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分析以太坊排名前 10000 的地址后的 32 个发现》(32 Findsing From Manually Analyzing Ethereum’s Top 10K Wallets)
撰文:Adam Cochran
翻译:SIEN

以太坊排名前 10000 的地址中,第 10000 名钱包的余额也达到了 748.16ETH,排名第一的是交易所的钱包,达到 348 万多个 ETH,占以太坊总量不到 3.2%。以太坊的资产分布具有较大的分散性。那么,这些前 10000 名地址中,可以挖掘出什么秘密?本文作者是 Adam Cochran,给我们展示了这些鲸鱼地址背后的行为模式,很有意思。本文由蓝狐笔记的「SIEN」翻译。


我研究了排名前 10000 的以太坊地址,以了解其流动性、获利能力、市场操作、以及鲸鱼用他们的钱干什么。

发现 1:排名前 10000 的地址中有多少 ETH

  • 前 10000 地址拥有 9170 万个 ETH
  • 前 1000 地址拥有 7070 万个 ETH
  • 前 100 地址拥有 3780 万个 ETH
  • 前 10 地址拥有 1660 万个 ETH

大约有 17% 的 ETH 由 10 个地址持有。有些「极大主义」者会说,这比例太高了,说明了「预挖」和中心化控制。(蓝狐笔记:这里所说的「极大主义者」是指加密社区中只支持比特币的铁杆粉丝)

但,这距离真相还很远。原因是,让 ETH 的分布看上去如此集中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是智能合约。跟其他代币不同,ETH 实际上因为某种用途而被使用。

为了达到这一点,让人们将资产存入智能合约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而这通常是以一种无须信任的方式实现的,这意味着用户依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资产。

wETH 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在其中存放 ETH,目的是得到 Wrapped ETH 用于标准 ERC20。(蓝狐笔记:wETH 是包装过的 ETH,由于 ETH 是以太坊上的原生代币,它并不符合 ERC20 标准,将 ETH 包装之后,就变成了符合 ERC20 的标准,之后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平台跟其他代币进行直接的交易)智能合约的使用让 ETH 的分布显得「扭曲」,让它看上去显得不公平。如果我们移除智能合约且只关注交易所、个人和基金呢?

发现 2:ETH 的分布

当移除智能合约后,分布现在成了:

  • 前 100 的地址拥有 2640 万个 ETH
  • 前 1000 的地址拥有 4250 万个 ETH
  • 前 10000 的地址拥有 5720 万个 ETH (56.7%)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极大主义者」喜欢说 ETH 比 BTC 更集中,且其爱西欧是「70% 的预挖」。但是,当我们直接比较 BTC 和 ETH 的分布时,会是什么情况?

  • 前 10000 的 BTC 地址拥有 1054 万个 BTC (57.44%)
  • 前 10000 的 ETH 地址拥有 5720 万个 ETH (56.7%)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就个人持有者而言,以太坊跟比特币一样平均分布。如果跟其他网络相比较呢?

  • XRP 16 个地址持有 55.2% 的 XRP
  • LTC 300 个地址持有 54.3% 的 LTC
  • Tron 1031 个地址持有 51.1% 的 TRX

这意味着,就发行权益而言,以太坊和比特币处于同一水平。且没有其他代币达到这个量级的分布水平。(蓝狐笔记:这一点貌似不完全对,欢迎熟知其他代币情况的同学指正)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发现 3:有多少 ETH?

跟大多数人一样,你可能会想,共有 110,696,890 个 ETH。从这一点你就开始犯错了。

大多数链上自动计算仅考虑已经产生了多少个 ETH。它们无法计算有多少 ETH 已经丢失或无法访问。这样的工作只能手动操作。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我们确认至少有 620 万个 ETH 被确认为销毁或丢失,另外 380 万个 ETH 也可能丢失或销毁。这意味着大约 9% 的 ETH 已经无法获取,实际上流通的 ETH 大约只有 1 亿个。

这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是当我们谈论 ETH2.0 分片收益时,这就变得「真的」很重要。ETHHub 的优秀团队为我们提供了一张不错的图表,可以根据 ETH 验证量来查阅抵押的收益。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当达到 1 亿质押量时,它降至 GIC 利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这会导致 ETH 的流动性极低。我们知道大约 6500 万 ETH 是「活跃的」。我们可以从交易所热钱包中移除 2600 万 ETH,并假设另外 20% 的 ETH 活跃在合约和支付中。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将 ETH 量降至 7620 万。

我们也可以移除 610 万个销毁了的 ETH,380 万个可能丢失了的 ETH,还有 170 万个锁定的 ETH。但是,冷钱包呢?交易所有强大的冷钱包存储,大多数交易所并不采取部分储备方式。

然而,由于权益质押代币的奖励,这些可能会在 ETH 2.0 下发生改变。

让我们假设一些主要的交易所将保持全部储备,而一些相对次要的交易所将不保持全部储备。我们假设 80% 的冷钱包资金依然保持冷钱包状态。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再次移除 2000 万 ETH。

这将留下 4460 万以太坊,将来可用于进入抵押的资金。但这是绝对的最大数量。

那么,我们如何来估计将会有多少 ETH 被抵押?我们以 ETH 的分布为基础,通常在技术上来看,我们使用分布的模型,它稍微适合于标准分布。它来自于一种跨越鸿沟的理论。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基本上,这意味着我们希望采用新技术。

  • 2.5% 的创新者
  • 13.5% 的早期采用者
  • 34% 的早期大多数人

这些浪潮最终取决于产品的成熟度。

很难计算这 4460 万个 ETH 中有多少会进入每个阶段。因为跨越鸿沟的比例并不基于 ETH 余额。它基于持有人的数量——这不是标准分布。但是,可以进行粗略估计。

  • 2.5% 将是 115 万 ETH
  • 13.5% 将是 600 万 ETH (总计 715 万 ETH)
  • 34% 将是 1510 万 ETH (总计 2230 万 ETH)

因此,我们可以估计:

  • Phase 0 早期的质押收益将会是年化 17%-20%
  • 一旦质押服务更强大更普通,它会降至 6%-8%

蓝狐笔记:蓝狐笔记预计早期质押收益为 17%-20% 的时间不会太长,这个收益会导致很多闲置资金的进入,只要收益超过 5%,质押的动力已很强大了。不过有一种情况会阻碍其质押,就是 ETH2 代币是否可以转移或交易。不过其流动性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解决。

一旦 ETH 2.0 推出且可交易,则会稳定在 4-6% 左右。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些早期的收益并没有计算 EIP-1559 的销毁,或 ETH 价格的上涨。如我们所知,ETH 2.0 推出将会导致一些重大的价格变动。(可参考蓝狐笔记之前发布的文章《ETH2.0 将创造经济转变的七个理由》)

因此,我猜想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发现 4:ETH 2.0 开始时的质押收益可能在 12%—17%+

就是这样。(蓝狐笔记:从蓝狐笔记角度,作者低估了参与者的热情,尤其是大资金持有人的热情。)

发现 5:ETH 异常活跃

排名前列的 ETH 地址中,64.53% 都是活跃的,这意味着它在过去 30 天内曾在交易所交易或消费过。

  • 14.02% 存放在冷钱包(闲置 1 年以上)
  • 9.71% 处于闲置状态(31-364 天没有活跃)
  • 1.76% 被锁定在时间锁合约中

乍一看似乎并不令人震惊,但可以将其与所有其他以太坊地址的统计数据进行比较。其中 54.39% 地址是不活跃的(1 年以上),39.93% 的地址是闲置的,只有 5.68% 的地址是活跃的。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我们的第四个发现。

发现 6:鲸鱼活跃并且在成长

这意味着鲸鱼账户在这种低迷的市场中非常活跃,并且他们中的很多账户在积累。在过去 6 个月中,现有鲸鱼的头寸增加了 4% 以上。(5.5 亿美元)

这可以跟去年流入到比特币的大约 6 亿美元的新资金相媲美。但是,对于以太坊,这只是发生在鲸鱼的账户上,且仅在过去 6 个月内发生。鲸鱼们喜欢 ETH 和 BTC。没有其他代币有这种级别的资金流入量。

但或许更重要的是:

发现 7:新鲸鱼的涌入

在前 10000 名中有大量新钱包地址,他们在法币入金交易所有第一次交易,这些交易所服务于大量用户(大多数在 Gemini、Kranken 以及 Coinbase)。

这些新地址通常购买 100,000 到 250,000 美元价值的 ETH,且在前 10000 名地址中,他们大约占据了 6% 的比例。或者说,在过去的 6 个月他们大约产生了 1 亿美元的购买 ETH 的新资金。

让我们重复一下,在过去 6 个月,鲸鱼购买 ETH 的新入资金超过 6.5 亿美元。这意味着,在过去 6 个月,鲸鱼购买 ETH 花费的资金超过去年购买 BTC 的流入资金。(蓝狐笔记:这 6.5 亿资金中,1 亿资金是更靠谱的新流入资金。而 5.5 亿资金属于旧地址的新增头寸,它可能源于用户用自有资金的购买,也可能从市场上通过交易、借贷等方式赚取,所以,不能完全算作为新资金)

发现 8:交易所被当作为钱包

当前,存入交易所的 ETH 达到 3360 万个(蓝狐笔记:大约占 ETH 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只有 1370 万存入冷钱包,其余大部分在热钱包中。这意味着交易所冷钱包存储比例大约只有 40%。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但是,其中有一些赢家和输家:

发现 9:用冷钱包存储 ETH 最多的交易所

BitFlyer、Gate.io、Coinbase 以及 Kraken 具有最大的冷热钱包存储比例。最高的达到 78% 的冷钱包存储。他们不会冒险使用用户的加密货币。

发现 10:较少使用冷钱包存储的交易所

另一方面,Yobit、Poloniex、Bithumb 过于依赖于热钱包。最高的达到 91%。

发现 11:Poloniex 冷钱钱包比例变化

当 Circle 购买 Poloniex 时,他们将资产转移到更好的冷钱包存储,且拥有强大储备。后来 Poloniex 被 TRON 接管,似乎冷钱包比例下降,只是部分储备。

发现 12:多数 ETH 不在卖出中

当前,交易所中要卖出的 ETH 只有 1950 万个。即便有 3360 万 ETH 存放在交易所中,也只有 58% 在卖出状态。因此,鲸鱼们在吸货,而不是在卖出。

对比一下,当 ETH 价格上涨超过 25% 时,历史上该数字比例超过 75% 以上。而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ETH 涨幅超过 50%,而卖出比例低于 80%。

鲸鱼们饿了。

发现 13:无人认领的财富

前 10,000 名中,347 个创世地址从未认领其爱西欧购买的 ETH。这些废弃的资金有 170 万个 ETH,大约价值 3.4 亿美元。

可能还有其他无人认领的长尾创世钱包地址。但是,如果这些资金用来权益质押,每年可以产生 500 万美元以上的收益。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也许以太坊社区值得探讨一下在 ETH 2.0 上分叉这些无人认领的资金,然后进行抵押,用这些收益进行社区项目的资助。

发现 14:创始人的耐心

提到创世钱包,大多数 ETH 创世成员依然持有其大部分资金。平均而言,在其创世钱包中,开发者和创始人依然持有 56.4% 的 ETH。

其中只有两个排名靠前地址的创始成员大量出售了 ETH。这两种情况,都是为了给收入遭遇困难的加密业务提供资金支持而出售的。

此外,至少有两个创始团队成员从未动用其创世受赠的 ETH。

Vitalik 呢?

发现 15:V 神对以太坊是真爱

  • Vitalik 最高时可能拥有大约 63 万个 ETH。
  • 其中至少 54,856 个 ETH 被他个人捐赠给外部实体。
  • 在 2018 年前他卖出了 167,000 个 ETH。
  • 他在 EthDev 中又投入 50,000ETH。
  • 35,000 个 ETH 用来资助其他生态项目。

这意味着 V 神在过去 5 年只卖出其持有的 26% 的 ETH,其中大部分都是在 ETH 价格较低时售出。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另外一方面,他至少捐赠了其 21% 的 ETH 用来支持生态系统,其余的他继续持有。这打破了以太坊是其创始人骗局的叙事。

V 神持有最多 0.9% 的 ETH。他每卖出一个 ETH,同时他也向生态系统捐赠了大约同等的资金。

这表明 V 神相信以太坊的愿景,他没有用它来进行快速致富的计划,而是把资金用在他说的地方。但是,也许最重要的是,几乎所有以太坊创始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发现 16:创世地址持有人的耐心

在排名靠前的认领过的创世钱包地址中,仍然有 97.4% 的人持有其最初购买的 ETH 的 75% 以上。

这些人也是 ETH 的纯粹主义者,其中 97.4% 的人从未购买过其他任何代币。

发现 17:在这些 ETH 创世地址中,排名前列的其他代币

在创世地址 & 前 250 个人账户地中,我们看到的其他代币主要是 ANT, BAT, ENG, ENJ, GNO, GNT, HOT, KNC, LINK, MKR, MLN, OMG, POWR, QSP, RDN, REN, REP, TKN, ZRX。在所有情况下,这些代币仅由 1-2 个地址持有。

发现 18:平均持有余额

在排名前 10000 的钱包地址中,持有的平均余额为 9170 个 ETH (大约 180 万美元)。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由于交易所带来的偏差。中位数为 1672 个 ETH (大约是 33.4 万美元)。

发现 19:ETH 就是货币

1620 万 ETH 处于「活跃」流通状态,这意味着它在过去 90 天通过了支付处理器、支付网关或者智能合约(不包括交易所或多重签名)。

这意味着 ETH 实际上被「大量」用作为货币和 gas 费用。跟比特币相比,有 57% 的比特币超过一年从未动过(从 2015 年以来从未移动的比例有 21%)。

在过去两年中,只有 0.36% 的比特币通过支付处理器。当讲到货币,ETH 在交易的使用上超过比特币的 440 倍。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ETH 就是货币。直白、简单和可转发。

发现 20:矿工屯积

奇怪的是,矿工开始屯积。在过去 6 个月,矿工累积了 115 万个 ETH,大约价值 2.3 亿美元,且他们从未售出。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很奇怪,因为矿工在其挖矿业务中承担了沉重的成本,因此他们几乎很少屯积 ETH。

我们从未见过增长如此迅猛的矿工屯积 ETH 的需求。看起来,随着 Phase 0 推出的临近,ETH 矿工正在准备将挖矿业务转为 Staking 业务。

这将降低矿工的成本。但是,一些矿工持续大量卖出,可能表明他们未来不会成为权益质押者。似乎只有大约 20% 的矿工在屯积,但他们的屯积很激进。

这可能意味着大约 80% 的矿工会转向其他 PoW 链。这对于 ETH 的兄弟 ETC 来说可能是好消息。

它也意味着,如果我们能够让用户轻松地在低端硬件上托管自己的节点,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进一步改善分散性。无论何种方式,矿工都看好 ETH 的未来。

发现 21:交易所的 ETH 存储爆炸式增长

在过去 6 个月,交易所每日 ETH 存入量增长了 5 倍,从每天 11,000 攀升至超过每天 55,000。

通常来说,这是熊市或大规模抛售的主要早期指标。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相反,这些卖墙被鲸鱼们消化。尽管存入量增长了 5 倍,ETH 价格却反而上涨了。

这意味着,大投资者对 ETH 充满信心。

在过去三次,我们可以看到,当交易所在一个月内存入 ETH 增长 4-5 倍,会导致市场价格跌幅超过 40%。

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出现相反的情况。目前,市场上显示出主要的积极情绪。

发现 22:有人玩控市场

至少有 12 条鲸鱼,跟一些交易所合作,似乎在操控市场。

他们的攻击如下:

首先,我们看到做空 ETH 的人数在增加。通常是从 BitFinex 开始,然后扩展到 BitMex,最后扩展到其他交易所。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些鲸鱼在几天内开始向 BitFinex、Coinbase、Kraken、Bitstamp、Bitflyer 等发送批量交易。他们重复进行小额交易,因此像 WhaleAlerts 这样的系统不会监察到其转移动向。

然后,市场突然全部大量抛售。他们从其巨大的做空中获利,然后再以较低的价格回购。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一旦完成,他们将交易分批次返回其地址。

他们有时需要两个多星期时间才能将其 ETH 迁移回去。他们带着利润回去。通常来说,在他们抛售之后,这些钱包会花费 4-6 周时间持续购买新 ETH。

真正有趣的是,BitFinex 冷钱包似乎会经常(大约 40% 的时间)参与这种抛售,鉴于冷钱包很少移动,这让人惊讶。

发现 23:BitFinex 曾动用用户资金对 ProgPoW 进行投票

BitFinex 从其热钱包中提取 117 万 ETH 到冷钱包,以 参与对 ProgPow 的投票。只有大约 300 万 ETH 参与了投票过程,这意味着,BitFinex 代表了 40% 以上的投票。而且,还不是围绕 ProgPoW 进行的唯一投票操作。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围绕 NVIDA 和 AMD 的指责漩涡,以及 GPU 数据中心为 资助 ProgPoW 提供帮助

毫不奇怪,我们确认了 36 个其他冷钱包地址,这些地址对 ProgPoW 投赞成票,然后再次闲置。这证实了多数人的怀疑。

社区并不想要 ProgPoW。自私的大团队想要 ProgPoW。

发现 24:Coinbase 的隐身

最能掩盖交易的交易所其实是 Coinbase。他们增加了新钱包,并在所有对外交易中混合使用了资金,这使它难以识别。

我们能够轻松地辨别来自所有其他交易所的 80% 交易的来源和目的地。只有 Coinbase (以及 Tornado.cash)让它变得难以识别。

发现 25:大玩家正在买入

我们还可以看到,跟大玩家相关的钱包,例如 JPMorgan Chase、Reddit、IBM、Microsoft、Amazon 以及 Walmart。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些钱包中 100% 在积累 ETH。

目前还不清楚其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它在公司结构中处于什么位置,是否为公司的正式计划。

但很显然,在这个价格点上,它们的积累正在增长,且以某种方式押注 ETH。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发现 26:财富 = 耐心

在过去三年中,那些净资产增长最快的鲸鱼都是有耐心的人。

他们总是很少卖出其 ETH。

他们也从未在爱西欧上购买过代币,他们总是等待代币上市后几个月,直到其价格下跌。

发现 27:谁是 ETH 的最大憎恶者?

有很多反对 ETH 的言论。

其中很多来自于 BTC 的极大主义者。但是,虚假信息从何而来?

一些鲸鱼的地址帮助我找到线索。

首先,我映射了地址移动和跟 ETH 相关的推特数量以及推特情绪。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负面的 ETH 情绪偶尔会导致价格下跌。

这是「吓跑弱手」,其中大多数都是 ETH 的新手,他们没有充分的信息,可以用来忽视这些虚假信息。

然后,我注意到,在这样的抛售后鲸鱼的买入行为激增。

这就说得通了。鲸鱼将资金转入交易所,并在市场下跌时,买入更多 ETH。

但是,这才是变得真正有意思的地方。

在反 ETH 推文(推文量和负面情绪飙涨)猛增之前,有多个地址将 USDC、USDT、DAI 以及 Paxos 转入交易所。

大多数鲸鱼地址都在情绪高峰后转移资金,仅响应这些高峰的 8%。但是,在情绪转变之前,一些地址(似乎亚洲和欧洲之外的地址)就开始转移资产,几乎从不失败。

这些神奇的地址似乎多久预测一次负面推文的增加?

大约有 86.7% 的时间 ……

你无需成为数据科学家就可以意识到高度的相关性。现在,并非所有这些负面情绪上升都会有效地推动价格变化。

事实上,它能起作用的不到 7% 的时间。但,一旦它起作用,它就很有效果。

而且,这些鲸鱼总是以某种方式神奇地捕获到它。这可能表明这些地址实际上是在资助这些 ETH 的恐慌 , 或通过机器人进行散布,以便于他们进行积累代币。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这听上去是件坏事。但是,如果黑以太坊项目的多数资金来自哪些试图以更好价格参与项目的人,那么,这其实说明了 ETH 项目的质量和未来。

就其价值而言,我(到目前为止)不相信任何反 ETH 的 BTC 的极大主义者参与了这种操纵。他们更有可能进行匿名打赏 / 资助,且机器人会转发他们的情绪。

但是,这是我计划进一步研究的事情。如果一些顶级的 BTC 极大主义者得到 ETH 资金的资助,这会是充满讽刺的事情。

发现 28:创世地址跳房子

平均而言,距离创世区块大约只有 12 笔钱包交易。它等同于以太坊的「六度关系」。

发现 29:耐心的矿工

在前 10000 的地址中,只有 8 个地址不是来自创世地址且没有转移。他们是 8 位矿工,他们通过早期挖矿积累了财富。

所有都是活跃的钱包,且似乎对卖出不感兴趣。

发现 30:美味的 DeFi

在排名前 250 的钱包中,只有 TokenSets、Tornado.Cash 以及 Maker 被个体拥有的钱包使用。

在排名前 10000 名地址中,我们也可以发现 Uniswap、Aave、Bancor、Compound、Kyber、Loopring、Nexus Mutual、Melon 以及 Augur 的地址。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到目前为止,在排名前 10000 的钱包中,只有不到 6% 的人使用了 DeFi,这意味着 DeFi 仍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DeFi 锁定了 8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部分来自个体的小微钱包。

等一等鲸鱼的到来!

我们分析以太坊前 1 万个地址后,有了这 32 个发现

发现 31:让 DeFi 加倍

尽管参与 DeFi 的鲸鱼还不多,鲸鱼参与 DeFi 的 ETH 数量在过去 6 个月翻了一倍以上。他们在所有上述项目中增加其头寸,除了 Loopring、Melon 以及 Augur。

发现 32:看涨

最后,对于以太坊来说,一切都非常看涨。

结语

  • 鲸鱼在增加其权益份额。
  • 新鲸鱼正在涌入。
  • ETH 比 BTC 更适合交易。
  • 跟 BTC 相比,流入 ETH 的资金更多。
  • ETH 量比你想象的要少。
  • 第一轮可参与权益质押的 ETH 量不多。
  • 早期的质押回报可能高达 17%。
  • 鲸鱼在积累代币。
  • 反对者在积累代币。
  • 矿工在积累代币。
  • ETH 跟 BTC 一样去中心化。
  • ETH 创始人依然持有他们的大部分 ETH。
  • V 神每卖出 1ETH 就会向生态系统捐赠 1ETH。
  • 即便是那些让市场产生恐慌的人,反对 ETH 或卖空 ETH,其目的也是为了买入更多的 ETH。
  • 只有少数鲸鱼在使用 DeFi。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 使用 DeFi 的鲸鱼正在快速增长其持有量。
  • 万物皆向 ETH。
来源:蓝狐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