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签「200元DCEP红包」者亲述:如何开通自己的DCEP钱包

10月30日,在华为Mate 40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华为Mate40系列手机按照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统一标准,支持数字人民币功能,华为Mate40系列是首款支持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的智能手机,帮助推进数字人民币试点创新应用。

“信息互联网时代,银行网银和第三方支付赛马。价值互链网时代,数字货币钱包和虚拟货币钱包赛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领先者有望拿下整个市场。”浙江省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智库专家、BitYuan基金会首席运营官孟晓峰向《链新》表示。

性质之争

孟晓峰认为,数字人民币钱包和虚拟货币钱包在功能属性、技术路线、商业模式、安全级别、目标用户等方面有诸多不同。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数字人民币钱包主要存放的是数字化的人民币;而虚拟货币钱包可以存放一种虚拟币,也有存放多种虚拟币,后者也被称为多链钱包。

(图片备注:孟晓峰经常使用的虚拟币钱包,可以存放BTC、ETH、BTY等八种不同主链的虚拟货币类型。)

从运营架构上看,虚拟币钱包目前大多采用主链和平行链双层架构,每个单独的主链私钥都可以导出。数字人民币钱包目前采用的也是双层运营架构,央行统一管理,商业银行负责投放,这和币钱包采用的主链和平行链架构大同小异。由于数字人民币钱包采取的是中心化管理,所以用户无法自主管理私钥,没有助记词。

“数字人民币DCEP就是M0,替代纸币、硬币现金。只能用于零售支付,不能用于理财借贷等金融活动。币钱包里的稳定币CCNY除对接了区块链电商上链购用于支付之外,还对接了上链贷(区块链信贷平台)。”孟晓峰表示。

8月29日建设银行短暂开放了数字人民币钱包体验,孟晓峰也第一时间参与其中,“操作起来还是很方便的,而且贴合大众的使用习惯。币钱包目前使用起来也是非常方便,可以扫码转款,添加好友地址转款等。”

孟晓峰认为,数字人民币钱包因为有国家统一监管,会非常安全。虚拟币钱包有电脑端重钱包(主要用于挖矿记账),也有手机端轻钱包,目前大部分已经从代码操作转为了UI互动。“由于有公链很多节点维护整个网络,相对也比较安全。但需要牢记助记词,特别要防止中毒被盗走助记词。”

从目标用户上看,数字人民币主要用户群是14亿中国人,因为其发行、流通、收回、销毁等还要更多的依赖于传统的账户体系。“做跨境支付的话,两国之间不仅要更新数字货币数据,还要同步背后的传统银行账户,做跨境支付难度相对较大。”孟晓峰表示。

目前,已经有一些地方政府正在探索数字货币跨境支付。8月22日,海南省副省长沈丹阳在“2020金牛资产管理论坛”上提到海南将积极争取法定数字货币试点在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贸易中的应用。8月26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印发中国(雄安新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显示,雄安新区鼓励跨境电子商务活动中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探索数字货币跨境支付。

相比之下,虚拟货币钱包不依赖于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没有额度限制,无论在国内零售支付或是跨境支付都会非常便捷,用户群目标可以拓展至全球70亿人口。“有些国家、地区早就开展了虚拟货币钱包在零售支付的应用,也有一些在做DeFi金融(借贷)尝试。”孟晓峰表示。

模式之争

目前,数字货币在支付模式上主要有三种类型:固定面额币值模式、UTXO模式,以及基于Token的账户余额模式。

“数字人民币若采用固定面额币值模式会非常不方便。例如超市搞活动,一个商品原价是199元,现价是1.99元,很多人去购买的话,收银员为了找钱,眼睛估计得看花了。”孟晓峰表示。

孟晓峰认为,数字人民币更适合采用UTXO的模式,“数字货币UTXO与我们熟悉的账户概念差别很大。我们日常接触最多的是账户,比如,我在商业银行开设一个账户,账户里的余额就是我的钱。但是在比特币网络中,没有账户的概念。我们可以拥有很多钱包地址,不同钱包地址中有多个UTXO,我们的钱是所有这些地址中的UTXO加起来的总和。”

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s)是未花费的交易输出,它是比特币交易过程中的基本单位。在比特币系统中,某笔交易的输入必须是另一笔交易未被使用的输出,同时这笔输入也需要上一笔输出地址所对应的私钥进行签名。当前整个区块链网络中的UTXO会被储存在每个节点中,只有满足了来源于UTXO和数字签名条件的交易才是合法的。

“中本聪发明比特币的目标是创建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UTXO的设计可以看成是借鉴了现金的思路:我们可能在上衣两个口袋里装点现金,在裤子口袋里放点现金,在这种情况下不存在一个账户,我放在衣服各处的现金加起来就是我所有的钱。”孟晓峰表示。

佰链荟创始人、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研究员辛泓睿向《链新》表示,数字人民币在交易过程中的基本流转,如果采用UTXO模式,也面临着“币值”和“找零”的问题。

据移动支付网推测,此前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在线支付试点中可能并没有采取“固定面额”币值的形式,甚至也并没有采用UTXO的模式,而是直接采用的基于Token的账户余额模式。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没有币值和找零的问题,直接通过数字货币系统更改相应钱包账户下的余额即可。

另外,双离线支付面临着更高的安全要求,需要对每笔离线支付的钱需要进行“待重复支付验证”,“这样看来UTXO模式会更适合。”辛泓睿表示。

如果说比特币是UTXO模式的典型代表,那么以太坊是账户余额模式的典型代表。在以太坊中,每个账户中记录的是用户自己的余额,一个以太坊的账户相当一个用户的地址,对应着一对公钥与私钥。在UTXO中,每笔交易输出只存在两种状态,已花费和未花费。而以太坊允许在账户中储存代码,可以编写有状态的合约,因而想象空间巨大。

“如果数字人民币要加载一些智能合约,触发条件后才发放部分钱,那就要UTXO和账户余额模式结合了。例如央行发放一些扶贫款、助学金等需要通过智能合约触发一定条件才能发放。”孟晓峰表示。

入口之争

辛泓睿向《链新》介绍,数字人民币拥有软件钱包和硬件钱包两种形态,软件钱包即此前活动体验的“数字人民币”钱包,以手机App的形式存在;硬件钱包则是指基于“芯片”形式存在的钱包,比如智能卡、手机eSE等。华为Mate 40系列手机支持的硬件钱包便是上述的手机eSE形态。

近期亮相的华为Mate40系列,是首款支持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的智能手机。据介绍,华为Mate40系列手机基于华为硬件级安全能力,手机端具有加密存储、高性能的NFC通信能力及设备与设备间的交易功能。用户只需使用个人手机号,即可在手机端开立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收付款双方可在无网或信号不佳处,“碰一碰”完成双离线交易。

目前,华为钱包还只是为DCEP研发提供技术支持,还没有成为数字人民币的出入口。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文章所述,中国人民银行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采用共建、共享的方式由中国人民银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央行在数字人民币体系中居于中心地位,负责向指定商业银行批发数字人民币并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商业银行等机构负责面向社会公众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流通服务。

在深圳试点中,公众下载数字人民币App后,工、农、中、建等四大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的兑换机构,其数字人民币系统通过对接(内嵌)数字人民币App系统的方式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服务。而数字人民币支付是通过数字人民币App来实现的。

何时允许作为指定运营机构的商业银行通过自有App内的数字人民币钱包直接进行支付?在商业银行的手机银行App可直接开展数字人民币支付后,这些手机银行App与数字人民币App在的数字人民币支付方面又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的试点。

上海澄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剑认为,数字人民币支付与基于账户(银行账户或微信、支付宝余额账户)的电子支付之间的可替代性将不容忽视。其中个重要因素是:公众从指定运营的商业银行兑换数字人民币后,是否可以将数字人民币“直接转入”微信或支付宝App“钱包”。

刘剑认为,如果数字人民币可以“直接转入”微信或支付宝App“钱包”,这种货币与“钱包”的关系定位有助于弱化两者之间在支付方面的替代性;反之,如果不可以,数字人民币支付与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支付之间的替代性将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推广应用而持续增加。

“从目前各方表态和公开行为来看,微信和支付宝将会接入数字人民币系统。对这两大平台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应对其他钱包或平台抢占市场份额。”零壹数字资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常务副秘书长柏亮向《链新》表示。

柏亮认为,数字人民币带来了新的支付介质,数字人民币钱包带来了新的支付方式和体验,为商业银行的支付业务提供了新的机会和挑战,因此数字人民币是否有可能改写支付市场,值得思考。“就支付本身而言,生态的改变,依然还是场景、体验和合规三个关键点。另外,对于支付产业链,还有很多新的市场机会,比如系统改造、支付机具、数字金库建设、渠道创新等。”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