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清算银行(BIS)创新枢纽负责人 Benoit Coeure 在达沃斯接受 Bloomberg 采访时谈到,当前首要任务不是 CBDC (央行数字货币),而是改善跨境支付,稳定币可以改善支付,但不会成为全球货币。

原文标题:《国际清算银行创新枢纽负责人达沃斯谈创新与数字货币》
来源:Bloomberg
编译:龙白滔

2020 年 1 月 22 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创新枢纽负责人 Benoit Coeure 在达沃斯接受布隆伯格的采访,谈及创新和数字货币。此次访谈涉及欧洲的创新、Libra、央行数字货币(尤其是中国),极具洞察和前瞻指引。

国际清算银行创新枢纽负责人:稳定币可改善支付,但不会成为全球货币配图(1)

Coeure 先生是资深中央银行家,在 BIS、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和欧洲央行长期担任重要管理职务,领导了正在进行的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的制定。他自 2012 年一直担任欧洲央行执委,负责国际和欧洲关系、市场运作、市场基础设施与支付,以及支付系统的监管。Coeure 先生自 2013 年起担任 BIS 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负责支付、清算和结算的全球标准制定。他还担任了 G7 稳定币工作组的主席,并继续担任 FSB 稳定币工作组的联合主席以领导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的制定。Coeure 先生已经于 2019 年底从欧洲央行离任,并于 2020 年 1 月加入 BIS。

BIS 已经在瑞士、香港和新加坡三个国际城市建立了 BIS 创新枢纽,其任务是深入了解关键金融技术趋势,设计公共产品以增强全球金融体系,并充当中央银行变革的中心。新加坡枢纽中心专注于管理科技和监督科技实践。瑞士枢纽中心将研究将金融资产和货币转换为数字代币的潜在好处,以便通过单一平台使用央行货币进行证券结算。香港枢纽中心将探索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以流水线化贸易融资所涉及的复杂流程和物流挑战。


采访正文

Q: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创新任务是什么?

A:我很高兴今天与你们在一起。多年来,创新一直是达沃斯的主题,今年我们看到的是有关创新以及创新如何改善金融市场。这种讨论已经从私营部门开始,它就应该如此。创新从私营部门开始,现在正在向公共部门转移。这些创新令人兴奋。BIS 希望主导这些讨论,讨论创新如何有助于改善我们的监管方式,改善我们执行货币政策方式,甚至可能是改善我们发行货币的方式。

Q:你在帮助设计金融的未来。我是说这一切从哪里开始?这是一项如此艰巨的任务。

A:这不是今年才有的新任务。例如,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一直非常关注金融科技及其如何改变全球金融市场结构。在中央银行界,我们已经升级了很多系统。例如,我们已经转向实时支付的基础设施。下一步是如何改变货币的面貌。这就是关于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讨论。这也关系到大数据、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如何帮助我们完成工作。

Q:因为还没有政客参与其中。我刚刚和 Kenneth Rogoff 做了一个小组讨论,当然谈及他的一本书《现金的诅咒》。这本书的开始是关于无现金社会的金融科技。既然政客们希望最终赶上瑞典的勇气(瑞典已经基本实现了无现金社会),那么我们现在距离瑞典有多大差距呢?

A:不可能很快。他们受到私营部门创新的刺激。所以说,Libra 的讨论有很多方面,某些方面非常奇怪,这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决定我们想做什么,以及想怎么做。但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内,节奏也不尽相同。这本质上是一场政治讨论,因此,不要指望在瑞典、瑞士和欧洲央行等以相同的方式发生。所以在最后,我们会把它送回给政治家和欧洲议会,让他们去决定。

Q:去年 10 月,七国集团实际上提交了一份关于稳定币的报告,以指导监管机构和技术。但自那时起,Libra 基本上被宣布为失败,公众对它的争论也减少了。这是否消除了紧迫性问题?

A:不,我们一直在和 Facebook 讨论。Libra 在技术方面和包容性方面都有很多优点,我们想利用这些优点。这真的取决于他们(Facebook),回来找我们和解决我们的担忧。所以我不方便对此发表评论。但我们和 Facebook 的讨论是在进行的。

Q:你认为稳定币的最大优势在哪里?

A:这是关于一种可以跨境的技术。它有助于降低成本和提高跨境支付的速度。大家都同意,目前的跨境支付太慢,成本也太高。所以我想说,全球社区的首要任务不是 CBDC。中央银行将采用 CBDC,CBDC 将以不同的方式在适当的时候到来。我们也正在努力。但当务之急是改善跨境支付,特别是针对低收入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跨境支付,因为这是一个金融包容的问题,也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问题。

Q:今天的微妙在于你不能谈论欧洲央行的政策,但我希望你能把话题扩展到欧洲的创新。在美国有一个巨大的谜团,为什么欧洲的这些国家不能拥有每天我们在美国看到的创新基调。我要去和拉加德和其他人谈论如何启动法国的创新。我们如何才能在欧洲获得一种创新精神,与我们在企业家的美国看到的类似?

A:不是这样的,创新正在发生。如果你关注金融科技领域,比如说,金融科技在柏林、巴黎非常活跃。所以它是以一种分散的方式发生的。确实,现在需要做的是将这一点与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的最高优先事项重新联系起来。我相信,冯德莱恩夫人(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拉加德(欧洲央行行长)将领导这项工作。创新必须是欧洲政治优先事项的核心。我肯定这会发生的。

Q:以中国人民银行为例,它在 CBDC 方面的实验相当领先。欧洲有落伍的危险吗?

A:好吧,这正是我们希望在 BIS 实现的目标——把大家团结起来。它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地方发生,但我们希望确保这不会造成碎片化。全球金融体系已经非常碎片化。这对商业和金融稳定都不利。我们希望避免有关 CBDC 的新讨论带来额外的碎片化。

Q:对,但如果中国是全球基准呢?这是一个问题吗?BIS 如何解决的?

A:中国是一个全球基准,但中国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必须看看中国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好处,以及什么可以在中国以外的地方用于好的目的。我相信他们也会这么做。我们希望确保不同的央行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一致的方式进行的。这很重要。

Q:从理论上讲,除了货币政策,我必须问问你对一个新的非多边世界的看法。让达沃斯的人们回到多边结构的紧迫性是什么?我们能继续下去吗?我们需要回到我们几十年前所知道的吗?

A:在这里我将从我前 G20 代表和前中央银行家的背景发言。我们需要多边框架。我不认为它在回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例如,有关贸易。我在达沃斯看到相当多有关贸易的自满情绪。例如,相比较去年,今年贸易的问题会好一些。回到一个为全球经济建立信心的多边结构是非常重要的。

Q:你知道,新兴市场有一种渴望稳定币取代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你认为稳定币有可能取代美元么,即使是很小的机会?

A:不,我不认为稳定币有机会。从支付角度来看,稳定币是个好提议。它只是对支付的改善。它永远不会成为全球货币。货币必须是公众的,它依赖于对中央银行和政府的信任。

来源:龙白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