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天发生一连串的事件,都极其微小,但是却预演了即将到来的决策。

就在上周末,大家突然发现解禁了NBA,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临时性的有条件解决了上外网的事情,当然了,后来又取消了。而紧接着第二天就出现了两个重磅的信息:一个是广州期货交易所,另一个就是《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

广州期货交易所其实一早就有盛传,上周末是坐实了。10月9日,中国证监会在广州正式宣布筹备组成立,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证监会决定成立广州期货交易所筹备组,开始广州期货交易所的筹建工作。

其实早在1992年,广州就出现过中国首家期货经纪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整体期货交易占据全国之首,只是因为时间太早,整体的机制并不完善,所以后来在96年出现的清理整顿中被叫停。

这次的广州期货交易所是26年来证监会首次放闸的第一个期货交易所,信号意义和价值不言而喻。期货为什么重要?因为只要中国要成为金融强国,这一步就无论如何都要迈出去。

期货市场核心有两大作用:一个是通过杠杆管理远期风险。比如各类商品物资,农副产品的价格。企业可以通过远期合约提前锁定价格做市场管理的对冲。

因为一般做期货的商品往往是需求量比较巨大,市场全球化明显且不易被操控的品种,毕竟市场广泛,无法形成某一种形式的垄断,所以期货交易所,对稳定企业经营预期、稳定市场秩序有深远的影响。

而期货交易所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定价权”。

中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是因为本身我国自身的金融发展阶段决定的体制与体系比较薄弱,所以在石油这个大宗商品上是没有任何的定价权的,全球最大的石油定价权的期货交易所来自于美国的WTI原油和英国的布伦特原油。

没有定价权,就只能成为市场中被宰的羔羊。谁能制定规则,谁就拥有权力,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可是中国除了正在筹备的广州期货交易所以外,已经有四家期交所了,分别是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海)、郑州商品交易所以及大连商品交易所。

其中郑交所主要的交易品种是小麦、棉花、白糖等农作物,大连商交所主要是大豆、玉米等粮食品种,这两者都更偏向于农副产品。上期所主要是有色金属、燃料油、天然橡胶等,中金所主要是股指期货、国债期货等。绝大部分的期货交易品种都覆盖完全了。

既然都已经覆盖完全了,为什么还要有一个广交所,这么大张旗鼓、郑重其事的宣布呢?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就是中央一再强调:广交所将是一所“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早在2015年,提交广交所报告的时候,就提出希望上线的首个品种是碳排放交易。这确实是一个创新型的品种,但在今年5月央行四部委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中以及今天证监会发布的公告,都只提到“研究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不再具体提及“碳排放“。

同时间,有新闻指出,国家生态环境部对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不持异议,但表示目前碳排放现货市场尚未启动运行,所以推出期货条件不成熟,建议广州期货交易所设立方案中删除碳排放期货相关表述。将上市品种调整拓展为“服务绿色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期货品种”

这就很有意思了,到底什么样的商品才是符合”一带一路“建设的期货品种呢?如果我们把期货交易的两个作用再加上一个特殊商品结合到一起,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这个特殊商品叫做货币。期货交易所可以决定货币定价权并进行远期管理。

只有国际化的人民币才是最符合”一带一路“的期货品种,诚如我之前文章一再表述的观点,任何一种货币都需要一个锚点,人民币国际化未来的锚点有且只有一个,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DCEP。再结合这两天刷屏的深圳数字货币红包,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广州期货交易所可能将逐步成为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上线比特币、以太坊与DCEP,也就是数字黄金、数字白银与数字人民币。

从逻辑上来说,先成立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更符合发展的需求。毕竟现在这么早期的阶段下,数字货币价格的波动性太大,远不是普通老百姓可以承受的,但是发展出一个中国的Bakkt交易所则不一样。一来这个门槛可以让机构先名正言顺开始入场,二来可以让有投资承受能力的大户入场。

即使上线也不可能上线太多品种,一定是有限的。主要的作用一来稳定人民币国际化汇率,另一个就是对华尔街掌控比特币的分权抗礼。所以迟迟不公布具体上线的品种是有原因的,毕竟要等各方面条件都具足,再一次性公布会有更大的爆发力。

诚如我之前文章写到,未来中国的硅谷可能将出现在广州的南沙。我有理由相信,广期所最终的定址也很有可能就在南沙。大大最近一直在广东,尤其是深圳40周年之际。因不因为疫情,我估计香港是不会过去了,某种程度上释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

深圳将取代香港,成为未来十年中国对外的重要名片。而南沙将取代深圳,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科技金融中心。

历史就是在不经意间完成了更迭,这个时间拐点会出现在什么时候?我的判断是2024年。这一年,将改变全世界所有人的命运。

除了广期所,还有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这篇提议的重量级不亚于国九条。大家可能并不了解国九条,但是我讲一下国九条发布以后的情况,大家就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了。

2004年1月31日,中央发布《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国九条”),2004年国九条启动了股权分置改革,这一改革变成了股市的燃油机,之后三年,顺应国际市场的发展,中国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大牛市,从2005年最低点998点,上证指数整整翻了6倍,去到最高点6124点,直到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

2014年5月9日,中央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国九条)。提出了注册制改革,为资本市场发展提供了方向,股市被迅速点燃,上证指数在一年的时间从最低点2000点一直上涨至5178点。

国家正在释放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金融资本市场全面改革。

这个信号确定的时间并不会太久,就在十几天后的五中全会。而这几天大大的行程基本都安排在广东,一来是粤港澳大湾区将代表着国家的未来,另一方面也是改革开放的一次全面回顾。

为什么即将到来的五中全会如此重要,其实按历史沿革来算,三中才是最关键的,一般都跟经济发展有相关性。整个国家的发展都是跟三中有强关联的。

比如1978年,彻底否定“两个凡是”的方针,开启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带来了改革开放。1993年,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

1998年,提出完善所有制结构,在积极发展公有制经济的同时,采取灵活有效的政策措施,鼓励和引导农村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有更大的发展。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下岗潮,带动了市场经济爆发。2003年,提出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为中国入世以后带来一波巨大的财富浪潮。2013年,提出全面深化改革。

可以说,我们整个国家的命运都跟三中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本月底将可能是三中+五中完成全面升级迭代。

每十年会有一波财富浪潮,抓住了就是抓住了,能改变整整一代人的命运。7年前的目标主要是深化,并没有历史性的政策。起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但是我们要知道,历来经济政策改革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不到。

即将到来本月底发表的政策可能将影响未来十年的经济发展方向。

可能涉及的方向会有如下几个:一个是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我在很久之前的文章一直在强调,中国的人口红利拐点就在今年2020年。这个时间点放开计划生育,将为中国未来爆发性的发展争取至少5年的缓冲期。人口红利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础,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另一个就是资本市场全面加速,股市是货币的二级市场,1973年的大萧条,美国开启了历史性的大牛市,长达45年的长牛,也正是这45年,成为了世界第一的强国。结合“新基建”,将初级生产制造业由东南沿海城市省份向中西部转移,不需要再向东南亚找工厂,直接完成“内循环”。

最后就是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重要标志,完成高科技产业创新。比如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相关的产业政策以及发展方向、税收扶持等一系列政策。

说到底,就是十几天后人口红利、经济周期、科技创新三件事将一次性从政策与方向上解决。

 

从入世开始算的20年,我们一直是跟在美国后面,因为这样阻力最小,可以积蓄力量,准备爆发。现在不同了,当美国两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还在争吵不休的时候,我们开始准备弯道超车了。从被动到主动,十几天后,这个信号将被明确下来。

另一边,灰度的以太坊信托成为第二个向SEC报告的数字货币投资工具。基本奠定了以太坊数字白银的地位。其实在上一篇文章,我就有讲到,比特币与以太坊的走势要看白银期货,现在的情况是白银出现了上涨,但是本质上是无量上涨,所以带动了比特币以太坊上涨。

之后如果白银没有出现放量上涨,基本就需要回调确认底部。至于比特币与以太坊本身,我在很久之前的文章就有描述,看的是两者的价差比。

世界上的价差交易不外乎就分为三种:第一是时间差,也就是期货的月差或者季度差甚至于年差。第二种是同一产品在两个不同交易所的价格差别,比如说币安跟coinbase的比特币套利空间。第三种就是两种具有高度相关性产品的价格差。金银比,ETH/BTC都属于第三种:具有高度相关性的两种不同产品的价差。

黄金与白银的正相关性高达77%,比特币跟以太坊的正相关性甚至超过80%。所以你告诉我因为DeFi带动了以太坊的价格上涨,其实只是一次变相的通货膨胀。从短期看,只是通过一个故事,完成了以太坊筹码的洗盘,再通过以太坊与比特币的联动,换筹比特币的一个过程而已。

就在前天,万向集团董事长肖风,发表了言论,他认为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经济体,现在还缺少一个部分,就是分布式商业。分布式网络、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计算、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账本、分布式治理、分布式应用,再加上分布式商业,才是一个完整的闭环。

分布式商业就是我一直在强调的分布式市场,区块链世界最后的圣杯。

我是不会告诉你,肖总也一直在关注我的文章,并且在我强调这个概念数月以后才想明白了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的。(笑)

显然,一个底层的应用系统,必须具备几个条件,那就是要给开发者或者说项目方提供一个低开发门槛的技术底层、低运营难度的系列工具、低成本使用的应用开发、部署和分发的环境。但即使如此,肖总还是遗漏了一个重点:这个底层应用系统必须具备“可信位置”这一重要因素。

目前区块链的突破并不是从消费者开始的,而是从开发者开始的。最先能提供分布式市场工具的项目将最先走向消费端,因为本质上,是解决了区块链世界的项目开发问题。

昨天MetaMask宣布聚合DEX生成MetaMask Swap,MetaMask是拥有百万级用户的以太坊网页钱包,就像我之前文章所述,钱包+交易是整个区块链世界的流量入口,只有拥有私域流量的项目才有可能带来真正的爆发。

历史正在朝向我预言的方向挺进,因为没有人可以与趋势作对。

最简单的通用型工具往往是最难的,比如以太坊的ERC20,就是一个非常简单但是可以千变万化的工具。你要发行什么项目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用它来发币。在这一点上来看,以太坊真的像海洋,孕育了生命的早期型态,产生了区块链世界初期的物种演变。

而与它齐平的底层应用系统将形成区块链世界的大陆,完成从海洋到陆地的转变。在一个新的边疆诞生全新的物种演变。

这个时候,开发者生态将基于这样的底层应用系统来搭建智能合约,剩下的就是商家、使用者、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底层系统的价值来自于工具,基于工具诞生的才是应用,基于应用本身才会产生生态,进而繁衍生生不息。

在区块链世界里,开发者提供的是基于不同的标准开发的智能合约,这些智能合约之间的竞争将促使市场不断迭代,今天用户可以用这个智能合约,明天用户可以用另一个更好的智能合约,市场总是在不断的迭代。朝生暮死,才能进化出更好的生态。

每一轮物竞天择,都会牺牲大量的燃料,旧的生态倒下才能进化出新的生态,进而不断最终达到某一个阶段稳定的状态,直到这一个微妙的平衡再次被打破。所以就会变成企业、商家与用户之间在区块链世界的快速习惯迭代。

没有习惯性壁垒,只有动态护城河,最终价值会沉淀到底层系统,这将是未来几年区块链的常态。

所以区块链世界的Dapp都将以小程序的型态存在,不断叠加,完成系统性的进化。下一轮爆发一定要等底层应用系统的完成,产生分布式市场标准,才会形成大陆生态。旧的海洋规则还在迭代,新的大陆即将成形。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凯氏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