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16点,币信在一直播开展了币信圈内人第三期。持币十年的币信创始人星空,和持币九年的鱼池联合创始人、stakefish创始人、币信投资人王纯 和大家聊一聊十年来面对暴涨暴跌的心路历程。

本次对话在一直播进行视频直播,金色财经为独家媒体直播平台。活动由金色财经、星球日报、火星财经联合主办,链节点、区块律动、COINVOICE、星际视界IPFS、链向财经、大皮皮虾DAPPX、币扑Beep、世链财经、牛市财经、布道财经、FintechNews为战略合作媒体。

币信介绍

币信创办于2014年11月,是一款区块链资产钱包。币信多年来为近百万用户提供区块链资产托管服务,支持BTC、USDS、ETH、USDT、EOS、LTC等多种区块链资产,是区块链行业的老牌钱包和布道者。在此基础之上,币信构建了一个包含法币交易、一键闪兑、借贷、杠杆、共管钱包、担保支付、矿机商城等核心功能的区块链资产钱包。币信致力于发展成人人都能使用的区块链资产平台,让每个人都能平等地持有并使用区块链资产、保护自己的资产、并通过提供服务和产品为区块链行业创造价值。

主要内容

在这个行情下,和大家卖什么安利、讲什么干货,你们可能都听不进去。所以今天我们不聊技术,不聊干货,只讲讲故事和心里话。

就在前几天,比特币暴跌将近百分之五十,资产减半,所有社群一片哀嚎。有些人可能是刚入场不久,第一次经历这种跌幅,有些人表示我连3000刀的低谷都熬过来了,这种行情还能抗下去。
星空从2010年开始挖矿,被称作和中本聪一起挖矿的男人;王纯也是2011年进入到了币圈。两位都是持币十年左右的元老级人物,相信星空和王纯一定经历过不止一次这样的暴跌。比特币历史上有几次暴涨暴跌,我们今天就来分别聊一下,每一次行情剧烈波动时两位嘉宾的心态和背后的故事。

2011年的比特币

星空:大家好,我是币信创始人星空。这次比特币又跌了50%,我们刚刚见面聊的时候就发现,从11年比特币暴跌的那一次开始,我们俩是少数的经历过4次暴涨暴跌的币圈老人。第一次是11年从30刀跌到0.01刀,后期稳定在2刀左右。

王纯:不过当时跌到0.01刀是另外有原因的,后来从0.01很快就回调到了17刀,然后从17刀继续往下跌,我记得跌破了两位数,当时可能只有一个主流交易所, 他的价格应该就是这个市场的公允价格了。紧接着比特币从2美刀开始慢慢地复苏。我记得当时星空在涨到2.7美刀的时候卖了好多币,我差不多在同样的时间也卖了几百个币,买了一个iPhone,那个手机用了两个月就被偷了。

星空:那个时间点,比特币跌破所有人的信心了,大家只有互相打气,聊天的群名都变成了“大家顶住”。
王纯:当时信心最足的应该就是星空,那时候其实我们是按人民币来算钱的,160块钱一个比特币。我劝他悠着点,他非说要买,要等100美刀。

2014年的比特币

星空:其实我们很难控制人群的效应,但是中本聪创造了比特币这个工具,它有很大的优势。比特币是超主权自由的,不管是作为货币还是资产,在任何时间点都有人用。有人有时候把价格炒得很高,有人有时候把价格压得很低,其实不管是低还是高,比特币就是比特币。它同时也是一个自有资产,你持有这个资产会让自己的生活有个保险。 再之后,到了14年初的时候,我们经历了第二次跌幅,跌了900。当时情况又不一样了,王纯在做f2pool,币信也组建了四五个人的团队。11年的时候,跌成什么样都没关系,大不了自己找个工作,干点儿别的事情,但是14年有了团队,负担会更重一点。现在更不一样了,负担又重了。整个行业的人数和整个公司的人员都越来越多,参与者也越来越多,所以大家会觉得动力越来越大,整个行业的产品做得越来越好。

王纯:当你的盘子变大了以后,有些时候就没有办法回头了。体量小的人可以很容易地在跌到3800的时候全部买入,涨到一定价格就全部抛掉。体量再大一点的 ,还可以去投资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去买房子,可以买股票。但是当你体量乘以10或者乘以更多的时候,比如像美国遇到这样一个疫情,它的经济出了问题,没有东西能承担这么大级别的资金,不同的体量会承担不同的问题。

星空:是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烦恼。这一次我们不太担心自己怎么样,而是担心价格怎么样,行业怎么样,这个行业是不是要裁员,这个行业是不是很多人退出了。我记得当时跌得很惨的时候,超级马上给我发微信说:“你怎么样?”,我说我还好啊。因为币信是有矿业的,可能矿业会比较辛苦一点,其他都还好。特别是这次马上要减半了,矿工非常惨,价格也不好。

植树节的暴跌

王纯:这次暴跌,我觉得很多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我记得去年我在美国参加Bitcoin 2019的时候,整个市场都是非常乐观的,觉得可能再也不会有1万美刀以下的比特币了。我和一些人说接下来可能会跌到6000,不至于跌得再低了,当时没人信我,觉得我疯了吧还能再跌到6000。现在看来我是比较保守的,毕竟前几天跌到3000多。

星空:这次暴跌也是给币圈一个暗示——我们的基础设施还是不够强壮和稳定的。比特币厉害的点就在于通过24小时不宕机的方式在金融市场提供流动性;但也是因为这样的方式,让大家发现它可以直接从7000跌到3800,这不会在传统市场上演。所以很多人灰心了,一部分人手里甚至没有币了。

王纯:有些人说利空出尽,但是我觉得利空远远没有出尽。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多关于疫情的坏消息出没,我觉得月底可能有100万确诊,弄不好的话到4月底少说有1000万,多说可能有2000万。其实这次暴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以太坊卖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比特币是最安全的。比特币是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资产,不管是以太坊还是EOS,绝大多数的加密货币是没有那么去中心化的。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Grin。这次伦敦以太坊的会议爆出了8个新冠,如果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出了问题,价格肯定会有巨大的影响。比特币的开发团队是非常分散的,所以当任何类似的情况发生时,我会选择把资产换成比特币,而不是持有有中心化风险的东西。

星空:对比特币来说还好,其实比特币最大的坏消息在于高利息杠杆带来的暴跌。整个行业是因为杠杆累积起来的,爆仓就会形成多米诺骨牌踩踏式效应,没有熔断的机制,让价格直接奔到3800。以前的市场持仓量是几十亿美元, 现在已经降到10%~20%了,只有几亿美元。虽然这次暴跌打击了很多人的信心,但同时也让整个市场变得更加安全了,我觉得在未来半年一年之内,再也不可能有这种踩踏效应了,最多暴跌10%- 30%。

王纯:顶多就是一种持续低迷的状态,比如今天6000块,明天5000块,后天变成4000块,但不会一天暴跌50%。

星空:我觉得不会,因为大家手里面没币了,没有动力去操作,更多可能是今天6000,明天7000,后天8000,再跌到7000、6000,来回震荡可能性比较大。

王纯:如果比特币市场像这样低迷,处于既不会暴涨也不会暴跌的状态,想找些刺激短期致富的话,接下来几个月的传统金融市场会更有意思一些。

星空:传统的股市受到事件的影响会更大,比特币则是稍微长远一点。

王纯:我最近特别关注了一下波音的股票,比比特币的价格刺激很多,而我前两天在比特币最低价抄了一些回来。

星空:每次暴跌都是重新回到价值投资的位置,大家觉得只要比特币在整个世界里面存在,它就有投资的价值。

王纯:对比传统的金融,比特币有自己的特殊性,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不受任何人操控的东西。

USDS

星空:早期比特币的参与者都怀有一个梦想,就是用比特币做支付。但是现在比特币的主要的功能还是一个自由持有的资产,并且被很多人认同能够去做一定的支付。未来对于比特币的创新,基于做出更好的金融产品,让比特币的使用更加的高效、有效、方便。 比如我们最近推出的USDS,USDS会按照美元的现货价格,实时兑换相对应的比特币。 USDT是中心化的产品,中心化的产品出了问题,会让整个币圈受到巨大的损失。我认为稳定币应该是百花齐放的,大家都发稳定币,发了100家,USDT有可能只占1% ,就算USDT出了问题,另外99%的稳定币都没出问题,对币圈的影响就没这么大了。当你的产品不能去中心化的时候,只能出现更多这样的产品,让整个稳定币的市场去中心化。

王纯:那支撑USDS价格的是什么?

星空:当用户用比特币在币信承兑USDS以后,币信会在美元的现货市场、合约市场去把比特币换成相对应的美元或者合约美元,优势在于它没有法币的出入金,就没有任何合规的问题,相对安全,并且它是按照美元现货价格1:1兑换的。币信这次在做USDS的过程中发现,比特币是一个自由资产的工具,它不会因为你的支持和反对而怎样,它一直会存在,你要使用它的时候就会体现它的价值。 USDS也是一样,发行之后会让很多人使用起来更方便。

王纯:那USDS总发行量是多少?

星空:发行量没有固定,用户卖出比特币则发行USDS,是兑换关系。我觉得正因为稳定币是中心化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稳定币让风险分散。USDS不是USDT的竞争者,而是风险的分散者。

产量减半

星空:我们下面聊一聊挖矿的问题,很多矿工损失很大,大家只看到价格减半了,但实际上对矿工的绝杀是产量减半,五月份就要出现了。

王纯:那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价格可能不会乐观的?

星空:在一月份的时候意识到的,因为当时杠杆加得太足了,还有一个巨大的风险在于,比特币的借贷利息巨高,都是豪赌。但我当时只认为会跌到7000,最多6000。有可能五六月份减半后还是会涨,但是对于矿工来说还是一个绝杀,因为涨一倍和没涨差不多。但长期来看,我觉得比特币和矿业都是非常好的行业。

王纯:回顾上次减半,社区还在讨论扩容问题。我们和比特币开发者的沟通比现在多,当时一些开发者觉得如果币价持续低迷,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性会有一些顾虑。这一次我们遇到的挑战只会比上次多,那你觉得接下来的比特币网络安全性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呢?

星空:我觉得比特币网络一直是最安全的网络,所以手续费最近也没有太大的增加。未来我们需要加强对闪电网络的支持,闪电网络的实现是基于比特币网络的,是去中心化的二层网络,它让比特币网络越来越安全,让比特币的应用越来越多。大家未来担心的还是手续费,担心挖矿网络是否安全,解决安全问题的唯一办法还是加强二层网络的使用。

王纯:其实闪电网络是在整个安全框架之内的,你可以把它类比成以太坊网络里的一个ERC-20 Token。保证现在比特币和以太坊安全的就是每天产出比特币的价值是多少,其实我对这方面还是有很多担心的。现在一个区块12.5个币,减产后6.25个币,下一次减产变成3.125个币,不断地减半,维持比特币安全的资金就会越来越少。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之前有人因为一些操作失误,导致一个交易的手续费要200个币。如果当时1个比特币区块是25个币,200个币相当于8个区块。如果以后我们减产到6.25个币,就相当于32个区块。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我们鱼池挖币发现网络出现一个200个币的交易,那我们肯定要抢这个区块,币印也会去抢。

假如币印挖到了,那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接着币印的下一个区块正常挖,第二就是不管币印挖出来的块,倒回来挖,一定要把200个币挖到。和比特币网络安全直接关联的就是每天产生多少个比特币,以及它的价值。

价格波动

星空:价值的波动是正常的,之前30美金跌到3美金的时候,我肯定会非常沮丧,死命囤着。但我还是对比特币非常有信心,它就是一个全新的一个工具,它的特性跟别人不一样,我觉得未来一定会有机会做点事情。当时抱着这个想法持币了,包括12年做矿机的时候也是,长期来看,比特币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完整体系和支付系统,不管它价格多少。对于大家来说,现货跌了就跌了,手里有钱生活就好了。但玩期货的人,就会担心爆仓。

王纯:期货确实比较有风险,我之前在持有现货的同时,因为不喜欢把币充到交易所里,所以在交易所开了个空单,而且这个空单比我持有的现货量还要少,最后还是亏了好多钱。
星空:在17年18年初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的确是到高点了,但是我当时不是特别相信USDT,所以我就没卖。

王纯:我理解了,因为星空对USDT不相信,才要做USDS。

星空:我觉得很多人都不相信,但又没办法。有了USDS,价格好的时候就可以兑换掉。从交易的角度来说,交易是需要纪律的,但是纪律会被打破,真正遵守纪律的方法就是买一个不得不遵守纪律的东西。我们有个朋友买了EOS赚了很多钱,钱也没买成房子,而是给了他妈妈。EOS跌下来之后,他觉得要抄底,又找他妈妈要回来了,后来房子就买不回来了,因为EOS又亏了很多钱。我一直推崇挖矿也是基于这一点,有矿机就是强制性让你做多,阻止你剁手。

观众提问

问题一:交易所对比特币的一些不法资金来源是怎么区分的?

星空:币信和一些其他交易所之后会做地址溯源,链上分析的平台也在做相关的工作,我觉得这是必然趋势,也是很多比特币硬核支持者想要做的关于匿名性的工作。

王纯:这点在行业里的分歧很大,很难说谁对谁错。

星空:其实我一直很理智地看待这个事情,Fungibility(互换性)这个问题很重要。纸钞是没有互换性的,因为每张纸钞上的序号不一样,而真正的互换性是我给了你一块钱,王纯也给了你一块钱,你分不出来哪一块钱是谁给的,匿名性就会更强。互换性也是货币学里的一种特性,但我个人觉得这点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实用性会变差。我给了你之后,有可能因为网络问题或其他问题,你没有收到,但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收到就无从验证了。我倒觉得可以这作为比特币的特性,有支持互换性的交易类型,也有透明的交易类型,但是这些都要接受市场的考验。如果像Grin这样的匿名币可以成功,比特币加匿名性也可以成功。我一直还是很看好Grin的,Grin也是币信唯一一个没有用户量但还在支持的币种。

问题二:币信的硬件钱包开发进度是什么样的?

星空:硬件钱包已经有真身了,还在调试中。币信硬件钱包是奥峰老师,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开发的,它有几个特点,第一是完全开源,第二个就是,它是首个不让大家存助记词的钱包。现在很多丟币事件都是因为助记词存到了云盘里,或者写在了本子上。谁拿到了助记词,谁就掌握了你所有的资产,这属于单点故障。私钥如果是在开放环境下,你的钱都不是你的钱。

王纯:我是把私钥记在脑子里的,因为我从小开始背圆周率,背根号二根号三这种。
星空:如果你能记住,把私钥放在脑子里是非常好的办法,但很多人不能。而且王纯是行业的从业者,作为普通人,隔一两年之后你想起来钱包里有币,但是私钥不记得了。

王纯:我可以介绍一下我怎么从我的地址里转币。首先登录到你自己的服务器上,敲下:bitcoin createrawtransaction,敲下UTXO以及你往哪里转币,交多少手续费,然后敲signrawtransaction,把输出的字符串加上去,再加上自己的私钥,就可以生成签好名的交易,最后通过sendrawtransaction发出去。唯一需要敲私钥的地方,在前面加一个空格就不会到历史记录里。

星空:我经常忘记密码,因为如果是不重要的账户就随便填了。

王纯:我的习惯是,不管重要不重要,都会生成一个随机密码,放在1Password里。

星空:如果大家不相信中心化的机构,我的建议还是买一个硬件钱包。

币信圈内人第三期圆满结束,请大家期待下一次的圈内人直播!

来源: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