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CoinVoice

文 | 密探君

收购了Steemit,就以为可以拥有它,以及它所持有的大量公链资产Steem Power。顺着这个逻辑走下去,孙宇晨以为这样就可以控制Steem。

在币圈如鱼得水的孙宇晨,并不熟谙加密世界的法则。当下的数字资产市场仅有投资者,但没有培育出对权益属性有深刻认知的区块链用户。

打破中心化统治的区块链世界,离我们还很远。

Steem夺权大战

故事要从2月14日孙宇晨从Ned Scott手中收购了Steemit Inc开始。收购Steemit Inc后,波场可获得Steemit.com网址,Steemit Inc社交账号,Steemit.com前端,Steem代码的版权(MIT许可证),外加占总量20%的Steem Token。

只是,等待孙宇晨的是一个坏消息。

2 月 24 日,Steem 社区内包括见证人、开发人员和利益相关者共同撰写了一份声明,更新了一份临时保护协议(软分叉 22.2 升级)。软分叉的直接后果是孙宇晨通过收购获得的Steem Power币被冻结了。

Steem区块链是开源的,当前该公链运行的共识代码由活跃的见证人/区块生产者选择,公链网络由投票选出的见证人节点作为网络的主要维护者。这里需要简要说明,Steemit公司大量掌握的原生Token “Steem Power” 是承诺“不用于投票”的。

波场收购Steemit并不代表它能拥有Steem。在波场完成对 Steemit 的收购后,Steem 社区成员担心波场对其是报复性收购,会违背这一承诺,不能给 Steem 带来长远稳定的发展。

很明显,Steem社区进行“软分叉”旨在防止网络被中心化控制。

孙宇晨随后发动攻击。包括币安、火币、Poloniex 在内的一些大型交易所,利用它们的投票影响力将与 Steemit 相关的见证人提升到了前二十名。

孙宇晨利用这些主流交易所用户投票的硬分叉夺权, 强势逆转了 Steem 社区的软分叉。孙宇晨还针对性的地冻结少数几个反对者的账户,罢免其投票权。

如此,孙宇晨就建立了对 Steem 的集中控制,原先的见证人彻底失效。

Steem 社区指控孙宇晨贿赂币安等交易所,利用他们的投票影响力一起重新选出了新的 TOP 20 见证人,并更新了 22.5 软分叉升级。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认为这是DPos机制下“贿选攻击”的首次大型案例——中心化交易所参与这个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成为帮凶。

在 V神和舆论的压力之下,币安 CEO 赵长鹏发推特解释“Steem 争权”一事,币安已撤回其投票;币安取消投票权以后,火币也于 3 月 3 日晚间在 Medium 上发布致 Steem 社区的一封信,宣布取消投票。

Steem区块链浏览器上,原先的见证人节点正在重夺控制权。一个加密世界夺权的样本剧情就此展开:

孙宇晨收购steemit,Steem社区先行软分叉冻结孙宇晨的币,孙宇晨一度成功反击,交易所等资本力量的进退给案情进展增加了曲折……

孙宇晨或许也没有想到,这次收购会有这样的风波。在此之前,BitTorrent、Coinplay、Poloniex、Dlive孙宇晨已经完成了几场不错的收购。

波场走上了“收购”的模式,源于“公链+DApp”发展模式:目前波场DApp数量为700多个,其中资本盘及菠菜类DApp占绝大部分;这些虚假的繁荣跟落地沾不上边,甚至这些垃圾项目会拖垮TRON。收购成为孙宇晨试图自救的出路。

不过这次他收购了 Steemit,却无法拥有Steem。这其中最大的魅力所在是Steem原有规则给了见证人节点联合即可冻结某个人币的权利,别人利用自己的币选出新节点、解锁币也是规则给予的权利……

EOS创始人Daniel Larimer(BM)发推对Steem社区软分叉给以认同。他称,我对STEEM上的这种权力斗争表示欢迎,因为它通过要求比矿池运营商更多的参与者进行合作,展示了权力的分散性。可分叉是去中心化系统的关键,真正的力量仍在于用户群体中。

Steemit是BM与Ned Scott联手创立,。后来BM离开Steemit去做EOS项目。

没有深谙加密世界法则的孙宇晨,以为联合交易所可以夺回大权的行为,进一步暴露了加密世界生态的隐患——交易所在这个生态中的中心化角色引人警醒:交易所代用户行使投票权说明,在DPos制下的区块链上当私钥不掌握在持币者手里时,数字资产上附着的权益属便无法得到保障。

加密世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比特币分叉运动

2013年,中本聪留给比特币的隐患开始显现——随着比特币用户体量越来越大、交易越来越频繁,1MB区块容量不够用了。

为解决比特币网络拥堵问题,比特币社区成员先后提出了数百种提案,这些相互竞争的提案者辩论激烈,甚至出现过死亡威胁和黑客攻击。最后,矿工一派和开发者一派成为最后博弈力量。

以比特大陆为主导的矿工派主张直接在比特币网络上扩容,以比特币核心开发者Bitcoin Core为主导的开发派提出在比特币网络之外推出第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

比特币是由一系列的共识规则决定,扩容就意味着修改共识规则,扩容意味着分叉产生新的货币;区块上的信息分为交易信息和见证信息,隔离见证是为了让区块链可以承载更多的交易量,闪电网络则是将交易放到传统区块之外进行以缓解拥堵。

最积极的推动比特币扩容的是吴忌寒,一旦实施扩容,他的比特大陆掌握着最大的算力——算力意味着控制。也就是说,比特币是有机会控制在中国人手中的,对吗?这正是比特币社区所担忧的。

在2016年2月20日,来自中国的比特币矿工代表和美国的比特币开发社区代表,经过激烈争论最终达成香港共识——双方各退一步,承诺比特币不会分裂成两个币,进行隔离认证并将比特币区块大小扩容至2M。

香港共识的参与者包括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比特大陆为首的五大矿池(占比特币网络80%算力),四大交易所代表(BTCC、Bitfinex、OKCoin和Huobi)以及其他比特币相关行业代表,这被视为是比特币历史上自白皮书之后最重要的官方文件。

只可惜, Bitcoin Core拒绝承认香港共识,在会议上签名的开发派Adam Back也声称仅代表个人,无法代表Bitcoin Core。

刚刚达成共识的比特币社区再次分裂。2017年3月,吴忌寒决定另起炉灶搞硬分叉。与Bitcoin Core关系彻底破裂之后,矿工派争取到了原本在这场争议中持中立态度的交易平台,达成纽约共识。

发起纽约共识的是一个商人,妥协的背后也是利益目的的一致性。这期间以太坊带火了ICO,以太币市值一度达到比特币的70%,矿工矿池和交易平台都陷入焦虑中,迫切希望结束纷争。

然而,这场所谓的共识仍然没有得到BitcoinCore团队的认可,这就意味着共识没有真正统一。BitcoinCore率先行动,他们决定在2017年8月1日强制推出隔离见证方案,由用户自行选择是否支持。该事件也成为UASF,即激活用户的软分叉。

为了狙击开发派强制实行隔离见证,吴忌寒主导的硬分叉产生的新货币也在这一天诞生了。

人类文明新秩序

如果把比特币比作一个王国,不同的势力就是不同党派,算力即投票权。

有人用西方的三权分立体系和博弈论,来进一步论证比特币的设计如何保证权力足够分散:核心开发者掌握了代码的权力,好比法院,可以制定、修改规则;矿工掌握了比特币的记账权,好比总统,规则通过需要得到51%以上算力的批准;用户与行业公司们负责监督全节点并维护比特币的价值,资本背后的是人民和共识,它好比是国会。

这一制衡与博弈在比特币分叉过程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开发者认为比特大陆这类“矿霸” 窃取了矿工的话语权,正在摧毁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本质;矿工认为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产生的手续费由建设这些多层次网络的人收取,这是开发者们越权窃走原本属于矿工的收益;交易所和行业公司代表则希望尽快结束纷争、维护行情,一定程度上充当了协调者的角色。

掌握比特币代码开发的Bitcoin Core只要不犯错误,就能继续保持原有的路线;主张硬分叉的比特大陆需要用利益争取更多的算力支持。

事实也是如此——BCH诞生之后,一直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就是没有人认可。经过吴忌寒的进攻性拉盘,BCH的价格一路走高,矿工们看到BCH有利可图,纷纷加入。

BCH一度分流了BTC接近一半的算力。这让比特币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显然恶性循坏。然而在2017年11月,BCH算力达到了BTC的两倍,价格只是比特币的三分之一,BCH算力迅速崩溃,再也没超过比特币。

BCH只能以山寨币的身份存在,比特大陆也逐渐失去了对比特币算力的绝对优势,坚信“去中心化”的Bitcoin Core在比特币开发中的重新取得了主导地位。

孙宇晨与steem社区的夺权大战,矿工派和开发派博弈的比特币分叉,可以说是加密世界夺权运动的典型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