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传的农行数字货币钱包内测图测试页面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根据网传的截图,DCEP钱包支持数字资产兑换、数字钱包管理、数字货币交易记录查询、钱包挂靠等功能,同时也支持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手机芯片等基本功能。对此,农行相关人士表示,正在央行的统一安排下有序进行,具体信息尚待央行发布。

4月17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当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数字人民币目前的封闭测试不会影响上市机构商业运行,也不会对测试环境之外的人民币发行流通体系、金融市场和社会经济带来影响。

根据已披露的官方消息,央行数字货币与我们日常用的纸币人民币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有何区别及影响?

有哪些特征?对于普通民众、银行等金融机构及非银行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将会产生哪些影响?央行数字货币最简单的理解就是电子现金,把法定货币的载体由纸质形式变为电子形式。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货币多是纸币或硬币。”欧科云链集团研究员李炼炫对财经网表示。

他称,从民众的体验角度看,其实DC/EP和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工具在使用方式上并没什么太大的不同。不过DC/EP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打破支付行业的壁垒,比如支付宝和微信之间是不能相互转账的,但DC/EP既可以存入银行,也可以放入支付宝和微信的钱包。

DC/EP由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2018年3月9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金融改革与发展”主题记者会上首次提出。他阐述到,央行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的名字是“DC/EP”(DC,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电子支付)。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用途在于货币三大基础职能中的“支付手段”,而非“价值储藏”与“价值尺度”。

此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支付结算司副司长兼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多次阐述了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概况:定位上,注重对现金(M0)的替代;运营体系上,采用“央行-商业银行”的双层架构;技术路线上,考虑区块链技术,不加载对履行货币职能不利的智能合约;账户上,仅对央行实名,对交易双方外的其他实体匿名(包括作为分发机构的商业银行)。

欧科云链集团研究员李炼炫告诉财经网,和支付宝/微信中的余额相比,两者区别在于:从货币的统计口径上看,央行数字货币DC/EP属于M0,即现金的范畴;余额宝和微信里的资金本质上是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款,属于M2的范畴。

此外,央行数字货币的法律地位和安全程度是高于余额宝和微信的:跟商业银行一样,假如某天第三方支付公司破产了,那么人们在里面资金也会面临风险,但央行数字货币却不存在这些问题。根据范一飞和穆长春的表述,现有纸钞和硬币发行、印制、回笼和贮藏等环节成本较高,流通体系层级多且携带不便,而且易被伪造、匿名不可控,存在被用于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而设计中的DC/EP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比较好的工具,DC/EP像实物现金(纸钞和硬币)一样不付息、是央行负债(具备无限法偿性)、具备一定匿名性。

“使用数字货币可以随时采集货币的记账和流通信息,因此可以为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参考;有利于推进反洗钱、反逃税、反贪污、反恐怖融资等工作;有利于改善贫穷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李炼炫对财经网分析称。

那么,DC/EP对银行业和非银金融机构会产生哪些影响?比如会对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公司产生哪些影响?李炼炫告诉财经网,DC/EP在设计时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对商业银行和非银机构的影响,所以使用了双层运营体系,并且是不计息的;这样就防止了由DC/EP带来的对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机构存款产生的挤出效应。因此从目前而言,DC/EP对商业银行的影响不是很大。

对于支付宝和微信而言,更多的是增加了一位市场竞争对手:以前的无现金支付方式主要采用支付宝和微信等第三方支付,现在也可以使用DCEP进行支付。李炼炫分析。

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央行数字货币有可能存在哪些风险?比如安全风险(比如账户余额被盗)、场外交易风险、兑付是否会存在?

从目前看,央行数字货币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双离线支付下的欺诈风险。在电子支付领域存在同一笔资金被重复使用的问题,即双花问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A的数字货币钱包中只有100元钱,由于电子数据的可复制性,可使A将这100元钱支付给B后,又能支付给C,这就形成了欺诈风险。”李炼炫表示。

从当前披露的专利看,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可实现单离线支付。但受众人关注的双离线支付场景,目前的技术专利尚未无法解决该场景下的“双花问题”,因此需要等待未来更多的技术专利披露。

不过“双花问题”也并非只有技术才能解决。目前央行已经规定DC/EP只能面向小额零售场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双花问题”带来的巨额损失;另一方面,传统“双花问题”的假设前提是用户具有作恶的动机和能力,但现实中我们可以依靠法律制度和监管措施来确保用户不敢作恶,或者在发生“双花”后可以追付。

根据穆长春的表述,DC/EP不预设技术路线,但由于DC/EP的目标应用场景是高并发的零售业务领域(每秒交易笔数至少要达到30万笔/秒),而当前的区块链技术在性能上无法满足这一目标,DC/EP在央行这层并未采用区块链技术。

“DC/EP本身并没有完全采用区块链技术,因为现有的区块链技术还无法满足DC/EP对高并发的需求。DC/EP更多的是借鉴了区块链技术中的一些技术理念,比如参考了区块链的非对称加密,UTXO模式和智能合约等技术;在研制过程中,DC/EP又产生了很多新专利,这些专利在一定程度上能反哺区块链,促进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另一方面,如果说DC/EP利好由公有链产生的虚拟数字货币,这肯定是不对的。”李炼炫表示。

范一飞此前指出,由于具有央行背书的信用优势,(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有利于抑制公众对私有加密数字货币的需求,巩固我国货币主权。

但也有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告诉财经网,一些人之所以追求加密数字货币,是因为加密数字货币在高风险下蕴含着高收益,人们对其有投机需求。

DC/EP是不计息的,人们持有DC/EP并不会带来任何收益,反而会因通货膨胀而贬值,因此不能抑制公众对加密数字货币的投机需求。”该专家对财经网分析。

针对网上“央行数字货币利好虚拟货币”这一观点的漏洞,李炼炫分析称,央行数字货币DC/EP和比特币完全不同,央行数字货币采用100%缴纳准备金,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属于国家主权货币。比特币是没有任何信用做担保的,所以比特币价格的波动非常大。

“从设计细节上看,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它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而比特币则是采用去中心化的挖矿方式发行,发行过程中不涉及央行,也不涉及商业银行,直接面向大众。从法律上看,DC/EP具有无限法偿性,即当我们使用DC/EP进行支付时,商家是不能拒收的。”李炼炫对财经网表示。

如果相关行业人士借DC/EP炒作数字货币,我相信下一轮针对虚拟数字货币的新一轮清理整顿将会到来。”李炼炫表示。

来源:WhatTheF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