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臆想:央行发个币就能弯道超车了吗?

数字货币的治理,已经是棋差一招。
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庙堂里会有高人,在做着更高明的布局。
央行数字货币带来了一线曙光,多少人弹冠相庆。
只可惜,这可能是被我们低估了的一个战场。

01 诡道

兵者诡道也。对于货币战争这个主题,其能演绎的故事远比坚船利炮带来的战火更令人惊心动魄。远有日本几十年的失落,亚洲四小龙的陨落,东南亚危机,近有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战,以及背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运用。
美国首次开始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摩擦升温,人民币汇率走低……在当今世界的金融格局中,美元中长期仍占据着绝对的霸主地位,人民币国际化虽有成绩,路远且险。
比特币打开一扇窗,数字货币降临,对中国是机遇还是一个更大的灾难?中国政府决策层早已有所筹谋。与对ICO 的禁止和数字货币交易的严管态度不同,央行数字货币DC/EP(digitalcurrency数字货币;electronicpayment电子支付)的研究是从2014年开始的,已经持续了五年。
只是前四年不温不火,但从去年开始,整个研发团队就开始996了。央行方面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上面一声令下。
中国突然加快央行数字货币节奏的原因很简单:全球主要央行都在涉猎数字货币的研究,比如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星辰计划”,美联储和“狭义银行”的纷争,尤其是被华盛顿邮报大肆炒作了的美联储币……
与对Facebook发行Libra(天秤币)的谨慎拒绝态度不同,美国政府对于推出官方数字货币、稳定币的尝试一直在进行,美国证监会、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T)对比特币ETF的态度也逐渐开明,“期货会使(比特币交易)市场更成熟、更健康,”CBO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Concannon表示。
去年9月12日,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批准发行由两家区块链公司——Gemini信托和Paxos信托发行锚定美元的稳定币。这是美国向数字货币迈进了坚实的一步——当稳定币锚定美元,美国收下的不仅仅是数字货币市场的韭菜,他们也可以随心所欲薅各国政府羊毛。
TokenClub研究院发布稳定币研究报告称,点对点的价值传输对于外汇管制的冲击是决定性的,因为目前尚且无法通过技术手段阻止通证在地址间的流通。在区块链世界,得Token者得天下。
借助这种技术,美国对于美元的输送无需再通过暴力的军事手段去打开外汇管制的大门。
基于美元锚定稳定币的地位,藉由数字货币的交易和支付,会让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以及中国争得的在新世界瓜分势力范围的机会,变得虚无飘渺。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中央银行之一,人民银行必须处于数字货币的第一集团之中。但是,中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面临的主要困难,在于强调“数字”还是“货币”——“技术创新”还是“货币属性创新”。
这或许才是决定央行发币能否弯道超车思路的核心所在。
 

02 先机?

正处于内忧外患的委内瑞拉,试图借助国家背书的“石油币”实现突围。

委内瑞拉被美国实行了金融制裁后,在数字货币推行之路上堪称激进,发行了全球首个国家数字货币,并颁布了一项关于加密资产整体制度的宪法法令,对数字资产的挖矿、储存、交易、交易平台、发行和销售进行规范。
曾经较繁荣的委内瑞拉,近几年通货膨胀,法定货币越来越不值钱。只是,在委瑞内拉国内目前面临政治危机的背景下,民众并不认可国家背书的“石油币”。相反的是委内瑞拉的比特币交易数量飙升,挖矿也在委内瑞拉流行起来。
在委内瑞拉的带动下,伊朗等国在数字货币方面的尝试也开始加速。从全球来看,不发达国家、法定货币严重通货膨胀的国家,发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行动或意愿更强。
现在已经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全球数下来有6个,分别是厄瓜多尔、突尼斯、塞内加尔、马绍尔群岛、乌拉圭、委内瑞拉。
这些小国都是希冀通过央行数字货币在区块链新世界中获得更多的主动性。比如位于西半球热带大西洋海域加勒比海的安圭拉,意在打造全球第一个区块链经济特区,以图借此弯道超车同样是英国海外属地的开曼——全球离岸金融中心和“避税天堂”。
不论是对抗美国霸权还是希冀获得领先身位,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
还有几个可能很快会发行数字货币的发达国家,看看他们的逻辑:
澳大利亚自由党提出了一项法案草案,澄清购买超过10,000澳元(约合6,750美元)的现金是不合法的。政府计划从2020年1月1日起对现金支付实行限制,无现金社会将鼓励公司和个人转向数字资产。
对无现金社会的渴望导致了瑞典央行在2018年11月推出一款名为e-krona的瑞典加密货币。瑞典银行尚未决定e-krona的试运行是短期还是长期。但是,在测试期间,银行的专家将决定如何最好地使用电子科纳,以便为群众提供国家保障的支付手段。
德国财政部于2018年2月签署了一项法令,承认比特币是一种货币,而且使用加密货币进行的购买不需要纳税。
加拿大当局并不急于过快地完全无现金支付,但是政府还是看到了数字货币的优势。2018年7月,加拿大银行进行了一项名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货币政策”的研究,该研究表明,央行发行的加密货币可能有利于该国的经济福祉。研究报告指出,引入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可能导致加拿大消费增长0.64%,与其各自的现金经济相比。”

显然,在这个阵营中,并无与美元霸权争锋的野心。他们能做的是提前布局,顺应时代潮流,为国民谋求便利、福祉。

 

03 变局
在电子支付行业,中国已经获得了领先,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2013年支付宝刚刚诞生不久,大多数人都还是在网页上进行使用。那个时候余额宝的利息差不多7%,比银行的5年定期储蓄的利息要高很多。
当时支付宝最为重要的功能,就是用来网购,在被禁止前,用支付宝买世界杯是很流行的。过了一年左右,很多实体商店也都可以使用支付宝付款了。
春节晚会期间,微信支付靠着发红包的功能迅速抢占市场,与支付宝形成两虎相争的局面。这时候直接刷信用卡的场景也不太多了,几乎每一家店里,都可以直接使用二维码支付。没多久,就连菜市场的每一个小摊子都挂满了收款码。
有过海外旅游的一些朋友最大的感触是国外的手机支付太不方便了,笨拙得好像还停留在十年前。
遗憾的是,中国在支付领域的领先优势,将在数字货币这个崭新的领域被逆袭。
如果“沃尔玛币”成功发行,配合Facebook Libra,数字货币在线下、线上世界中的应用都将被打通,这对仍在观望的中国科技、金融巨头来说,会让焦虑再次加剧。
美国专利商标局公布的专利文件暴露了零售巨头沃尔玛进入数字货币的野心。这份专利名为“通过区块链创建数字货币的系统和方法”,显示沃尔玛正在研发稳定币。
和连接超过20亿人的线上巨头Facebook不同,沃尔玛是毫无争议的线下巨头,它在全球拥有约11300个超级市场。沃尔玛转战数字货币市场的一大动因是切入支付市场。
沃尔玛此前已经在移动支付领域尝试。为了减少向Visa等第三方平台支付的手续费,建立自有移动支付业务,2012年沃尔玛联合百思买、Target、7-11、壳牌石油等多家大型零售商,成立了移动支付联盟MCX(Merchant Customer Exchange)。两年后,MCX联盟推出了基于二维码技术的移动支付应用CurrentC。
但在美国迅猛发展的移动支付市场中,CurrentC缓慢的发展节奏、MCX联盟成员的“背离”,以及Apple Pay、Square等劲敌的强劲攻势,最终让CurrentC走向终局。
市场普遍认为 “沃尔玛币”可能比Facebook Libra更容易被美国监管方接受,这意味着它们会领先中国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针对沃尔玛发币,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外交部中亚协区块链专委会会长蔡维德表示,沃尔玛发行稳定币的破坏力会超过Libra。“沃尔玛发行稳定币,不但涉足C端用户,而且可能用于全球的供应链系统和供应链金融。”
腾讯、阿里、百度都有过区块链布局,并仍在观望监管政策。在Libra宣布推出之时,腾讯创始人、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对此点评称,“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04 败迹?

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说,法定数字货币事关我国能否在数字经济时代取得国际竞争优势,包括人民国际化进程,包括移动支付、金融科技……
不论是Libra的发布,还是国家背书的基于美元的稳定币的推进,一套新的跨银行、跨边境、跨国家的数字货币体系正在构建,这很可能会干扰甚至取代部分国家的货币主权,可能会进一步压缩人民币在国际上的空间,对中国“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战略都产生负面影响。
在这个层面上,央行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也是大势所趋,其突然加快节奏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足以支撑中国进入到数字货币市场的竞争格局吗?
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此前曾强调,研究数字货币,本质上是要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对于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根据穆长春的介绍是要注重M0(纸钞和硬币)替代,还是要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
央行数字货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替代M0的目标设计,已经引起了观察者的注意。
“仅仅是把M0数字化,那么最终的可能就是,在消耗了巨大的金融资源之后,效果却非常一般,反而给中国已经领先全球的电子支付领域带来混乱。”新加坡联合早报财经专栏作家肖磊撰文建言,设计数字货币最好不要先入为主,因为央行数字货币的真正竞争对手是未来的国际市场诸多数字货币,包括美国市场已经萌芽的基于美元信用的数字货币
如果国内民众都不愿意将手上的M1(经济中的现实购买力)和M2(现实和潜在购买力)换成数字货币,那么国际市场有什么动力来换中国的数字货币,又如何助推国际化?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进一步强调,现在的中国,虚的东西太多,实的东西太少,中国的金融调结构方向为“金融为辅,经济实体为主”,数字货币发展要以区块链技术对实体经济落地实践为基础。
显然,观察者并不看好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如果没有区块链项目生态的支撑,如果只注重M0的替代,央行数字货币只是一个数字化了的人民币,与区块链带来的变革浪潮毫无关系。更不用说在数字货币战场,人民币的国际化会有机会在货币战争硝烟中胜出。
九四监管两年,中国区块链行业的技术能力者还在忐忑的落地实践路上,中国政府工信部等部门对区块链的布局研究尚未与市场力量有机联动。
或许,央行数字货币是一个契机。只是,这才刚刚开始。

CoinVoice原创,作者:松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53133.html

2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