影响着比特币的走势。所以我个人大胆预测,比特币在2021年会达到10万美金。

———–

©本文为CoinVoice优质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转载请添加微信【coinvoicetop】。CoinVoice(链声)- 关注金融科技新变量,提供原创、优质、深度的区块链和新金融科技资讯,传递新金融科技价值,致力于服务全球金融科技创新者。

来源:CoinVoice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