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t Block创始人鱼飞:区块链世界,更需要归还用户对信息的控制和治理 | VOICE商业

摘要

如果说,马云的理想是带领阿里巴巴去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任正非的理想是让华为始终坚持“上甘岭”;那么,在鱼飞的MT Block国度,则是让用户信息回归自治与自由的本质。

CoinVoice

    作者 /  福顺

如果说,马云的理想是带领阿里巴巴去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任正非的理想是让华为始终坚持“上甘岭”;

那么,在鱼飞的MT Block国度,则是让用户信息回归自治与自由的本质。

你说这是他的商业考量吗?不,鱼飞说,这是信息价值的本质!

作为区块链浪潮中的一员,MT Block也同其他所有创业者一样,同样经受着寒冬的考验;同样秉承着区块链“为传递价值信息而生”的使命;同样采用一种分布式账本,努力营造一个透明、高效的评价体系;同样竭力为用户建立一个真实和安全的生态环境。

当然,这些都已熟悉,不再新奇。但是,2018年6月,MT Block推出了他的第一个测试APP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专属区块链行业的UGC(用户生产内容)社交网络平台,打造一个垂直的区块链社交网络,将信息传递的权利归还给用户,让用户实现最大化的自治和自由。

采用去中心化共识方式为平台用户产生的内容进行贡献定价,使内容生产者,内容筛选者和生态建设者都能得到合理的激励,让平台产生更有价值的用户和更真实的社交。

通过赋予用户控制权、治理权和收益权,重新定义社区生态和经济模型,创造性地构建内容生产平台新生态减少人们获取信息的成本和提高人们获取信息的效率

简单来说,就是重新构架区块链信息市场,第一次通过民主投票的方式让信息回归价值本质,归还人们信息的价值权杖

而今,寒冬依旧。对于明天是否会成为行业中的“独角兽”,他不敢说。但是,有一点,他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会始终沿着这个方向努力奔跑。

 

以下为对话节选,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热爱与理想

我就想按自己的想法把它打造成一个围绕在区块链链上的现实的虚拟世界的理想国度。里面有社区、有公民,还有节点。

《CoinVoice》:做内容和内容相关的东西都很不容易。你创办MT Block的想法是基于什么原因?

鱼飞:热爱。我们主要做得是社交,基于商业上考量,一开始我自己投了五六百万进去,没有进行任何募资,我就想按自己的想法把它打造成一个理想国度,它是一个围绕在区块链链上的现实的虚拟世界,里面有社区、有公民,还有节点。

我们这些企业就相当于国库,节点就是各省省长,理事会就是国务院治理机构,模拟三权分立的行政机构、执法机构、还有立法机构。规则我都已写好,所有人按规则来运行这个世界。

《CoinVoice》:但是将流量,人流都吸引到你那个理想国中,这是最难办到的。

鱼飞:所以我们设计了吸引玩家的双通证经济模型,就是给挖矿的人双利。这个双利怎么来?就是拉人进来。

《CoinVoice》:除了拉人之外,发表好的内容是不是也会有一些奖励。

鱼飞:对。但是所有节点和持有币的人要对内容进行投票。如果大家都认为OK,就可以获得额外奖励。

《CoinVoice》:如果所有节点都进行投票,这样工程量不是很大吗?

鱼飞:看到就可以投票,我们计投票数量,看支持你的票数多还是反对你的票数多。

你的投票数量越高,你的价值就越高。投票的方式有两种,点赞和点踩。点赞是正向投票,点踩是负向投票。

《CoinVoice》:你说得理想国,如果用简单的几个词来概括其思想,到底是什么?

鱼飞:去中心化和自治。就像比特币一样,虽然创始人消失了,但整个系统还完美运转了许多年。

《CoinVoice》:大家说EOS的中心化做得不是很好,以太坊去中心化做得好,但是EOS却承载不以太坊的中心化,这样会出现效率不高。

鱼飞:这需要在去中心化的中心化里选择一个平衡点。目前EOS的平衡点是做得比较好的,彻底的去中心化导致了效率的降低。

《CoinVoice》:在彻底去中心化与中心化之间,MT Block是否已经找到平衡点?

鱼飞:还在不断摸索。这就像行驶在暴风雨中的一帆船,在没有明确方向盘和指南针的情况下,向前的每一步都需要不断的尝试与探索。你不能完全肯定到底是要彻底中心化还是要去中心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去中心化的环境中保留中心化的存在。

《CoinVoice》:自治是指节点自己治理吗?

鱼飞:是。我们的自治是在EOS系统中构建自己的社区自治系统,跟EOS一样同样采用DPOS共识机制。并参照EOS节点治理模式来维持整个社区自治,社区下设普通节点(船员)、备用节点(舵手)、超级节点(船长)、社区自治委员会(理事会)来共同维护整个社区的自治。

《CoinVoice》:与其他的社区节点相比,它的优势是什么?

鱼飞:每个系统原生代币的持有者(节点)在MtBlock社区里面都拥有投票权,通过投票表决,权利最终在节点手中。

节点在投票时,可以选举出理事会成员,也可以就关系平台发展方向的议题表明态度,这一切构成了社区自治的基础。节点除了自己投票参与选举外,还可以通过将自己的选举票数授权给自己信任的其它账户来代表自己投票。

《CoinVoice》:为什么起名MtBlock?

鱼飞:凡是币圈的老玩家都应该知道,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是MTGOX.COM,这个交易所曾经引领全球比特币市场,在币圈老玩家中“门头沟”(中国玩家对MTGOX的戏称)MTGOX曾经是信仰的存在,所以MT是为了纪念比特币曾经的信仰。

《CoinVoice》:MtBlock的信仰是什么?

鱼飞:为传递价值信息而生。这是MtBlock的信仰也是MtBlock的使命。

 

|竞争与控制

区块链世界的经济模型完全颠覆传统互联网的经济模型。

在区块链社交领域,会不会跑出BAT这样级别的公司?

这是迟早的事情。

 

《CoinVoice》:现在的区块链社交领域,它的竞争格局是怎样的呢?

鱼飞:鱼龙混杂与复制粘贴。区块链革命时代,许多BAT级别公司的社交竞争产品会完全照抄微信的样子,成为同类型产品,拥有简单的功能,缺少区块链的治理思想,更没有像我所说的要将区块链打造成一个链上自治的一个虚拟国度,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社交产品,这是我们跟他们最大的不同。

《CoinVoice》:在区块链社交领域,会不会跑出BAT这样级别的公司呢?

鱼飞:这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说区块链是下一个价值互联网的时代,那么新一个时代会出现比上一个时代市值更高级别的公司。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工业革命时代市值最高的是通用汽车公司,而在互联网时代,市值最高的是苹果。

《CoinVoice》:有没有可能成为这个社交领域的第一?

鱼飞:我们正往这个方向努力,但能不能成为第一,谁都不敢说。我觉得在传统互联网做社交,或做任何传统产品时,必然会遇到一个尴尬处境,就是像BAT这样大佬级公司也会同样的产品,这时你该怎么办?但在区块链时代,没人会问。为什么?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

区块链世界的经济模型完全颠覆传统互联网的经济模型。你可以理解为社会制度不一样,传统的互联网相当大清帝国封建社,而区块链世界可能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大清帝国很多人都知道它有弊端,但戊戌变法,维新运动就是改变不了,因为既得利益者不会让你改变。

《CoinVoice》:但很多领域他们也有布局,像京东,阿里,他们都在做区块链溯源。

鱼飞:但是他们都是无币区块链。一个区块链若脱离货币,它就只是改变现状的纯技术,很难形成颠覆性的商业模式。

《CoinVoice》:像社交产品微信、微博,它都有一个主线功能,比如微博分享自己比较短的话,微信就是聊天、沟通,但很少有人用微博进行沟通,而沟通都会选择微信。你们产品的主锚点是什么?

鱼飞:私密性的聊天。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很多的聊天内容是没办法沉淀,我们结合社群进行沉淀。

为什么做私密性?因为区块链本来就讲究私秘。如比特币就是财产的私秘,我们顺着私秘聊天+社群这个方向来做。所谓私秘聊天,就是只有两个人可以看到,其他人没有办法获取,有些内容你读完的它就会消失掉,叫阅后即焚。

《CoinVoice》:MtBlock是一个区块链领域的垂直社交平台,它的应用场景是什么?

鱼飞:所有从业人员和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的用户。

《CoinVoice》:你们团队的架构不是单纯的挣工资,组织组建也并非是公司的形式存在,那么你们是以什么形式组建起来的。

鱼飞:我们做到了三个层面的去中心化。第一个是通过IPFS实现技术底层构建的去中心化;第二通过SmartMesh实现了网络的去中心化;第三通过了参考EOS节点治理方式实现了运营上的去中心化。除此以外,我们的船长,节点都是受训的人员。

《CoinVoice》:激励方式是什么?

鱼飞:MTS分层奖励。MTS是MtBlock社交网络系统中价值传输载体(token),为社区的一种价值凭证,社区节点成员可以通过价值证明机制来挖矿获取MTS。对创始团队,运营和推广、节点合伙人等分别按照15%,5%、20%等不同的百分比进行激励,激发团队整体积极性。

 

|现在与未来

真正的区块链产品,

即使创始人不存在,

只要人类在,地址在,

这个产品就跟比特币一样不依赖于任何人,可以永久持续维持运转下去。

 

《CoinVoice》:目前,MtBlock的主要产品覆盖那些领域?

鱼飞:账户体系、聊天、动态、行情、发现、数字资产红包、问答、社群圈子、链上钱包等核心功能,目前已上线测试1.0版本APP。

《CoinVoice》:提到区块链内容的社交平台,它的范围太广了,很多人都不理解它到底是做微信,还是做微博,亦或者是要做其他的?

鱼飞:你可以理解为微信+社群。我们主要用公众帐号,或知识应求来承载大量内容的社群。这是一个类似于微信的开放式社交平台,将这两个进行无缝整合。

微信只做最简单的聊天,很多东西开放出来是为第三方合作伙伴介入的。比如游戏它不做游戏,也不做各种媒体,内容,但是有第三方制定好游戏规则,让别人进来。我们也是这样,不是所有东西都自己做,我们只做好加密的聊天,开放很多接口、项目方、交易所,或媒体。

通过我们,他们可以定制自己需要的功能,这样我们只是制定游戏规则,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让他们来做,我们彻底就变成一个开放平台。

《CoinVoice》:现在项目进展到哪个阶段,从什么时候开始创办这个项目?

鱼飞:去年3月份左右。我们研发的社交基础产品,上线两个月已经实现十万的用户。一年多时间我们都在研发基础功能,比如社交产品的社交关系链,成员的各种付费、功能、打赏,付费问答等,所有功能我们都已打通。关键用Token进行计价。

《CoinVoice》:两个月就已经达到十万用户,你们是怎么留住的?

鱼飞:通过邀请制。因为有算利,每个人都愿意邀请别人进来,而且我们不开放注册,一定得别人邀请才能进来注册,所以用户必须真实。

《CoinVoice》:你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鱼飞:卖内容广告和对项目方支持的功能进行收费。

《CoinVoice》:现在还没有上交易所,所以还不能衡量币值价钱。如果用户进入后,使了很多币也没有变现,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还想要邀请别人来玩?

鱼飞:因为他们预期未来它肯定价值。我们已签好了两家交易所,只是现在行情不好所以没上。而且他们也可以通过场外的方式进行买卖。

《CoinVoice》:项目现在打通了,也拉人过来了,下阶段的规划是什么呢?

鱼飞:打造好多纬度的社交关系。比如项目方跟媒体、媒体跟区块链用户、项目方跟区块链用户。还有我们把加密聊天跟社群进行无缝深度整合,把它变成一个平台,对所有界面菜单都可以自定义和开发,将各种功能接进来,不需要再重新注册,用户体验也会比较好。

《CoinVoice》:所以目标用户群体都是跟区块链相关的人,当初为什么这样定位,而不选择其他领域?

鱼飞:因为区块链领域人群的增长潜力非常大。现在持有数字资产的区块链人就跟九十年代的互联网网民差不多,现在是一两千万,但增长空间非常大,我相信将来所有人都是区块链公民,到时候也会发展成几十个亿。理论上,我们的产品现在是十万,但它的天花板是看不到的,会无限扩大。

《CoinVoice》:除了微信以外,现在市场上有没有做得极其相像的产品?

鱼飞:有一个号称为几百万用户的,还有一个是徐克的ONO。他们想做一个区块链的facebook,所以定位大而全,我们定位只做区链的人群。定位不一样,但是很多产品的内容跟经济形态很像。

《CoinVoice》:徐克他们的优势是社群做得像传销社群一样好,以区块链为起点,之后慢慢地延伸。

鱼飞:对。但我认为大而全反而很难做得更大。

《CoinVoice》:水力资本给了你们很大的帮助。除了钱以外,具体还有哪些?资源有没有给你们导入?

鱼飞:引进了很多行业内的一线资本,比如水滴资本。因为水滴资本他们其中一个创始人是比特股的理事,所以比特股社区也会全力推广。我们跟比特币社区达成一个合作,将整个内容打散,接下来会支持比特股的打赏,这样他们可以名正言顺作为一个比特股的社群产品去打赏和推广。

《CoinVoice》:接受资本方面,他们比较看好和担忧的问题是什么呢?

鱼飞:政策风险。因为现在EOS主网还不稳定,有很多坑,ipfs主网还没上线,这会导致产品目前还是一个中心化的方式运作,这些东西会比较敏感,可能会有一些政策风险。但如果上链了,就变成去中心化了,是一个没有任何控制的纯粹社区产品。

《CoinVoice》:采取什么措施来减少这种担忧?

鱼飞:创新与探索。

《CoinVoice》:有没有比较长远的三五年规划?

鱼飞:先打造好私秘聊天和社群的纬度功能,接下来就是核心数据商量,这是长远的规划。交易数据、节点数据、内容存储数据,这些全都要商量,将它变成一个真正的区块链产品,即使创始人不存在,只要人类在,地址在,这个产品就跟比特币一样不依赖于任何人,可以永久持续维持运转下去。

 

|自由与自制

企业文化,可以是思想的自由。

 

《CoinVoice》:企业文化就是CEO文化,一般CEO什么样,公司就是什么样子,你们公司企业文化是什么?

鱼飞:思想的自由。

《CoinVoice》:因为人还是有惰性的,在自由的情况下怎么才能保证效率也很高呢?

鱼飞:通过激励机制来保证效率。比如加班一小时,就有一万多token奖励。这个你可以不去限制,但如果做得更卖力的话也可以有相应的激励机制。

《CoinVoice》:现在团队有多少人?管理风格是怎样的?

鱼飞:纯技术人员18个人,其他几个做内容运营。自由式的管理风格。

《CoinVoice》:作为CEO面临的压力比较大,有资金方面也有其他方面的,你会舒缓这种压力和焦虑吗,还是天生就是乐天派,所以无所谓?

鱼飞:两种方法。第一种,多运动可以缓解我的压力;第二种,对于资本看好的项目,能投就尽量投,这样会缓解我们资金上的压力。

《CoinVoice》:外界对区块链还是有一些误解,认为是在做传销,你是怎么排解这种误解呢?

鱼飞:所有跟区块链相关的都有这个感觉。这就像中本聪说得一句话:如果你理解不了我说话,我没有时间说服你,讲了以后他也理解不了,那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让时间去说。

《CoinVoice》:在整个行业,你最喜欢哪一家公司?为什么?

鱼飞:谷歌。因为谷歌它整个公司的文化很开放,很自由。

极客公园

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提供加密资产、区块链技术、行业活动专业报道

极客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