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OLEKSII KONASHEVYCH   |   编译者:Maya

DeFi机会窗口已经缩小,原因有几个:一是由于该领域内的欺诈行为;二是监管机构准备通过实施老式的繁文缛节和新的限制来“拯救”市场免受违规者所害;三是不理解新兴的加密公司在传统的官僚法规下毫无意义,因为金融科技本身就是对其无效性和限制的回应。然而,孕育基于加密服务的全新方案的想法还很难立足。

无良创业者返场

在2017年的ICO热潮中,很多无良企业家试图利用新兴行业轻松赚钱。现在,这些创业者似乎又回来了。有一种叫做“诉讼时效”的东西,如果罪犯没有被抓到,就可以免于惩罚。当规定的犯罪期限过后,法院就不再有管辖权。

例如,在美国,根据不同的州,诈骗罪的诉讼时效是三到四年。这意味着,在2017年ICO热潮中实施诈骗后一直低调的作恶分子以及错过机会的作恶分子可能会回来进行第二轮诈骗。此外,他们直观地了解到机会期可能很短,因此更有可能积极行动,并使用更复杂的欺骗手段。

监管机构严阵以待

不同国家的证券和交易所条例规定了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的正式规则和程序,其中涉及注册、许可、尽职调查、KYC承诺等。欺诈和违反这些规则的可能性让我们想到另一个考虑因素。在某些时候,当局可能会对犯罪的欺诈者和形式上不合规的诚实企业家进行调查。

经过多年对新技术和新兴市场的探索,监管机构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了解这个行业。

代币销售从舞台上消失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诈骗给新兴行业蒙上了阴影,二是监管者要求合规并对违规者进行罚款。监管者是保护社会不受无良企业侵害的英雄—当大量天真的小投资者发现自己上当受骗,要求讨回公道时,我们会听到这样的叙述。

循规蹈矩并非对监管压力的恰当回应

人们可能认为,遵循规则和程序是新兴加密市场的最佳策略。但事实上,老式的规章制度制约着新兴产业。金融科技,特别是去中心化金融,实际上是对无效、过于复杂和过时的官僚体系的回应。

一个新的行业代币经济引入了简单的众包方式,作为风险投资基金和传统金融市场的替代品,但随后实施的官僚法规导致了代币销售的减少。

相反,市场上的一部分人试图通过开发证券型代币(STO)作为ICO替代品来应对。STO意在将加密初创公司包装成“适当的”商业形式和程序,但它并没有成为主流。人们记住了很多成功的ICO—以太坊本身就是代币群售的结果,但谁知道有哪个成功的STO可以与以太坊相提并论?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市场不想与死气沉沉的官僚主义打交道。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 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来源:区块链铅笔