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交困 火币大撤退

内外交困 火币大撤退

与前两年的进击扩张之姿相比,现时的火币无论在地域上还是在业务规模上,都更像是在打一场撤退之战。

在海南省澄迈县的海南生态软件园里,一栋簇新的大楼坐落在人工湖边,“Huobi”几个字母在蓝天和阳光的映衬下满是朝气,而他旁边紧邻着的就是百度在海南的办公大楼。

2018年9月28日,火币中国总部正式进驻海南生态软件园,火币集团全球运营中心也将落户园区。火币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李林在10月8日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建成后,火币在海南的全球运营中心将会承担起支撑火币集团全球运营业务的重担。

在10月8日海南区块链试验区正式揭牌的那个上午,火币无疑是众人的焦点,李林在助理的保护下脱离了媒体的包围,据其助理介绍,行程紧密的李林需要搭下午的航班离开海南。

簇新的大楼、热捧的媒体、远大的前景让彼时的火币看上去有无限可能。

而这一番热闹景象并未能延续到年底,三个月后的北京气温降至零下十度,而火币每天都处于离职高峰状态,火币离职员工群迅速地突破了三位数。

而李林,也有近两个月没有正式出现在媒体视野之中。自12月底开始,关于火币裁员的消息不绝于耳。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急速扩张之后,现金流紧张、内部权力斗争、裁员等问题接踵而至,火币不得不慢下了脚步。

狂欢之后 火币换血

自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业内开始出现大规模裁员,先是比特大陆于12月下旬被爆裁员比例高达50%,随即区块链业内公认的头部媒体金色财经裁员三分之一,针对裁员报道,各企业对外一致宣称“只是正常的人员优化”。

未过新年,这波人员优化浪潮就波及到了火币。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火币的“人员优化”并不是12月底才出现,仿佛狂欢之后的疲惫,自2018年火币中国落地海南之后,不安的情绪就开始在火币员工之间蔓延。

而这股不安终于在翁晓奇正式担任火币全球站CEO的那个月爆发了。

“10月的时候还在忙火币中国落地海南,搞完之后就开始慢慢不行了。”华斌嘴里的“不行”指的是火币开始大规模裁员,曾经的华斌以为自己不会是其中的一份子,但是在转正之际被相关领导告知对他工作不满意,华斌谈起有些不忿:“既然不满为何还要试用6个月之久?”

财经网·链上财经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陈斌斌与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中得知,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火币天下)规定转正评估满60分即可转正。

这一说法得到了华斌的确认,在火币集团中,试用期满后只要评分满60就能转正,而华斌评分已过60。

微信图片_20190118151556

从“陈斌斌与火币天下劳动争议案”裁决书中可知,证据录音显示,火币天下之所以与陈斌斌解除劳动关系,主要原因是公司管理层认为与陈斌斌沟通交流不顺畅。

微信图片_20190115180712

法院认为,因上诉理由解除劳动关系构成违法解除。

事实上,自2018年11月开始,“60分即可转正”这项规定开始形同虚设,从一位火币内部员工提供的聊天记录中财经网·链上财经得知,因各种难以信服的原因被拒转正的试用期员工并不在少数。

在火币中国落地海南的进程中,部分员工面临着“‘主动离职’或者‘去海南’二选一”的两难抉择,一位火币前员工在面临这个选择时最终决定离职。此前有火币在职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从火币海南办公地去距离最近的招商银行,需乘高铁往返。

微信图片_20190118120411

财经网·链上财经走访位于海南省澄迈县的火币海南总部时发现,与北京相比,目前火币海南总部周边相关配套设施建设较差。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人数急剧增长的火币离职员工群,该群成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迅速突破三位数,“还有很多离职了没入群的人。”华斌说,并列举了一系列离职高管人员名称。

1月4日博链财经报道:网传火币裁员50%,且在上周已清理了100多人。

火币裁员具体人数外界难以获知,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计算,近三个月内火币员工流动率或已达30%(已离职员工数达30%)。

多位知情人士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证实,由于火币在裁员的同时也一直在新进员工,因此截至目前为止,火币的员工总数为1300人左右,与之前官方证实的1400人差距不大。

据华斌了解,在火币1400人的盘子里,正式职工可能不到400人,“火币里面有大量的试用期员工,还有一些实习生。”而在试用期被裁的员工极少拿到补偿。

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到,当火币深处裁员风波之时,火币COO朱嘉伟正在招聘管培生,人数20。

收入骤降 现金流吃紧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从多方了解,在火币大规模裁员的背后,隐藏着的是火币日益紧张的现金流问题。

时间倒推回2018年年初,彼时的火币员工仅有300多人,而在短短的半年内,这300多人急速扩张到1400人。

繁荣的市场为火币提供了大量的养分。不久前的牛市不仅催生了许多一夜暴富的神话,也催生了币圈交易所巨头,火币就是这些交易所巨头中的一位。

牛市对于项目方而言,几乎是上币就有钱赚的时期,对于交易所来说那更是一段黄金岁月。“火币公开的上币费用报价为1000万人民币,但那时候想在火币上币的项目方排着队来。”一位于2017年就已进入火币的职工透露。

紧随财富而来的,是野心。

在资本的催生下,“火币”已经成为了火币集团——一个包含了火币全球站、火币中国、火币韩国站、火币日本站、火币钱包、火币律林、火币矿池、火币资本、火币资讯等诸多业务的大型集团。

急速增长的集团规模意味着成本的增加。

据一位火币前高管王建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目前火币的摊子铺的太大,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王建提及火币在牛市扩招时的员工薪资很高,人均薪资在2万以上。据最新的招聘信息显示,火币正在招聘一批技术人员,月薪在一万八千元到五万元之间。

微信图片_20190118114740

同时火币集团内还存在着一批高薪人士。

据“陈斌斌与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裁决书显示,负责产品的VP陈斌斌月薪为15万元,据一位接近火币人事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翁晓奇任职VP时月薪也为15万元,而于2018年8月底出任火币集团CHO的庞白雁(目前已离职)的月薪“大约50万左右”。

除了薪资支出之外,服务器、水电费、公关、机酒、宣发费用等均是大额支出,据上述该知情人士透露,市场情况好的时候运营部每月的费用在千万级别。

经王建估算,火币单月成本约一亿人民币。

同时,王建还透露:在整个火币集团里交易所业务是唯一盈利的业务。而火币矿池等业务则是出于自身难保的状态之中。

据业内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佬证实:“基于我们掌握的信息和数据,火币矿池正处于赔钱状态。”而2018年6月,火币官方更是宣布撤出日本,并于7月2日撤下日本网页,直到2019年1月,火币日本站才再次上线。而火币律林、火币资讯等业务至今依旧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

火币交易所业务的前身是李林于2013年创办的火币网,在“九四事件”之后,火币网于2017年9月15日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暂停注册、人民币充值业务,并将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随即火币网开始“出海”求生。

目前,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官方网站披露的火币网备案信息中,火币网的域名显示为“hbpic5.com”,而不是李林于2013年购买的“huobi.com”,主体公司为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但是该网站地址目前已无法打开。

微信图片_20190115180652

而搜索域名“huobi.com”则显示没有符合条件的记录。

微信图片_20190115180705

在火币网出海求生的路途中,火币全球站的角色十分关键。火币全球站上线于2018年7月28日,总部设立于新加坡,自2017年10月开始,火币全球站逐渐开始成为火币交易所业务的中心阵地。用户使用火币主站(火币网)账密即可直接登录火币全球站,截至目前为止,火币网的历史用户几乎全部迁移到了火币全球站。

微信图片_20190115182250

一位曾有望进入火币核心管理层的人士沈明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火币在资产配置规划上存在问题,“火币赚的钱都是数字货币,后面在资产配置上数字货币的配置太重,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火币的市值肯定也会跌一定比例。”

就明面上看来,交易所收入主要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交易手续费,另一部分则是上币费。

财经网·链上财经据火币全球站公开的24小时交易量统计得知,2018年第一季度火币全球站成交额为1056.04亿美元,第二季度为1042.492亿美元,第三季度为662.45亿美元,而到了第四季度,则骤降至485.09亿美元,与第一、第二季度相比缩水过半。

1

(单位:亿美元)

导致火币全球站成交额大幅缩水的很大一个原因是:随着熊市的延续,二级市场交易趋冷,交易量骤降,此外币价下跌也必然会影响投资者交易意愿。

熊市除了影响二级市场交易之外,也极大的影响了项目方上线交易所的进程。一位投资人向财经网·链上财经介绍,目前上交易所是一个很不理智的行为。公链项目NULS的相关负责人也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目前上交易所基本告一段落,现在行情不好,大家都在考虑生存。”该负责人进一步透露,目前项目方都在收缩上币计划。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火币全球站新上币种为56个,第二季度为17个,第三季度为11个,第四季度仅为8个,其中还包括火币投资的COVA等项目,火币投资很可能附带了上币费打折等优惠。

2

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火币全球站开始推行HT回购计划,据火币全球站的公告,火币每季度将拿出收入的20%用以回购市场上的HT,财经网·链上财经由火币全球站公示的前三季度的HT回购情况推算,火币全球站第一季度月均收入为2.87亿元,第二季度月均收入为4.1亿元,第三季度为2.6亿元,第四季度月均收入为1.17亿元。

3

(注:上表第一季度因投票上币的收入较高,所以二级市场回购的计算中未包含上币收入,但该季度投票上币的收入也全部计入投资者保护基金锁仓,因此锁仓HT数为二级市场回购数(933.29万个)加投票上币收入( 2,902.70万个))

按之前火币每月约1亿人民币的成本计算,火币正处于艰难维持的困境之中。

而交易所的诸多业务均以加密货币结算,人员以及经营等成本支出却是法币结算,当市场遇冷时,结算方式的差异必然会带来现金流紧张的问题。

据华斌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火币现在每一笔支出都需要由李林亲自审批。此外,王建也从前同事处获知,自2019年开始,火币集团各部门开始自负盈亏,如果不能产生足够的利润就面临着裁撤、缩编或人员拆分并入其它部门。

螳螂捕蝉 李林在后

除了收入缩减,内部权斗也是火币正面临的困境之一。

2018年9月,李林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表示“人多了,管理越来越成为一个难题。”在管理难题的背后,则是日益激烈的权力斗争以及派系划分,其中涉及创始人李林、COO朱嘉伟以及尚未出试用期的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

故事开始于2013年5月,那时的火币网刚买下域名“huobi.com”,李林携手杜均接连拿到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投资机构数千万人民币的投资。

微信图片_20190115192507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前后,火币网一度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50%以上的份额。彼时的火币无论是业务布局还是职工人数都未有现今规模。

在火币网成立两年后,李林邀来了以前同在甲骨文工作的同事朱嘉伟。据朱嘉伟的简历可知,自2015年进入火币后,朱嘉伟历任火币CEO助理、运营总监、首席运营官。2016年4月,朱嘉伟开始出现在主体公司火币天下的高级管理人员名单中,朱嘉伟的经理职位由李林空出。

微信图片_20190115192855

而在一年以后,李林被媒体深链财经曝出一度患上抑郁症。王建也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证实李林时常好几个月都不会出现在公司,在这段时间里,火币的实际控制人是朱嘉伟。

从2016年到2017年底,朱嘉伟陆续以经理、执行董事或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到北京智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海南新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朋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火币(海南)数字商品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节点时代(北京)技术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的管理之中。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调查,上述15家公司均与火币集团有关,在部分公司中朱嘉伟的控股比例高达80%。

李林陆续出走修养半年之后,朱嘉伟快速的建立起了个人权威,在李林2018年7月正式回归火币之时,大量的新进员工只认识朱嘉伟,而不认识李林。

“李林疑心比较重,可能一开始朱嘉伟没什么心思,但是被怀疑多了,心思就起来了。”王建评价到,“如果李林退位了,那上来的肯定就是朱嘉伟。”

据一位接近李林的人士评价,“李林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他要把整个火币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李林正式回到火币之后,李林在工作中经常跨级直接向员工布置任务,比如产品升级,而在常规操作中,李林需要做的是指派相关部门的领导去推进具体业务的进行,但是“他信不过别人”。

但是在沈明眼中,是朱嘉伟的某些行为导致李林对他已不再信任。“李林回归后,朱嘉伟带的市场、渠道、运营老大全都被裁了。”

李林要想重新掌控大局,那就需要有一个可以与朱嘉伟相抗衡的人,这个时候,清华校友翁晓奇进入了李林的视线。

2018年8月,翁晓奇作为火币引进的新鲜血液,经由猎头进入火币,而进入火币之前,翁晓奇供职于借贷宝,离职时翁晓奇在借贷宝开了一个跳槽动员大会,许以高薪从借贷宝带走了16个下属。

翁晓奇以VP身份入职,负责市场工作,向COO朱嘉伟汇报。三个月后,翁晓奇被任命为火币全球站CEO。据一份火币内部邮件得知,翁晓奇担任CEO后,主管火币产品设计部、技术部、运营部、项目运营部以及大客户部。自此翁晓奇几乎是掌握了火币集团的所有核心部门。而此前,上述部门几乎均由朱嘉伟主管。

但在内部工作流程上,翁晓奇仍然向火币COO朱嘉伟汇报。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朱嘉伟手下的心腹目前所剩无几,朱嘉伟已经被架空。

高层的权力变动带来了频繁的人事调整,据了解,翁晓奇从借贷宝带来的16个人目前分布于火币的各个部门,且几乎均担任高职,例如当前火币市场部门负责人刘冠楠。

腐败滋生 技术遇难

伴随着内斗出现的则是腐败问题。

2018年9月,李林曾发朋友圈怒斥火币内部的腐败问题,李林在朋友圈内表示:“规范的流程和制度其实是对核心岗位同事的保护,不要处处给人犯错的机会。”

但是目前看来,火币尚未建立起“规范的流程和制度”。

2018年8月底,庞白雁正式入职火币CHO一职,铺天盖地的宣传通稿将庞白雁描述为一个人力资源专家,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庞白雁入职后全权负责集团人力资源战略,管理人力行政中心,向集团董事长李林先生汇报。庞白雁在入职火币时公开表示:“火币人力资源的使命是协助集团达成战略目标并帮助员工实现快速成长,我们会在这两方面做长远规划。”

庞白雁入职之后取消了员工的一系列福利,严抓考勤,为检查卫生问题每早带队巡逻。

然而入职四个多月后,庞白雁就因“疑似腐败”问题被火币集团开除。

而上述被裁的市场、渠道、运营老大均是在财务问题上出错。“那些被裁的高管或多或少的都是有一些问题。”沈明强调。

“李林从来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有一年年终李林给了朱嘉伟300个BTC,普通员工也都拿了不少。”沈明说,“那时候底下也有腐败问题,但是那时李林挣的也多。”而在市场行情差的时候,腐败问题自然变得难以容忍。

与腐败相反的是,李林对技术故障拥有极大的容忍度。

王建和华斌均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证实,火币内部部分技术尚不成熟。

沈明透露火币的技术部门从未因技术故障受到过处罚,“甚至是连训话都没有。”

“网站开着一天能挣一两千万,停了改代码肯定不行,凑合着可能一个月出一次事,赔5000万,但是其他天在挣钱,就当三天白干。”王建进一步指出其中的利益关系。

一定程度上,火币的技术研发部门是火币安身立命的根本,在落地海南的计划中,并不包括火币的技术研发部,截至目前为止,也尚未流出任何火币裁撤技术研发的消息。

但是频出的技术故障必然会导致市场产生负面评价。

多位火币用户在微博、电报群等公开渠道表示:火币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差。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在2018年9月27日下午,火币系统崩溃长达7个小时,而在合约推出之后,半个月内更是出现两次异常,大量投资者遭受损失。

2018年1月14日,更是有一名用户在论坛上表示,自己火币账户内的5.4枚比特币因火币全球站的安全漏洞被盗,并列举了一系列证据,但是截至目前为止,火币全球站官方尚未提出解决方法。

而评论中则是一片关于火币的负面评价,而在2018年年初,火币还因安全性优势为人所赞。

截至发稿前,财经网·链上财经针对现金流吃紧、裁员、换血、腐败、技术故障频现等问题向火币相关人员求证,但均未得到回复。

在火币的棋盘里,火币的布局早已不仅限于单一的交易所业务,而是已经开始涉及区块链的方方面面,但是在裁员、腐败、内斗、市场遇冷等多重因素的夹击之下,火币连维持现状都有些艰难。目前的火币除却交易所业务之外,其他业务进程均已放缓,某些边缘性产品例如“红包包”更是直接流产。与前两年的进击扩张之姿相比,现时的火币更像是在打一场撤退之战。

CoinVoice原创,作者:John,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25802.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