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特币从 8000 美元攀升至 10500 美元的这段时期内,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都在囤积比特币。

2020 年,比特币价格从 6855 美元上涨到 10550 美元,涨幅 57% 。Bitfinex 上的一个知名“大户” —持有大量比特币的个人投资者—批评了这一轮上涨,称其为市场上其他大户试图操纵币价的结果。

当时看起来似乎是这样,但是现货交易量的持续增长、灰度比特币投资信托(GBTC)的溢价以及链上投资者的活动表明,这种涨势在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

灰度比特币投资信托溢价上涨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的灰度经营着一个面向比特币投资者的可公开交易投资工具,称为比特币投资信托(GBTC)。凭借超过 30 亿美元的管理资产,GBTC 多年来一直是合格投资者以及机构投资者投资加密货币市场的首选方案。

GBTC 每一股价值 0.00096698 BTC。整个 2 月,GBTC 的交易价格约为13.48 美元。那么,如果约 0.001 比特币的价格为 13.48 美元,1 比特币的价格就超过 13000 美元了。这就为合格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留下了 3000 美元的溢价。

考虑到整个 1 月 GBTC 的溢价一直保持在 7% 左右,30% 的溢价确实是很高了。

截至 3 月,溢价已经回落到 13% 左右—但考虑到过去两周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这个溢价依旧算很高的。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比特币期货的每日交易量也达到了 11 亿美元的新高,这是该数字历史上第三次超过 10 亿美元。CME 比特币期货的主要对象是认合格投资者以及机构投资者。由于 CME 在美国由合格投资者使用,因此该产品 2 月的累积交易量很高。

 

现货交易量的上升

自 2019 年 12 月以来,币安、Bitstamp 和 Coinbase 等主要现货交易所的交易量都出现了大幅增加。

例如,2020 年 1 月第二周,币安上交易频度最高的交易对(BTC/USD)的周交易量从 2019 年 12 月最后一周的 241000 BTC 上涨到了 468000 BTC。在仅仅三周的时间内,现货交易量就实现了 94% 的涨幅。

在杠杆交易平台上,由于交易者使用相对较高的杠杆率进行交易,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加密货币的价格很容易被影响。

因此,杠杆交易平台比现货交易所更容易操纵。这也帮助解释了为什么一个主要的比特币大户会说比特币价格最初从 6000 美元飙升到 9000 美元是市场操纵的结果。

然而,整个 1 月和 2 月现货交易量的显著增加表明,散户市场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已经真正起来了,并且已经出现了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需求。

链上投资者活动的增加

根据 Adaptive Fund 的 Willy Woo 的说法,随着比特币价格突破 10000 美元,比特币网络的链上活动也增加了。

这位分析师表示,基本的投资者活动支持了比特币这一轮的价格上涨,并指出这一波反弹本身确实有整体需求作为支持。

从今年 1 月初到 2 月,比特币区块链网络上使用的唯一地址的数量也从 350000 增加到 500000 ,展现出了两个月内用户活动的增加。

综上所示,现货交易量的上升、链上投资者活动的增加、CME 期货的高成交量、以及 GBTC 的溢价,这一切无不表明,在比特币从 8000 美元攀升至 10500 美元的这段时期内,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都在囤积比特币,由此可见,这次反弹并不完全是市场操纵的结果。

来源:Longh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