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名利场

“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名利场
文章摘要:毕竟在这个名利场上,就连孙宇晨自己也无法掌控方向,而对于绝大多数投机者而言,只能充当一个韭菜而已。

在这个名利场上,就连孙宇晨自己也无法掌控方向。

在区块链世界里,孙宇晨从来都不是一个信仰者,他只是一个逐利者。

“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一直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但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坚持的人,在一行受阻之后就立马放弃,并迅速地投身于下一个目标。在8年时间里,孙宇晨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另一方面他却又十分坚持,无论遭遇了多大的打击,他都不会放弃对“成功”的追逐。对于“成功”孙宇晨一直都有着异样的执着。

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孙宇晨屡次通过出格的行为引起外界的关注,他一直都在试图通过获得关注的方式走向“成功”。

从少年时期开始,孙宇晨就开始拥有同龄人难以企及的自制力。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而今,孙宇晨终于成功了,至少在他自己看来是的。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有钱、有趣、有理想的“三有”人士,2015年7月,孙宇晨在《鲁豫有约》上表示自己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在被2011年的抄袭事件打趴下之后,孙宇晨再次借着区块链的风口飞了起来。飞起来了的孙宇晨又以一贯的方式确保自己不被落下,距离他在2013年底以Ripple Labs(瑞波币XRP的研发公司,XRP长期位于加密货币排行榜前十)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已过5年,在这5年里,孙宇晨汲汲营营,迅速的构建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以及利益链条。

而这一次,孙宇晨在利益以及金钱的“保护”下,或许不再那么脆弱。

1

据GQ智族报道,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一个月后,孙宇晨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效仿的是陈独秀的《新青年》。据公开资料显示,孙宇晨的《新新青年》于2011年10月10日正式发刊。

而在3个月前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亚洲周刊》是全球第一本、且是目前唯一一本国际性中文时事周刊。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亚洲周刊》封面是他人生前21年的最高光时刻,他获得了出生以来最大的关注度,但是这种荣耀还未持续半年就迅速地消散了。

在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一位曾与孙宇晨走得很近的撰稿人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表示,“如果这都不算抄袭,那世界上就不存在抄袭了。”

此后的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不过一个月的《新新青年》也一同消失。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孙宇晨都并未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据GQ智族报道可知,在学术道路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一门心思要进入商界成为一个富有的企业家,他先后进行了创办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直到2013年,孙宇晨才迎来一个足以让他翻身的机会。

2

2013年,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同年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

但是与目前人尽皆知的状态不同,2013年的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

据百度指数可知,2013年直至2015年,区块链热度都在100以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上,除了出现了《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现象级手游之外,那一时期还出现了大批的P2P金融创新平台,现任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曾任职的借贷宝就赶上了那一波风口。

2015年,比特币以及区块链逐渐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之中,BAT、IBM等巨头相继布局区块链领域,随着“大众创业”时代的来临,“全民创业”等口号也开始逐渐兴起,借着比特币的大势以及“90后创业”概念的东风,孙宇晨迅速地崛起了。

2015年7月14日,孙宇晨以“90后创业新贵”的身份参加《鲁豫有约》的录制,该期《鲁豫有约》的主题为“毕业季·奔跑吧90后”。

孙宇晨在节目现场表示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有钱、有趣、有理想的“三有”人士,但是查询公开资料可知,2013年至2015年间的孙宇晨并未有多少真正拿得出手的成果。

在《鲁豫有约》上介绍自己时,孙宇晨也只提了自己获得了多少投资,而并未提及具体产品。与之相对的则是马佳佳的Powerful情趣用品店、孟兵的西少爷肉夹馍以及王锐旭的兼职猫。

财经网查证,在2015年7月之前,与孙宇晨有关的公司只有5家,分别是:为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博瑞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盛世博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锐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锐博汇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水印2

(注:盛世博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由REBOGROUP LIMITED全资控股,而孙宇晨为REBOGROUP LIMITED的唯一董事)

据天眼查显示,上述五家公司的所有公司业务为RippleCN、陪我APP、锐波天下以及锐波科技。

水印3

而其中实际可见的产品只有RippleCN以及陪我APP。

RippleCN为Ripple协议在中国的网关之一,网关是Ripple网络中资金进出的大门,它类似于货币存取和兑换机构,允许人们把法定货币、虚拟货币注入或抽离Ripple网络,并可充当支付双方的桥梁。但是囿于狭窄的市场等多种因素,RippleCN的交易量一直不大,2016年5月,孙宇晨以Ripple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表示,RippleCN的交易量并不大。

而陪我APP更是直到2016年6月才拿到6000万元的A轮融资,据天眼查可知,陪我APP于2014年10月15日获得光信资本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与迅速地从风口上跌落下来的马佳佳不同,孙宇晨乘着风奔跑了起来。如果说在2015年之前的孙宇晨还只是一个创业新人的话,那2015年之后的孙宇晨就是一个坐上了快速车的“创业明星”。

3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始终以90后社交APP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在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才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而在此之后,波场发行的代币TRX更是为孙宇晨带来了巨额财富。据coinmarketcap数据,2018年2月,波场发行的代币TRX上涨至最高点,市场总值一度达到167亿美元。此后TRX市价虽一路下跌,但是截至2019年4月其总市值依旧在30亿美元左右。

2018年12月10日,波场官网发布了其2.0版本的白皮书,但是据财经网查证,其中扔未公示波场的代币锁仓以及分配计划。

据早期信息可知,TRX发行总量为1000亿枚,其中公开发售40%、TRON Foundation基金会与生态系统持有35%,私募发售15%,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持有10%。

而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由孙宇晨个人持股99.99%,也就是说,孙宇晨个人通过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至少100亿的TRX,以4月10日0.03美元的市价计算,该批TRX价值逾3亿美元。

据财经网查询,仅在中国境内,孙宇晨名下就已经拥有了16家公司。

水印1

财经网统计后得知,其中有12家由孙宇晨绝对控股,其中北京少女你好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小野盒子科技有限公司实为马佳佳所有,北京摩室科技有限公司为武星宇所有,据公开信息显示,马佳佳、武星宇均为孙宇晨好友。

此外,孙宇晨还在由香港企业REBOGROUP LIMITED全资控股的盛世博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法人职务。据财经网查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信息可知,孙宇晨为REBOGROUP LIMITED的唯一董事。

查询可知,由孙宇晨绝对控股的12家公司以及由REBOGROUP LIMITED全资控股的盛世博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业务以及控制人均指向了锐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锐波科技)。

水印4

2017年7月8日,Tron Foundation基金会在新加坡成立,据财经网获取的信息可知,孙宇晨依旧是该基金会的实际控制人。

因此归属于TronFoundation基金会的35%TRX也处于孙宇晨个人掌控之中。因此孙宇晨至少掌控着45%TRX总量的支配权,也就是450亿枚。

4

据官方消息显示,Tron Foundation基金会的主要任务是公开、公正、透明且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运营波场网络,并对波场的开发团队进行支持。

据一位接近的波场的人士透露,最初,波场团队均在锐波科技办公室内办公。经多方信源证实,波场的实际开发团队即为锐波科技,此前孙宇晨也曾公开表示,波场在国内设立了研发中心。

而据多方信源显示,除却研发中心之外,波场的实际运营主体也在国内,管理者波场运营事务的实为以锐波科技为核心的孙宇晨商业帝国。

多个招聘网站的公开招聘消息显示,锐波科技目前招聘的所有岗位几乎都与区块链有关,在部分招聘信息中更是强调了岗位主要职责为开发公链。在拉勾网上,锐波科技的招聘信息更是直接标注为“波场TRON”,其中包括“产品运营”、“商务BD”、“量化交易策略师”、“用户增长经理”……等多个运营岗位,工作地点均在北京。

据领英显示,Tron Foundation的员工也多常驻北京。

此外,波场以及孙宇晨的多个微博、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均为锐波科技。而在2018年6月波场对BitTorrent的收购案中可知,此次收购案对外宣称为由“波场联合锐波科技”共同收购。

由此可见,无论是负责波场技术研发的锐波科技,还是在明面上负责波场运营的Tron Foundation基金会,其实际控制人都为孙宇晨,在一定程度上,波场处于孙宇晨个人的绝对掌控之中。

5

时间回到2016年,这一时期的孙宇晨给自己的主要标签是“陪我APP”创始人,但是据媒体报道,陪我APP在初期流量并不大,直到后期该APP上开始出现涉黄音视频服务后,流量才开始有了较为可观的变化。但是总体而言,陪我APP在各大应用商店里的下载排行依旧不高,而波场宣称的百万用户绝大多数均来自于陪我APP。

2018年6月,陪我APP因涉黄遭新华社点名,对此,陪我App官方回应表示,已经开始内部核查,集中清理涉嫌含有低俗内容和账号。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依靠陪我APP获得了巨大利益的创始人孙宇晨都未对此在公开渠道进行过回应。

一位用户表示现在的陪我里面充满了对女性的物化以及对男性的歧视。一位深度用户在知乎评价到,陪我APP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像自己。

与APP不同,创始人孙宇晨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孙宇晨之于波场,是灵魂。

而波场之于孙宇晨,是名利。

孙宇晨曾表示“人赚钱越多,越崇高”,这一点在他创立波场后表现的淋漓尽致。

Tron Foundation基金会成立之初就标榜了自己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是分析波场的各项行为可知,其每一个行为背后都附加了极大的利益企图。

以收购BitTorrent为例,孙宇晨收购时花费1.4亿美元,但是在收购完成不到一年,BitTorrent就以币安Launchpad首发项目的姿态上线交易所,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BTT上线币安后市值最高点一度到达1.476亿美元,已高于其收购时所花的1.4亿美元,而目前其流通量还不足其发行总量的18%。

而在更早些时候,超级节点竞选、虚拟机、构建DApp生态等诸多追风行为,无一不为波场以及孙宇晨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而在利益面前,区块链信仰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6

据波场白皮书可知,波场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内容协议。“去中心化”也是区块链技术最大的亮点之一,在公开场合,波场以及孙宇晨多次表示波场的目标为让互联网重新去中心化,也多次宣称波场将比比特币和以太坊更加去中心化。

但是据外媒报道,波场正在通过技术阻止日本博彩游戏的创建和推广。

在波场官方声明中,波场基金会明确表示不鼓励日本开发人员创建博彩游戏,同时还建议其他博彩游戏的开发人员阻止来自日本 IP 地址的玩家。

这一点明显与波场的愿景相悖,也有区块链的理念相悖,据外媒分析,波场此举主要目的是为了向日本监管当局示好。

据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面对监管时,以孙宇晨的一贯作风,必将会妥协。

据一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向财经网表示,孙宇晨并不是一个懂区块链技术的人,他还进一步透露波场这个项目在最开始就只是一个尝试,“就连波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火了,在TRX涨到一分的时候,波场自己都不淡定了,波场整个团队包括孙宇晨都开始卖TRX。”

这一观点得到了波场前COO刘明的赞同,刘明在2018年5月的一次直播中表示,孙宇晨对区块链和ICO完全是个外行,既不理解中国币圈的套路和规则,也没有人脉。此外,在直播中刘明还透露,孙宇晨使用多名波场员工的身份在币安交易平台开办账户,抛售TRX套现。

此后孙宇晨对此进行辟谣并公布了Tron Foundation基金会的锁仓地址,但是据上文可知,除却TronFoundation基金会持有35%的TRX之外,孙宇晨个人还通过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至少100亿的TRX。

7

身为一个营销天才,孙宇晨惯来都知道如何通过营销获利。

在还未开始创业的时候,孙宇晨就知道了流量的的重要性,据GQ智族报道,刚登完《亚洲周刊》封面,孙宇晨就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人人网介绍改为了“《亚洲周刊》封面人物”。而在《南方周末》实习时,更是坚持在自己与实习无关的个人作品上写上“写于南方周末”这一句话。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与之前忽视的态度不同,V神开始表达自己对波场的不屑。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营销天赋,几乎每一次社会热点他都未缺席。据一位社区用户评论:目前微博上很多不知道波场的人都知道孙宇晨。

2018年年底,ofo资金链断裂,公司运营举步维艰,ofo退押金一事更是引起全民热议,在话题最高点的时候,孙宇晨发表微博表示帮朋友戴威给1万个ofo用户退押金。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时候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

但是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其中有大量稿子内容相似。而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而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虽然在面对指责时波场紧急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人前,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的重要性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约定了项目未来的发展路线和愿景,类似于公开承诺。

据百度指数显示,波场的热度始终高于其他国内公链项目。

尽管波场始终被“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缠身,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波场在这些负面消息里收获到了足够的利益,那就是被互联网时代信奉为王的“流量”。

面对骂名,孙宇晨并不在意,在接受王峰十问专访时更是表示:“宁可背负骂名也要把事情做成。”

纵观孙宇晨的商业帝国可知,他已经构建起了一个以锐波科技为核心的涉及技术开发、社交服务、区块链服务以及媒体业务等多项服务的立体网络,在这个立体网络里,孙宇晨借着自己的营销天赋以及风口上的大势,一手将波场捧上了宝座,也一手为自己织起了一个巨大的财富网络。

8

在这张网络里,孙宇晨犹如一个中心,链接承载着诸多合作伙伴的致富梦想。

2018年1月,波场宣布与东南亚共享单车平台OBIKE达成战略合作。随即,二者共同合作推出加密货币ocoin(OCN)。

2018年2月20日,孙宇晨在YouTube上为ocoin喊单。随即ocoin在短期内先后火速上线了Gate.IO、HuobiPro(火币网)、Bit-Z、Kucoin等6家交易所。据外媒报道,ocoin在六天内共筹集了价值约4亿人民币的ETH。四个月后,OCN即陷入了跑路泥潭之中。

火币全球站显示,目前OCN几乎已经归零。而OCN更是成为了币圈十大跑路币之一。

与OBIKE达成战略合作的同一个月,暴风集团旗下暴风播酷云与波场TRON达成区块链技术合作协议。据官方信息显示,暴风播酷云拥有“闲置挖矿”功能,用户可通过分享闲置存储空间及宽带赚取BFC积分。据财经网2018年7月报道,“路由挖矿”、“闲置挖矿”等中国特色挖矿实为借着区块链热点炒作的骗局。

除此之外,波场还与GSC(Global Social Chain)、体育区块链项目vSport、Dapp 生态平台DapDap、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Tiger、稳定币USDT发行方泰达公司、Spend、美国ALS协会、gumi Cryptos、知道创宇等多家公司达成了合作,据财经网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波场至少与20家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

在2019年,TRX多次逆势上涨,一位TRX投资者向财经网表示,长期来说,自己并不看好波场这个项目,但是在短期内,他看好TRX的走势,因为“项目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着孙宇晨有钱赚。”

而这一点或许也是波场部分合作方的心声。

上述一家合作公司曾在公开场合中表达过自己对波场的不看好,但是在半年后,双方即达成了深度合作协议。

孙宇晨在部分人眼中已经成为了区块链领域内的“造富机”。

还有三个多月,波场就要迎来自己的两周年,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走完了很多人一辈子也走不完的路,同时也到达了8年前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高度。

不可否认的是,孙宇晨确实是一个能力卓越的人,但是同样的,在他的发展史上,充满了各种的泡沫,8年前的泡沫在公众舆论的鞭挞下不堪一击,而8年后的泡沫则是掺杂了资本市场里各色人的金钱欲望。

或许在利益的保护下,孙宇晨不再像8年前抄袭事发时那么脆弱,但是谁也不知,在名利的驱使下,他下一步放弃的是什么。

毕竟在这个名利场上,就连孙宇晨自己也无法掌控方向,而对于绝大多数投机者而言,只能充当一个韭菜而已。

来源:财经网链上财经,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CoinVoice立场。

1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