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厂收割矿工大军:牛市随意涨电价,矿工被迫贱卖矿场

电厂收割矿工大军:牛市随意涨电价,矿工被迫贱卖矿场

6月22日,在一年多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再次站上10000美元关口。

币价上涨,与四川丰水期的到来,让“挖矿”再次成为许多新玩家入局币圈的首选。

然而,在光怪陆离的矿圈,机遇与风险同在。即便身处牛市,矿工也有可能铩羽而归。

自2017年起,比特币矿工们逐渐成为四川中小水电争抢的客户。矿工获得低廉电力,四川水电的大量“弃电”被消化,这本应是一场双赢。

然而,在电厂面前,“逐电而居”的矿工们往往沦为任人宰割的对象。甚至有矿工将矿场卖给电厂,黯然离场。

而电厂也未必能笑到最后。在反复无常的币价面前,它们不仅需要承担矿工跑路的风险,也要独自面对挖矿行业的种种难题。

 

01 噩梦成真

 

2019年丰水期已至,但四川矿工郑述民,仍然没有从一年前的一场噩梦中醒来。

这场噩梦开始于2018年9月的一天。这一天,他被股东的一个电话吵醒。他们的合作方——四川一家大型电力集团旗下水电站,要求他支付高达40万元的违约罚款。

一切都变化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就在三个月前,也就是当年的6月,这家水电站举办了一场招商引资会。彼时,四川丰水期已经到来。觥筹交错间,求电心切的郑述民,当即决定在这里修建矿场。

在拟定协议时,电厂提出:矿场必须在一个月内建好,否则郑述民需要向电厂支付两万元一天的罚金。

郑述民觉得这个条款过于苛刻,无法接受。因为四川的丰水期,往往伴随着狂风暴雨,矿场附近还有一起市政工程建设,这些都可能拖慢矿场的建设进度。

“但电厂的人当时说:‘大家都是朋友,这只是合同规定,我们不会为难你们的。’”郑述民回忆。

于是,不到一周时间,双方就签署了合作协议——郑述民需要在一个月内建好矿场,投产挖矿;而电厂则为郑述民提供0.15元每度的电力供应。

合同中还额外规定,由于天气及市政工程原因导致的工程延期,与郑述民无关。

为了尽快投产,郑述民与矿工们跟随施工队一起冒雨开工,拉电缆,扛水帘,搬风机。但矿场的竣工,仍然推迟了一个月时间。

这时,郑述民的合作电厂突然翻脸,要求郑述民支付40万元的违约罚款,且态度十分强硬——一分都不能少。

除此之外,电厂方面指出,合同中与郑述民约定的电价为税前价格。郑述民若想正常用电,必须再支付16%的税金。如此一来,电费成本便由每度0.15元上涨至0.174元。

在经历了无数周折之后,郑述民将矿场转让给一家矿业集团,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从开工到转让,不到半年时间,郑述民损失超过百万。

但与另一位矿工陈鑫相比,郑述民仍属于幸运儿。在电厂的紧紧相逼下,陈鑫的矿场惨遭吞并。

陈鑫的矿场位于四川阿坝,早在2017年便已投产。当年,比特币大牛市成为了全民热议的焦点。而陈鑫的合作电厂也在这时找上门来,要求入股。

“电厂的意思,是不入股,就走人。”陈鑫说。最终,陈鑫只能同意电厂入股50%。

但入股并没能让电厂与矿工绑定。最终,陈鑫无奈地将矿场低价卖给了电厂。

“没想到,电厂看中的不是我的电费,而是我的矿场。”陈鑫叹息道。

 

02 致命七寸

 

在矿圈,电厂才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逐电而居”的矿工们一直是弱势群体。面对反复无常的电厂,他们往往敢怒不敢言。

这是因为,电厂拿住的,是矿工们的七寸——电力供应。

停电,意味着矿场会丧失全部收入来源。在2018年币价最高时,一个拥有1000台S9矿机的矿场,每停电1小时,就要损失2900元。

一言不合就停电,成为电厂胁迫矿工时最具杀伤性的手段。

在与电厂僵持期间,郑述民就曾经遇到了矿场的频繁“被停电”。

“停电没有任何征兆。”郑述民表示,“而电厂给出的理由也多种多样。”

“最常见的说辞,是洪水冲坏了电厂的设备,需要检修。”郑述民回忆,“然而,电厂的工业园区却灯火通明。”

他曾经选择过妥协,与电厂协商了新的电价,但最后还是死了心。

而陈鑫第一次遭遇电厂断电,也是因为电厂开出了更高的电价。彼时,比特币恰逢上一大轮牛市,电厂直接要求将每度电费上涨0.1元。

“在矿圈,许多矿工与电厂之间的合同,往往都是废纸一张。比特币价格一涨,电厂就会找借口涨电费。”陈鑫无奈地表示。

在矿圈,大多数矿场都同时运行着矿场主自有与托管的矿机。即便矿工能够硬扛到底,他们的托管客户也未必能够接受。

“托管客户在后台看到机器断电,不会接受任何理由,只会要求尽快开机。”陈鑫表示,“许多托管矿场特别强调自己的电厂关系,就是为了打消客户在这方面的顾虑。”

除此之外,四川的水电资源大多集中于偏远山区。而矿场往往也会选择建在电厂的配套工业园内,土地大多由电厂免费提供。这也意味着,电厂掌控了矿场的生死。

陈鑫和郑述民的矿场正是如此。陈鑫的矿场甚至是合作电厂引进的第一个项目,附近荒无人烟——矿工们每天都在电厂食堂吃饭。“住人家的,吃人家的,自然受制于人。”陈鑫调侃道。

电厂对矿场的控制,不仅局限于此。郑述民在投建矿场时,设计了一整套高低压供电方案,但却被电厂反复驳回。最终,他选择拿出3万块钱,请电厂设计了一套“一模一样”的解决方案。

“现在投建一个1万kW的矿场,大概需要250万的建设成本。”郑述民表示,“如果与电厂闹僵,矿场便只能被抛弃。除了变压器,其他设备都会成为废品,几乎没有转手空间。”

面对电厂的步步紧逼,郑述民也曾提出过异议。而电厂的答复则简单粗暴:“去法院告吧。”

“我的矿场在别人的地盘上,就算告赢了,又有什么用呢?”郑述民说。

 

03 双赢无望?

 

“在矿圈,电厂毁约的情况,并不鲜见。甚至也有旷工主动与电厂毁约。”矿海会COO俞阳对一本区块链表示,“这其实是双方缺乏契约精神的表现。”

在电厂面前,矿工们大多处于弱势。而一旦熊市来临,电厂往往也会成为币价暴跌的受害者。

“现在,许多电厂都要求矿工提前缴纳1-2个月的‘用电保证金’。”郑述民说,“而这,也正是一些矿工缺乏契约精神的结果。”

2018年,比特币暴跌,许多矿工损失惨重,收益已不足以覆盖电费成本。与此同时,矿机价格也开始暴跌,有的矿工即便卖掉矿机,都交不起电费。

在“矿难”面前,一些矿工选择撕毁契约,直接“跑路”。留给电厂的,只有一间间废弃的厂房,以及只能“当废铁卖”的矿机。

“矿圈出现种种乱象,归根结底,在于这个行业缺乏行业标准,且信息极不透明。”俞阳表示。

在尔虞我诈的矿圈,越来越多的从业者为求自保,开始抛弃契约精神。许多人已经忘记,矿工与电厂之间,本应实现双赢。

在四川,许多水电资源都分布在西部地区。由于电力不能被大量存储,也难以输送至其他地区,在每年5月至10月的四川丰水期,会有大量的水电资源被白白浪费。

“事实上,比特币挖矿的出现,缓解了这一局面。”陈鑫表示。

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此前对外披露的数据显示,在2012-2016年,四川水电“弃水”电量分别为76亿、26亿、97亿、102亿和142亿度。

以2016年的142亿度“弃电”为例,这些电量足够让1080万台13.5T算力的蚂蚁S9矿机,在24小时不关机的情况下工作一整年。

比特币挖矿产业的出现,让许多矿工杀入以往鲜有人至的西南水电丰沛地区。而这些水电站们,也从中发现了更大的商机。

“比特币挖矿,正在成为新的‘抽水蓄能电站’。”一位能源从业者指出。

抽水蓄能电站,是电力行业为了解决电能负荷波谷问题的方案之一——为了避免电能浪费,一些水电站会在电力负荷低谷时,利用过剩的电力驱动抽水机,将水抽至海拔较高的水库;再在电力负荷高峰时放水,以满足更高的电力负荷。

抽水蓄能电站,解决了电能浪费的难题。但其建设却受制于地形因素,且成本较高。相比之下,比特币挖矿可以利用更低廉的成本,实现类似效果,将过剩电力资源变现。

“这也是一些无良电厂会用各种手段吞并矿工矿场的原因。”郑述民表示,“事实上,在四川等地,许多水电站都建立了自己的矿场,开始杀入这一行业。”

他透露,现在的一些四川水电站,已不再接待外来矿场主,而是自己购置矿机、招募矿工,甚至开始经营矿机托管业务。

除此之外,矿圈还流传着一个传说:有大矿工正联合在四川修建水电站,以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但电厂的建设并非易事。水电站对技术、资本要求极高。此外,水电建设涉及的环评、拆迁、移民安置等一系列问题,都容易将矿工拖垮。

国家能源局资料显示,我国“十二五”期间水电造价为7075元/kW,较“十一五”期间出现了明显增长。随着水电建设不断深入基建较差的西部偏远地区,这一数字还将继续增加。

这意味着,矿工若想建设1万kW级别的电厂,至少需要投入7000万元资金。相比矿场建设与矿机采购的成本,这一数字堪称天价。

“自建电厂,在矿圈一直都是一个传说,没有人真正见过。”郑述民感慨道。这意味着,电厂与矿工之间的博弈,仍将继续。

面对电厂的种种套路,以及越来越多的电厂亲自下场挖矿,矿工们的生存空间,正在遭遇急剧挤压。

越来越多的矿工,开始期待一个行业标准的出现。他们希望以它来约束各方行为。

而眼下,矿工们仍只能依靠圈内的口口相传,来选择电厂。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来源:一本区块链,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CoinVoice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 daming95754

    比特币再次站上10000美元关口, 希望BTC再会上一点涨。。。

    daming95754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