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客观,持有 Token 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原文标题:《To avoid bias, hold no coins》

原文作者:Tony Sheng

翻译: HQ

这个世界没有客观。大家所认为的客观本身就是一种偏见。而在区块链的投资中,这一点表现更为突出。大多数人都会有现状偏好。这种心理属性导致人们对投资损失的痛苦感知更强烈,同时也导致一旦一个人持有某种代币,就会尽可能地寻找它好的一面,而忽视它不好的一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拥有相同的现状偏好,它可能就逐步走向成功。这对于区块链的开发者、社区和投资者来说都有很重要的启示:让更多人加入到社群中,形成社群的共振。

整个周末,我和我的妻子都在讨论关于金钱的话题。我们对自己持有的资产进行评估,分享目标,以及对未来的投资做了一个计划。最重要的是,我们开设了一个自动划款到投资退休基金的账户。

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一成不变「(设置投资后不再管它)自动化策略是最好的投资策略。用平均美元成本购买一篮子股票和债券,在历史上击败了主动管理策略的业绩(如对冲基金)。而且,除非你特别有天赋,否则从长期来看,开设自己的仓位进行交易只会产生糟糕的结果。

当我们开始建立自己的系统时,我记得 Kyle Samani 在播客采访中说过——加密投资的一个重要部分是,与「现状偏好」作斗争,即:受这种偏好影响的人,会比其他人更喜欢当前的情况。你的大脑认为对现状的任何改变都会产生一定的代价,不管这种改变的净效应如何。

例如,如果我的投资组合每年产生 10% 的收益,我可能会拒绝将我的投资组合改进为产生 11% 的收益,因为我希望一切保持不变。

尽管现状偏见有利于我们制定一个「一成不变」的投资计划,但当我们积极管理我们的账簿时,它却对我们不利 —— 几乎每个数字资产投资者都采取积极管理的方式。

这让我陷入认知偏差的兔子洞中。我将在这里详细介绍其中的一些内容,以及对加密货币的实际意义。

所有来源都是维基百科,除非另有说明。

现状偏好

「以当前基准(或现状)作为参考点,与该基准相比的任何变化都被视为是损失。」

现状偏好是直观的。我们不喜欢改变。改变或回应改变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成本。我们必须消耗精力,所以,选择维持现状并不是完全不合理的。

但是,我们更喜欢预设的程度会导致非常糟糕的结果。学术研究表明,转换成本和不确定的结果并不能完全解释现状偏好。

在一篇 Samuelson 和 Zeckhauser 的论文《决策中的现状偏见》(1988 年)阐述如下:

  1. 人们不理性地坚持选择现状的情形,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2. 可供选择的越多,对选择现状的偏好就越明显。
  3. 转换成本和不确定的结果无法完全解释这些偏好产生的原因。

他们用一个选举的例子来说明这种影响:

假设两位候选人之间的选举竞争,如果两位候选人都不是现任总统(即中立派),那么他们将平均分配选票。现在假设其中有一位是现任总统,这通常被认为是选举中的一大优势。从我们的实验结果的推断表明,现任官员(即「现状」)将声称选举胜率在 59% 到 41% 之间。

[…] 而在多人选举中,现状优势会更加明显。假设在四位候选人中进行一场竞选,每一位候选人都将在中立环境中赢得 25% 的选票。而最终现任者赢得了 38.5% 的选票,每个挑战者仅赢得了 20.5% 的选票。

是不是让你开始好奇所有参加 2020 年竞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但这不是政治博客,而是加密博客。所以,请关注智能合约!如果这引起了你的兴趣,我建议你阅读本文的「应用」部分。作者将通过一些案例来说明,有些在当前还适用:

  • 人们倾向定期付款(这就是订阅业务模式运行良好的原因)
  • 人们探索新事物的频率低于他们应该探索的频率,无论是关于工作、新餐馆还是友谊(我在这里写了相关的 explore-exploit 算法)
  • 免费退换货政策(几乎无人退换货)
  • 认为有权保持当前价格、工资或其他能够延缓市场实际调整的其他政策
  • 品牌忠诚度
  • 以及更多

我们稍后会在这篇文章中讨论这些问题。接下来是经常用来解释现状偏好的两种认知偏见:损失厌恶和禀赋效应。

损失厌恶和禀赋效应

人们倾向于避免损失而不是获得等价收益:与其找到 5 美元,不如不损失 5 美元。

因为我们只是试图生存的蜥蜴,我们更关心的是饥饿,而不是繁荣。我们的大脑会很关注我们失去的东西。正如现状偏好一样,这种偏好有一定的理性意义:最大的风险是完全毁灭(例如生命的丧失),因此任何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事情都比边际收益更值得关注。

但是,我们对避免损失而不是收益的偏好,导致了在非生死的情况下做出糟糕的决策。

此图展示价值(或满意度)与损失 / 收益之间的关系。

5 美元的损失比 5 美元的收益更降低满意度

一个经验法则是:损失带来的痛苦是收益带来的快乐的两倍。

这种偏好导致了「禀赋效应」,即一个人看重自己拥有的东西,而不是自己不拥有的类似的东西。害怕失去他们所拥有的东西的恐惧,导致他们不会以相同价值进行出售和交换。在投资中,这被称为「资产剥离厌恶」,即投资者拒绝出售,即使是购买同等价值的东西。

有趣的是,在一个市场中,「厌恶损失」扮演两个看似矛盾的角色。这一相同的力量驱使人们

  • 一直持有
  • 在市场下跌时亏本出售。

避免损失有助于解释对现状的偏好,但进一步解释,「支持选择的偏见」表明我们实际上扭曲了现实,使现状看起来比实际情况要好。

支持选择的偏见,或,购后合理化

人有一种倾向:将积极的因素归因到已选择的选项,或者把那些放弃的选项降级。也许是出于保护我们自己的心态,我们往往会想出一些理由来支持我们已经做出的决定,以及不喜欢没有作出的决定。

Mather and Johnson 的一项研究发现,我们会记住(有时也会构造)那些被选决定的积极一面,以及没有被选决定的消极一面。支持选择的偏见通过扭曲现实来增强现状偏好,从而过度支持那些由已经做出的选择构建的现状。

现实意义

总之,考虑到现状,我们倾向于高估我们所拥有的,以及低估潜在的积极变化。这种停滞,是由对损失的恐惧和扭曲现实以合理化现状的倾向所造成的。

在个人投资中,现状偏好会导致背上一些包袱。有时候这是可行的(比如你忘记了一些 2011 年存在 U 盘中的一些 BTC),但实际上你最终会进行 80% 以上的修正,或者看着一个硬币最终变成零。你需要问自己的是:「如果我今天被迫卖掉所有,我会重新再买回来吗?

选择支持的偏见也有助于解释整个生态系统中的部落主义的存在。持有某项数字资产的人自然会想出这项数字资产如何如何的好,以及其他他们没有持有的资产是如何如何的不好。持有币 A 的人和持有币 B 的人都以不一致的方式扭曲了现实,他们都过分强调了自己持有的币的优点和其它币的缺点。(蓝狐笔记 HQ 注: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或者「仓位决定脑袋」)

进一步来看,这些偏见产生了关于分布的有趣问题。

对一项数字资产来说,要想生存和发展,需要真正的信徒。这些偏见表明,在现状下为持币者的数字资产争取一个(有利的)位置,会增加其保持现状的可能性。保持现状的时间越长,就越有机会增强持币者的信心。

重要的是,仅放弃加密货币并不足以在现状中赢得一席之地。任何一个拥有以太坊地址的人都有几十个随机代币,未经允许就被空投到他们的钱包里。但如果接受者对代币有足够的了解,那么这些代币可能会有机会(被持有者重视)。

例如,Coinbase Earn 活动要求用户在收到空投之前,花一些时间来学习有关数字资产的内容。来自 Nic Carter 的数据显示,至少其中一些用户在获得空投后,会继续持有它们。

正如许多人(包括我自己)所观察到的是,「IEO」最近的趋势更像是空投,而不是公开上市,因为参与者数量多,而分配的代币相对较少。

这些空投的长期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这一思路表明,它们可能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有效(空投只是以现金或以你喜欢的代币形式来出售)。

比如有趣的是,2013/2014 年的时候,XLM 到处空投(在 Coinbase、Pioneer 等),我也收到了一个 XLM 的空投,因此我比没有获得空投前更了解 XLM。Block.one 最新推出的平台 Voice 也可以理解为通过分发代币来让更多人了解 EOS 现状的一种尝试。

也许在数字资产领域获胜的方式是:

  • 激发围绕代币的大规模运动;
  • 让接收者付出一些努力通过交易所得到代币分发(即如 IEO),成为人们现有资产的一部分。

如果你两者都能做到,你就能够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护城河和反馈循环路径。护城河的建立,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是用来保护现状的。一个反馈循环,是因为很多人会不断地提出支持现状的理由,并试图让别人接受自己的现状。

很清楚的一点是,持有(币)是一种被认知偏见强化过的行为。这会使得病毒性最强的加密货币更具病毒性。如果不清楚的话,它会强化我的信念,即 BTC 或类似的东西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在这里分享的想法是有偏见的,因为我自己是支持 BTC 的,但这已经扯太远了,没有任何意义)

来源:蓝狐笔记,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CoinVoice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