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困局:币价低迷 日益集权

EOS困局:币价低迷 日益集权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

2018年初,虚高的币价逐渐开始下跌,在经过了几次跳水式大跌之后,区块链市场步入了“泡沫挤压期”,一边是泡沫的挤出,而另一边则是市场对于前路的迷茫。在资本市场催生和从业者积极探索的双重作用下,“DApp生态”开始成为了一片新蓝海。

而在这片蓝海中,EOS凭借着领先的技术优势独占鳌头,自2018年3月开始,EOS一路高歌,在2018年5月达到最高点,市场报价一度高达23.288USDT。在部分人眼中,EOS更是开启了“区块链3.0时代”。

EOS的出现似乎为解决区块链技术难以落地这一难题带来了曙光。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后,EOS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乏力,无论是DApp生态的建设还是币价走势。

在DApp生态建设上,EOS预想中的杀手级DApp 迟迟未出现,后来的波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而币价自最高点之后一路狂跌,目前一直在发行价线下徘徊。

在已过五分之一的2019年里,“流量担当”博彩类DApp建显颓势,失去了博彩类DApp的日活加持,DApp生态建设又该走向何方?而EOS又路在几何?

博彩DApp渐凉

据DAppTotal.com2月20日数据显示,在经过了市场热捧之后,EOS的博彩类DApp开始步入低谷期,现状惨淡,目前EOS整个生态中日活过千的博彩类DApp数仅有11个,占比5%,而博彩类DApp占据了EOS整个DApp生态的55%。

据统计,截至目前为止,EOS公链共有DApp 400个,其中博彩类游戏有220个,占比55%。这些博彩类DApp中,日活过千的仅有11个,占比5%,日活低于10的有155个,占比70%,其中有30个DApp月交易量不足10笔,有35个DApp月交易额不足1 EOS,距离关张不远。

相比去年12月份数据,过去一个月EOS 博彩类DApp 总用户量为90,009个,环比降低了42.70%,总交易量为35,870,346笔,环比降低了44.53%,总交易额为248,366,255 EOS,环比降低了48.68%。

据DAppTotal数据分析师分析,造成EOS博彩类DApp整体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为:

1、博彩类游戏玩法单一,老用户的参与热情逐渐下滑;

2、游戏即挖矿的机制,短暂刺激了DApp数据的繁荣,但难以持续;

3、频繁曝出的黑客攻击事件,重挫了开发者和用户的信心;

4、DApp项目方为冲排名刷量的行为有所减少,数据回归真实情况。2018年11月,DAPP Review发表公开文章称EOS生态中已出现了成熟的刷榜产业,服务提供方通过机器人小号与合约交互来帮助 DAPP 增加用户数量,市场报价在300-500EOS;

有公开数据显示,自EOS DApp上线直至2018年12月,活跃的一直都是博彩类DApp。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现阶段,博彩类DApp和现有的DApp生态契合度较高。

此前区块律动曾分析,相较于其他类型的DApp,博彩类DApp的开发更为简单,由于代码开源,因此便于其他项目进行重复利用。EOS一度被称之为“博彩公链”。

这一问题在波场也有所体现,波场DApp自去年第三季度上线以来,日活始终集中在Tronbet等几个博彩类DApp上,自波场出现以后,EOS的“博彩公链”之名开始变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2月21日,DAppTotal.com再一次发布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EOS DApp整体活跃用户量(日活)有明显提升,但整体交易额却大幅下滑。

02月14日日活为100,342个,超过去年12月18日的88,044个,创下EOS DApp单日活跃用户量历史新高。而02月09日单日交易额为10,978,811个EOS,较去年11月08日创下的103,907,486个EOS的单日交易额峰值,却降低了89.43%。

对此DAppTotal数据分析师认为,造成DApp活跃用户量上升的主要原因有:

1、非博彩类(模拟经营、养成)等游戏的活跃用户量有所提升,其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上涨了63%;

2、EOS 群控账号的活跃度在春节过后有所回升;

造成DApp交易额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有:

1、博彩类游戏的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下降了44%,玩家的整体投注频次和额度降低;

2、博彩类游戏的老用户(投注较大/频次高的氪金玩家)活跃度下降,部分头部玩家(cra****pital)等已离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刷量行为减少或许也是导致交易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但是据DAppSpy.com数据,2月22日EOS(EOS)交易量最大的DApp为FarmEOS,当日交易额为1.42M EOS,约5.52M美元。Top5完整数据为:1、FarmEOS,交易额:1.42M EOS;用户量:3.12K。2、EOSJacks,交易额:1.06M EOS;用户量:92。3、Poker EOS,交易额:632.17K EOS;用户量:1.01K。4、EOSHash,交易额:597.45K EOS;用户量:2.15K。5、Texas Holdem Star,交易额:573.22K EOS;用户量:48。

由此可知,目前在EOS生态上发生的交易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博彩类DApp上。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此外,交易量的答复下降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DAppTotal.com的数据师分析,整体而言,博彩DApp的渐凉,或许是EOS DApp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另一个开端。

但是针对DApp生态建设将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业内尚未出现合理的建设方案。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DApp种类一直以种类多样为人所称赞,但是以太坊的DApp日活数据并不乐观。

因此,博彩类DApp发展渐颓,或许意味着EOS DApp生态开始回归良性发展,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EOS DApp生态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EOS日益集权

2018年9月,区块链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Whiteblock公司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测试,在经过试验后Whiteblock公司得出结论:EOS并不是区块链,而是一个“分布式同构数据库”,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料了解,该项测试涉及了任务吞吐量、对不利网络条件的弹性、可变事务速率和大小对网络的影响、平均事务时间、容错性和分区容忍度等多项指标。

Whiteblock公司的测试表明,EOS并未采用加密技术。Whiteblock公司认为,“EOS并不属于区块链,而是一套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二者的明显区别在于后者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EOS区块生成器高度集中,用户只能利用区块生成器作为中介进行网络访问。这意味着区块生成器成为整个系统中的单点故障源头。”

Whiteblock公司强调EOS是建立在完全中心化的前提之下的,完全的中心化必然会带来安全性的降低。而

EOS在目前的DApp之争中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树大招风,领先的EOS必然会受到诸多黑客的关注。

据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统计,去年7月至12月间,EOS链上的DApp共发生49起安全事件,波及37个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75万枚EOS,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319万美元。

财经网·链上财经就以上质疑向Block.one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时间Block.one都未给出回应。

据2月22日消息,EOS 纽约和eosDAC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例如Dacoco )已于近日展开合作,将EOS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完全基于EOS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非盈利组织。EOS纽约、Dacoco 和 EOS 基金会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透明权限和帐户结构运行的由代币持有者指导和管理的DAO。当前的工作标题正是EOS DAO。

但是据业内一位数据分析师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EOS基金会去中心化并不代表着EOS去中心化,在该数据分析师看来,基于EOS推出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等政策,EOS“正向着中央集权发展”。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EOS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该仲裁令于下达4日后通过。

窥伺宝座的波场

EOS一直对标的是以太坊,而后来者波场选定的超越对手也是波场,但是据赛迪研究院公链项目组负责人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波场更像是EOS。

p49247693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的赞同。首先,波场和EOS均以以太坊为超越目标,均认为自己是对以太坊的优化;其次,波场和EOS最初均是基于Ethereum开发的代币,目前两者均已经完成了代币迁移;最后,波场和EOS均在打造DApp生态,且两者的DApp生态中均以博彩类DApp为主。

除却技术不谈,波场在“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带领下,确实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处于舆论话题的中心位置,近期的BTT更是为波场狠刷了一波流量。相较于波场创建初期不绝于耳的“空气币”质疑声,目前的波场早已“洗白”,从明面上来看,目前的波场犹如熊市中一只逆势生长的明星项目。

而EOS则一直陷于负面的泥沼之中。EOS在推出初期也是以“明星项目”的姿态存活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的境况变得有些艰难,暂且不论一路走低的币价,项目自身也是状况频频。

2018年7月,EOS主网上的内存数据资源RAM价格暴增,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实现了50几倍的暴涨,对于RAM价格暴涨时间,BM公开表示,RAM的价格上升将形成激励,也会促使RAM扩容和开侧链,并让人们更高效地使用RAM。但是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RAM价格疯涨并不是一件好事。当RAM成为一种投机商品之后,必然会影响RAM的实际功能。

而EOS的创造者丹·拉里默也曾发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抑制囤积和投机。”

而在RAM价格暴涨之后,EOS的CPU资源又开始告急。2018年10月17日,EOS的普通用户账号失活,更无法进行转账操作,而大量DApps也不得不“关闭运行”以避免CPU资源紧缺之下的雪崩。

2018年11月,EOS又开始陷入贿选风波之中,枫叶资本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截图,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通过贿选获得选票,以获得操纵和控制EOS权益证明系统验证过程的权利。虽然之后火币火速进行了否认,但是该事件还是对EOS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面是活动频频,一面是负面缠身,EOS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内忧外困的境地。

但是据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EOS依旧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公链之一。

近日,EOS出现短期上涨,但是依旧未达到最初的发行价,与最高点相比跌幅逾80%,而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更是为EOS的前进之路设置了层层阻碍,技术上更是未出现重大突破。

因此在此大背景下,EOS要想真正的颠覆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新时代的领军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CoinVoice原创,作者:John,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29676.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陈柏珲:加密货币使得政府和监管部门在监管方面进行战略性思考和创新实验

下一篇

广州黄埔区:将加码推出“区块链10条”2.0版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