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Song:ICO 为何会一泻千里?因为那是在寻租

文章摘要:著名的比特币布道者 Jimmy Song 最近撰文狠狠地批判了 ICO 和各种「功能型代币」。尽管这篇文章迟到了一年半,但是还是值得阅读。不过需要提醒:Jimmy Song 是著名的「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这篇文章会引起以太坊爱好者的不适。对于其观点,不用照单全收,兼听则明。

撰文: Jimmy Song,比特币开发者和布道者,以「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而闻名

编译:Newschainer

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首次代币发行(ICO)一直在主导加密货币行业。有人认为,初始代币发行伴随着以太坊的增长已经成为一种全新的项目融资模式,甚至代表了去中心化的未来。然而,功能型代币(utility token)究竟是什么呢?从经济角度来看,它们做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价值呢?

本文希望解释一下功能型代币究竟有没有实际效用的问题,以及它们如何从去中心化应用获得交易费用的方案。本文希望说明,首次代币发行虽然被视为价值创造的载体,但同时却又破坏了价值。

在我们正式开始讨论功能型代币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另一个重要概念:寻租 Rent-Seeking

什么是寻租?

寻租是指在不增加价值的情况下,从交易中获取资金的过程。

描述寻租的最简单方法,就是对某些活动征税,而不是做有用的事情。想象一个在版权局工作的典型政府官僚,他们没有对出版物里的内容做任何贡献,只是标记一下相关内容,而他们的工资却来自于对这些出版物征收的税金。

寻租者可以赚钱,而且他们基本上不需要做太多工作。正如每个企业管理顾问都很清楚的事情:大公司里员工数量很多,真正做事的却很少。这其实就是寻租者使用的伎俩,他们设法进入到市场缺乏自然竞争的舒适角度,比如垄断行业,或者他们的交易是由监管强制执行的。

为什么寻租如此吸引人?

寻租之所以这么受欢迎,是因为它「钱多活儿少」,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也没有太多风险。显然,人们喜欢做收入大于投入的工作,而且收入越高、投入越少越好。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常春藤联盟毕业生喜欢追求银行和金融工作,尽管他们对这些领域没有任何特别喜好倾向,但这些领域充满了寻租机会,蕴藏着巨大的财富潜力。

然而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寻租的悲剧在于创造了一个「净负面」(net negative)的影响,他们只是抽税,而没有生产出任何商品或服务,继而给社会带来了不必要的摩擦。这种摩擦主要来自于价值创造者和寻租者,寻租者正在从真正创造价值的人那里窃取价值,而他们没有带来任何生产力。

为什么寻租者会存在?

寻租的存在也是挺奇怪的,尤其是在我们所谓的市场经济中,怎么会允许一个拖累经济的角色存在于有效的市场里呢?对于那些没有寻租机会的公司来说,难道不应该在自由市场里摧毁那些有寻租机会的公司吗?

如果在真正的市场经济中,的确应该摧毁那些寻租者。但不幸的是,西方经济体(或是任何其他经济体)并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因为真正的市场经济需要稳健的货币支持,而这恰恰是当前西方经济体所缺乏的。

以法定货币为基础的经济体会把新资金汇集到首选群体中,而这些群体反过来又比其他人拥有不公平的优势,他们利用这一优势在其所在行业周围建立了监管护城河,并创造出类似于垄断的东西,从根本上迫使每个人使用他们的产品或服务。

这种情况在政府垄断中最为明显,例如公共教育系统和政府机构,此外大型银行以及大公司也是如此。每家大型银行都可以获得极低的利率,这使得他们能够以部分储备的方式重新贷出这些资金,以获得巨大的、无风险的收益。如果这些资金得到回报,他们会赚钱,如果这些资金没有得到回报,他们会得到很好的救助。这些利润反过来又转向寻租者,他们其实创造了一个「正面我赢背面你输」市场环境,其实就是你怎么样都赢不了。

一些新资金也会流向大公司,因为企业越大,风险就越小。虽然规模大的企业并不一定是伟大的企业,但当企业规模足够大的时候,遇到问题时获得救助的可能性就会越高。反过来,大公司在面对较小竞争对手的时候拥有巨大的优势,通常这些大公司会利用手上持有的雄厚资金直接买断他们的竞争对手。

从本质上讲,法币会创造大量的寻租机会,因为法币系统中会创造多余资金,这些资金可以找到那些不附加价值的寻租方,这似乎就是政府和企业官僚机构存在的原因,也会给一个有效的市场带来摩擦。

ICO,民主化寻租!

ICO 所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将寻租过程正式化。功能型代币的「名义价值」就是其实用价值,如果你想要成为寻租者,就需要在某个去中心化应用 DApp 上押注——这句话怎么理解呢?举个例子,DApp 其实是受到代币限制的,任何想要使用 DApp 的人都必须持有代币。对于一个 ICO 项目来说,他们不再使用现有的货币,而是为早期代币买家创造了机会,让他们成为去中心化应用的守门人。也就是说,这些功能型代币持有人就是寻租者,他们扮演了上文提到的政府官僚角色,向那些使用去中心化应用的人征税。

显然,如果应用中有了寻租者的角色,就会在使用过程中产生摩擦,继而抑制应用的使用,这个问题我们其实已经看到了。功能型代币几乎从未在 DApp 里使用过,它更像是一种纯粹的推测。你可以将其看作是以下这种情况:有一个想要出售寻租机会的群体,但却发现没有足够的交易来证明这个寻租机会值那么多钱。

功能型代币几乎可以肯定会让 DApp 失败,这种代币不会让 DApp 变得更有用,它不仅缺乏实用性,而且还会在实际应用过程中带来不少摩擦,继而 DApp 所具有的效用。唯一使用功能型代币的人就是这些代币的持有人,但其实,他们对 DApp 交易「征税」的利润预期是很低的,功能型代币的唯一效用消耗就是被代币持有人花掉,他们觉得通过使用 DApp 就能创造一个「该 DApp 有用」的感知,并推动功能型代币的投机需求。

问题是,这招有用吗?

利用人们对寻租的欲望

下面让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巧妙运作 ICO 的方式:ICO 利用潜在的寻租机会来吸引买家,就像拿着胡萝卜吸引小白兔的大灰狼。当去中心化应用最终变得不受欢迎、用户流失殆尽,代币发行方就会卷铺盖走人,拿钱跑路。功能型代币让代币发行方变得富有,但却阻碍了 DApp 的成功。

不仅如此,有些 ICO 项目发起方还会利用「庞氏骗局 / 金字塔计划」,为那些容易上当的人提供轻松的寻租机会,吸引他们通过做很少的工作来赚钱。不幸的是,市场对于功能型代币的效用需求其实并不存在,因此剩下的唯一需求就是投机需求,由于这种需求需要不断增加的买家支撑,继而造成不可持续的泡沫。

换句话说,功能型代币具有一种杀戮性质,它需要越来越多容易上当的人满足需求,否则整个方案就会崩溃。

以太坊,来自 ICO 的寻租

人可能会说,以太坊(Ethereum)应该是寻租游戏里的一个例外,因为它一直都是「成功」进行 ICO 的首选平台。以太坊一直都很成功,因为它对每一个 ICO 项目征税,任何想要创建 ERC-20 代币的人都必须使用 ETH 进行交易,每一个 ETH 代币持有人都可以寻找那些渴望获得寻租机会的人!

换句话说,以太坊代币已经做得很好了,因为它发现了更多贪婪且容易上当的人,这些人想要获得寻租机会,能够成为寻租新金字塔顶端的诱惑吸引了他们。

ETH 已经成功地对那些庞氏骗局进行了征税,而 ICO 其实就是「金字塔计划」的上一层级,或是庞氏骗局的新吸盘,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代币在这个市场里竞争,因为处于金字塔计划的顶端是非常有利可图的。每个所谓的 DApp 平台,比如 EOS、波场(TRON)等,基本上都在试图构建一个新的金字塔,然后自己就能站在这个金字塔的顶端了,这样他们也就不必为以太坊「付税」了!

再次强调:功能型代币只是一种寻租工具

功能型代币是一种寻租工具,由于这种代币与应用的访问权限绑定在了一起,因此他们可以对任何想要使用这些所谓「去中心化」应用的用户征税。这种寻租会给 DApp 的普及应用带来障碍,也是为什么没有人使用去中心化应用的主要原因。

构建 DApp 的诚实方式,是使用比特币、美元、甚至 ETH 等现有货币。然而,ICO 正在创造自己的货币,并希望用这些货币吸引想要获得寻租利益的早期采用者,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庞氏骗局」而已。

最后再强调一下,功能型代币是一种寻租工具,它会让去中心化应用失败,希望人们能够尽早意识到这个问题,越早越好。

来源:链闻ChainNews,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CoinVoice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