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6月18日,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正式发布,引发行业内外的激烈讨论,知名投资人、PreAngel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王利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稳定币本质上是给市场上增加了货币的供给,即便是通过质押美金发行的美元稳定币,这些被质押的美金也会通过托管银行重新流入货币市场。

那些仅限于数字货币领域、用来做数字货币交易中介物的USDT为代表的稳定币,从使用场景来看,并没有真正流通到支付和结算领域。所以USDT引发的通货膨胀是隐性的,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并不大。

但是Facebook的Libra,不管是影响力、发行量,还是他的市场定位和使用场景,最终都会导致货币供给大量提高,尤其是Libra锚定的一揽子货币所对应的法币国家。

货币的非国家化这一理想的生根发芽已经是势不可挡的趋势了。铸币税开始从国家流到民间。但会流到民间的哪些阶层和利益团体,你我心知肚明。

我们内心向往自由,从言论自由到货币自由,看起来都无比美好。但人性的贪婪决定了无监管的市场注定是弱肉强食,欺诈和谎言横行,劣币驱逐良币,这些我们都亲眼所见,亲身体验过了。但我们也不想由此而放弃本该属于我们的自由。

虽然不受监管的金融系统是可怕和致命的,但监管过度的金融系统是毫无生机和国际竞争力的。基于区块链的技术监管是当下比较完美的解决方案,也是大势所趋,而且我们和美国处于同一起跑线。但技术监管和基于国家机器的权威监管如何平衡,这是当前最大的难题。

铸币权是国家主权以及监管机构首要关心的问题,所以Libra和美国监管机构的博弈将会持续很长时间。政治和监管内部,在很多问题上都不是100%抱团的,各种政见和利益团体也需要不断博弈;而且国家利益也分短期利益vs长期利益、局部利益vs整体利益、精英阶层利益vs劳动阶层利益等不同纬度的冲突和矛盾,所以Libra的道路并不会一帆风顺,即便他在我们看来是美元霸权的延伸,但也未必在短时间内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100%支持。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便美国的监管机构从美国国家利益整体和长远角度达成共识,全力支持Libra的全球化推广。也不会在表面上直接给Libra背书,这样吃相太难看,也容易引起全球其他国家的抵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才能够更有利于Libra在全球形成事实上的普及。

总之,这两年之内,Libra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很多主权国家和科技巨头,都不得不认真思考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时代的竞争格局,保守是最大的风险,勇于尝试才有一线生机,而在现有金融制度的框架下,如何平衡好各方利益和金融稳定的前提下,给与创新的团队和模式最大的试错空间,是当代国际领导人们最大的挑战。

未来是构筑在今天的决策根基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