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比特大陆法人重回吴忌寒手中,后续走向解读

重庆是一座大江大河的城市。嘉陵江和长江在这里交汇,山峦起伏又层层叠嶂。弯曲开阔交通道路一层横叠在另一层之上,把整个城市都建设得威武激荡了,在这里生长出来的重庆人,也是这样。

吴忌寒出生于1986年。16岁那年,他考上重庆市南开中学,三年后从南开中学考上北京大学。还在学校的他和大多数85后青年一样,看南方周末和喜欢吐槽时局。

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并且波及全球,金融市场一片萧条。2009年毕业后的吴忌寒去了一个叫华兴资本的小投资机构做风投,在金融风暴后,二级市场一片惨淡,一级市场的生意也陷入了困境,从2008年到2009年整整一年就做了三个单子,经营惨淡。

华兴资本CEO包凡把目光放在了互联网领域。他认为,电子商务、4G和社区类SNS网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领域的三大看点,并且召集团队押注中国移动互联网和中产阶级的崛起,这给吴忌寒提供到了接触世界最前沿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机会。

2011年5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吴忌寒发现了比特币。发现比特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早期的比特币社区仅限于极客(尤其是密码朋克组织)。比特币登上了著名的《连线》杂志,由此被中国《连线》杂志的读者,也就是互联网圈内的爱好者们所认识。

他深知货币作为人类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而比特币则很有可能是一种不受任何政府控制的新型货币,其意义不言而喻。

和美国密码朋克圈子不同的是,中国最先认知到比特币价值的并不是一帮程序员,而是一群敢于做梦的人,Bitcointalk是所有比特币早期爱好者的聚集地,这里有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毛头小伙子Vitalik和中年大叔BM也日常混迹于论坛。大家在上面讨论比特币的愿景、价格和未来的发展趋势,也有人在上面分享自己与比特币的故事,吴忌寒自愿申请成为了Bitcointalk中文版的版主。

吴忌寒在认识到比特币的价值后,开始打电话向朋友借了10万块钱,在10美元的时候倾其所有全部买了900个比特币。

同时开始了他的比特币布道之路,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Bitcointalk用起来还是不太方便,就像国外有Twitter中国有微博一样,中国也需要一个自己的Bitcointalk。

2006年,还是个19岁的大学生长铗获得了中国科幻界的最高奖项“银河奖”,并且此后的连续三年承包了这个奖项,科幻界普遍认为这是一个能够超越刘慈欣的奇才。

刘慈欣说科幻小说往往领先于科技发展,但区块链和比特币却超乎了科幻小说家的想象,率先构造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沉迷于创作科幻小说的长铗在2010年关注到比特币,很快为其倾倒。

长铗因为创作需求才发现了比特币,但在发现比特币后,他便放下了科幻创作。2011年,在宣传和推广比特币的过程中,他收到了一笔来自网名为QQAgent网友比特币打赏。对方觉得他的文章写得很好,建议他申请独立域名和空间。而这位名为QQAgent的网友,正是吴忌寒。

当时的长铗还是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公务员,他对搭建网站一直有兴趣,和吴忌寒凑了几千块钱,租了一个服务器,巴比特就这么面世了。

2011年8月,吴忌寒在巴比特发了第一篇专栏文章,讲述他用比特币在中国买东西的经历:花了0.1个比特币将同事的云服务内存从2GB升级到18GB。那时候,人们能够用比特币在淘宝上购买商品,吴忌寒本人还用比特币在淘宝上买过奢侈品拖鞋,证明这是一种「可以花出去的钱」,一种新型的支付方式。年末,吴忌寒把中本聪的比特币创世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了中文。

2012年1月16日,烤猫加入Bitcointalk,把friedcat注册为自己的昵称。

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宣布制造ASIC矿机,宣布将于9月推出矿机产品,引发ASIC矿机讨论的热潮。为了捍卫比特币生态的安全,同时因为收益可观,一些比特币爱好者们也开始构想制造自己的ASIC矿机。

7月,烤猫在Bitcointalk论坛上发布消息称,他们有能力制造ASIC矿机,但是他们缺钱,所以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100万元)布置算力挖矿分红。

8月7日,烤猫在GLBSE交易所成功进行ICO,股票名为Asicminer。烤猫把公司股份分为40万股,自己总共持有236038股,占全部的59%,股东持有163962股,占全部的41%,采用100%分红制度。

作为一个直觉敏锐的投资人,吴忌寒立马感到这其中蕴藏着无限的机会,在后来的采访中表示:“我看了资料,投芯片第一笔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我的钱只能投一次,不成功就倾家荡产了。”吴忌寒和他的朋友疯狂小强,各买了烤猫虚拟股票的15000股和12500股,成本是0.1BTC/股。

9月6日,还在北航读博士的南瓜张率先研发出了世界首台ASIC矿机,他将其命名为Avalon。这款ASIC矿机的运算速度远超FPGA,一天能产生357个比特币。当时南瓜张选择在淘宝卖矿机,最高价曾到30万一台,挂的头像是曹操杀杨修的剧照,上面有一句话:汝妻子我养之,汝勿虑也。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买了我的矿机,你的下辈子就我养了,你放心。

很快,烤猫的ASIC矿机也问世了,所有投资烤猫的人都获得了百倍回报,吴忌寒由此收获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一千万,当时他才26岁。

2012年11月在微博上,他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比特币,将一个虚拟的离岸自由金融环境无缝嵌入到了全世界。Bitcoin network 就是网络空间的香港,BVI和澳门。现在买入比特币,就相当于在香港半山有了一栋楼。不要光看到现在山上除了树以外什么都没有,而要看到未来山脚下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

2013年4月,在尝到投资烤猫的甜头后,吴忌寒辞掉了投行的工作,决定成立自己的矿机公司,与手下一位年仅20岁的实习生葛越晟一起投资挖矿。

他想让长铗和自己一起创立这家新公司,此时的长铗仍在体制内工作,同时运营着巴比特网站,面对吴忌寒的邀请,长铗回应他说相比淘金者,我更想做淘金路上的卖水人。

吴忌寒从南瓜张手中,订购了一批Avalon芯片。但意想不到的是,南瓜张的芯片发货延期了,导致愤怒的客户与投资人们找上门来,吴忌寒束手无策。

9月,由于充分认识到了技术在矿机公司中的重要性,吴忌寒找到了从中科院毕业、拥有15年集成电路开发经验的詹克团,想拉他一起创业。为了能邀请到詹克团出山,吴忌寒提出如能实现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詹克团将拿到60%的股份。

后来詹克团回忆说:我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关于比特币的内容,我意识到比特币是具备发展潜力的,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加入。

就这样比特大陆成立了。

彼时矿机市场嘉楠耘智一家独大,阿瓦隆矿机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詹克团只用了半年实现了各项技术突破,于2013年11月11日自主研发出 55nm 挖矿芯片 BM1380,并推出了第一代蚂蚁矿机(AntMiner S1)

2014年初,MT.GOX发生盗窃事件,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1100美元,一路下滑到200美元。随即整个挖矿行业也一片萧条,整个行业夹杂着迷茫、彷徨、信仰、挣扎的氛围,没有人愿意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比特币。

比特大陆从4月到12月,迭代了四个版本的蚂蚁矿机。4月,蚂蚁S2矿机量产销售;6月,第一版28nm芯片BM1382研发成功;7月,搭载28nm芯片的蚂蚁矿机S3量产;12月,蚂蚁矿机S5量产;

9月2日,比特大陆低调完成了对雪球(Snowball.io)云挖矿平台的收购,并更名为算力巢(HASHNEST.COM)。

11月14日,比特大陆上线蚂蚁矿池(Antpool),算力当月就跃居全球第三,并在四个月后成功登顶。

在2014年底接受采访时,当吴忌寒回忆起为什么要翻译白皮书和宣传比特币时,曾经吐露过肺腑之言:”主流中文社区对比特币的评析和解释其实都是偏悲观的,他们不太能够理解一种总量受限的货币对公众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他们普遍会将比特币视为一种金字塔的游戏,或者说一种传销的陷阱。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够很好地诠释出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同时能够向公众解释出它的基础技术原理,在当时而言会显得比较稀缺。我们也感到了一种责任,需要站出来,去把一些事情讲明白。”

吴忌寒创办的比特大陆,正是在比特币低谷期开始崛起的。

“……比特币还是一个新兴行业,冰冻期不代表着dying,机会是有的,可能就是有些遥遥无期。不过天了噜,梦想还是应该有的,万一天上掉煎饼果子了呢?由于比特币行业目前正在急剧缩水,行业内正在进行大整顿和清洗,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能够坚持下来,并在北京奥森公园附近,有一栋别墅办公楼,还愿意带我玩儿,我为啥要拒绝呢?” —— 摘自“在比特大陆工作是一种什么体验”,这是2015年初的一个在比特大陆运营的姑娘的知乎问答。

在这一次的“大整顿和清洗”中,一年前看起来还风光无限的烤猫消失了,美国的ButterflyLabs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了,另一家龙头企业KnCMiner破产了。

而这时,在危机中活下来的比特大陆则等来了从烤猫公司出来的关键人物——杨作兴。这位在业界呆了近20年的工程师将全定制方法带入了比特大陆,研制出新一代机皇S9,帮比特大陆彻底垄断了矿机行业。

2015年3月推出的比特大陆推出算力理财产品PACMIC。这款既保本又有10%以上的年化收益到8月份推出PACMIC三期的时候,当天就售出了3500份,按当时币价计算相当于300余万人民币。

比特大陆陆续在旧金山、以色列和荷兰等地设立研发中心。

2015年8月,第四代比特币矿机芯片BM1385发布;

11月,蚂蚁矿机S7量产。

下半年比特币价格逐渐回暖,矿工回归时,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市场上的选择几乎只剩下了蚂蚁矿机,全网算力的暴涨大多来自于刚发布的蚂蚁矿机S7——短短两个月间,这款矿机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人民币, S7正式奠定了比特大陆的江湖地位。

S7是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在此之后,虽然嘉楠耘智和Bitfury还在负隅顽抗,时不时还有外来者Halong的搅局,但矿机行业大局已定,比特大陆正式进入垄断时代,市占率将近8成,直接掌握着30%左右的比特全网算力。

“币价低迷对于挖矿行业,往往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有具有竞争力的厂商才能生存下来。”2015年,吴忌寒这样告诉媒体。

2016年,比特币扩容,成为了几乎所有矿工的共识。2月份香港共识会议上,他代表的矿工团体,同意继续支持Core开发组单独建立一条“闪电网络”处理小额交易的方案。而多名Core开发组成员也表示未来会将比特币由1M扩容到2M,但随后Core开发组拒绝承认香港共识,这深深刺激到了吴忌寒。

5月,比特币大V“Mr.HODL”在与吴忌寒交流时,故意将fork(分叉)写作fuck来嘲讽吴忌寒。吴忌寒以“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反击。

比特大陆开始发力建设矿场,并向内蒙古、新疆等地延伸。推出了新矿池BTC.com和ConnectBTC,并投资了ViaBTC。比特大陆先后上线三个矿池,占据了比特币网络49.6%的总算力。这意味着吴忌寒可以轻易发动对比特币网络的51%攻击。

而对核心技术人才杨作兴的股份激励事宜中,吴忌寒愿意给杨作兴 2% 的股份,但詹克团只愿意给 0.5%,想继续深耕矿机行业的吴忌寒尝试过挽留,无效后转而想投资杨作兴的公司,却遭到詹克团拒绝,詹吴二人的矛盾越积越深。

杨作兴多次争取无果后愤而出走,创立了神马矿机,很快研制出了性能大幅优于蚂蚁矿机的 M10 矿机。

到2017年4月,由于Core作为一个整体拒绝认可香港共识签署代表们的承诺,比特币扩容面临僵局。比特币的著名投资者、数字货币集团创始人Barry Silbert希望能够解决这个僵局。他和业内主要公司、开发者代表展开了一对一的联系,在付出极大心血之后,他初步软化了各方的立场。Blockstream的CEO Adam Back甚至都答应了Barry要在5月份去纽约参加面对面的磋商。

Adam临出发前,被Blockstream内部的另外一位合伙人严厉地阻止了。Blockstream派出了级别较低的缪永权参加会谈,最终被会议主持人Barry拒绝了。

由于种种原因,2017年8月1日比特币还是走向了硬分叉,在比特币的第478,558区块上正式分叉诞生了BCH。而主动发起硬分叉的那一方,正是比特大陆投资的矿池ViaBTC。

吴忌寒事后声称,BCH是在预见到纽约共识必然遭到言而无信的小区块主义者背叛的前景下诞生的,但BCH问世却是在纽约共识被落实之前。在很多参与当年事件的老人看来,表面上Core对纽约共识的执行做了许多破坏,可实际上率先背叛纽约共识的却是吴忌寒自己。

当时,他作为中国矿工的代表参加了纽约共识相应会议,事后中国矿工又为此事在成都举行了相应会议,两次会议他都参加了。但吴忌寒不仅没有执行会议的结果,反而硬分叉了比特币。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硬分叉版本不带Segwit,对比特大陆自家的矿机有利。

吴忌寒采取太过冒险的做法。如他所说,BCH方案一开始是防守性的,是为了保证万一Core搞的UASF被激活,整个比特币的交易历史还有一条备份存在,不会被完全抹除。但这份方案最终变成进取性的,直接分叉了比特币。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社区的矛头从对准Core迅速变成对准比特大陆,让吴忌寒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直接惹怒了和吴忌寒一起信仰比特币、一起成长为大佬的某些朋友。他们认为吴忌寒在比特币上的态度和行动太过轻率。例如,很长一段时间内,赵长鹏创立的币安交易所拒绝为上面的BCH改名,仍称之为BCC;吴忌寒的好友长铗拒绝为BCH站队,要求团队以中立客观的角度报道整个事件。

除此之外,比特大陆的软件研发总监潘志彪不满公司在比特币上的决策,后面带着朱砝一同出走,共同创立了币印矿池,直接改写了中国矿池生态格局。而比特大陆的大客户币信则直接「背叛」了吴忌寒,临阵将那几乎占全网8%的算力切到了比特币那里。

从此,在国外社交媒体上,吴忌寒多了个名字JIHAD(恐怖份子),JIHAD来源于他的名字的拼音“JIHAN”。区块链权威媒体Coindesk则直接称他为Valient“恶棍”。而在一张网络流传的图片上,除了有著名的“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外,吴忌寒的脑门上还涂写着一个单词“Evil”。

内蒙鄂尔多斯比特大陆的一处比特币矿场被彭博社曝光,称其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这家矿场动用25000台电脑,挖掘了当时世界上4%的比特币。

8月27日,吴忌寒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有关讨论扩容的评论:让我想到了那句唯美的广告语,“心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

比特大陆已经掌控全球60%以上的比特币算力,吴忌寒理解了比特币的本质——对于限定总量,发行公开透明的比特币,谁掌握了挖矿权,谁就相当于拥有了发行权。

11月份,比特大陆发布了旗下的AI品牌Sophon,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

Sophon之名,取自科幻小说《三体》里的智子。在小说中,它是三体人锁死地球科技的工具,也是监视太阳系的工具。吴忌寒和詹克团想要利用自己在ASIC芯片上的领先优势,在深度学习领域与Google、Nvidia和AMD一较高下。

12月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发表演讲:中国监管对比特币的措施是非常坚决的,并引用法国KEDGE商学院教授埃里克·皮谢的一句话评价比特币:“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吴忌寒直接在微博上这样评论:“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河边傻坐着干嘛,吸雾霾么?”

2018年初,央行勒令关闭矿场的消息出来后,吴忌寒向媒体发布了一份声明。声称正常经营的矿场并不会被关闭,央行联合地方政府关闭的主要是偷电的矿场。而且正常经营的矿场还对当地经济起到了促进作用,帮助一些小水电厂还了贷款,这种可以算是精准扶贫。

BCH与Core分家之后,社区凝聚在一起的扩容派之间的内部矛盾却刚刚开始显现。在扩容方面,有的支持无限扩容;有的支持根据实际需求逐渐扩容。而在BCH的发展路线上,有的看着ETH如日中天,认为BCH应该像ETH那样发展,搞智能合约,同时上面还要跑应用;也有人认为BCH应该彻底回归中本聪时代,去掉那些多余的功能,安心做货币。

作为刚从BTC中脱胎而出的新鲜事物,社区究竟该怎么搞?在失去BTC的头衔后,BCH到底要成为谁?

在BCH社区中,比特大陆无疑是付出最大的那一个,不仅花了数百万美元资助开发团队,还将数以万计的比特币换成了BCH,数次召开BCH大会的资金均由比特大陆自己承担。

然而,这也恰恰引发了社区的不满。一些人指责吴忌寒独裁,把BCH做成了比特大陆的公司币。还有一些人嫌他管的不够好,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真金白银把比特币换成了BCH结果跌成这副惨样。

在BCH诞生半年后,吴忌寒开始逐渐淡出BCH的舆论圈,尽量少在社区中发表意见。Roger Ver和澳本聪的影响力便开始凸显出来——尤其是澳本聪。

尽管无法出示创世区块签名,澳本聪仍坚定地称自己为中本聪。和那些狂发山寨币的人士不同,澳本聪在公众场合发表意见称,除了比特币之外的其他链都会死掉,区块链是完完全全的伪概念。

在澳本聪发表的种种言论中,以绝对的大区块主义最能吸引信徒。他声称BCH应当回归经典,简单来说就是取消BCH的扩容上限,并让BCH无限回归中本聪在白皮书上对比特币的最初描述。该理念简单粗暴,契合了极端大区块主义者的看法。

说到这批中国的大区块主义者,他们原本是受吴忌寒等人宣传影响才成长起来的,币看的创始人刘爱华就是其中一员。然而,在澳本聪的鼓动下,最为坚定的大区块主义者们萌生了更为激进的想法,他们逐渐认可了澳本聪的理念,这为随后他分叉BCH,成立BSV打下了基础。

8月中旬,BCH最大的矿池CoinGeek和区块链公司nChain发布联合声明,宣布他们支持了比特币现金网络的客户端新版本BitcoinSV,并表示要在BCH的形式上恢复比特币的原始协议。这个新客户端的相关代码和技术路线与当时BCH的协议互不兼容。

这份声明直接吹响了BCH硬分叉的号角,作为BTC分叉币的BCH,仅仅从BTC的母体中脱胎一年便又遭分叉,这引起了吴忌寒昔日老友们的无限感慨。

澳本聪背后的金主Calvin Ayre也不是善茬,他靠网络博彩发家,2006年其网络博彩业务收入就已经达到了6.4亿美元,并多次与FBI 斗智斗勇,最终以6700万美元代价达成和解。

在Calvin Ayre的支持下,澳本聪叫嚣将用金钱与吴忌寒打一场算力战,将BCH碾压得粉碎,双方不惜每天烧掉3000万元,展开算力大战。

到11月份,因BCH内部的矛盾,以比特大陆吴忌寒为首的ABC团队认为应该维持区块大小不变,让BCH往基础公链的方向发展,而以澳本聪为首的BSV团队认为应该对操作码严格限制,技术专注在转账交易本身,并希望将区块扩容为128M。

最终BCH分裂成两个币,一个是BCH,一个是BSV。澳本聪分走了BCH社区近三分之一的人,以极低的杠杆撬动出了一个BSV社区,拥有了一只市值排名前十的加密币种,从而成为了持续不断分叉中的最大赢家之一。

给吴忌寒的,则是无尽的反思,而此时比特大陆内部也开始问题频出,8月份比特微推出了16nm比特币矿机M10。在同等功耗下,该矿机的算力远超比特大陆的王牌矿机S9(同样也是16nm芯片矿机)。这在圈内引起了巨大反响,同时也给比特大陆内部造成了巨大撕裂。

这时的比特大陆,真正能拿出来打的王牌产品还是蚂蚁S9。而据杨作兴称,这款天王级别的矿机芯片正是他在2015年底完成设计的。也就是说,自从杨作兴出走比特大陆以来,这家所谓的矿机巨头在研发上未能更进一步。虽然比特大陆在2017年收益不菲,但在其核心研发人员出走后,其盈利的可持续性遭到了圈内的怀疑。

另一方面,比特大陆内部不是没有想过留住杨作兴。2015年底,杨作兴完成了对S9的设计,此时比特币价格也涨回了原来的高位。于是杨作兴重燃对行业的兴趣,考虑是否加入比特大陆。从2015年12月份到2016年5月份,他和詹克团、吴忌寒一共谈了6个月,最终不欢而散。

按照吴忌寒最初和詹克团的协议,名义上给詹克团那60%的股份,其实是属于技术团队的。一个好的技术团队领导人,舍得为好的技术团队提供丰厚的物质奖励,更不要说是技术团队的核心设计师;然而,詹克团没有这么做。他少给了1.5%的股份,按照当时比特大陆的估值,这也就是1.5亿的事情。而在错失杨作兴后,他丧失的不仅仅是1.5个亿。光是流片失败就给整个公司带来的损失就超过了60个亿,而崛起的比特微蚕食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更是无法估量。

吴忌寒和詹克团发现,尽管公司在之前赚了上百亿,但在两人一系列的战略失误下,这些钱居然所剩不多了,这是两人爆发争吵的直接原因。

面对危机,比特大陆的两大创始人开始了旷日持久的互相指责,最严重的情况下互相骂对方是傻逼。吴忌寒认为,在严酷的市场条件下,应该果断砍掉那些不能直接盈利并且非常费钱的AI部门;而詹克团则拿着吴忌寒手里的投资部和哥白尼团队开刀。双方以对方的失误为武器进行攻击,并且把刀子都插在了对方的势力范围内。

一时间,比特大陆内部气氛格外压抑,而另一个更加深刻和紧迫的事情是:公司已经扩张到了3000人,以公司账上的钱,无法支持一个这么大的团队一直生存,而牛市又遥遥无期,该怎么办?

两位创始人在管理上的稚嫩,让这个3000人的大公司长时间以小作坊的形式运作着,臃肿而缺乏效率。而其战略上的频频失误,又让他们凭运气赚来的钱,又凭实力亏了出去。随着资金的紧缺,必须要动手削减公司规模了。

CoinDesk报道,比特大陆于2018年第三季度亏损了约5亿美元,到12月24日前后,公司的两位创始人终于吵出了一个结果,吴忌寒不再担任CEO。

比特大陆开启了前所未有的裁员潮,比特大陆内负责BCH客户端开发的“哥白尼项目组”已全部被裁。以色列的研发中心,23名员工也全部就地遣散。矿机业务裁员比例为百分之三四十,AI业务裁员比例则达到百分之五十,比特大陆的员工总数从3000多人缩减至1000多人。

在比特大陆的2018年年会上,詹克团、吴忌寒和王海超三个人一起发表了讲话。内部人士都知道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年会。王海超上台,暗示了他日后在公司的地位;而吴忌寒则已萌生去意。和往年的年会不同,吴忌寒留了一脸胡子,略显疲惫,只讲了寥寥几句便下场。

下场后是一场接一场的酒,在和詹克团吵了半年后,在他们正式告别的最后时刻,两位创始人都流下了眼泪。

2018年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觉得像过了十年。无论是行业、人生还是朋友,都已经是沧海桑田、天翻地覆了。

2019年3月,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由王海超担任公司CEO,詹克团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吴忌寒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公司战略方向仍由两位创始人把控。但其实大家都知道,吴忌寒已经另起炉灶。

虽然哥白尼团队被整个裁撤,但吴忌寒并没有放弃在区块链领域探索的决心。火星财经在吴忌寒的老家重庆举办了「POW’ER中国区块链贡献者年度峰会」,吴忌寒登台演讲,2018年底的疲惫与沧桑一扫而光。3月底,币印又在成都举办了「新时代矿业峰会」。吴忌寒周旋于重庆和成都之间,为他接下来的加密金融项目做准备,到了7月,他的新公司Matrixport正式开启运营。

而此时的比特大陆却开始在矿机市场上频频失利,市场份额下降到了50%以下。詹克团执迷的AI梦没有实现,华为系入侵了比特大陆的矿机定价团队,新的定价团队开始将华为手机的定价逻辑套用在了矿机上,把矿机当作手机来卖,认为蚂蚁矿机应当像华为手机那样享有高溢价。

除了内部管理一团糟外,比特大陆在外部也经受着新兴矿商崛起的巨大考验。2018年12月,比特币跌到了3155美元。接下来的两个月,比特币价格都维持在此价格之上。这时,见识过2015年比特币价格触底的杨作兴决定豪赌一把,开始带领比特微大量生产矿机。

到2019年6月,比特币价格涨到了近1.4万美元,比特微的大算力机器受到市场追捧,神马矿机现货全部卖出,期货订单络绎不绝。

比特微2019年向市场出售矿机60万台,盈利达数十亿元人民币,其市场份额一度占到了全网的40%。

2019年10月,吴忌寒向詹克团发动了政变。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北京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

10月29日,吴忌寒发布内部信,宣布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在悬崖边上把公司拉住”。

而这时,詹克团还在深圳出差,看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11月2日,吴忌寒再发第三封邮件,宣布全员加薪。为绝后患,他迅速召开了股东大会,废除了詹克团的特殊投票权(詹克团和吴忌寒均持有比特大陆开曼公司B类股票,其他股东持A类股票。B类股票拥有1:10的投票权,在废除詹特殊投票权后吴忌寒终于占据超过50%的投票权)。

这时,詹克团终于返回北京,称将拿起法律武器捍卫比特大陆。随后,他聘请了汉坤律师事务所,并开启了漫长的诉讼之路。

2019年12月9号,詹克团召开股东大会,要求罢免现有董事,选举他为唯一董事,但是因丧失多数投票权遭到否决。在被废除特殊投票权后,詹克团于12月在开曼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认定这项决议无效,目前双方仍在诉讼中。

吴忌寒重新回到了比特大陆,他的动作更加锋利,再次开启了疯狂的大裁员。

这次疯狂大裁员中,比特大陆的人数从1300多人砍到了500多人。大裁员消息曝出之后,1月7日,一直没有更多动作的詹克团发布了第二封公开信,反指责这是近乎自杀的错误决定,称为了比特大陆员工以及股东的利益,我必须站出来。

裁员的依据是比特币将在2020年迎来减半,矿机业务将受到冲击。加上吴忌寒并没有看到「新钱」涌入比特币,基于宏观环境恶化的现状,他对2020年的行情乐观不起来,因而选择了保主营业务。而非主营业务的AI部门,则成为了比特大陆的裁撤重点。

2020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逐步蔓延,整个中国的经济运转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3月,全球金融市场陷入了动荡,道琼斯指数数次熔断,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到3800美元。

3月底,吴忌寒线上露面,再次谈到对行业的看法。他一脸微笑云淡风轻地说:其实我对比特币的看法没那么狂热了。

早在2007年12月,吴忌寒还在北大读大三,他被人人网的女性朋友点名,被要求回答几个关于人生、恋爱的问题。“你觉得人生什么最重要?”“逍遥自在。”“你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游山玩水,尽兴而归。”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