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赵昌宇?

狂人赵昌宇?

“桀骜不驯的少爷”是赵昌宇的微信名,也仿佛是他人生的缩影。

不走寻常路的赵昌宇,初中尚未毕业就直接进入大学深造。热爱技术的他,搭上了互联网这趟时代列车,年仅27岁,却已是互联网的创业老兵,参与创立了缘创派等诸多知名企业,并受邀担任南开大学的创业导师,是南开大学最年轻的创业导师。

2018年,赵昌宇创办GBLS大会,只身一人来到杭州的他,一开始就着眼于打造全球区块链领袖峰会,最终办成了万人大会,赵昌宇也因此一战成名,被称为万会之王。

赵昌宇热衷做连接器,链接各种资源,缘创派连接互联网的创业者们,打德扑是连接创投圈的朋友,GBLS是连接区块链行业的资源,交易所又是在连接项目方和用户,赵昌宇是名副其实的局头。

身为局头,自然是信息交汇的中心,赵昌宇享受着信息中心带来的优势,他有个理论:超倍的付出,会带来加倍的信息交叉,获得更高的信息优先级,从而更快地找到埋藏在信息交叉之下的真相。而为了把信息优势发挥到极致,他每天工作到身体的极限,时有睡眠不足3个小时。

自负是赵昌宇对自己的评价,而和他交谈过的人大多认为他恃才傲物,经常会口出狂言,这使得他招致了很多非议,从争议声中一路走来他早已习以为常,也正是这份与生俱来的自负和狂妄,使得他身上有一股魔力,或者说领袖气质,吸引着志同道合的朋友。

在采访过程中,赵昌宇多次提到“王者”二字,他要自己制定游戏规则,要成为行业的领军人物和标杆。

赵昌宇被称为万会之王、人脉王,未来他还想成为交易所之王。

ZG.COM是由比特币中国战略投资的交易所,自赵昌宇担任ZG.COM的CEO以来,ZG.COM的业绩成倍地增长,赵昌宇在不断刷新ZG.COM业绩新高的同时,也在继续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ZG.COM 20城计划、持续的打新计划、冠名赞助重量级行业峰会,各种刷屏事件让ZG.COM突然之间闯入到人们眼前,在这些高举高打的市场宣传背后,赵昌宇对于交易所却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

让我们来聆听赵昌宇的分享。

CoinVoice:区块链行业机会很多,您刚入行时,为何选择会议举办来切入区块链行业?

赵昌宇:因为拥有一颗王者之心,生来就是要做王,要做老大,要开山立派,所以,当你进入一个行业初期,首先要成为这个行业游戏规则的制订者,先成为一个行业的领袖。

第一件事情就是自立山头,先插上一个小红旗,完成单点切入,先树立起自己在行业里的标签和江湖地位。一定是切别人没有切的,为什么一开始不去切交易所赛道或是运作一家投资机构?因为一开始切不开,难度太大了。

但是会议大不相同,办大了就是大会,办小了就是小会。只要你的专业能力是深刻的品牌,是精细化运作、项目管理,是用户体验的设计,你会发现你马上就是行业的标杆,大有大成,小有小成。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成功的。而首战告捷的成功是会被传染的。选择做区块链会议是因为很容易能够实现单点突破。

会议的纵深范围很大,上可以做基金,下可以做项目,左能开交易所,右能做广告营销公司和行业媒体,会议就是一个CPU的属性,是一个连接器,又是一个发酵剂和催化剂,催化这个行业的发展。尤其是在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初期,普遍是处于战略性关键卡位。

而且会议恰恰是一个真正在区块链行业中合法合规的生意。我们在中国境内创业做事情,在你不清楚整个政策、政治导向的时候,你要考虑的第一个事情,是把自己利于不败之地,不败是关键。

 

CoinVoice:之前在创投圈的时候,您为了拓展人脉,学习了德州扑克,短时间内就成为了高手,筹办GBLS也是一炮而红,您是怎样在短时间内在一个新领域里快速突围的?

赵昌宇:我是局头,我在做QQ群/微信群的时候,往往我会是群主,做会的时候,我是会的主办方。我会去成为一个KOL,经营这个KOL,然后我会成为信息交汇的中心,我不是去中心化的,我是中心化的,而且还是严重的中心化。

我做任何一个行业,我都可以在很短时间之内冲进去,并且抢下来一块田,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我会很盲目地自信,认为我只要看到这个机会,全身心地投入去做,好像都可以做出来成绩。

我本身是一个IT理工男,理工男特别善于运用互联网信息优先级,会去搜索信息,结构化信息,理解信息,我会像一个推理技术派的记者,去拆解一些东西,并且把它转化成我自己的。理工男还有一个特点,喜欢用特别简单的方式找准一个点,做出一个功能来,去解决一个问题。我做缘创派,就是解决找人,做外挂就是个破解工具,做大会还是个工具,现在做交易所依然是个工具思维,先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

快速突围这个事情,是有很多小技巧的。

进入一个行业,首先得有一个自己的位置,你先生存,解决一个问题,而不是给别人创造问题,不是捞别人点钱,是自己创造一个价值。

第二步是协同,创建一个协同机制,你拥有一个有效的切入点,卡位之后你要释放自己的能力,成为他人的肌肉,建立依存关系。要把你身边所有的资源都变成你的肌肉,而且要把它用起来,越用才会越活,资源越用就越多。

第三步就是大的改变,创造大的价值。大的价值一定是创新,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就像2017年94事件成就了币安,这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比特币也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我们需要在不确定的局面下,去把握和抓住确定的东西。

在整个创投行业以及我自己的职业履历上,我还有一个比较大的特征,我是一步一步跟着互联网的发展走过来的,我经历了从电脑软件时代,自己写代码,做软件,分发软件;到网页网站时代,觉得网站很高级,不需要去下载程序,非常灵活,访问也很方便;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最初很难用的硬件迭代到软件流畅得如同身体的器官,我是一步一步跟随历史的发展跑下来的。

这使得我对于产业的演变,对于互联网经济产业的周期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深刻的体会也使得提升了我对于事物的判断力与灵感,再加上我做投资需要看大量的行业研究报告,包括跟基金LP、GP、上市公司之间做很多沟通,我的产业经济思维、还有系统性的思辨思维,包括一些软实力比如领导力等等,都有了大幅的提升。这也是为什么在创办GBLS的时候,第一步切的就是领袖峰会,全球领袖峰会,拉高了它的整体维度。

在别人眼里我可能是一炮而红,其实对我而言,我是做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霆钧与赵昌宇在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合影

CoinVoice:您此前没有运作交易所的经验,是什么机缘使得您加入ZG.COM,出任CEO?

赵昌宇:我要明确关系,杨林科先生是ZG.COM战略投资方“比特币中国的创始人”,也是比特币中国的控股人。准确地说,杨总是我的贵人,支持我的人。ZG汉语就是中国,中国.com顶级域名所代表的意义和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杨林科先生把比特币引入中国,他的发心是把这个创新带到中国来,他其实一直在做区块链领域的布道工作,鼓励了很多人。杨林科先生的人品也非常好,在币圈如此浮躁的氛围下,杨林科却从未失信过人,他是真正的中国区块链行业的教父。而且,他的履历很特殊,学习经历、生活经历,包括发家史,非常符合中国人奋斗的精神,他是一个成功人士。

我在经营GBLS时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我的团队也阶段性地从全职变成了兼职了,那时我就在想,接下来我一定要做交易所,这是在2018年6月份的时候就决定了的。

出任CEO,是因为杨林科先生以及他的合伙人冯劲伟推荐,在我加入之前,ZG.COM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状态,经营发展做得很稳也很慢。ZG有个股东恰好是我的峰会大客户,ZG.COM交易所也是GBLS在2019年1月6日年终盛典的重要赞助商之一,我们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后来他把我的情况和杨总做了深度沟通之后,我们达成了共识,他们非常认可我,也愿意投资我,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出任CEO的岗位。我在2019年3月加入ZG集团,4月初正式出任CEO。

我的优势在于是一个非常有冲劲的年轻人,主人翁精神很强,亲身经历过互联网的每个阶段,有丰富的互联网经验,愿意去担任交易所CEO的角色。愿意去创造未来一个大航海时代,因为它是一艘船,而且这艘船历经风雨,曾经一度占有全世界比特币交易量80%,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我的使命就是让ZG.COM重返世界第一数字货币交易所。

 

CoinVoice:交易所竞争激烈,您认为做好一家交易所的关键是什么?您又会如何领导ZG.COM从交易所大战中脱颖而出?

赵昌宇:交易所从功能来讲,其实是一个工具属性,并不是平台属性。

对项目方而言,所有的交易所对它而言都是一样的,功能就是交易撮合,让用户能够方便地兑换它的token凭证,项目方未必需要一个很大的平台。

现在这么多交易所里面,真正专注于只做交易所,全身心热爱交易所这个事情,全身心服务项目方和用户生态的交易所有几家?很多交易所在解决撮合功能的同时,还附加了很多其他服务,它可以做得到吗?很难。交易所的安全能否过关?这是要打问号的,需要经历时间的检验,就像一个全新的药物,它是需要临床实验的,是需要过程的。更何况诚信,更是需要时间去检验。

做好一个交易所,最基本的因素要确保资产安全,要有系统化的运营能力,要有客服体系,要有内外管理能力要有自己的公信力,所有这些都是决定性因素。

我加入ZG.COM,正是因为ZG.COM的团队是原来比特币中国的核心团队,并且拿到了比特币中国战略投资,将能力与历史继承下来,拥有长达8年交易所经营的经验,与此同时,它的服务体系是非常健全,这是其他很多交易所都不曾具备的。站在更高的维度去看这个问题,你会发现这些其实就是所谓的实力。

比特币中国的基因集成到了ZG这一代,它的全球化交易所的属性,注定是要走高举高打,品牌路线,专业化路线,标准化路线,它的标准是在于它的服务标准,打造ZG.COM的公信力。

ZG.COM在我们的带领之下,我们要做的是,在实现基本功能和确保资产安全的前提下,我们要选择有足够实力的项目上ZG.COM,我们要帮助项目方去跑马圈地,帮助项目方从原来只是80分,提升到90分,甚至超过100分。

试问有几个交易所在提供专业的“币圈”服务?

包括行业里面的行业媒体和会议,我们都会重点去扶持。让这个生态变得更好,更健康。我们承担的角色就是这个行业的领头者,我们要帮助生态里的从业者,撮合他们合作交融,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撮合引擎,交易引擎就是信息的交换中心,就是去帮助别人的。

我们讲服务至上,这个服务从根上来讲是指人与人之间的服务,我们接下来会重点学习,让我们团队的每个成员都可以达到像纳斯达克上市服务商这样,这个就是我们经营上的策略。

ZG.COM冠名赞助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

CoinVoice:您在之前的采访中曾表示:区块链是个非常二八原则的行业,百分之二、千分之二、万分之二的人在引领着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您希望让更多人掌握这些最顶层领袖的思维模式,最顶层领袖的思维模式是怎样的呢?

赵昌宇: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很多散户群体都是无意识的,普遍迷茫、投机性强、缺乏判断力,自己不会去读东西,不会去学习东西,大家看的都是碎片化的东西,拿到的知识和信息大多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样就会受人影响,被人利用,盲目地去相信一些人。

其实相信人是OK的,但是一定要把握住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不该相信,而且你要有自己的思维,你要学会自己思考问题,并且能够提炼出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别人说哪个币好你就投了,到头来亏的还是你自己的钱。

我所谓最顶层领袖的思维模式,要有自己的思辨能力,要去做自己的主人,然后要勇敢地站出来,并且去发声,去为自己而发声,去成为一个代表,去成为一个领袖,把自己整个的知识、阅历、灵魂价值观都融合起来,才能构建出深刻的认知,只有深刻的认知才可以建立信仰。我一直强调的是深刻,我一直都在强调一定要有自己的思维,思维就是一种对话的方式,当你站在一定的思维高度的时候,你就会成为另外一类人。

每个人生命都是有限的,我不仅仅是要成为一个有钱人,我还要成为一个为整个人类社会,创造意义创造价值的一个人,这个高度才是我想要的。

就做交易所这个事情而言,市场上很多人甚至说还在用模板,外包技术,复制代码,一键开交易所,很多人还认为只要有更好的经营模式,就可以把交易所做好,这个维度是远远不够的。

更高的维度去思考,交易所未来的竞争是什么竞争?是并购,是寡头。未来交易所一定会走向寡头,一定会走向合规。而在这之前,一定会经历一批批巨头的并购,就像美国几十年前的银行业并购一样,并购会加速行业的技术投入,加速行业的标准化建设,加速行业的人才成熟,加速建立行业的门槛。这时,行业的利润会变得很薄,交易所创造的利润会成为股票,而被职业经理人所接受,这个行业会走向成熟,它属于全社会,全人类。当然作恶成本也会随之变得高昂。

CoinVoice:您非常擅于做投资,据说炒美股5年没亏过,您投资的秘诀是什么?

赵昌宇:也并非没有亏过,有些方法论使我受益良多。我学习过大数据相关知识,大数据最核心的价值点就在信息的交叉。我画幅图,这里有很多条直线,大数据就是说,这么多交叉的直线中埋藏着真相。每个人都是一条独立的线,当他交叉了多条线的时候,才可以发现所谓的真相。

我每天的睡觉时间不超过6个小时,时有3小时,以前单身汉基本除了睡觉都在工作,工作就是我的一切。超倍的付出,才能带来加倍的信息交叉,超倍的付出,才会带来更高的信息优先级才能更快找到埋藏在交叉线下面的真相。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如果身体可以接受的话,一定要达到身体的极限,因为只有你达到了身体的极限了之后,你才会更有机会去突破临界点,这非常关键。

我的投资方法论,首先做投资我是非常信自己的信息面的,我是做产业结构投资、趋势投资的。产业结构投资,打一个比方,像早幼教行业我会去投资,因为这个行业的人才是严重不足的,早幼教随着国内人口结构和经济下行文化提高的诸多变化,它必然会形成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会去投资这个行业标准化建设和品牌化的标的,它会创造出溢价,像幼儿园、幼教、教材,VIPKID这类教小孩子学习英语的标准化产品,我都会去投资。

股票投资而言,我投资的是整个产业,我做产业投资,而不是投资某一家公司,这个行业排名前五的公司我都投了,我投了苹果公司阿里微软还投了腾讯,因为这个行业还处在上升的阶段,我会优先去投资具备垄断效应和倍增效应的公司。

 

CoinVoice:所谓人红是非多,对于您外界有截然相反的两种评价,您是怎样看待负面评价的?又会如何去处理?

赵昌宇:面对事实,不要逃避,逃是逃不掉的。现在社会信息的流通速度是非常快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赵昌宇,其实那就是他们的赵昌宇。

你要勇敢做自己,认认真真的做好你自己,不断地去完善你自己,要把自己的世界观和外界的压力给平衡好。做人是不能去较真的,在黑与白的两极中全部都是灰色地带,要去适应,就像是区块链行业的当下。

当时有媒体在放大我们GBLS奖项的收费问题,我今天来简单说一下。首先,我们在做一个新兴行业的时候,大家都会经历一些措手不及的事情,你的准备是不充足的,例如说你对赞助商的尽调是不够的,因为他给你的信息肯定是好的。他告诉你,我是一个医疗产业的项目,你看他的背景很好,网上也搜索不到什么信息,这个项目又是知名机构推荐给我们,那么我们组委会投票的时候,基于一个公平公正的原则,他一定是拿奖的,因为别人没有找我们申请奖项,只有他找我们申请奖项了。而向我推荐这个项目的机构,他们找项目方收钱了,但当时我不知道,我就背锅了。又被舆论,一轮一轮地放大了,传播开来。

很多的事实跟真相是不一样的,很多的真相可能也被断章取义了,很多真相我们也没有去解释。但是,对于用户而言他只看标题,内容他不看的,这个就是我们当前的社会,这个也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

目前正处于一个信息时代,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其他的社交软件,你是没有办法去堵住舆论的。

时间会掩盖很多的问题,当时GBLS大会的奖项出现弄虚作假的舆论的时候,我们去彻查这件事情,发现了真相,但并没有采取PR的方式把它公布于众。我们是站在一个理解的角度去想,赚点钱人家也不容易,没必要赶尽杀绝。

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就背了一个锅,大会就是我的,我要为此付出全责,我也不能推锅。

创新是要付出代价的,做任何一个东西你都要勇敢地站出来。外界对我的很多负面评价源自于竞争对手,我做大会触犯了很多人的利益,他们采取的措施就是网络暴力,举报你,黑你,干掉你,这个就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很最典型的现象。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会以很简单的方式,让别人真正地了解我,与那些诚心诚意的人交心,交朋友。我时间也很有限,当我面对每一个人的时候,我尽可能地让别人看到的是我简单的一面,而非一个复杂、很有城府的我,我不想让自己变得富有的同时,成为一个很不阳光的人。

做事情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初心,从哪里出发的,你还是要回到哪里,这样你走过岁月沧桑之后,你会为自己这一辈子而自豪。有朝一日,你能为自己写上一本书,讲述自己这一辈子风雨数十年和人生的一些体悟,能够传给自己的后代,这是一件牛逼的事情。

赵昌宇和王腾鹤编著的《一本书读懂区块链》

CoinVoice:您很喜欢看书,您最喜欢的是哪类书?从中收获了哪些启发?

赵昌宇:我是一个动漫迷和二次元迷,我的精神世界很丰富,比较有想象力。看动漫的过程当中,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要突破自己,挑战自己的思维边界,任何事情都有多种解决办法,就像《海贼王》里的路飞一样,你明明只是一个弱爆了的橡胶人 ,但是你最终能够成为海贼王,你能成为一方强者,朱元璋明明是一个乞丐,却能成为一代开国皇帝,人是多么的渺小,但是又可以绽放出巨大的能量。

看动漫会开阔你的想象世界,看科幻也是如此。

这些东西其实从我精神世界来讲,我是非常满足的,内心来讲,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我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觉得很满足,对于未来很有憧憬,很有想象力。

我还看了很多互联网圈盛传的书,像《从0到1》、《连接》,包括科幻类的书,像《失控》、《三体》,包括创业类的书,《创业维艰》、《精益创业》,我大概看了200本左右,我读的书很杂,互联网这条线是我读的最多的,当时出的书几乎都读了。

我还跟着很多清华北大的教授做了深度的学习,学了很多课程,读一些专业课程,总裁班和MBA。在读MBA期间很多教授的书籍,我也会因为对这个人的课程喜欢而追他的书籍作品,受益良多,但就我个人而言,现在觉得读得早了点。再过几年的话收获会更多,体会更深刻一些。

这让我从早前的碎片化知识结构占主导,升级了系统化知识占得更多,也更注重认知的逻辑性和网格化。以前我是灵感性比较强,不屑于去带团队打仗,后来随着认知的提升,我也开始研究像OKR、Teambition、钉钉这些远程工作和协同方式,团队管理科学与行为科学,教练技术与TEMP管理,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的,我现在对企业经营和带领团队有很多心得。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CoinVoice立场。

2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