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商业 | 曾林钏:区块链大势已来

VOICE商业 | 曾林钏:区块链大势已来

2013年就入行的曾林钏是区块链行业的前辈,拥有着诸多头衔。

作为比莱资本和链汇资本创始人,他投资并参与了以太坊、stellar等诸多知名项目。

作为行业的布道者,他和朋友一同翻译了《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言》,是浙江省金融科技协会区块链专委会主任,参与了中国工信部组织的区块链标准制定的研讨,始终致力于推动区块链技术的落地转化。

曾林钏是区块链的坚定信仰者,他认为比特币从技术上保证了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区块链将对社会进行重构。他说,社会大众对区块链的理解还有巨大的鸿沟,他想让更多的人明白区块链的巨大价值。

曾林钏坦言,他想做第二个比特币,创立一套全新的机制来做全球的价值流通,不再依托于传统银行体系。

2018年12月22日,链辉科技在杭州举办了公司发布会,曾林钏也完成了从投资人到创业者的转身。区块链大势已到,作为区块链弄潮儿的曾林钏也开启了他的新篇章。让我们来聆听曾林钏的故事。

以下为对话节选,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区块链是对社会的重构

 

CoinVoice:是什么契机使您接触到了区块链?

曾林钏: 2013年的时候,几个浙大的朋友怂恿我用电脑去挖比特币,我刚开始没放在心上。后来在老朋友杨林科的比特币中国,也是中国最早的比特币交易所,买了比特币就进场了,刚进场就迎来了一波小牛市。

CoinVoice:很多人挺早就听说了比特币,但都没买。为什么您听到朋友说起,就直接进场了呢?

曾林钏:坦白说第一阶段肯定是因为炒作,因为有钱赚我才进去的。但是你投资之后,你就会开始关注比特币的一些东西。我本身有一定的数学背景,我是学数学的,也是学金融的,我自己就去读比特币白皮书。我也比较热衷社会活动,就跟当时几个行业的知名人士,包括李笑来和长铗建立联系。通过逐渐的学习,我慢慢感觉到区块链可能会是一波很大的机会。那时候我请李笑来吃饭,李笑来说了一句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非常重要的一句话:比特币从技术上保证了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尤其是生活在我们国家里面,对私有产权我特别敏感,因为我本身家里面就是做生意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认为区块链对社会进行了重构。那时除了区块链,比较火的是互联网金融,像余额宝、P2P这些。可是在我看来,余额宝跟P2P只是网络的一个拓展,P2P说白了就是一个借贷,只是利用互联网把借贷的受众变大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整个社会的基础。而比特币的出现,特别是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我认为它是从顶层上对整个社会进行了重构。

 

区块链布道者

 

CoinVoice:您被称作区块链的布道者,能讲下具体的布道经历吗? 

曾林钏:最开始我们是在咖啡馆里面,几个爱好者聊聊什么是区块链,这是最社区化的。之后参与到一些活动和论坛去做嘉宾。再后来就是写书,2015年和几个朋友一同翻译了《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读》,这也是布道。也是因为翻译了这本书,在业内有了一些名气。后来我加入了金丘科技,金丘本身是一家做IT的公司,于是我在金丘内部就做起了布道,后面又给金丘的很多客户去布道,陆家嘴是那里一圈所有大的机构我都拜访过,像广发、万事达、星展、日本的三井,这些大的金融机构我都布道过。

再后面就上升到政府层面了,我还代表金丘参与了中国工信部组织的区块链标准制定的研讨。

此外,学术界也对区块链很感兴趣,我受邀到复旦、交大、同济、财大演讲,向师生们布道区块链。

 

链辉科技

 

CoinVoice:链辉科技上个月召开了发布会宣布成立,能否介绍下链辉科技的背景? 

曾林钏:我进区块链行业很早,2013年底我就成立了比莱资本的投资公司。我的背景是做投资,所以一开始从投资和社区切入进去。在行业里经过了很多年的摸爬滚打,积累了很多资源,也做了很多事情。到2017年我们发现整个行业有点混乱,坦白说我们投了很多项目,但表现不是很理想。

我们就想还不如自己做一个项目,因为我们各方面的势能都已经足够了:第一个,整个区块链大势已经起来了,这是大势。第二个,对我们个人而言,我们已经有自己的投资公司,有行业里的很多资源,也投了一些配套项目,包括媒体、交易所等等。我们就想与其投一些无法掌控的项目,还不如静下心来把所有的资源聚集到一起,做一个自己可以把握的项目。这是大背景。

区块链发展到现在,我们想做一些更加标杆性的项目,于是就成立了链辉科技,我们想以链辉科技为主体,去实现我们在区块链行业里的很多愿景和抱负。

CoinVoice:作为投资人,您决定亲自创业做项目的初衷是什么?核心业务是什么? 

曾林钏:亲自创业是因为大势所趋,势头到了。所谓无利不起早,我们觉得我们自己做项目才能保证最大的利益。第二,我的各种条件也成熟了,所以就毅然决然出来做这个事情。

我们的核心业务其实是两块,第一块是培训,社会大众对区块链的理解还有巨大的鸿沟。我之前做过类似于布道的项目,但都不是商业化的,现在很多人都无法意识到区块链的价值所在,投资的时候也非常盲目,所以我们第一块核心业务就是做培训,这是我们国内的主要业务。

第二块业务是想在美国做一个公链的项目,是用链辉下面的一家美国公司来操作。这个项目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区块链自然网络把全世界人民的价值整合在一起,我们会在美国做一张价值流通网络,有点像比特币或者像瑞波这种公链的项目。

CoinVoice:是类似于跨境支付的项目吗? 

曾林钏:不一定是说跨境支付,大家一提到瑞波就想到了跨境支付。但其实跨境支付并不是我们最核心的地方,我们是想做第二个比特币做的事情。所谓的跨境支付,并不是区块链要核心解决的问题,因为跨境支付的难点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各种政策和政府的限制。你看其实支付宝基本上手续费已经很便宜了。理论上支付宝能做的事情全世界也能做,没有区块链也能做。

但是,正因为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所以你很难打破国家之间的这种隔阂。区块链用作跨境支付,我个人觉得并不能完全体现它的价值。如果说你用区块链想要解决跨境支付,你要走的就是比特币的路线,因为比特币没有国家职能的属性。而且比特币它本身比支付宝更加伟大,它是全球性的,支付宝一定是有国家属性的。

我们在美国做的项目是希望能把这种比特币的精神传达出来,讲得大一点,我们想创立一套全新的机制来做全球的价值流通,不再依托于银行体系。

CoinVoice:为什么会想到做区块链培训? 

曾林钏:目前处于熊市的原因,使得很多人对区块链一上来就感觉它是一种骗钱的东西。但就像我说的,区块链的核心技术没有变过,还是有很大的价值在里面。对个人而言,它是一个很好的财富储存之道。对公司而言,不论是ICO还是STO,都是低成本的发行股票、证券的方法。两者对社会都是有价值的。

我本人是行业的老人,有一定的行业地位,我身上还有一些公职:之前是中国工信部区块链标准制定的参与者之一,也是电子标准化研究院的区块链测评员。很多知名的项目我都有参与,包括瑞波衍生出来的恒星、包括V神做的以太坊,还有国内很多项目,我或多或少都有参与过。

我本人有一定的独特性,培训是我们想在国内重点去做的。做完培训,我们可能还会有一些附加的服务。

 

曾林钏与CoinVoice主编霆钧合影

 

创业和投资

 

CoinVoice:我自己之前也做过投资人,我知道投资和自己创业差别很大,需要的技能也不一样。从投资人到现在自己创业做项目,您觉得最大的转变和挑战是什么? 

曾林钏:说实话,我其实不像你们这种传统投资人,区块链行业有时候你分不清是投资人还是做项目的。当初做投资人是觉得投资比较轻松,而且投资可以占有很多东西。

现在自己创业做项目,第一个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回归到传统的逻辑上来了,原先ICO的环境下做投资,现在看起来它其实不算投资,它只是买卖。我给你钱或者给你币,你给我一堆Token,但Token的价值是无法把握的。与其去拿一堆完全不能掌握的Token,还不如自己去做项目,自己做项目更好把控。

第二个,我不像纯粹的投资人,我本身就有一些技术背景,技术这块对我们来不是特别的门槛。区块链行业目前最大的需求还不是技术,最大的需求是宣传和PR。所以对我们来说,从投资人变成创业者,没有太大的心理上的障碍,反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通过投资,我有了媒体、交易所和第三方会展平台,那我们自己做项目,岂不是很简单吗?

CoinVoice:您自己做投资,您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挑选投资标的有哪些方法论? 

曾林钏:我们当初投的很多项目,你说得好听点是投资,说得简单点是众筹。最早的几个项目,从比特股到以太坊,到后来国内一些项目,我们其实没有很强的方法论。

但慢慢地就开始变正规了,现在我们投项目更看重项目的股权架构以及合法性。区块链出现之后,人类的资产一定会从中心化的资产涌到去中心化的资产。因为中心化资产没有隐私,不能自由流动,而去中心化的资产它隐私足够好,流动性足够强,所以一定会转过来的。当然资产转过来,总需要一些东西来承接它。比特币是一个承接物,比特币最早,承接的资金量也最大。以太坊也比较早,概念也比较好。

未来做投资,我肯定要投这种足够稳健的标的物。现在很多动不动就发个币的项目我们是不会投的,因为他们没有明确的法律主体。这些项目很有可能会被交易所下架。而且项目发币的过程中,有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可能对消费者有过渡的承诺,容易引来纠纷。

接下来我们要投的项目,或者说我建议大家投的项目,要么它已经上了大交易所,你去二级市场投资。要么就投有机构背书、有法律保障的项目。因为这些项目只要它活着,它就是一个壳。资金流过来的时候,一定会往正规的壳里面流动。

 

行业发展

 

CoinVoice:作为行业的前辈,您认为过去几年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历程?

曾林钏:过去几年行业发展,我觉得有几块。一个是大家显而易见的,区块链由一门极客参与的学问变成了一门显学,可以拿出来公开讲了。最早的比特币玩家都感觉有点灰色,和暗网有很多关联。但是这几年发展下来,尤其是2015年我和几个朋友一起翻译了《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读》,我们就在想区块链要变成一个显学了。从那之后,Fintech这个概念就把区块链给加上去了,由此带来对区块链更多的关注。

第二个,就是我们经历了两轮泡沫,第一轮是炒比特币的泡沫,第二轮是ICO的泡沫。

第三个,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区块链的大势已经形成。区块链大势的形成有两个核心要素,第一个需要学问,第二个需要钱进来。学问方面,区块链已经成为显学,大家都在关注。资金方面,比特币足够安全和稳定的情况下,我们的资金通道都通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资金的流动性已经有了。所以这个行业一定会比人工智能、大数据更加接地气,因为它离钱近。

CoinVoice:对于2019年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以及大行情您是怎么看的? 

曾林钏:最近很多人都在讲康波理论,人生发展靠康波。2019年起码从经济周期来讲,它可能是一波大的机会。具体到我们区块链行业,2020年比特币要减半,所以2019年就是一个很好的布局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2019年有很多机构会进场。

有两个方面原因,第一个就是泡沫已经去掉一部分了。第二个在于法律上的明确性,央行很早就承认了数字货币的这种财富地位,把区块链资产定义为商品,这是一个法律上的进步。如果是个商品的话,它就是一个物权,受到物权法的保护。但是规定完商品之后,资金流其实还没有通,尤其是九四之后资金流被切断,很多大机构是进不来的。

但是在国外,比如美国很早就有持牌的交易所,在Coinbase上你是可以用美金买到比特币的。

第二个原先只是个人投资,但是现在很多机构都陆续参与了进来。香港已经出了政策,允许基金去购买Token。

第三个就是最近很火的STO,STO等于允许机构合法地去投资Token。对比之前的ICO,ICO只能个人参与,机构的话拿公司的钱去买,那发票找谁开?开不了。STO有一整套健全的法律法规,等于说你买了东西他可以给你开发票,你的东西丢了,法律上可以帮你追溯。所以,STO一定会把很多资金吸引进来。

还有一直在争议的比特币ETF,ETF通过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民众有很强的购买需求。但是之前因为市场比较紊乱,尤其是交易所这种大的庄家对市场操控特别厉害的情况下,ETF很难短时间内通过。但长远来看,等它从小众市场变大众市场之后,ETF一定会有。

所以说,也不仅仅是2019这一年,以后越来越多的机构会入场,他们入场的方法会更加地合法、合规。一旦有机构进来之后,高净值客户也会跟进来。经历2017年、2018年非常高的泡沫到这个阶段,我认为机构想进场,因为第一个风险已经相对较低了,第二个随着法律不断完善,它的入金渠道也越来越完善了。

所以,我先不预测2019年价格是涨还是跌,但2019年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布局时机。


©本文为CoinVoice原创内容,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专注原创、深度、优质的区块链内容,致力于链接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创新者。

文章作者:霆钧

CoinVoice原创,作者:Vicky,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28061.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请先 后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