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辛巴

推动人类进入有序的信息数据社会,必须走出区块链误区。

3月18日美股第五次熔断,华尔街11号的纽交所成为巨震震中,到处是惶恐无助的人群,我们熟悉的生活忽然进入未知节奏。

人们对于资产避险的需求,更为迫切。可是,避险资产都已经沦陷,黄金、国债、比特币概莫能外。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比特币还能承载中本聪的梦想吗?

暴跌背后的真相

不论比特币信仰者承认与否,在经济风险面前,比特币暴跌让它抗风险的口碑大打折扣。这也是对中本聪发行比特币的初衷试一次挑战——比特币总量固定发行规律,不会超发不会引起通货膨胀,还会有适度的通货紧缩。

简言之,中本聪发行比特币就是为了抵制中央化集权政府超发货币引起的贬值风险。但这个现实,啪啪打脸。为什么会这样?

对比特币暴跌的分析文章已经很多了,CoinVoice尝试从美股暴跌、黄金贬值背后的原因,分析这次比特币暴跌背后的真相。

美东时间3月12日,标普500指数跌幅扩大至7%,触发一周内第二次熔断。三天后,美股开盘即熔断,暂停交易15分钟后,三大指数跌幅迅速扩大。截至收盘,道指收跌约3000点,跌近13%,创1987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纳斯达克指收收跌970.28点,跌幅约为12.3%;标普500收跌约325点,跌幅近12%,创下2018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刷新三天前刚刚创下的记录。

十天以内,四次熔断,三大股指进入技术熊市——股指从最近的高点下跌超过20%,从技术上确立熊市成立,而真正的熊市是经济危机导致的市场大幅下跌。

经济学家认为,到目前为止这次股灾尚未构成经济危机,并未造成大量银行、公司倒闭及工人失业,但股灾正将世界推向危险的边缘。

这一现象级的表现值得世人警惕与反思。对于造成熔断的原因,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的观点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打开谜团——逾80%对冲基金都在使用程序化交易模型开展股票投资,这使得它对美股波动的影响力也从“量变”升级到“质变”。

近年美股每次遭遇大幅单边大跌时,总有程序化交易模型推波助澜的身影。这是由于多数机构的程序化交易模型在股市大跌期间的交易策略高度趋同。

比如3月9日油价大跌后,各家机构程序化交易模型会集体沽空能源类上市公司股票获利,但当能源类上市公司股票大跌导致股指下跌,触发基金其他美股投资组合净值亏损时,程序化交易模型就会自动启动减持避险操作,其结果就是大量美股被他们自动抛售,触发美股短时间内剧烈下跌并熔断。

如果说第一次熔断具一定的偶发性,可以怪罪到程序化交易推波助澜,为什么后连连续出现?

这要说到美国政府“自杀式”救市。美联储大幅度降息,直接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零,并开启7000亿规模的量化宽松。这吓得全球资本仓皇而逃,直接陷入流动性黑洞。

给钱都不要,市场到底在怕什么?我们以黄金的反常表现来进一步探究比特币暴跌的背后原因。

在传统的黄金投资逻辑中,当出现风险事件美联储降息、开启量化宽松时,黄金因具有避险属性而受到青睐会出现大幅上涨。从结果来看,自3月9日以来,黄金价格最大跌幅接近10%。

按照黄金下跌的原因倒退——流动性紧缩,通缩预期,表面上看与美国零利率量化宽松矛盾。但实际上,一些指标已经在显示这个逻辑的正确性。

  • 美元的银行同业间拆借利率从3月12日以来,不同期限的利率均出现了接近10个BP的抬升,说明资金的成本升高。
  • 在疫情发酵、低利率的情况下,具有避险特性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反弹说明市场需要现金而抛售国债。而且,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主要债券市场多出现了同样的迹象。
  • 这段时间,美国相较欧洲和日本(欧元和日元占美元指数比例超过70%)进行了更大幅度的降息,美元指数不仅没有走弱,还出现了3.6%的反弹,可见全球的美元需求增强。

虽然美联储进行了大规模降息,但是联邦基金利率是名义利率,如果进入通缩,那么实际利率不会像名义利率一样同等幅度的下降,甚至会出现上升的可能。若实际利率预期出现上行,那么黄金的价格将会受到明显的压制。

综合分析,市场预期全球进入通缩周期:宏观需求不振、叠加新冠肺炎对于全球供需端的双重打压,而自OPEC+会议谈判破裂后,全球油价大幅下跌,这使得通缩预期更为强烈,因此黄金价格受到明显的压制。

讽刺的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救市行为反成为市场判断流动性紧缩的一个依据,进而加速恐慌心理,导致抛售避险资产,黄金、国债、比特币概莫能外。

被误解的区块链

2009年中本聪启动了第一个密码共识系统——比特币,人们因此认识区块链。不过,对区块链的认知和追逐,让我们误解了比特币诞生的真正基础——密码经济。密码经济的探索始于1980年代,密码经济学并不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而更像是把经济激励和经济理论考虑在内的密码学应用。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中本聪”这一天才行为表示敬意的原因——人们经常提到的比特币白皮书中的“激励”部分。但这也导致密码经济被比特币和区块链带跑偏了。

尽管可靠的激励结构无疑在比特币的成功使用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加密货币更重要的作用仍然存在于社会经济的低潮。

数字货币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第三方的腐败和自身利益,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们还没有完全协调网络上所有各方的动机。尽管交易的的目标是双赢——,我给你一美元,你给我一个好东西,但总帐继续以零和的方式记录交易,从这个私钥中减去一个比特币(或美元),并将其添加到另一个私钥中。

在加密经济世界里,数字货币不会保留这种经济模式。

到目前为止,财富一直是通过债务票据和有价值的有限资源的组合来衡量的,这是因为商品是有限的。但世界已经进入新的时代——数字产品的无限本质与法定货币的有限性质之间的背离,这可以具体的体现在谷歌和Facebook等信息巨头的收入中。它们可以反复地出售一个无限可复制的产品(与广告商相关的用户信息),而数字货币的秘密力量在于它也可以被无限化。

因此,可以总结为区块链误导了加密经济。

  • 区块链掩盖了非对称密码技术。人们关注资源用于上链、造链、跨链,建造各种公链、私链、联盟链、平行链、母子链,掩盖了非对称密码技术解决信息安全问题,实现信息确权授权的重大意义。
  • 区块链掩盖了分布式共识。人们关注链结构,忽视了分布式共识或去中心化的根本意义,联盟链和私链盛行。
  • 互联网思维制约密码经济。区块链误导密码经济,导致绝大多数密码经济项目用互联网产品的思路设计推广密码应用,隐藏了最需要用户掌控的私钥,消解了密码共识的真正力量。
  • 以为挖矿才是获取价值的唯一来源。实际是,在加密经济世界里,用户本身的参与,包括消费和给予的行为,都是贡献价值的一种方式。

举例来谈,一个流浪汉在超市门前饿死了。因为超市把食品当做抵押物,流浪汉需要支付赎金来获取。这是目前经济世界里的交易基本法则。而超市可能会有一些食品在保鲜期以内没有销售出去而造成资源浪费。

如果在加密经济世界,超市不会把香蕉当作抵押品,流浪汉走进超市抓起一根香蕉,数字账簿会给超市添加点数,而不会从流浪汉身上减去任何点数——流浪汉会被喂饱,超市会有向世界提供财富的历史记录。

你可能会担心,这个流浪汉如果把超市里的香蕉都拿走呢?这里需要好的设计——维持生计的基本物资会被设计为不计分,非生计食品会需要10个点,奢侈品可能需要你至少100个点;而囤积行为不会得到回报,给与会得到回报。

以密码经济化解危机,推动人类进入有序的信息数据社会,必须走出区块链误区,回归密码共识。

一个新的世界大门,正在打开。人类进入加密经济世界的篇章,才刚刚开始。

来源:Coin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