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长春背后的博弈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迎来了新任掌门人,央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正式担任所长。

自前任所长姚前担任中证登总经理后,这个位置一直处于空缺状态。过渡期间穆长春带领的央行数研所工作进展顺利,他的履新让人们相信,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近在咫尺。

对数字货币的控制权,正成为主要国家之间竞争的新焦点。英国开始要去美元化,中国已经在抢占着制高点,瑞典试图打造领先的的“数字现金”社会……

只是,美国会束手就擒吗?

缘起

最早的数字货币理论由DavidChaum于1982年提出,这种名为E-Cash的电子货币系统基于传统的“银行-个人-商家”三方模式,具备匿名性、不可追踪性。2008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的概念,即一种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可以让交易双方在第三方(例如中央银行)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转账。

央行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行、国家信用支撑,与法定纸币和硬币完全等价、完全法偿的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的概念最早由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本·布劳德本特于2016年提出,目前大多数主流国家央行均已采用此称谓。

由于货币市场的演变和进化与信息技术的发展息息相关,现有的货币体系以及其技术支撑和运行逻辑,已经很难满足市场对监管、效率、便捷、网络化交易等需求。

任何国家的央行往往都垄断着货币的发行权,私人数字货币将削弱货币政策有效性,威胁金融稳定,倒逼货币当局开始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政府而言,央行发行数字货币,除了取代纸币现金流通,还可以保留货币主权的控制力,更好地服务于货币政策,维护央行控制的本质职能。

对数字货币的控制权,正成为主要国家之间竞争的新焦点。但各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考虑的重点显然不同,各怀心机:

美联储考虑的无疑是延续美元霸权,继续维持美元的绝对垄断权;瑞典央行考虑的是技术、法律和安全问题,成为第一个完全使用“数字现金”的社会;中国如果能够在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监管等领域的技术层面抢占制高点,那么将在全球货币数字化大潮中拥有不容忽视的发言权,这无疑会极大地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

数字货币首先是技术。它解决了过去不依赖第三方就解决不了的信任问题;数字货币其次是商业,可以用来改造生产力关系,改造产业结构等等;最后,数字货币是政治,也就是它的去中心化的理念和货币主权的重新排序。

如今,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已开始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展开研究。比如加拿大央行的研究人员近年来发表了多篇工作论文,探讨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对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影响。英格兰银行于2016年8月发表工作论文《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宏观经济学》,首次从理论上探讨了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可能带来的影响。

毫无疑问,在加密世界之外这个广袤的主权国家体系内,各国中央和货币当局处理数字货币发行和经济运作的方式,将决定全球市场的走向。

人们甚至有理由想象,当前由美元主导的法定货币霸权的命运,也可能改变。

以下是世界各国对于发行数字货币的态度以及理由:

失衡 

英国央行行长卡马克·卡尼(Mark Carney),8月23日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发表上演讲时,敦促全球央行应联合起来从创建多极化的储存货币系统,呼吁打造加密数字储备货币,以结束美元主导,降低潜在风险,将削弱美元溢出效应视作长期性目标。

“尽管全球经济正在重新排序,美元却仍和布雷顿森林协定崩解时一样重要。新兴经济体占全球经济活动的份额从10年前金融危机前的约45%升至60%。但使用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仍占到总数的至少一半,是美国在全球进口占比的五倍,因而许多国家都有可能被美国的经济动荡所殃及。”

卡尼还提到目前金融体系中的问题正在鼓励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政策。他警告称,以往当均衡利率处于极低水平时,根据过往经验,极低通胀率伴随战争、金融危机和银行业体系的剧变。

现代货币体系并非一成不变的,它至少历经了三个阶段:

  • 国际金本位制:十九世纪中期开始盛行,黄金为本位币,每一货币单位价值有相对应的含金量。1929-1933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导致了金本位的崩溃,大萧条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后推手;
  • 布雷顿森林体系: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也是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但此后多次爆发美元危机和美国经济危机,尼克松与1971年8月15日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12月,以《史密森协定》标志,美元对黄金贬值,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至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名存实亡;
  • 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率先成为不再受黄金约束的纯粹纸币,完全基于国家信用,具有铸币权的央行地位急速上升。1980年广场协议导致了日本“逝去的20年”,1999年元旦欧元正式发行,人民币也在不断国际化。

布雷顿森林体系所确定的世界货币体系从1944- 1971年,不足30年;而从1971年算起,当今的货币体系,也不过48年历史。

当下的货币体系在过去对全球经济不可替代的贡献。金银货币时代,金银的产量一般低于经济增长率,这被视为那个时代经济增长相对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信用货币制度的实行突破了货币生产的瓶颈,助力现代经济的突飞猛进。

但是,随着历史的推移,这个货币体系的问题也在积聚。它带来了通货膨胀和货币超发问题,它加剧贫富差距和不平等,它与持续不断的周期性金融危机有着强关联性。

对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而言,其法币在世界货币体系的话语权微乎其微。更不要说被巨额通货膨胀的深受其扰,甚至导致国家信用破产的。典型的就是通胀率即将突破百分之1000万的的委内瑞拉货币。

同样由于其货币在国际上话语权微弱和外汇不充分导致毁灭性结果的,还有1997年7月由于泰国放弃固定汇率制,在金融大亨索罗斯狙击下产生的亚洲金融风暴,导致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几十年来积存的外汇化为乌有,对国家和人民的各个层面产生巨大冲击。

亚洲金融风暴波国家及地区 

重塑?

今天距离人类史上最大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已过70多年。大范围的武装战斗也许已经落幕成为历史,但争夺资源和话语权的矛盾永远不会消失,只是这一次,没有硝烟。

过去,捍卫美元的最强悍武器是美军。在军队加持之下,通过石油载体,让美元流通全世界。可是他们也遇到了难题——美国经济繁荣遥遥无期,美元+美军也是回天乏术。

80年代末加息,让西欧失去了5年,日本进入了沉寂的15年;90年代末加息,让韩国和东南亚国家爆发金融危机,经济萧条十余载;不过这次对美国情况并不乐观,2015年美联储开启这一轮加息消息带来的是美股暴跌。

美元威力大减,货币政策功力不及当年。看看特朗普上台之后这一阵折腾,尤其是针对我们的贸易战,就知道美国政府背后的资本家有多着急。

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 (Ray Dalio)在其8月28日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当前存在三种重要力量:

  • 长债务周期的终结,央行可刺激的空间有限
  • 巨大的贫富差距和政治极化,带来内部的各种矛盾
  • 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与现今的超级大国美国存在冲突,世界秩序正在面临重塑

而驱动经济和市场有四个重要因素:生产力、短期债务 / 商业周期、长期债务周期、政治(国内与国际)。

这些因素很有可能导致不久后将到来的经济下行以及连锁黑天鹅事件,而经济下行是在当前世界货币体系和资本主义主导的经济环境下,不可避免的周期性运动。

经济周期的变动加上数字货币的革新,一点点机会都会令人兴奋。

数字货币似乎给各国提供了一个机会。但不得不提醒的是,美国布局早有先招。这与我们看到美国当局狙击Libra、严格监管的表象出入很大。

2018年9月,美国政府批准了两种稳定货币Gemini Dollar和Paxos Standard,每1个代币兑换1美元——这个策略又准又狠——无需任何举动,只需建立规则。这是美元向数字货币迈进了坚实的一步。

而且,他们的进程是多方位、立体的。美国证监会、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T)对比特币ETF的态度也逐渐开明,“期货会使(比特币交易)市场更成熟、更健康,”CBO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Concannon表示。

最新的消息是,美国政府正在为数字货币制定一项全面的战略。

“许多这类计划都涉及到比特币和其他密码货币,但是它们并不是通过传统的金融体系流动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RodRosenstein说,我们现在正在与网络犯罪工作组合作,制定一个全面的战略来处理这个问题。

全世界需要担心的是,原来以为加密货币是来革美元的命,可能会成为美元的护国军。

CoinVoice原创,作者:李逍 /苏田,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56236.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