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AF是如何从EOS的治理核心到要被废除的

还有不到 90 天,ECAF(EOS 核心仲裁法庭)很有可能就被废除了。

1 月 11 日,EOS Authority 网站上发起了一个关于「是不是应该把 ECAF 废除掉」的投票活动开始了,27天时间已经收获了1900万票,97% 都投给了「应该废除」。

对于 ECAF,各个群体早都有不满,受害者认为 ECAF 根本不管用,效率低;节点们认为 ECAF 非常中心化;也有不少圈内知名人士公开指责过。

投票活动会持续 4 个月,因为要满足 15% 的全网投票率。不出意外的话,今年 5 月份,这个成立了不到一年的自治组织,这个曾经让 EOS 引以为傲的「人治」系统,就要淡出这个舞台了。

曾经的愿景

ECAF 曾经让所有 EOS 的支持者相信,这是一个完美、公平、保证 EOS 网络安全的组织。在人们的期望中,这将是一个由一些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组成的公平组织,模仿现实世界的一些仲裁机构,就链上产生的纠纷进行调解。

在 EOS 出现之前,比特币、以太坊上如果发现资产被盗,那完全没有办法,丢了就只能认了,没有办法追回。可是 EOS 不一样,除了一系列高性能的特点,这条链上还有「人治」,不是只看代码。如果你的 EOS 丢了,不用担心,可以向法庭申诉,证据充足的话,丢了的 EOS 还可以找回来。

曾负责 EOS 链上治理的 Block One 公司前产品副总裁的 Thomas Cox 在去年 4 月份写了一篇《区块链贿选与腐败的仲裁故事》。ECAF 不仅可以仲裁资产被盗,在这篇故事中,连曾被以太坊创始人 V 神诟病的节点财团统治和贿选都可以被 ECAF 判决。

随着人们对 ECAF 的期待,对链上乌托邦的期待,再加上 EOS 宣传的超级性能,让 EOS 价格在 5 月份达到了历史顶峰。大家都觉得,EOS 是有可能超过以太坊的唯一人选。

可在 ECAF 第一次下仲裁命令的过程,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上线后第一次仲裁

正常的一个仲裁逻辑是,纠纷双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宣布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

这份 2018-06-19-AO-001 的仲裁命令,却是完全没按这个流程。受害人提交了仲裁申请后,过了几十个小时,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连节点们都在问 ECAF 到底什么时候下冻结账户的命令。

这个时间恰好是 EOS 主网正式启动后有个 72 小时锁仓限制,一旦过了这个时间,账户解锁,那 EOS 就可以随意转移了。ECAF 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账户解锁前,下一个冻结账户的命令,让账户里的 EOS 不会丢就行。

ECAF 不仅没下命令,更让人惊讶的是,在还有二十几个小时的时候,ECAF 发布了一个公告,表示现在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

一个应当承担起链上治理的组织,在关键时刻突然掉链子,直接连活都不干了,这让社区所有成员都没想到。

节点们开会同意先不经过 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逼着 ECAF 下了仲裁命令,这才解决了问题。6 月 18 日节点们冻结了账户,6 月 19 日,ECAF 的命令才下来。

第一次亮相,人们的不满已经开始堆积了。

「他们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后来谈到 ECAF 的失败,EOS 纽约节点联合创始人 Kevin 说,「Lan Grigg、Corey Lederer、David Moss、Thomas Cox、Moti Tabulo,这些 ECAF 成员(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半年的表现

从去年 6 月 19 日到 11 月 8 日,将近半年的时间里,ECAF 没有真正地判决过一次纠纷案件,一直在冻结账户,说要等彻底调查原因后再判决。但就是冻结账户,也有很多人不满。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 11 月底写了一篇《EOS 迟早毁在这群白吃干饭的超级节点上》,讲述了受害者小手的事件。在 EOS 被盗后,他向 ECAF 申请了仲裁。等到 ECAF 冻结账户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 3 个月。

冻结账户是最简单的一步,不需要详细的调查,只要确认了有纠纷就可以先冻结资产再调查。但是最简单的这步居然花了 3 个月的时间。

更多关于本案的内容请参考《EOS 迟早毁在这群白吃干饭的超级节点上》

还有一位受害人 TZ 曾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表示,他的账户因为仲裁员的错判,9 月 7 日被无辜牵扯进编号 00000414 的 ECAF 仲裁令中,账户内 3000 个 EOS 被冻结。他向 ECAF 提交了所有的 ECAF 要求提供的证据证明和案件无关,可现在快 5 个月过去了,他的账户也没有解冻,ECAF 也根本不回复消息。

而且当他申请错判申诉的时候,他的仲裁员就是当时错判他的那个仲裁员。就像一份考卷上的得分你认为不合理,有错判,要求复查,但是你发现复查的老师就是当初判你考卷的老师,这合理吗?

「我现在真心不知道 ECAF 这种机构是来坑我们的还是帮助的。」TZ 无奈地说。

连冻结账户都会发生错判,更别提曾经被 Thomas 允诺过的节点贿选可以仲裁的可能了。

去年 9 月末,推特用户 Maple Leaf Capital 晒出了两张《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 20180911》的 excel 截图,截图显示图表制作者是火币员工施霏霏。从截图看,火币节点在 EOS 节点投票中,似乎与其他节点有相互投票的贿选现象。

事件在社区中迅速传播,但是作为 EOS 正义的代表,ECAF 什么都没做,连声明都没有。

这也已经不是 ECAF 第一次回避这个问题了,据中立机构 EOSONE 表示,其实 cochainworld 节点在 8 月末就被其他节点以无网站、无团队信息、无节点互动等理由向 ECAF 提出仲裁申请,直到现在这份申请也没有任何进展。

智能合约之父、V 神的偶像尼克萨博在 twitter 上表示,在 EOS 的规则下,你必须要相信一些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组成的组织(ECAF),这就是个漏洞。

被废除的导火索

11 月 8 日,ECAF 终于做出了区块链史上第一次真正的仲裁,但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在这份账户私钥被钓鱼盗取的案件判决中,ECAF 将相关账户的所有权判给原告,命令节点们去修改账户的私钥,这样原告就可以使用账户了。

这个判决出来,社区一片哗然。

以太坊开发者 Vlad Zamfir 发推表示,「被偷的钱回来了,这很好,但是 EOS 就是以此为傲的吗?Ben Gates 是谁?谁给了他权力?」

Vlad 的质疑其实也代理了大部分成员的看法。EOS 的节点都是通过投票选举出来的,可以姑且看成去中心化。但是 ECAF 的仲裁员不是人们选出来的,他为什么可以做仲裁员?大家为什么可以相信这位仲裁员的判决?

当大家关于 ECAF 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这已经是一个中心化的组织了。

私钥是确保账户安全的最关键的部分。比如如何判定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中本聪,不是看他说什么,而且他看有没有中本聪那个地址的私钥。当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可以下达修改私钥的命令的时候,这对一个致力于去中心化的网络来说,是致命的。

而智能合约之父、V 神的偶像尼克萨巴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 twitter 上表示,在 EOS 的规则下,你必须要相信一些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组成的组织(ECAF),这就是个漏洞。

而拥有执行权力的 EOS 节点们对 ECAF 的不满也终于爆发。

「ECAF 这么做就是在毁了 EOS。」Kevin 对我说,「节点根本不应该参与进修改私钥这种事情里,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他跟很多区块链行业的人讨论过,发现他们不敢在 EOS 上面发展,就是因为害怕 ECAF 的瞎治理。「ECAF 已经彻底失败了。」

「这已经超出了仲裁的范围了。」EOS Nation 节点的 Stephane Bisson 说,「只有原告一方,这叫仲裁吗?」EOS Nation 拒绝执行修改私钥的这条命令。

同样,EOS 42 节点也表示,在投票结束前,ECAF 下的所有仲裁命令都不会执行。

这一份仲裁命令后,ECAF 已经几乎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ECAF 走到这一步的原因

不能否认,EOS 的治理规则到现在也还不明确。

默认的规则就是 Thomas 在主网上线前写的,但是在上线后被 BM 给否了,BM 自己又新写了一份规则。所以现在社区治理很乱,没有达成共识,用哪个版本的规则都有人反对。

而最大的问题还是 ECAF 自己。

现在看来,ECAF 完全是一个不透明的中心化组织,仲裁员选举流程、培训内容、接受程度等等关于 ECAF 的所有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必须完全信任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仲裁员。

而 ECAF 的组织成员,想 Moti、Thomas 等等这些人,要负最主要的责任。就像 Kevin 说的,他们完全没有准备好。从第一次冻结命令就可以看出来,没有任何工作计划,工作效率低,责任不明确。

这些问题直接让 ECAF 变成了一个可以下修改私钥命令的中心化组织。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不是伪命题

如果投票成功,ECAF 真的被废除的话,EOS 的治理应该会交到节点们的手里。现在 EOS 已经被公认为是一个中心化的网络了。节点的投票参与者少,有财团控制的可能,而且前 21 位出块节点几乎没有变化,节点之间相互投票,甚至有传闻大节点要收取所投节点的部分收益收益,导致 EOS 越来越中心化。

而当链上治理再交到节点的手上,中心化似乎会更加严重。在财团的统治下,节点可以选择联盟,这在 EOS 规则里是不允许的。以往发现节点有问题可以去 ECAF 申请仲裁,可当 ECAF 没有的时候,谁还可以管理节点?

其实,如果 ECAF 能够改掉之前的缺点,成为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那这个组织就能完美地解决所有纠纷吗?

区块链是没有国界的,作为第三大公链,EOS 的成员更是遍布世界各地。一件纠纷里,原告、被告和仲裁员可能是来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习惯等等,这些不同,难道是简单的一个投票或者仲裁就可以解决的吗?

EOS 这个大的社会实验,不是特别成功,而现在 ECAF 这个实验,可能也失败了。

极客公园

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提供加密资产、区块链技术、行业活动专业报道

极客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